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投意荷 第十章

東霖璿再次睜開眼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還能醒得過來。

「雪荷……」他張嘴,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得幾近無聲。

雪荷點了點他的嘴唇,「噓……你沒事了,你會一直活下去……我會跟著你……怎麼也撇不掉我的……」

他動了動,握著雪荷的手。這陣子,她好不容易調養好的身體,又瘦了不少。

「我捨不得妳。」他疲憊的笑了笑,「我不保護妳,誰來保護妳呢?」

小心翼翼不壓到他的傷,將消瘦的臉龐貼在他臉上,淚水濡溼了兩個人的臉,分不出是誰的淚。

【Google★廣告贊助】

這後宮深深,鎖住多少青春。

雪荷已經移居蘭宮多年,滴翠軒還是為了她留下。她眷戀這裏發生的每件事,求東霖璿將這裏賜給她,空閒的時候,會牽著孩子過來走走。

即使貴為國母,雪荷仍不願意卸下女官的職位,忠心的待在東霖璿身邊,成為他最得力的助手。

五年了。看著孩子在前頭奔跑,她有些恍惚,真的有這麼久了?她和東霖璿的孩子是個小女娃,卻比男孩子還勇敢,跌倒了也不哭,才四歲大,蹦蹦跳跳的,讓秀女們傷透腦筋。

這孩子叫做「思劫」,要她記得娘親懷她時遇上的大劫,也要她別忘記居安思危。

這麼多年了,雪荷還是常常在夢裏哭叫著醒來,總要東霖璿安慰她許久才能入睡。幾乎失去心愛的人,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情……這變成心裏永遠的傷痕。

遙望著遠遠的松竹梅三宮,她凝定心神。當年,梅妃懸梁自盡,那場宮變毫無線索,成了懸案;竹妃自請出宮為尼,想來是懼禍;只有松妃還待在松宮,她請求成為思劫的義母,雪荷允了她,卻不知道她心裏打什麼主意。

東霖璿不願意再納嬪圮,雖然大臣常說後宮空虛,要他多納幾個妃子,他總是用已立皇后、節度開銷或已有子嗣這些理由搪塞過去。

他的眼中,只有自己,這讓她感恩而滿足。

「怎麼在發呆?」東霖璿走了過來,「就這麼吹著風,著涼怎麼辦?」順手幫她把披風披上。

即便已如此親密,他那半埋怨中心疼的口吻,還是讓她羞得臉頰一紅。

「當皇后這麼久,孩子都生了,妳還臉紅?」東霖璿親吻了她粉嫩的臉頰,讓她的臉更紅了。「呀!大家都在看。」

「讓他們看。都這麼多年了,他們早見怪不怪了。」東霖璿很自然的理了理她的髮絲,「十九捎信來了。」

「啊?」雪荷小臉一亮,綻出光彩,「有尚儀的下落了嗎?」

「有點線索了。」東霖璿無奈地搖頭,「這海盜頭子!要我的龍座也就算了,綁走李尚儀幹嘛?這一綁,經過五年才有音訊,真是!」

雪荷也不禁苦笑。

當年李松濤帶來瘋華佗,醫好了東霖璿,宮內上下無一不感恩。而為了方便醫治,李松濤索性押著瘋華佗在後宮住下,沒想到這一住竟住出了毛病。

不知道他為何沒事就跑去跟李尚儀吵嘴,向來冷淡自持的李尚儀讓他搞得火氣十足,有回雪荷還看到她將水桶扔到李松濤身上,水桶破了,潑了他一身水,他還大咧著嘴說:「嘿!東霖皇宮風水好!專出這種帶勁的妞兒!」

怕他真惹出大事情,頭痛不已的段莫言派了十九進後宮保護,沒想到十九和李松濤水火不容,後宮更是熱鬧得幾乎要翻過來。

待東霖璿完全康復後,問起李松濤要什麼賞賜。

只見他咧嘴大笑,一把扛起李尚儀跳上屋頂,「我就要這樣寶貝!」

這口氣十九怎麼忍得下來?

他追上前,李松濤一面跟他過招,嘴裏還不停說著,「皇上小子,本來我要搶你的龍座回去威風一下,不過,我看上了更棒的寶貝啦!」他一腳將十九掃下屋頂,狂笑地帶著掙扎大罵的李尚儀跑了。

十九自覺失職,自請追捕李松濤。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沒有追回來。

「居然跑到北海去了。千里之外呢!」東霖璿覺得不可思議,「這海盜究竟在想什麼?」

「我很擔心尚儀。」雪荷嘆息。當初她獨自在這舉目無親的後宮生活,李尚儀是第一個對她伸出友誼之手的人。

「我很清楚這個海盜頭子,他倒不會勉強女人,李尚儀應是無恙的。既然十九找到他的蹤跡,大概不久後,李尚儀就可以看到我們第二個孩子了。」

雪荷臉又紅了,羞澀地轉過身,望著滿園花紅柳綠,和思劫跑來跑去的身影。

東霖璿從身後抱住她,心裏滿滿的都是幸福的感覺。

前幾天他又偷溜出宮,聽見說書先生正在講「新帝驚艷封更衣,花魁脫籍登貴后」的段子,想想這些年來的點點滴滴,心頭湧上一陣陣甜蜜。

「說起來,妳救了我兩次,我欠妳的恐怕得到下下輩子才還得了。」他從懷裏拿出那塊洗過還留有血漬的絲帕。「可記得趙州大火時,妳救的那位公子?」

望著自己舊時的絲帕,雪荷不禁感到驚訝,「你……你就是他?」

「可不是。」東霖璿笑著攬緊她,「這可是我們的媒人呢。好生收著,將來老的時候,還可以說給孫子們聽。有位青樓姑娘勇敢的救了落難公子,這公子登基為帝後,可沒忘了這個恩人……那位小姐成了花魁……」

雪荷噗哧笑了,「你真不會講故事,好好的故事讓你講成才子佳人的套子了。」

「才子佳人又如何?人人愛聽呢……」把她抱在膝蓋上坐著,「可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樣令人羨慕的……」

正溫存著,玩耍的思劫瞧見爹娘膩在一起,嚷著跑過來,「我也要抱抱,我也要!」四歲的孩子已經能口齒清晰的說話了,「爹壞!只抱娘!娘抱抱!」

夏日漸熾,後宮仍詭譎多變,然而,雪荷卻甘願鎖在這深宮裏,因為這裏有她愛的人。

東霖璿擁住她,她攬住思劫,滿足而溫柔的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