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二章

第二章  牽手篇

「從牽手開始?!」麗麗看起來快昏倒了,「他們打算從牽手開始?」她的聲音穿透好幾層牆壁,「你是說,他們約會了快一個月,連手都還沒牽過?」

「大夥兒觀察了一個多月,妳看到他們牽手了嗎?」佳序有點歇斯底里,「妳看到了?妳看到了?哈哈哈哈…」他笑得有點神經質。

幾個同事趴的趴,暈的暈,死掉一大堆。

【Google★廣告贊助】

「為什麼世界上就是有這麼笨的人?為什麼?」麗麗的聲音有點沙啞,「為什麼兩個笨蛋還要交往呢?啊啊~良良來找我算了,不要說一壘了,我馬上讓她盜壘到本壘!」

「良良是女的。」佳序好心提醒她。

「什麼時代了,是女的有什麼了不起?!」麗麗吼回去,「她可是內定最有希望升遷的資深實驗工程師呀!前程似錦,溫柔體貼…」她哇的一聲哭起來,「為什麼要跟那種大木頭呀~」

「妳說誰是大木頭?」心彗兇回去,「爾玦只是慢熱而已!」想到他那強健的胸肌…她的心都要融化了…「爾玦為什麼不接受我我火熱的愛情?我一定會讓點燃他熊熊的愛火…」

「妳看到他就全身發抖。」佳序也善心的提醒她。

「囉唆!」心彗喝斥他,「那叫做興奮的顫抖,懂不懂?沒人要的傢伙!」想到爾玦的胸肌和燦爛的工作成績,她的眼淚也撲簌簌的掉下來,「為什麼要跟那個男人婆呀…」
不顧兩個女人怒目而視,佳序蹲在地上畫圈圈,「為什麼?我在學校也很受歡迎呀,為什麼出了社會都沒有人要我…」

「你們不工作在這裡嚼什麼舌頭!」聽飽了八卦,研發部主任大喝一聲,「還不趕快去工作!對了,佳序,這個新同事王烽是你們部門的生力軍,等等帶過去跟爾玦打個招呼…」

「…你們說的是真的嗎?」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唇紅齒白的美少女,像是受到很大的打擊,「良良已經和別人交往了?!那個王八蛋是誰?!」

喔喔~真是…非常中性美的美少女!吹彈得破的肌膚,浮現薄怒的淡淡紅暈,兩道濃眉非常有個性的蹙在一起,真是…現在的美女都這麼高嗎?她幾乎有良良那麼高呢!幾乎都是男人的保養組終於有嬌豔的蓓蕾了~

「妳是『良良命』的成員嗎?」佳序整整衣衫,盡量擺出最酷的姿勢,「小妹妹,同性戀是條不歸路呀…」他指著麗麗,「大姊姊是嫁不出去才出此下策,妳還小,不要自己陷入這種絕望的苦戀中…」

「你…」那個「小妹妹」咬牙切齒,一個廬山昇龍霸讓佳序翻白眼,「你哪個眼睛看到我是女的?!瞎了你的狗眼!」王烽一把抓住研發部主任的前襟,「良良在哪裡?」

呼吸困難的主任顫巍巍的伸出手,「她…她今天應該去保養組討論護唇膏的成份…」這才得到氧氣,大口大口的呼吸,等那個暴力「美少女」跑遠了,他才在背後揮拳,「死小鬼!若不是你是王家嫡曾孫後台太硬,我叫你一輩子別想翻身!」

「王家嫡曾孫?」心彗眼睛一亮,馬上坐下來,打開電腦,調出檔案,「有了!今天新進員工,王烽。二十四歲。男性。美國H大生化博士…哇嗚…天才少年呢!未婚。看看他的研究主題…嘖嘖…怎麼會想來脂艷容?他的父親是…」心彗唸出一個名字,人人瞪大眼睛,麗麗訥訥的說,「那他曾祖父不就是…台灣首富…」

身世顯赫!聰明絕頂!那美貌…酷似瀧澤秀明!光姓王就可以讓他加分加到破表了!

「麗麗,名單呢?」渾忘了剛剛幾乎打起來的嫌隙,心彗接過名單,
畫掉「噗噗星人」,加上「王烽」。

美少女夢碎,下巴還捱了一拳,佳序又看著死小鬼的名字進名單,他爆發了,「為什麼這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傢伙可以進名單我不行?!」

心彗瞟了他一眼,「等你重新投胎到台灣首富家裡就可以了。」

「而且二十四歲前要拿到生化博士。」麗麗撇撇嘴。

「我說…」研發部主任的腦袋開始冒煙,「…為什麼你們可以侵入人事部的檔案?說啊?!到底是哪一個?」

心彗按下一個鍵,檔案消失。「主任,你說什麼?我聽不懂欸。麗麗,妳看到什麼了嗎?」

「我什麼也沒看到。」麗麗聳聳肩。

「……」氣得說不出話來,主任對佳序吼著,「你看到了吧?!她們非法入侵人事部資料庫!」

「…為什麼沒有我?為什麼沒有我?」佳序還在沮喪中,根本沒有回答他。

「這群人到底是誰找來的?!」研發部主任大叫,臉都青了。

「不就是你嗎?」心彗微微笑,「我們都是你面試進來的。主任。」

他垂下雙肩,默默的回辦公室,秘書端茶過來,「我說…微微呀,」他抹抹臉,「先給我一顆胃藥,還有,千萬不要跟研發部那群傢伙學壞了!雖然妳也是我應徵進來的!」

「欸?」秘書滿頭霧水。

***

這麼小的公司,弄那麼多沒有用的部門幹嘛?王烽氣憤的跑錯了好幾個部門,終於找到了保養組,良良正靠著桌子,跟一個中年人有說有笑。

就是這個傢伙是吧?他正忿忿的想施展第二次的廬山昇龍霸,良良剛好抬起頭來,「咦?王烽?」她粲然的笑了起來,瞬間照亮了整個實驗室,「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啊…令人無法抗拒的笑容…他硬生生收起拳頭,想像以前一樣撲進她的懷裡,軟玉溫香呀~

只差兩步,就被人拖住了領子,動彈不得。「放開我!」他兇惡的對著抓住他的人咆哮。

「久別重逢是很令人感動,」對上一張沒表情的臭臉,「不過,凡事發於情、止乎禮,這樣撲上去不覺得太失禮了嗎?」

「跟自己的女朋友要什麼發於情、止乎禮?放開我!」王烽拼命掙扎?

「我沒答應過呀。」良良覺得奇怪。

「你聽到沒有?良良說,她沒答應過。」冷冰冰的視線的確讓人畏懼,「再說,良良現在跟我交往呢。」

什麼?!不是那個中年人?而是這個高個子大雪山脈?

「我不答應!」被抓著領子揮拳實在滿可笑的,「我絕不答應!」

「不要放開他!這個小妹妹…不是不是,這個死小鬼會打人的!」佳序撫著自己疼痛的下巴,「剛剛我也不過認錯了性別,他就動手打我,很痛欸!」

這麼一說,爾玦倒是鬆了手。「啊啊~」佳序就地找掩護。

王烽握著拳,臉色陰晴不定了半天,「良良~你看他們都欺負我~」梨花帶淚的撲進良良的懷裡。

欸?!

「哎呀,小烽呀,你都這麼大了,還這麼撒嬌呀?」良良寬容的拍拍他,「我不管啦~」他拼命往良良懷裡鑽,「妳以前答應過我,要娶我當新娘的~」

「哈哈,」良良尷尬的搔搔臉,「那時候我才十歲呀…」而且,你是男生哩。

「我不管我不管~」

剛剛那個兇得要死的小鬼到哪去了?佳序摸摸自己的下巴。

這小鬼的本性真糟糕。爾玦望著假哭還回頭對他做鬼臉的王烽想。這個新組員帶起來一定很辛苦。他已經翻過了這小鬼的資料,知道他在生化領域的才能。算了,天才都有點怪癖嘛。

正暗喜良良還是對他沒輒的時候,只覺得領子一緊,呼吸瞬間困難了起來,「好了,」爾玦的眼睛冷冰冰的,「敘舊也敘夠了吧?」輕輕鬆鬆的將他摔到另一張椅子上,「我們剛好正在討論護唇膏的功能性。你剛來,就先旁聽吧。」

「…我不要跟你!」他指著爾玦,「我要跟良良!」

「……」他冷冷的眼睛在王烽的臉上轉了一圈,不知道為什麼,立刻就沒了聲音,「你是我保養組的。聽好,我是你的組長。如果你不願意服從,你可以馬上離開脂艷容。」

「你以為我是誰?你知道我曾祖父是誰嗎?不要說小小的脂艷容…」
他張牙舞爪起來,良良笑咪咪的拍手,「哇,小烽變堅強了…」

「不~沒有良良我就什麼都不行了~」他又要撲過去,爾玦上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他居然有種雪崩的恐懼…「坐下。不要礙手礙腳的。」他馬上坐下,腰板僵硬的挺直。

其他人驚嘆的拍手。「好像馴獸師唷…」佳序拍得特別大聲。

第一回合,王烽慘敗。但是第二回合的消耗戰就不一定了。

好不容易辛苦營造起來的兩人世界,就讓這個五千瓦的菲利普破壞了。

早上的健身房,這死小鬼帶著一臉楚楚的溫柔笑容,「良良,我可以加入嗎?」硬擠在他們中間。

午餐時間才到餐廳,饒是改變多重路線,那小鬼還是飛快的趕到餐廳,像是身上有雷達似的,「良良,我跟妳一起吃飯好不好?」硬擠在他們中間。晚餐當然也是如此。

連要回家,有車他不坐,硬要纏著他們一起搭捷運。

被他這樣糾纏,要怎樣才牽得到手呢?爾玦開始苦苦思考。每次要牽良良的手,那小鬼就會飛快的衝過來,抱住良良的手,對他齜牙咧嘴,還真的有點像猛獸。

「你…到底想怎樣?」真是個小鬼。

王烽死抱著良良的手,「別想牽良良的手!你這不要臉的登徒子!」

「大家不要吵架…」良良苦笑,以前只有女人搶她搶到打架,今年的桃花真盛開呀。

連手都還沒牽到,算是那門子登徒子?他望著那小鬼半天,突然要牽良良的另一隻手,王烽大驚,敏捷的撲過去,沒想到那只是個假動作,他順利的牽到良良的手。

「快放開!」他大驚。

「免談。」爾玦牽著良良的手,隨著堅定的步伐,兩個人的手規律的擺動,連同在後面咆哮的王烽,一起走入餐廳。

把他們三個的「互動」當娛樂的同事,早就吃飽了,一面剔牙一面討論,「你聽見沒有?他們倆牽手的時候,似乎有喀鏘一聲。」

「活像指揮艇組合。」

「真是沒救了,連牽手都不會…牽手就僵硬得跟機器人一樣…」麗麗搖頭。

「不用王烽就覺得前途堪憂。」心彗也搖頭。

「唉…」同事們轉過頭,對這對的未來實在不太樂觀。

「要不要賭一下,」真的有人把錢拿出來,「看他們可以撐多久?」

賭盤賭得正熱烈,麗麗碰碰心彗,「喂,要不要去插個花?」

她搖頭,「太多未知數了,就統計學來說,採樣不足,不適合冒險。妳呢?」

「別人我不知道,」麗麗懶懶的,「但是認識良良這些時候,我覺得她太多令人驚奇的地方。還是保留點好。」

他們倆倒不知道賭盤已經熱熱烈烈的展開,每天只顧著怎樣甩開橡皮糖似的王烽。

終於想出兵分兩路,引開追兵的好辦法,最後在捷運站關起門來時,在門內向著氣喘吁吁的王烽揮手道別。

「不要在意他的手勢,」良良苦笑,這麼大的人了,還在眾目睽睽下用力的比出中指,「他還是個孩子。」

爾玦努力笑了一下,他可是在鏡子前面特訓了好久,但是身邊的小朋友卻嚇哭了,「……」

「不用這樣啦,」良良笑咪咪的,「你照平常的樣子笑就行了呀,我看得到。」

跟良良交往真是太好了。「…妳和王烽認識很久了吧?」

「是呀…」良良寵溺的笑了一下,「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就認識了。我爸爸和王伯伯是世交,小時候我常去王伯伯家玩呢。說起來,」她有些感慨,「王烽也很可憐。王家都是英才教育,他又比別人的智商高出許多。王伯伯當然對他寄以厚望,分外嚴厲。……豪門嘛,競爭總是比較激烈,兄弟姊妹感情也不親,他又優秀得不知道要收斂鋒芒,總是被欺負…」

良良小的時候就很喜歡照顧人,愛哭的王烽也總是躲在她的身後,她會舉起拳頭,「怎麼樣?你們想動小烽?可以啊,先打倒我。不過,大家先說好,不要打輸了就去大人那邊哭訴,丟臉死了!」

當時她的身高已經超過那群男孩子許多,輕輕鬆鬆把他們修理得鼻青臉腫以後,拍拍身上的灰塵,「聽好,」她用大拇指指指小烽,「看到沒有,那是我的新娘。你們誰敢動她,下次我來的時候,」她的指節發出咖啦啦的響聲,「你們就曉得『慘』要怎麼寫了!」

「哈哈…」良良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那時候我以為他是女生哩。」

「他的確滿漂亮的。」他放鬆下來,一臉的面無表情,眼睛卻有著溫暖的笑意。啊~他真是好看的男人呢!

「後來長大以後,見面的時候就越來越少啦。」她望著黑漆漆的窗外,「我當然知道他總是裝成很弱的樣子,好讓我保護他。只是,我也真的擱不下。本來想說他去美國唸書,遇到好的女孩子,就不會這樣黏著我…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夠輕易傷害他的感情。」

「為什麼要對不起?」爾玦有點訝然,「他是妳的老朋友啊!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個性惡劣的傢伙,但是,妳的朋友不一定要是我的朋友啊。為什麼要因為我們在交往,就不能夠跟其他人當朋友呢?」

良良張大嘴,雙手握拳叫了一聲,「跟爾玦交往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嗎?我以前也跟別人交往過,雖然還沒有愛的感覺,但是每次王烽一出現,他們就氣呼呼的要跟我攤牌,硬要我選擇。不管男生女生都這樣!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要說『對不起』…」

「那些人腦筋發育不完全吧。」爾玦拍拍她的肩膀,「雖然我也滿討厭他這樣死纏爛打,不過…」他指指車門,「每天鬥智也不錯。」

爾玦真是好人…我一定要跟他有愛的感覺!

「我可以牽你的手嗎?爾玦?」她的眼睛燃燒著鬥志。

看著她這麼燃燒,爾玦也覺悟了,「好,來吧!」兩個人的手又僵硬的握在一起。

………心跳沒有加快。為什麼?為什麼呼吸還是這麼平穩,心跳也沒有變化?

「一定有,」爾玦不願意放棄,「只是我們的測量方法不夠科學。」兩個人開始盯著爾玦的浪琴表算心跳。

「我七十。」爾玦嚴肅的說,「我七十一。」良良皺著眉沈思,「到底什麼程序有錯誤呢?」

「…不要看那邊,心彗,」用雜誌擋著臉的麗麗虛弱的說,「人家會以為我們認識他們。」

「妳覺得我有那種勇氣嗎?」她低頭死盯著PDA的麻將,「早知道就搭晚一班的捷運…我對他們…又樂觀不起來了…」

兩個人一起發出微弱的呻吟。

***

了解了王烽的悲慘背景,爾玦的確對他改觀了一點點。不過這一點點倒是馬上就煙消雲散。

這小鬼實在太討人厭了!

「我告訴你,」他氣勢洶洶的對著爾玦叫,可惜那張可愛的臉實在氣勢不起來,「良良是我的!我們雙方家長都有默契,她將來要當我的新娘…」

「哦?」他仍然是那張凍死人不償命的冷臉,「我昨天叫你做的數據做了沒有?」王烽忿忿的把數據丟給他,幸好工作態度不錯,要不然真要叫他滾蛋,耳根清靜些,「若是有默契,怎麼去年良良差點嫁了范硯耕?」

「…那是因為我不在國內!」他又跳又叫的。

「喔。」他專心的看著數據。

「你知道我是誰?!」王烽挺起胸膛,試著讓自己不矮他太多,「我是王家的嫡曾孫!良良嫁給我的話,這輩子…」

「你還沒斷奶是吧?」爾玦冷冷的望他一眼,「動不動把家世搬出來?」繼續低頭翻數據,「嫡曾孫又怎麼樣?不過是從某個世家出生罷了。然後呢?每個人都要長大離開家庭自力更生,還是說你精神上一輩子無法斷奶,只能在家世的庇護才能大聲?」唔,實驗倒是作得不壞。

「無法斷奶的人,怎麼給女人幸福?」他轉身。

「…站住!」王烽漲紅了臉,「我是憑自己的實力才唸出博士來的!」

「那很好啊。」他冷冷的打量他,其實爾玦真的想盡量友善點,只是他的表情不合作,「我期待你工作上的表現。」咦?他的皮膚很棒呢。「你有在保養嗎?」

本來正在反芻他的話,一聽到這句,又暴跳起來,「我不是娘兒們!保個什麼養?!」

「這你就錯了。」爾玦搖搖食指,摸摸他的臉龐,「科學家要有親身實驗的勇氣,你這樣的皮膚剛好可以搽上保養品求得最有效的實驗數據…」

「你這變態!」男人摸他的臉…好噁心啊~「不要摸我的臉!你要幹什麼?你要幹什麼!不要亂擦我的臉~」

他奪門而逃,衝進良良的實驗室,「良良~你看那個大變態~他一定是Gay~居然摸我的臉,還硬幫我搽上乳液…」

良良正為了護唇膏要不要加顏色跟組員爭辯,看到他來,馬上大喜過望,「對照組來了!」她不由分說的扭開櫻花色的護唇膏,「護唇膏當然可以加點透明紅的顏色啊,」她細細描繪在王烽的唇上,「看!多麼誘人?簡直可以取代唇蜜了呢…」

「欸,這麼說起來,眼霜也可以含一點點金粉囉?剛好上班族女性都沒空保養,彩妝保養二合一,怎麼樣?」

「真是好主意!」

…為什麼連良良也這樣?

「我不是女生啊!」他怒氣大發,轉頭一看,差點把他嚇死,幾個男組員也擦了眼影正在仔細比對色差。

「不是女生就不能化妝嗎?」幾個沈迷於工作的女人叉著臂膀沈思,「這樣的看法是不對的,欸,幫我壓住他,我試試看小麥色的粉底能不能用,能夠的話,我們跟保養組討論看看,男士保養品需不需要融合粉底…」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哇~我不要~」

本來要去抓他回來的爾玦聳聳肩,又踱了保養組。

「不去救他好嗎?」佳序有點擔心的望著隔壁,就是那群女人的工作態度太恐怖了,所以開會只敢在保養組開,過去的組員都會慘叫著化上一臉的妝才能被赦回。

「科學家要有自體實驗的勇氣,」爾玦沒什麼表情,「不管題材是什麼。」

佳序發誓,爾玦露出類似笑的表情。只是很難判定就是了。

***

「啊…跑掉了。」心彗不無遺憾的看著狂奔而去的背影,「太可惜了,這麼好的五官,正是化妝的好材料呢。」

「就是說啊,連女人都忌妒的皮膚。」麗麗輕嘆一聲。

剛從專心工作醒過來,看見麗麗雪白的手,良良無預警的牽了起來。
「良…良良…」麗麗臉都紅了,啊,好害羞…「妳…妳怎麼…」

「心跳沒有變化。」她很遺憾的放下麗麗的手。

想到良良和爾玦昨天在捷運站的白癡牽手,兩個女人的臉一起冒出許多黑線。

「像是機器人合體心跳要怎麼變化呀!?」麗麗終於發飆了,「你們這兩個沒談過戀愛的笨蛋!」

機器人合體?良良愣了一下,這麼一說…「真的有點像欸!」

心彗身體一軟,「…不是那樣牽手的!」她平復自己的情緒,冷靜,冷靜,不是每個人都能了解戀愛程序的,「心哪,懂不懂?要感性,要用心。了不了解?妳牽到他的手,心裡想到什麼?」

想什麼?「這是一個成年人的手,有五根手指,手節有繭,手背有疤。繭應該是練沙包的關係,至於疤,應該是實驗所致…」

麗麗氣得發怔,「…妳以為妳在演名偵探柯南嗎!!」她一口氣噎住,心彗安撫的拍她的背,深吸一口氣,「…除了這些皮相以外,妳注意到別的沒有?」

還有什麼別的呢?

「剩下的,妳要用心去體會。」心彗趕緊把麗麗拖走,怕她氣得一口氣上不來,就少個人陪她編名單了。

「心?」良良望著自己的手,「嗯…戀愛果然是個大學問…」

***

「用心啊~用心啊~」佳序失控的大叫,「你不會只注意到她的靜脈動脈分布吧?」

爾玦看著自己的手,「牽手這麼複雜?」

「那是你把它搞複雜的!」佳序想一頭撞死,天啊,這世界還真的有不懂戀愛到這麼白癡的傢伙啊!「…你好好想想,牽手的時候,那一刻,無可言喻的一刻…你和她這麼接近…」佳序閉上眼睛,非常陶醉,「懂不懂啊?」

「…可能吧。」雖然不是很有把握。

真的好難,比寫博士論文還難呢。

***

因為太困難,反而不知道該怎麼牽手。

「我們還是有機會就牽手吧。」良良提議,「就好像很難懂的原理,天天讀,時時讀,總有一天會豁然開朗。」

有道理。所以他們幾乎天天牽著手來來去去,王烽氣得快發瘋了,只能不甘不願的抱住良良的另外一隻手,三個人很怪異的進進出出。

「下班還是甩掉他好了,」爾玦小聲的對良良說,「妳走C路線,我走A路線。」

驚險刺激的躲開王烽的追蹤,過馬路的時候,爾玦一把抓住良良的手,只剩五秒可以通過馬路了!

咦?良良的手,真的比他小呢。他不是沒牽過別的女孩子的手。別的女孩子,手小到一合攏手就不見了,掌心虛虛的,不敢用力握住,怕捏碎了女孩子的手。良良的手雖然比他小,卻是有力的,堅強的。握在掌心很有實在感。

欸?爾玦的手,真的比她大哩!她的手幾乎和一般的男人一樣大,有時手小一點的男人被她一握,都會覺得不好意思。她也覺得握住別人的手是應該的,沒想到有被握住的一天。這是一雙沈默而溫暖的手呢,被牽住的時候,有種暖洋洋的感覺。

真好。

雖然心跳沒有加快…但是他們越來越喜歡這樣牽著手,因為這樣暖洋洋的感覺很不錯。

「…感覺很不錯,但是,這好像不是愛的感覺。」爾玦量完脈搏以後嘆口氣。

「我也這麼覺得。」良良考慮了一下子,「我們是不是該進階了?」

「進階?」也對,都牽手快一個多月了。但是要進階到什麼程度呢?

「你覺得擁抱怎麼樣?」良良提議,「這我就有經驗了,我常抱著學妹讓她們哭。」

幾個同事躲在轉角,已經有人虛弱的蹲下來了。

「他們不會打算花十年完成戀愛程序吧?」麗麗已經沒有生氣的力氣了。

誰會花一個月交往之後再花一個月牽手,然後才談到擁抱的事情?

「這兩個戀愛白癡呀…」心彗已經放棄教化他們的勇氣。

佳序沮喪的蹲在地上畫圈圈,「為什麼這樣的人可以進黃金單身漢的名單?為什麼我不行?為什麼為什麼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