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一)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一

他的掌心,有著煙草的味道。

靜靜的蜷伏在他的懷裡,有些粗礪的掌心,翻著些硬皮,摩娑著她嬌細的肌膚,和上面晶瑩的汗水。這是一雙喜歡運動的手,他總是在健身房練出一身大汗,和美麗的肌肉。

撫著她的臉時,她聞到安心的煙草味道。

就像他整個人一樣,沈默的,成熟的,帶著一絲絲甜味,卻也微嗆的味道。

像是Seven-light。

【Google★廣告贊助】

她最珍貴這個時候。剛剛從暈眩的高潮下來,在短暫的,租借來的小天地裡,靜靜的蜷縮在他的懷裡,靜靜的嗅著他掌心的煙味。

為了這一刻。做愛的高潮只算是,「前戲」。

聽她這樣說,他笑了。眼角細細的魚尾紋深深的拉長。

「小孩子。」輕輕的點了點她的鼻尖。然後起身穿衣服。從背後抱住衣裝整齊的他。乾淨的白襯衫下的小腹,有些令人安心的微為凸起,很有質感。

「喂?」他接起手機,「我?我等一下會就開完了。什麼?你們還沒吃晚飯?我不是叫你們別等我?唉呀…乖,麗兒,等一下爸爸就回來了…」

貼著他的背後,聽著他有條不紊的呼吸和心跳,說謊說得這麼自然的男人。

到底哪些是真實的?對她的愛?對家人的愛…還是對妻子的?

「…我沒忘記呀,禮物已經買好了,親愛的老婆,禮物保證妳會喜歡。」

掛上電話,回首看著仍然一絲不掛的她,「我們走吧。」

「今天是你的結婚紀念日。」她的笑苦澀,「我能不能知道,給她怎樣的禮物?」

默默望了她一會兒,將禮物遞給她。拆開來,晶瑩的「一生之水」。

一生…她突然發怒的將香水瓶子往梳妝台砸,芳香驚人的溢了出來,爭先恐後的瀰漫了整個迷離的起居。

「妳不用砸了它。」男人掏出另外一包禮物,輕輕的放在她的掌心,「這是妳的。」

望著他的背影,卻連淚都流不出來。

呆坐到櫃臺打電話來催,不耐煩的她,乾脆買了這個房間整晚。

這樣她就有一整晚的時間沈睡。在令人窒息的香水當中沈睡,睡過這場愛情的瘟疫,醒來就可以忘記這個別人的丈夫。

無精打采的打開禮物,一張小紙片飄下來。

「給染香

也是承諾 新傑」

同樣的「一生之水」。

該死的,該死的騙子。她突然嚎啕起來。在滿屋子無法驅離的芳香中,連淚都是清芬的無奈。

有多少人擦著一生之水?她很清楚新傑的把戲。

這個男人,有著數不清的情婦。她?她只是當中的一個。只是…男人充滿算計的世界,幾乎沒有人想對女人無回報的溫柔。

而新傑肯。他對女人這樣的溫柔體貼,細心打造精緻的心之牢籠。以體貼,以溫柔,以謊言。在荒漠的世界裡,讓渴求一點溫暖的女人,甘心的搽上一生之水。

他的妻子無所知的因為這種誓言而幸福。他的情婦知情卻也哀傷的接受這種命運,抱著卑微的希望。

她也撒上幾滴。為了不讓孤獨侵襲,她甘願當籠中的金絲雀。

一個人的夜晚,像是沒有天亮的時光。需要想念一個人,才不至於發狂。

只是,染香不知道,她這樣悽苦的情婦生涯,居然也是許多孤獨女子豔羨的對象。就像她的室友,林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