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華王(九)

沒想到還會醒過來。

睜開眼睛,背著光的,不是蓮華。那張焦急的面孔,連珠炮似的說著聽不懂的話,所有的感官非常陌生的傾巢而出,巨響的聲音和撕裂般的寒冷瘋狂的灌進她的耳朵和皮膚。

尖叫起來,尖叫了幾聲,才讓自己的聲音鎮定些。

【Google★廣告贊助】

是旭夜。

她又開始說起話來,又快又急的,看著李密一臉茫然驚懼,這才頹然,「妳還是聽不懂我說什麼。沒有了水晶…」自言自語的。

應該是聽不懂的。李密喘了幾口氣,對了,她的水晶被奪走了。

按耐住狂跳的心臟,發現自己聽得懂旭夜的話。就像是學過英文的人,慌張之後,定下心神,才發現自己聽得懂英語。

有水晶的時候…就像說國語一樣的流利,沒有半點隔閡。

望著天空,旭夜絕望的跪下來,「上神阿,請垂聽我的懺悔。」

「妳…妳現在祈…祈禱…沒…沒沒沒有什麼用…」李密結結巴巴的,奇怪的是,沒有水晶,她還是能說,「現在…現在…我們在哪裡?」

「永冬。我們被擄來永冬。」她蹲下來看著李密,「妳懂嗎?」

點點頭,「只…只是…不…不不不太流利…」她喘著,冷得直發抖。

旭夜鬆了一口氣,「這裡非常冷,」她很公平的將破舊的被褥分了一條給李密,卻很守禮的保持著距離,「蓋好被子。」

看著旭夜,也在發抖,雖然嚴寒並不曾將她天生的尊貴氣質略減,卻因為這種堅持,李密覺得有種悲傷。

和蓮華這樣的相似。相似的堅持王族的尊嚴和使命。

「我…我我我…可…可不可以…抱著妳?」李密抓住她的裙裾。

「害怕嗎?」她果然如同蓮華一般,慈愛的將李密抱住,像是慈被每一個子民,「還是冷?啊,妳失血又受不住法器被奪的衝擊昏過去了,現在一定冷得緊。」李密握住旭夜的手,自己的手溫度還高些。

兩個人擠著,漸漸的溫暖起來。旭夜冷得跟冰一樣的手,也漸漸暖和。

「吃…吃的…用…用的…」李密邊掏著身邊的口袋,將所有的東西掏出來。糖果、護身符、針線、占卜牌、亂七八糟的藥材、珠釵,和一把剪刀。

旭夜懂了她的意思,也將身邊的東西掏出來。不像李密孩子心性,身邊總帶著一點零食。兩個人都含著糖,不讓體力流失太快。

好奇的翻著旭夜的東西,只有一本小小的祈禱書,和祈禱時薰香用的小爐,只有拇指大。

「這麼用。」點燃了香粉,慌張的心情漸漸沈澱。

「這是本宮的…?」旭夜看到自己的珠釵,「妳看到這個,才來救本宮嗎?」

李密點點頭。

「妳太莽撞了,說不定會送命。」旭夜溫柔的責備她,「妳應當找禁衛隊來救本宮,不是自己孤身涉險。」

「來…來不及了…」李密還是低了低頭,她知道旭夜說得對,這種莽撞,似乎沒有痊癒的可能。

「別擔心,」旭夜以為李密害怕,「他們已經修書要求贖金了,本宮猜,蓮華王應該會想辦法解決的。」

贖金?

「是啊。她要蓮華割王城給永冬,還要進入使黛峰祭祀的權力。」

李密瞪大了眼睛。旭夜卻很鎮定,「會討價還價一陣子,不過,我們應該不會受到什麼傷害。永冬的女王是有點…異常,不過,還不至於失去理智。」一瞥李密的頸子,「妳流血了…」她撕破自己袖子的內裡,幫李密裹好傷口。

「我…我是…我搶走蓮華…妳不恨…不恨…」霧氣湧上眼睛,她幾乎哭出來。

「恨?為什麼?本宮並不愛蓮華王,為什麼恨?」旭夜反而奇怪的望了她一眼,「難道妳為了這種理由,拒絕當蓮華王的側室?如果這樣,妳大可放心。本宮應該還好相處,不至於彼此為難。」

「那又,又為什麼嫁…要嫁…」李密又驚又怒。

奇怪李密的憤怒,「蓮華王是個公正的王。他會如公主禮節優待本宮,不至於開戰時用本宮血祭,屈辱的死於眾人面前。而且他答應奉獻一個小小的神殿,不管有沒有子嗣,在他死後,本宮都可以出家…」

「在…在他死…?」

「妳不知道嗎?帶著龍面具的人,是活不過三十的。龍神一方面護持帶著面具的人,讓他百戰皆捷,一方面也殘忍的拿去他的壽命和神智…」看著李蜜越來越慘白的臉孔,她不忍心告訴,最後蓮華將因面具耗盡心神,瘋狂而死。

好奇的望著僵硬的李密,這種慘痛極致的表情,比自己身上的傷疼痛。

這就是「愛」嗎?

「我…我想…我想起…」她哽咽著,蓮華曾經笑著說過,她卻不願意記憶這種殘忍。

她哭了出來,倒在旭夜的懷裡。

「看來妳們相處得很好嘛,王后和側妃。」永冬女王穿著厚厚的白貂皮大氅進來,驕傲的神態和極高的高跟鞋,還是沒讓她那孩子般的身裁多點莊嚴,「將來宮廷內爭的時候,記得不要把刀插到對方的肚子呀。」

讓鄰國心戰膽寒的殘酷女王,居然只是個孩子般的女人。

旭夜挺身,「有事嗎?女王陛下?」

她將手指點了點李密,「閃開些,金銀瞳的旭夜。聖女巫,妳聽得懂我說什麼嗎?」一面將水晶在她眼前晃著。

李密伸手去抓,被沙微女王踹倒,鋼跟的高跟鞋重重的踩在她的手背,讓她發出痛苦的叫聲。

「請自制,沙微女王!妳不該如此對待戰俘!」旭夜喝道。

「好賢良,好國母啊~」沙微逼近旭夜,李密橫在她前面,擺開架式,「嗤,真是噁心,蓮華把妳們調教得這麼好…」

「蓮…華…蓮華!」李密聽見他的名字,緊張起來。

沙微女王身量雖小,卻手腳俐落的掠倒李密,壓住她,「妳也剩下聽得懂這名字,和會說這話了。居然讓我在陣前失態,」她啪啪的打了李密兩面耳光,馬上浮腫了起來,「這是懲罰。不過看在妳喜歡的人不是恆的份上,」她在李密耳邊低語,這是她多年來的心事,能夠說給人聽,真有莫大的滿足,「我就饒妳吧。」雖然以為李密聽不懂。

狠狠地一摔,「應該叫妳舔乾淨我的鞋才是。」

「女王。」淡淡的聲音,那個冷酷的男人出現,「畢竟是鄰國未來的王后和側妃。」

「梅!誰讓你多嘴的!」沙微暴躁著,卻也一摔大氅,「罷了,寫信給蓮華,不割地,我就割了他一對美人兒的耳朵給他!看這兩個美人兒能夠讓我七零八落的割多久!」

高跟鞋的聲音刺耳的一路響出去,梅頭上扎著繃帶,跪下來看著李密的傷勢。

「這藥塗上去,很快就消腫了。」他淡銀色的眼睛看著人時,覺得非常不舒服,示意侍者送上紙筆,「女王脾氣不好,請兩位嬌客寫信給蓮華王吧。王城若一時割給永冬,將來還有奪回的可能,嬌客們的生命卻是一去不返的。」

他比沙微還陰狠。李密打了個冷顫。

旭夜靜靜的接過紙筆,「本宮了解。可否讓我們休息?又餓又冷,怕是神思不凝,連求援都不知從何說起。」

梅丞相靜靜的看著旭夜,發現自己低估了這兩個年少女子。

「一會兒食物和火盆將送上,是我們怠慢了。」恭敬的行禮而去。

只有李密知道旭夜的手,抖得多厲害。

好冷…火盆呢?沒人上火盆嗎?壁爐裡的柴薪呢?

睜開眼睛,只有破舊天窗飄進殘雪,棉絮結成一塊塊的棉被沒辦法禦寒。

「蘭芳,朕的腳好冷。」她的聲音微弱。寒冷和飢餓幾乎殺害了這個年幼的女王,只比她大一歲的貼身護衛,默默的將她冰冷無力的小腳擁進自己懷裡。

什麼時候我能夠離開呢?這些叛亂的可恨貴族…我一定要把他們殺個片甲不留!若不是貪圖先王留下的藏寶圖,恐怕永冬最尊貴的女王,就只剩下凍死的殘骸了。

她抬眼,眼睛比永冬最深的冬天還寒冷,望著天窗。

「天…真的被關在這裡…」一雙關懷的眼睛從天窗望著地下監牢,「真沒有想到…」

那雙眼睛是湛紅的。像是醇美的葡萄酒。

她冷冰冰的眸子望進那雙溫暖的眼睛。「永冬的女王嗎?我是有翼的王子恆。到貴國治水,尚未覲見,請見諒。」他跪在天窗前,恭敬的親吻鐵窗,像是親吻她的裙裾。

不知道為什麼會茫然的走到天窗前--她以為自己的力氣都喪失了--伸手讓他在瘦弱的手背一吻。

他的嘴唇,柔軟又溫暖。

望了她很久,眼中的不忍和心痛,讓自己凍得堅硬的心,居然緩緩冰釋於睫。

他突然將自己的手籠塞進鐵窗,緊緊抓住她的手,「一定要撐下去。冬天不會永遠存在。活著就會有好事發生--雖然也會有壞事--但總值得期待,對不對?一定要撐下去…」

衛兵呼喝著,將恆帶走,他焦急的後望,「女王,要撐下去呀!只要還活著…」

只要還活著…她望著毛皮手籠發呆,將手伸進去,裡頭塞了幾顆巧克力糖。含著純粹的巧克力,苦甜交錯,馥郁的芳香充斥每一個味蕾。瀕死的細胞幾乎全復甦了。

只要活下去…就有好事嗎?

或許可以再見到你。

只要活下去…為了要活下去…殺光所有永冬王族也應該。最後一個跟她有血緣關係的姊姊,活生生燒死在她面前,連眉毛也不皺一下。

早該殺掉妳。老大不耐煩的想。若不是意圖反叛,我也不打算浪費柴火。這些柴火可以分給平民,這些感激涕零的平民會對我效死忠。浪費在妳身上,什麼鳥用也沒有。

她的貼身護衛蘭芳卻皺緊了眉頭,總是說些不好聽的話勸勸勸。

「住口!再吵就把妳架上火刑架!」她的怒氣勃然,「我不要妳跟了!滾!」蘭芳的眼中出現孤寂。

就算這麼說,她還是喜歡蘭芳的。最可怕的歲月,都是蘭芳伴她渡過的。蘭芳身上那種溫和的空氣,和恆的感覺是那麼相似…

為了再見到你…我才能熬過那麼長的孤寂和痛苦…我想再見到你…

我想見到你,想見到你。這些該死的貴族們,為什麼不給我安寧活下去的權利?逼得我得殺了又殺,用最殘暴的方法殺,才能叫他們乖一點…想見到你,我卻陷身在這片血海中…

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就算剩下自己…也得活下去…活著才能見到恆。

蘭芳一直沒離開她。除了去馬雅學院那幾年,畢了業,就趕緊回來守在自己身邊…愛著妳也相信妳啊…蘭芳…

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妳…妳居然搶走了恆…

殺了妳也不夠解釋我的恨…讓恆用那種厭惡的眼光看我…抱著血跡斑斑的妳…這樣心碎的喊妳的名字…

我要殺遍每一個有翼人…我要跟你的領土接壤,恆。要在你面前殺掉每一個深愛你的有翼人…在你面前凌遲蘭芳,一寸一寸的!

誰叫你不愛我!在我愛你這麼多年以後…你居然…居然不愛我…

居然敢不愛永冬偉大的女王!

***

猛然從床上彈起來,她的頰上仍是淚,咬牙切齒著。她的寵物豹卑微的搖著尾巴過來,被暴怒的她摔到地板遠遠逃去。

恨我好了。越恨越好…恆…越恨越好。這樣,你的心裡,才會有我。眼淚一滴滴的落在柔軟的絲絨被上,晶瑩的像是荷葉的露珠,無力的滾動。

恨我好了~

「沒睡好嗎?」冷著面孔的梅,望著支著頤的沙微。

「你太無禮了。」冷哼一聲,「人帶來了沒有?」

沈默了一下,「女王陛下,這是珍貴的籌碼,不應該隨便的浪費掉。我們說不定真的能用這兩個人換到久攻不下的有翼王城,您這樣…」頰上立刻火辣辣的著了一鞭。

「閉嘴。」沙微冷冷的,「該閉嘴時,就要閉嘴。」

兩個狼狽的女子被帶到崎嶇的山路。一邊緊貼著山壁,一邊臨著深谷,路寬僅容兩人錯身。

李密和旭夜的手都縛在身後,神情委靡著。相當滿意自己看到的狀況,示意將李密帶過來。

「聽不懂很痛苦吧?又聾又啞,真是可憐呢,」她故作同情的摸摸李密的臉,「對妳仁慈點,妳可要好好的回報我呀。」將水晶按在她身上。

雖然只是接觸在體表…李密有些昏眩著,原本嘈雜的環境漸漸統合在一起,和諧的濾去所有的雜音和吵鬧。

她又「懂」得沙微說的話了。

「妳,愛著蓮華王吧?」沙微的眼睛充滿了惡意,「我不要王城了。妳將旭夜推下懸崖,我讓妳回去當王后。」

瞪圓了眼睛,李密像是看見怪物般望著沙微。她的神情愉快而期待,「很公平,對不對?我讓妳滿足心裡的渴望。妳將她推下懸崖,我有了妳的把柄。妳回到有翼,成了王后,就成了我最強而有力的內奸。王城算什麼?一個王后內奸呢,等於半個有翼是我的了。」孩子氣的眼睛亮了起來,「妳可以推說山路崎嶇,旭夜失足跌下山谷。連完美的理由都幫妳想好了呢!快,趕緊將她推下去吧…」

「我拒絕!」李密吼了起來,這女人真的有病!

「拒絕?」沙微孩子氣般的眼睛充滿了失望,「拒絕我?怎麼可以?不管拒不拒絕,旭夜的命運都不會改變。沒有法器的妳,只能眼睜睜看她死掉,然後背負一生的汙名!」一把抽走放在她身上的水晶,法器離開的暈眩讓李密幾乎吐出來,「將她的繩子解開,推下去!」

李密強忍住暈眩,大叫著衝上前,警衛慘叫一聲,全身著火。已經被解開繩子的旭夜,指尖夾著珠釵,眼神裡封著怒火,「沙微,歹毒若此,永冬王道不存,令人非常遺憾!」她灼開李密的繩索,「聖女巫,快過來!」

「沒想到嬌生慣養的皇家公主也懂得火術…不愧是噁心的王道護衛者…」沙微露出非常天真可愛的笑容,轉瞬猙獰,「梅,你還在等什麼?殺了當中的一個!另一個非活著受汙名不可!」

挾帶著暴風和冰雹掃射而來,同時會操縱風和水術…旭夜喚出烈火獸蒸發了冰和風,發火箭卻失了準頭,直往山壁而去。

被旭夜的攻擊阻了一阻,正想繼續追擊,卻因她失了準頭的箭愣了下。電光火石間,梅吼著撲向女王,被火箭斬斷的大樹,著了火,熊熊的從山壁倒栽下來,點燃了附近的枯草,迅速的延燒。

趁著慌亂,她們逃向有翼的方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