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一章

第一章  邂逅篇

「良良會像那個冷面郎君?」午餐時間馬上充滿歡笑,「佳序,你是不是沒睡飽?」笑不到一會兒,大家又沈默下來。這麼一說,還真的有點…

「容貌不像。雖然都是俊男美女…」麗麗這樣嘆息著。

【Google★廣告贊助】

「身高還差了一些。爾玦身高一八五,良良大約一七五左右。」心彗把筆記簿拿出來,「也不是身材的問題,爾玦很健壯…」她忍不住臉紅,啊~上次公司旅遊去墾丁,她看過游泳時的爾玦,老天,令人流口水的身材…「良良的身材可是超讚的!三十六D,二十五腰,三十五的下圍哩!」

那為什麼覺得他們倆很像呢?一群人跟著陷入苦思。

「…會不會他們都是黃金單身漢的關係?」麗麗恍然。

「黃金單身漢?!良良是女的欸…等等,妳們真的擬好了十大黃金單身漢的名單?」佳序一把搶過來,「…為什麼沒有我!有良良居然沒有我?!」他開始不平。

「…先生,脂艷容第一廣播電台非你莫屬,這黃金單身漢讓讓別人不行?」心彗把名單搶回來,「等你像良良那樣溫柔體貼,憐惜婦孺,我會考慮把你加進去的。」女同事開始七嘴八舌:

「如果同樣跟她一樣有好家世,卻不靠家裡拿獎學金苦讀,自食其力的奮鬥精神。」

「跟她一樣熱心公益,勇於助人。」

「會修馬桶水管,覺得只是舉手之勞,不值得一笑,願意安慰哭哭啼啼的受驚嚇的女同事。」

「出去吃飯勇於付帳單,覺得女孩子該被寵愛!」

「在我失戀的時候整夜聽我哭泣,天亮還送了一大把花到公司讓我虛榮一下!」

「聰明卻謙虛!」

「上進卻不踩著同事的頭!」

「勇敢卻不莽撞!」

「若是你有這些優點,」麗麗冷著臉睥睨著頭昏腦脹的佳序,「我也把你加入名單裡。」

「但是,」他還是很不服氣,「良良是女生呀!」

「我會不知道她是女生嗎?」心彗吼回去,「光看她那美麗的臉孔和身材還不知道她是女生?什麼時代了,性別有什麼關係?若是良良願意,我馬上嫁給她!都是女生有什麼打緊的?!」

底下一片應和聲,佳序縮縮脖子,覺得這群女人真可怕,個個額頭都勒著「良良命」似的…

「但…但是…」他掙扎著,「為什麼老是臭著臉的爾玦可以進名單,我不行?」

「吵死了!」麗麗很有氣魄的喝他,「良良有的優點,爾玦也有啊!什麼臭著臉…」她羞赧的笑容在飛小花小心,「那叫做酷,懂不懂?」

「跟良良的陽光笑容可以比並看呢…」

「沒錯沒錯,良良若是春天,爾玦就是峻秀的雪景…」

佳序悶悶的吃著飯,這群女人在想什麼?臭臉都可以變成酷?果然女人的腦筋都怪怪的…

沒想到我這樣青年才俊會輸給良良!叫我這樣的好男人臉要擺哪裡?

歹命呀…

***

「我?十大黃金單身漢?」良良覺得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我是女的欸。」

「我們都知道呀。」麗麗嘆了口氣,「這麼殘酷的事實不用一再提醒。什麼年代了,性別不要緊…」

良良摸摸下巴,也不覺得很重要。但是,她很肯定自己不是拉子,只是還沒談過戀愛而已。

這個戀愛啊…比博士論文還難多了。看別人心跳,哭哭笑笑,夜不成眠,天崩地裂也只有對方在眼底,奇特是很奇特,她就是沒辦法有感覺。

為什麼她就是不能夠有戀愛的感覺呢?

被示愛倒是多得不得了,每次開儲物櫃的門,都覺得自己快被這些帶香氣的信淹死了。有男的,也有女的。

真頭痛…每次準備換實驗服都會有信件攻擊。今天又是一大疊,正要嘆氣,旁邊已經有人發出一聲長歎。

她轉頭,爾玦也捧著一大疊信,眉宇間有著明顯的困擾。

同情的看著他的那一疊信,太了解那種無可奈何的感覺了,「嗨,我是梁良。收信?」

爾玦仍然面無表情,不過良良倒是看得出他有種隱隱的驚喜,「愛慕信。我是趙爾玦。」

「我知道,」良良把那疊信都塞進大袋子裡,爽快的伸出手,「昨天下午我看到你用健身房,這麼大的公司,我還以為只有我才會去親近那些可憐的器材。」

他和良良握手,「昨天早上我也看到妳。」緊張讓他看起來更冷更兇,天,會不會這樣就嚇跑了她?

「真的?!明天一起來運動吧!我一直找不到伴,自己跑跑步機好無聊…對了,我看到你打沙包欸,練過武?」

爾玦還沒回答,心彗跑過來,「良良~老大要妳去看看那款新唇膏的成份…」聲音漸漸的低了下來,瞪大眼睛看著這對搭訕中的俊男美女。「呃…打擾了…哈哈…我去跟老大說妳在忙…」

「我馬上過去。」良良匆匆的穿實驗服,「不好意思,明天見啦~」

難得遇到這麼有話聊的女孩子,要等到明天嗎?「等等。」他的聲音不高,卻讓心彗覺得發寒,配上那張冷冰冰的臉,這樣的語氣真是嚇死人了…良良卻高高興興的轉頭,「怎麼樣?」

「…對於這堆信…」他掂掂手裡那一疊,「妳怎麼處理?不用現在回答我,中午吃飯的時候,餐廳聊好嗎?」

他已經盡量讓臉色和善了,不過看她身邊那個嚇得縮成一團的女同事的樣子,似乎沒什麼效果。

良良卻嘴一咧,笑出一臉燦爛,「當然好啊~我還怕你覺得太唐突呢~中午餐廳見!走了,心彗,妳嘴巴張那麼大幹嘛?」

除了兩個當事人不知道,整個脂艷容都炸了起來,那天的餐廳暴滿。
「今天人怎麼這麼多啊?」良良覺得很疑惑,「不是都嫌菜難吃嗎?」她倒不嫌,少油多青菜就行了,什麼食物吃到肚子裡不一樣?

「良良。」爾玦一竄出來,本來打算同桌聽新八卦的女同事個個奔逃。那種表情…簡直像是流氓要討債一樣!

雖然是這麼帥的流氓。

「妳覺得我很兇嗎?」爾玦沒頭沒腦的問良良。

「兇?」正在吃飯的良良停住了湯匙,很努力的端詳了五秒鐘,「什麼地方?」

「妳看得出我現在的表情嗎?」他已經很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和顏悅
色了。

「為什麼看不出來?」良良哈的一聲,「你很開心不是嗎?欸,仔細看,你很帥呢。難怪你會名列十大黃金單身漢喔,」良良苦笑,「你知道嗎?我也是當中一個。」

「妳?」爾玦仔細打量了她半天,「但妳是女孩子呀。」

「大概是我太沒女人味了吧。」良良大口吃了一口飯。

「其他人的眼睛都瞎光了嗎?」爾玦是正經的,「在我看來,妳再有女人味也不過了。」

豎尖耳朵偷聽他們說話的同事互瞧一眼:

「喂,你看得出來爾玦很高興嗎?」那張大雪山臉到底什麼地方洩漏了喜怒?

大家搖頭如波浪鼓。

「到底…」偷偷望了一眼美麗卻舉止粗魯,衣著只穿T恤牛仔褲的良良,「良良什麼地方有女人味?」

大家紛紛甩動雙頰否認了。

「…會不會…」佳序怯怯的問,「會不會他們倆個都是外星人?所以可以靠心電感應互相溝通?…」

他的腦門挨了好幾K,可是K他的人卻叉起手來不說話。照他們怪異的言談舉止,可能性也不是說沒有…

傳出去能聽嗎?脂艷容的十大黃金單身漢居然有兩個外星人…公司的地球男人都死光了是吧?

女同事都長歎了一聲。

「噓…小聲點,」互相低語著,「都聽不見他們說什麼了…」

「…你練過合氣道呀?」良良滿眼的豔羨,「我只練過一年跆拳道,老師直誇我有天分,但是我媽卻嫌練跆拳道太沒女人味了,所以死都不讓我練…」言下不無遺憾,「本來我還早起去跟伯伯們練太極拳,但是工作一忙,就無法早起了。」

「女人味不是這樣算的,」爾玦搖搖頭,「去美國時跟幾個同好去學了一陣子拳擊。若是妳想學,我教妳好了,發洩壓力很不錯的。」

教女孩子練拳擊?!

「太好了~」良良歡呼一聲,「說真話,工作忙成這樣,身體都沒動到,我都覺得死氣沈沈的。」她想掏面紙,結果掏出信,傷腦筋的看著香噴噴的信。

「妳每天都要接到這麼一大堆信嗎?」佳序發誓,他和爾玦當同事這麼久,從來沒聽他說過這麼多話,「我也是。」他也掏出幾封。

「對呀。」良良看了看,搖搖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丟也不敢丟,拆也不敢拆。」

「…我都是分門別類收起來。」爾玦嘆息。

「我也是欸!」良良驚喜的說,接著長歎一口氣。

「不知道戀愛是怎麼回事,怎麼能夠糟蹋別人的心意呢?」兩個人居然異口同聲。

驚喜的互望,「原來你(妳)也這麼想?!」

「我覺得我們很談得來欸,」良良覺得很感慨,「晚餐也一起吃好不好?」

有女人不怕我了嗎?他以為自己是狂喜的表情,卻只是更森冷,「當然好。」

看她一蹦一跳的跑去上班,爾玦在心裡歡呼,真是太好了!

或許太高興,所以沒注意到整個實驗室的人都鬼鬼祟祟的窺視著他。
佳序忍不住,輕咳一聲,「爾玦…我剛看到你和良良一起吃中飯。」

「嗯。」他專注的分析成份。

「你覺得…良良是個怎樣的人?」小心翼翼的套話。

「良良?」他轉過來的表情實在兇惡,明明知道他專心工作就是這張臭臉,佳序還是瑟縮了一下,「她很有女人味。」

女人味?「啥?你說那個男人婆似的良良?」佳序不敢相信的大叫,然後,馬上後悔了。

像是呼喚了大雷雨,低氣壓籠罩著爾玦的四周,空氣似乎變冷了許多,「你的眼睛怎麼長的?」他冷冰冰的視線讓佳序簌簌發抖,「良良哪裡像男人婆?!你沒注意到她還畫了非常精緻的淡妝嗎?她上了最新出品的透明粉底,眼線是NO. 9的眼線筆畫的,她還精心的描繪了春夏防曬係數三十的護唇膏,眉毛也修得一絲不苟…這麼有女人味,你居然看不出來?你還算是男人嗎?!」

通通都是透明的,我怎麼看得出來!佳序心裡大叫,卻一個字也說不出話。

從來沒聽過爾玦主動說這麼多話啊…默默工作的同事,心裡卻同時想著一件事情…

爾玦是不是終於遇到讓他心動的女人了?

***

「爾玦?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呢。」良良笑嘻嘻的。

麗麗差點被珍珠奶茶噎死,大大的嗆咳了好幾聲,呼吸急促的說,「好相處?那個面鎖大雪山的…他一點表情都沒有,妳覺得好相處?」

其他的女同事也瞪大了眼睛。

「對呀,」良良覺得同事的反應很奇怪,「他的心緒都表現在臉上,怎麼會不好相處呢?」

什麼?!

「欸?」良良這才覺得驚訝,「你們沒發現嗎?他笑起來很好看啊!」

「笑?!」心彗叫了起來,「他會笑?!」

「你們這些人真奇怪,」良良也有點不高興了,她不喜歡人家誤會自己的朋友,「爾玦當然會笑啊!妳沒看到?他唇角微微向上十度,眼角也微微的上揚零點一米厘,不用牽動太多肌肉,就能夠笑得這麼好看,誰做得到?你們眼睛怎麼長的啊?」

妳的眼睛才怎麼長的啊!

同事默默解散,乖乖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心裡想著相同的事情…

良良是不是真的遇到讓她小鹿亂撞的男人了?

***

最讓同事們驚嚇的是,良良和爾玦似乎真的開始約會了。

不管是一清早的健身房,還是中餐時間,晚餐時間,甚至下班還會約好一起走。

女同事沮喪的把他們倆從十大黃金單身漢的名單上面除名,抱頭痛哭。「太過分了~一下子就喪失兩個好對象…」回頭看看那群要不就乳臭未乾的自大小鬼,要不就中年肥肚子的男同事,哭得更厲害,「…居然連候補名單都找不出來…脂艷容還有什麼前途啊~」

佳序不服氣的指指自己,「喂,妳們把我這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帥哥忽略掉了!」

麗麗擦乾眼淚,望望這個連欠他五塊錢都可以早中晚催帳的廣播電台,沈著臉在名單上補了兩個名字。

他開心的拿過來一看:「卡拉巴巴星人  噗噗星人」。

「………妳這是什麼意思?!」他氣得跳起來,「妳的意思是說,我還排在外星人後面?妳的品味真的…」

「好、得、很!」女同事異口同聲的回答他,一起冷哼一聲。

妳們這些女人的品味實在太爛了!

男同事反應沒那麼激烈,雖然良良也有不少愛慕者,但是要跟爾玦一決生死…一看到他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再有勇氣的人都會發抖,連行銷部經理跟他開會都會膽戰心驚。

「真奇怪,」他們實在不了解,「良良明明這麼漂亮,爾玦也算是帥的了…」不禁遲疑一下,「為什麼看起來像是兩個男人在約會?」

***

良良猛回頭,覺得身後有人閃了一下,搔搔頭,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

「我總覺得有人在背後。」台北難得有這麼暖洋洋的好天氣,午休的時候,一起伸長了四肢,躺在柔軟的草皮上。脂艷容的庭院有著絕佳的造景,他們倆把嚴禁踐踏草皮的布告視若無睹,兇巴巴的管理員衝出來,看到爾玦兇狠的眼神,又縮回管理處。

「妳想太多了。」他享受的閉上眼睛。

是嗎?為什麼這麼寧靜的時刻,總覺得有許多視線的感覺?大白天的,還會見鬼嗎?天生豁達的性子讓她把這些撇得遠遠的,「對了,關於剛剛說的,你說你在研究生化湯的成份…」

爾玦坐起來,原本嚴厲的線條顯得更難親,「對。我一直在研究生化湯的成份。這帖自古流傳下來的藥方是由當歸、川芎、桃心、烤老薑、炙甘草組成的。其中當歸可以養血補血,川芎可以行血、活血,而桃心則可以破血化瘀,整個方子的目的就在養血活血,產後補血、袪惡露。這是中醫的講法。我現在就在研究這些成份有沒有辦法轉化成急救式保養的面膜…」

「嗯…我也對川芎的美白效果很有興趣喔,我正在試著焠鍊當中哪個成份真正對美白有效果,昨天我看到美國剛發表的醫學報告指出…」兩個人開始認真嚴肅的討論。

躲在樹籬後面的同事面面相覷。

「喂,佳序,你真覺得他們在談戀愛?」麗麗壓低聲音,「這種話題…像是熱戀中人的話題?」

「他們是外星人,妳忘啦?!哇~」佳序馬上被好幾個人同時K中。

「噓…」互相噓了半天,他們繼續探頭窺視。正感到無聊,只見爾玦嚴肅的望著良良…藍天白雲,明麗的春光遍野,不知名的小野花隨風搖曳,俊逸的爾玦和美麗的良良互相凝視著…

空氣中瀰漫著芳香的戀愛氣息。每個人都在屏息等待奇蹟的一刻。

「良良…妳覺得…」他專注的看著她的眼睛,「…當歸也有美白效果嗎?」

樹籬後面傳來一陣跌倒的聲音。

「那邊好像有人。」良良指著樹籬。

「是狗吧?春天到了,又是交配的季節。」爾玦的心思還繞在當歸上面。

「狗?你這個…」佳序險些破口大罵,被幾個女人牢牢的封住嘴,拼命的噓來噓去,忍住聲音。

「我就說他們都是外星人!」佳序好不容易喘過氣,壓低聲音說。

「連外星人都比不過,是誰該檢討?」被麗麗這麼一說,佳序似乎縮小很多,在地上畫圈圈咕噥著,「我就知道沒人喜歡我…」

聽他們就當歸討論到午休快結束,連麗麗都覺得他們可能真的是外星人,準備要放棄的時候…

「…良良,我們交往看看好不好?」爾玦拉住良良的外套。

這次良良聽不見樹籬後面跌成一堆的聲音,「欸?我…我很高興…」
唉,我也滿喜歡爾玦的啊~但是,叫一個不懂得愛是啥的人交往…對
不起,你要的交往我給不起。

「…我不喜歡玩弄人家。」良良搔搔頭,「真是對不起!」

「沒關係,我也不喜歡。坦白說,我活到快三十了,還是不懂愛的感覺。」爾玦很坦白,「看著身邊的人因為戀愛哭哭笑笑,雖然蠢得要命,但是他們臉上那種光輝又讓我覺得很羨慕。既然良良也不懂…我們來試試看好不好?如果妳不喜歡,我們就停止。」

雖然他的臉看起來那麼兇,但是良良看到他的耳朵紅了一點點。

「…想了很久,我再也遇不到比妳相處起來更自在的女生了。就算是沒有愛的感覺,我也會覺得交往的人是良良,真的太好了。妳願意嗎?雖然…」

「我看起來不好相處。」「我沒有女人味。」兩個人一起說出來,又一起反駁,「誰說的?!」

這下子,良良臉紅了。「…如果…你覺得…哈哈…」難道要一輩子都不懂戀愛的滋味?每次看到艾倫和硯耕那副白癡幸福樣子雖然想打,但是…心裡面還是有一點點羨慕的…

「好,我們一起努力看看吧。」她伸出手,少有的嚴肅,「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相信我,這當中有很多值得實驗的空間。」爾玦皺緊眉,用力的跟她一握手,「午休時間到了,晚餐見。」

「嗯。」

樹籬跌成一堆的人已經無力站起來了。「請多指教…哈哈…」心彗有點崩潰。

「下戰帖也比他們溫柔多了吧?」佳序覺得很無力。

愛情的實驗空間…

「他們是外星人啊!?吭?」麗麗尖叫起來,「戀愛是這樣談的嗎?!」

良良也自己問自己,戀愛是這樣談的嗎?當然,跟爾玦一起的確很有意思。他們倆個都是實驗瘋子,遇到的時候忍不住聚精會神的討論實驗上的困境和中藥保養的可能性當然非常有趣。每天他們都提早到公司,不是一起跑跑步機,就是一起練沙包,她現在也學了幾招拳擊,很有模有樣了。

但是,我卻不覺得心跳多跳個半拍。戀愛,果然是很困難的。

爾玦的心裡也轉著差不多的心思。良良真是他遇過最棒的女孩子了。跟其他女孩子約會常常讓他無聊的打瞌睡,良良只會讓他精神一振,還能指點出他幾個實驗上的盲點呢!越認識她,越對她佩服不已。看她打沙包時那副生氣蓬勃的樣子,讓他上起健身房也格外有勁,一天看不到她那粲然的笑,就會覺得像是少了什麼似的。

但是,我晚上還是睡得太好,一點也沒有患得患失的樣子。動心不是本能嗎?可見「戀愛」還有許多鑽研的空間。

「良良,」坐在美麗的淡水河口,他們剛剛很熱烈的討論完了海口佈雷和灘岸決勝的可能性,「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她深深吸一口氣,不無遺憾,果然他也覺得這樣沒有戀愛的感覺,「不然呢,你想怎麼樣?」

「戀愛應該有步驟性。」他今天沒戴隱形眼鏡,細細的鎢鋼鏡架讓他鋼硬俊秀的臉龐添了幾分知性,「我昨天熬夜看了許多分析。我覺得,交談的部份已經夠了…」

「你真用功!」良良驚嘆,自己怎麼沒想到呢?「再來呢?我們該怎麼做?」

他推推鏡架,「我們應該從牽手開始。」

偷偷跟蹤他們約會的佳序覺得自己根本是個呆子。「誰來教教這兩個外星人怎麼談戀愛啊~~」

他的怒吼聲伴隨著潮浪,亂石崩雲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