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未必寂寞 第一話(四)

第一話 三宅一生的真實謊言

之四

一直以為,新傑是天上的鷹,除了他架構的家,什麼地方都只是他暫時棲息的地方。不管是哪個女人的懷裡,他到底還是愛自己多一點。

染香總是這樣安慰自己。不管在什麼地方,不管新傑抱了多少女人,他總是會在厭倦後,回到染香的小窩。

「為什麼這麼素淨?」有時他會皺眉,「我幫妳辦的附卡,為什麼從來沒有用過?」

不管搬到什麼地方,她還是維繫著一桌一椅一床這樣單調的傢具,沒有任何裝飾。皮箱仍然擺著過季的衣服,像是隨時都準備離去。即使是新傑為她買下來的套房。

「只是回來睡覺,何必什麼奢侈品?」她淡淡的,唇角擒著淡淡的悲哀。

不是不想離去的。她跟公司請調到上海,卻被心傑攔下來。

「我對妳不好?」他惶恐的冒汗,這個可以鐵石心腸的面對林雯的男人,卻連聲音都發著抖,「妳說,我可以改。」

染香淡漠的搖搖頭。卻發現自己的帳戶每個月都轉進一筆不小的款子。

新傑不討任何人情,這讓她感動起來。他不知道該改些什麼,用金錢卑微的表達自己不能給的承諾。

讓他照顧一輩子有什麼不好呢?雖然…雖然她也這樣的希望,新傑能夠放棄一切,跟她在一起…

新傑心裡是有她的。發現她想飛走,這樣不願公器私用的男人,卻動用了權勢,不讓她離開自己半步。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們的事情。」染香懇求他。失去一切都無所謂,但是失去工作的尊嚴,她可能連活下去的價值都會懷疑。

「染香,多少女人想憑這種關係爬上來…」他憐愛的撫摸這個既脆弱又堅強的女人,「我答應妳。我不碰公司的任何女人,不削妳的面子。」

***

直到和她擦身而過,發現新傑的新任秘書,身上飄著熟悉的味道。

她納罕的轉頭過去,看著那個剛出校門,身上還發著青澀氣息的小女生。仍然在髮上夾著可愛的凱蒂貓,穿著雪白小洋裝,無邪的像是春天初綻的小雛菊。

身上卻漂蕩著不符合年紀的,成熟而魅惑的味道。

巧合吧?一定是。她試著說服自己。一定只是巧合,傑不對少女下手。這樣的女孩子想不開,容易糾纏,他這樣的男人,喜歡懂得遊戲規則的成熟女子。

就像自己。她對著自己微微的笑笑。不知道是譏諷自己,還是苦笑。

依偎在他的懷裡,仔細觀察著他的神情。他的神情一如往常,若不是跟他在一起這麼久,她一定看不出來。

模糊的,帶著恍惚的微笑。那是陷入戀情的表情。染香什麼也不說,只是安靜著。在他身邊久了,知道新傑的貪心。他總是陷入新的戀情裡,又理智的回來。

「我要離婚了。」

染香猛然的抬起頭來,她清楚新傑有多麼重視他的婚姻,從來也不奢想他會離婚。

輕輕撫著染香柔軟的髮,「沒辦法,我的妻子太不懂事了,我一定得給她個交代才行…」

「她?」不是我?

「是呀,妳也認識吧?淑玲…」他的眼睛笑出溫柔的紋路,在染香的眼底卻是殘忍的痕跡,「我的秘書。我真沒想到,我還會瘋狂的陷入戀情中…」

「你要為了她,放棄自己的家庭?」那麼你心愛的女兒呢?你心愛的妻子呢?你口口聲聲完美無缺的一切呢?

他安靜著,發覺懷裡赤裸的染香全身僵硬,他輕輕的搖著她,「嗨,染香,我不會拋棄妳的…我說過,這一輩子,我都會照顧妳不是嗎?我太太不像妳這麼懂事。」他神情一冷,「不曉得哪來的消息,居然讓她去毆打一個孕婦。一點都不顧念淑玲已經有了我的孩子…」

看著他的嘴一開一合,突然聽不見他的聲音。

「為什麼?」她的臉跟紙一樣白,「這又是為什麼?她有什麼魅力,能夠讓你放棄一切?為什麼我作不到的事情,她可以輕易做到?」

沈默填塞著令人窒息的沈默。

「她…她…」新傑一攤手,「她還是處女…我覺得我應該要負責…美邵一直沒有落紅,」他聳聳肩,「我一直覺得很遺憾…也很不舒服…」

這荒謬的理由,讓染香微偏著頭,嘴巴微微張開,驚訝的表情是如此的美麗,像是黑頭髮的日本娃娃,在新傑的心裡留下了非常深的印象。

染香以為自己會發狂,沒想到,自己居然想笑。我在做什麼?我在這個殘忍自私的男人手底下眷戀些什麼?會和自己在一起這麼久,所謂的憐惜不過就是優越感吧!?不過是這樣不吵不鬧冷靜自制的染香,是那麼溫柔而敬業的情婦。

我居然為了這樣的男人流淚終宵?為了他拿掉兩個孩子?卻為了「處女」這樣愚蠢的理由,什麼也都不顧?

左眼猛然一痛,讓他殺豬似的尖叫起來,染香敏捷的補了右勾拳,讓他兩隻眼睛的瘀青完美地對稱。

不著片縷的站起來,柔弱的表情徹底的消失。婚變兩年以來的脆弱,像是雨過天青般的消失。

昂首走出新傑為她買下的套房,也解除了他的「圈套」。

從那天起,她不再使用「一生之水」。

那只是一種虛偽的謊言。

***

當然還會在公司遇見新傑,有點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為了這樣的人牽腸掛肚。

不過是個尋常的,長得好些的中年男子。為了自己的豔遇遭逢報應,灰頭土臉的男人。幾乎花掉自己一半的財產才得償夙願的離婚。公司的斐短流長,讓他請調到紐約分公司去。

他們不再私下交談,染香幾乎要為自己鼓掌,表現得多麼理智粲然。

「那是我的報應。」臨別前,他對染香說。他眼睛的兩個瘀青,好幾天才散。

「一路順風,經理。」她微笑。

孤獨不一定寂寞。當月色照進小小的窩,她晃著葡萄酒酒杯,看著豔麗的酒光粼粼。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也未必不寂寞。

她邀月,輕輕啜著微酸帶苦的葡萄酒,像是啜飲自己一個人的生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