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三章

第三章 擁抱篇

「根據書上說,擁抱有幾種模式:一、男性抱住女性的脖子,頭部互相靠近,二、兩性互相抱住對方的腰,三、側抱,男性抱住女生的背、腰、臀行走…底下的就得跟接吻接軌,我們這個階段應該用不到。」爾玦跟良良並頭看著「戀愛寶典」,一起深思著。

「擁抱就擁抱,哪來那麼多囉唆!」王烽火氣很大的叫著,一把衝進良良的懷裡,充滿敵意的瞪著爾玦。

【Google★廣告贊助】

其他桌吃飯的同事一起嘆了口氣,聽起來實在有點像呻吟。

「妳聽過戀愛還看攻略的嗎?」麗麗嚼著芹菜梗,有點時不下嚥。

心彗搖頭,沒精打采的,「…我現在倒有點相信,他們全是外星人。」她落寞的掃過爾玦、良良,和那隻鼻子皺出怒紋的野生動物王烽。

「我就說嘛,」佳序精神一振,「那,我可不可以加進名單了?看我這樣先知卓見,動燭入微,玉樹臨風,貌若潘安…應該很可以加入十大黃金單身漢的名單…」一轉頭,原本同桌的人全不見了。

他愣了一下,覺得有秋風掃過幾片枯葉在他背後經過。

「喂!你們怎麼這樣?聽我說呀~」他追了出去。

「最近餐廳真的很熱鬧。」一到午休時間,餐廳的人潮就湧進來,尤其是他們周圍的桌子坐得滿滿的,人人露出期待的眼光,有的還會哭喪著臉掏出錢。良良覺得奇怪,但是怎麼逼問都問不出來。

什麼嘛,只是和人交往就被排擠。

「大概大家的口味都改變了吧?」爾玦心不在焉的吃完飯,附在良良的耳朵邊,「E路線,我走I路線。」良良很有默契的點點頭。

「王烽,」他叫住王烽,「你對全體性保養品有什麼看法?」

全體性?「現在是午休時間,誰管你…啊啊~良良?靠!你這小人,調虎離山啊?良良~」

太嫩了,真是太嫩了。爾玦好整以暇的從I路線離開。

餐廳裡有人嘆息有人歡呼,「來來來,王烽第二十一次被唬爛,一賠三一賠三,輸家給錢。」莊家吆喝著。

爾玦倒是不知道餐廳裡賭得正熱烈,他信步走到空無一人的彩妝組實驗室,良良已經笑著跟他招手。

她真是可愛呢。「良良今天好可愛,好女人味。」他摸摸良良的頭髮。

「欸?你看得出來?」良良握緊雙拳,「我今天花了好多心思,卻沒有人看得出來!」

「他們有眼睛沒眼珠嗎?」他訝異的捧著良良的臉,「看!妳還夾了一排黑色的髮夾呢!顯得好像是小女孩呢!還上了透明唇蜜,淡粉紅色的眼影淡淡的打在眼摺,好嬌嫩的顏色。」他看著良良精巧如貝殼的耳朵,「妳帶耳環啊?真好看。」一個銀色的小點,幾乎看不見。

「……」牆角幾個人悶不吭聲的將外套拉高蓋住自己的臉,省得又想哭又想笑的表情太詭異。

「跟爾玦交往真是太好了。」她眼底燃出鬥志,「來吧,趁還有點午休時間,我們來擁抱。這次一定要有戀愛的感覺!」

「那,我們來試試方法一好了。」兩個長手長腳的人笨手笨腳的抱住對方的脖子,露出一雙眼睛的同事非常忍耐,嗤嗤的笑聲還是悶在外套裡。

「我沒這樣抱過,手要怎麼擺?」良良覺得不太對勁,像是兩個人打算掐死對方。這種抱法真怪異。

「……那我們試試方法二好了。」爾玦也覺得滿困惑的,啊…方法二人性化多了,抱著腰果然不那麼手足無措。

良良一隻手拿著戀愛寶典,念著,「互相抱住對方的腰,使力抱到有窒息的感覺,兩個人會心跳加快,呼吸急促,甜美的戰慄遍佈全身。」心跳呼吸都沒有變化,戰慄?沒有啊。

「可能是不夠緊。」兩個人用力了點,「有沒有感覺?」

「我沒有,你呢?」「沒有。」

旁聽的同事已經有人在擦眼淚了,忍耐過度的眼淚。

「好,」爾玦深吸一口氣,「用力!有沒有感覺?」無意識的將良良的頭往自己的胸膛壓去。

「…我還呼吸得到空氣…」良良的聲音在他胸膛上悶著,「…但是…我的鼻子…我的鼻子壓扁了…」

驚天動地的笑聲把他們倆個嚇得一跳,有人從椅子上滾下來,有人趴在桌子上脫力,有人拼命捶桌子,笑到驚醒了所有在實驗室午睡的人。

「你們在這裡幹嘛?」爾玦那張冷臉少有的出現其他表情,不過笑到幾乎斷氣的同事卻沒辦法對他的凶相害怕。

「我們…我們除了…除了睡午覺,還能幹嘛?不行了,要死了…」麗麗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我…我的肋骨好痛…」

這件事情不到十分鐘就傳遍了整個脂艷容,一整個下午,只要看到良良或爾玦,就會有人在走廊傳出一陣爆笑。

真是脂艷容開業以來,最充滿歡笑的一天。

***

「…如果要抱,妳可以抱我啊!」聽到傳言,王烽氣急敗壞的追著良良,「為什麼要跟那個冰山臉…」

「王烽,」良良開始有點按耐不住,「你趕快回去工作。」

「我不要!」他撒起潑來,「妳不給我一個正確的回答,我不回去!」

「你給我適可而止!」良良重重的把試瓶往桌子上一頓,「你既然在這家公司,就好好的工作!現在是上班時間,不是討論我私生活的時間!」

王烽倔強的一轉頭,「什麼爛工作!我才不愛做呢。若不是良良在這裡,王氏企業會沒我的位置嗎?隨便幹幹也是經理…」

這話像是一根刺刺進良良的腦海裡,「你說什麼?再說一遍!」厲聲著。

王烽被她嚇住了。良良拽著他的臂膀,看著她這樣舉重若輕的將跟她身高一樣的男人摔出實驗室,同事靜悄悄的,心裡暗暗敬畏這個神力女超人。

「聽好,」她的火氣都爬起來了,要知道,她是那種把工作看成跟命一樣的人,抵觸到這個原則的人簡直自己找死,「我這個實驗室不大,養不起不想工作的廢物!就算尊貴得跟天皇老子一樣,我,」她用大拇指比比自己的鼻尖,「就是不願讓那種尊貴的廢物污了我的地方!」砰的一聲,她把門關起來。

他愣愣的坐在地板上,盯著關起來的門,沒有起來。

「哎呀,你真的把良良惹怒了喔。」剛從洗手間回來的心彗蹲下來看著他,雙手支頤,「良良有些逆鱗是碰不得的,別看她平常笑嘻嘻的。」

「別碰我!」可愛的臉滿是惱怒。

「我沒想碰你呀。你以為我想扶你起來?」她搖搖頭,「可憐的孩子。雖然我滿想釣個金龜婿的,也還沒墮落的釣個沒用的有錢人家小孩呀。」她翻開記事本把他的名字從十大黃金單身漢名單裡除名,「看起來,噗噗星人比你更符合十大黃金單身漢的資格呢。」

「妳說什麼?!」他把滿腔的怒氣發洩到她頭上,「我不是小孩子!」

「不是嗎?」她撢撢身上的灰塵,「你不是把良良看得跟媽一樣嗎?咦?不是媽,是阿姨?那還不是戀母情結,」她睥睨的對著王烽伸手,「怎麼,你現在改成戀地板情結?想賴在地上多久才起來?」

他狼狽的抓住她的手,「我已經二十四歲了。我能給任何女人幸福,任何方面!」

看著他這麼可愛的臉,不欺負他一下…

心彗描繪得宜的艷容越來越接近他,「妳…妳要…」心彗已經半開玩笑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王烽的臉馬上轟得一聲燃燒了起來,拼命往後退,結結巴巴的,「妳…妳…妳不要臉!」

「該不會是你的初吻吧?」心彗訝異起來,「你都二十四歲了!」

他氣得發抖,轉身沒命的跑掉,聽到騷動良良開門出來,正好看到偷吻的那段。

「心彗,妳欺負小孩子幹嘛?」這小子從小個性就彆扭,搞不好真的是初吻。

「他自己說自己是大人了。」心彗滿臉的無辜,「我只是證實他的話嘛。」她手搭前額,「跑得真快,還有煙呢。」

王烽衝到洗手間,拼命洗臉,笑…笑話!不過是一個吻,有什麼了不起的?他輕輕摸著自己的唇,那柔潤的觸感似乎還留在上頭…

不對不對!他繼續洗著臉,我喜歡良良,我只喜歡良良啊!

爾玦叫住魂不守舍的王烽,「等等,你打算把硝酸倒進鹽酸裡幹嘛?」他抓住王烽的手臂,「熱心工作很好,不過不用炸了實驗室吧?」

他紅著臉放下試管,還是愣愣的。「…接吻…接吻是什麼滋味?」

「接吻?」爾玦摸著下巴,「我們還沒有到這個程序,不能夠回答你親身的經驗。不過,我看的報告是說,接吻的起因可能來自遠古母親嚼碎食物哺育幼兒的親密經驗所致。當然另一派的學者是認為這和生物求偶奉獻食物的行為有關。不過目前還沒有一定的結論…」

「…誰問你這個!?」王烽氣得連頭髮都要豎起來了。他真是笨蛋,怎麼會問這個戀愛白癡?

「要不你是問哪個?滋味?莎士比亞說,吻是『愛情的標示』--這個比較抽象;柯雷基說,吻是『甜蜜的片刻』--這個也只標示了時間;馬歇則說,吻『有如番紅花成熟時產生的氣味,果樹的蓓蕾在冬發散的芬芳,夏日競放的百花,美女手的琥珀…』--我個人比較難體會…」

「……」我為什麼要在無意識的時候問笨蛋情敵這個問題?

「哈哈…」佳序悲慘的笑了起來,「爾玦,你還真用功啊…」

他自信的笑了笑,雖然別人還是看不出來,「凡事預習,是我最引以為傲的優點。」

戀愛還能預習啊?!

「死小鬼,」佳序先躲在爾玦的背後,「你幹嘛問這個?難道…」他有點不可思議,「難道你還沒接過吻?!不會吧?你們到底在幹嘛?!」他的手在發抖,「全公司最好看的三個人,全都是處男處女?天啊~天地異變,世界就要毀滅啦~」這麼不自然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啊?

「你怎麼知道良良是處女的?」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眼光銳利的像是要在他身上穿上十個八個大洞似的。

「哈哈…」佳序的氣勢矮了一截,其他忙於實驗的組員也豎尖耳朵聽,連研發部主任都凝神。「你們…不要這麼兇嘛…去年良良不是差點嫁給了范硯耕嗎?范硯耕搭著競選車逃婚,跑去挽回女朋友這件大新聞你們不知道?」

「我不看八卦新聞。」「我在國外。」

一看到大家都專心聽他說話,佳序的廣播電台個性馬上冒出來,「哎,說到這個大新聞啊~差點把選舉消息全比下去呢!范硯耕聽說被他女朋友抓到和良良喝醉睡在一起,起了誤會,結果范硯耕和良良被雙方家長逼婚,就在結婚那天,范硯耕不知道哪條筋不對,逃婚跳上阿霞姐的競選車,用擴音器向女朋友求婚哩!真是太浪漫了~」

「少說廢話行不行?」王烽不耐煩的用腳打節拍。

「說重點!」爾玦冷冷的望他一眼。

佳序有點尷尬的咳了一聲,「范硯耕當然拼命說他是清白的,就在全國SNG面前,吐露良良還是處女的大祕密哩!」

「媽的我早看那王八蛋不順眼!」王烽揮了揮拳頭。

「見色忘友。」爾玦不以為然的搖搖頭。

不過,他心裡這種怪怪的感覺怎麼解釋?聽說良良和硯耕喝醉成一堆的時候?

吃晚餐的時候,意外的沒看到王烽,他注視著良良一會兒,「…范硯耕是妳的好朋友?」

良良忙著塞食物,聽他提到硯耕,笑咧了嘴,「好朋友也對啦!事實上他是我的好玩具。你知道嗎?他實在蠢得有剩。逗他真的好好玩啊!他一直以為我是拉子哩,怕他女朋友被我污染,防得比防盜公司還專業,哈哈哈哈~」

「妳喜歡他嗎?」唉,他實在很喜歡良良這樣精神旺盛吃東西的樣子。

「喜歡啊,不喜歡跟他當那麼久的哥兒們?只是他到工研院去了,我又忙成這樣,見面的時候當然就少了。」她還在拼命吃,「少了他,我就少個能捉弄的對象,實在有點悶。」

「那,」聽她這麼講,心裡有種說不出來怪怪的感覺,「為什麼不跟他試著談戀愛看看?」

「誰?硯耕?」她險些噎到,「不會吧?這樣有亂倫的感覺欸!兄弟就是兄弟,談什麼戀愛?我又不是變態!」

「哦,」他精神一振,「那對王烽也是這樣?」

「當然呀,」她覺得爾玦真奇怪,為什麼突然這麼高興?「他是『弟弟』。」她聳聳肩,「雖然本來以為是『妹妹』。」

「良良也當我是兄弟嗎?」

「當然不是,」良良很正經,「你是我交往中的男朋友呀。」

心裡那種怪怪的感覺不見了!爾玦握拳,「太好了…!」眼睛亮晶晶的。

他的眼睛,真的好清澈漂亮…大家都說王烽漂亮,才不呢!爾玦比他好看多了!你看他的眼神,是這樣煥發著歡喜的神采呀。

「怎麼辦…」良良的筷子掉在桌子上,「…爾玦,我突然好想抱抱你喔…」

「來!」他張開雙臂,就在員工餐廳的眾目睽睽之下。

「但是…這裡是員工餐廳。」良良有點猶豫。

「躲到哪兒都一樣啦,」爾玦倒是很想得開,「躲到哪裡都有人偷看。」

其他同事縮了縮脖子,假裝專心在吃飯。

良良歡呼一聲,「我來了!」她衝進爾玦的懷裡,用力抱住他,臉埋在他的胸口,好舒服喔…

「好像我家的泰迪熊…」良良臉上滿是幸福,「好棒好舒服的感覺…」

泰迪熊?

餐廳跌倒了一堆人,還有人的餐盤翻了。

***

「妳聽說了沒有?」麗麗忙著在洗手間補妝,「昨天妳怎麼沒去吃晚飯?錯過了一場好戲呢?那對活寶就在餐廳裡頭擁抱!居然還說抱起來像泰迪熊!真是夠了~」

「我聽說了。」心彗的臉色很難看。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麗麗沒注意到她的表情,「今天早上王烽那個小鬼,突然拖著我問了一大堆妳的事情,大概為了妳偷吻他的事情生氣吧?真是不成熟的小鬼!」她自顧自的大笑,沒注意到心彗的臉浮出幾條黑線。

麗麗誤會了她的意思,拍拍她的肩膀,「安啦,我沒說啥。我只說,你家心彗姐雖然唸書不出色,可是很出色的實驗人才喔!我還恐嚇他,千萬不要想找心彗姐麻煩,我們心彗,」她昂起下巴,「可是了不起的電腦鬼才,小心她駭客你的電腦,把你不欲人知的祕密…心彗,妳的嘴唇怎麼破皮了?」擦口紅都還遮不住哩。

「他昨天已經找過我的麻煩了!」心彗抓狂起來,「死小鬼!我跟你誓不兩立!」害她晚餐沒吃到!

正準備去吃晚餐的時候,王烽在樓梯間堵到她,「唷,小朋友,」心彗嘴巴不饒人,「下午不是跑得有煙?現在又來幹嘛?」

「我是成年的男人。」他跨出一步,「而且有什麼仇怨,直接了結比較快!」

「哦?」心彗嬌媚的微偏著頭,「那,你想怎麼了結呀?」

他突然衝上來,用力的抱住她,狠狠地「吻」了她--如果用門牙撞上來也叫做吻的話。

「那死小鬼的接吻技巧爛到爆!」心彗握拳大叫,「他用門牙啃我做什麼?報仇是這樣報的嗎?!」

麗麗的唇筆掉到洗手台,「…心…心彗,他會不會…會不會愛上妳了?」

心彗轉過頭,再漂亮的女人生起氣來都像夜叉,「不、可、能。那死小鬼只是想讓我難堪而已!該死的傢伙!啊~~我滿腔的怒火…下次我一定會讓他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接吻!」怒氣沖天的走了。

麗麗伸手想叫住她,嘴巴張得老大。我第一次看到人家報仇是這樣報的。這樣「報仇」,會不會報出什麼後遺症?

「保重呀…」她咽了口口水,「…小心報仇報過頭…嗯…必要的『防護』最好還是帶一下…」

***

「王烽。王烽?王烽!」在他耳邊大叫,才結束魂遊天外的狀態,「什…什麼事?」結結巴巴的。

爾玦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待會兒把這個送到工廠去,那邊生產線似乎出了點問題,希望我們這兒有人過去看看。」怎麼一整天都這樣呆呆的?「你的嘴唇?怎麼破皮了?」

他摀住嘴,「沒…沒事!我、我去工廠了!」慌慌張張的還絆了一下,險些用跌的跌出實驗室。

「慌什麼?」爾玦覺得很奇怪。佳序看看他的背影,「啊知…大概是不小心跌了個狗吃屎,覺得丟臉吧?」

他聳聳肩,「對了,面膜的實驗明天再做吧,今天不加班了。」開始整理東西。

不加班?!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呢!「是不是要約會呀?」佳序笑得很賊。

「不是。」他輕輕敲了佳序的腦袋,「良良的爸爸今天回國,交代她要早點回家。只是…」他抬起頭,「送女朋友回家是男朋友的義務。」

這又是哪本守則說的?佳序扁了扁眼睛。「你們抱了那麼久,到底抱出戀愛的感覺沒有啊?」這兩個不煩,旁邊看的人都煩死了。

他仔細考慮了一下,「擁抱的感覺很好。只是,好像還不是愛的感覺。」他嘆口氣,「我心跳很正常,呼吸不變,一切生理心理都如故。」沈默了一會兒,「反正沒關係,我和良良都不急。啊,良良,來接我呀?我好了,走吧。」

望著他們的背影,同事奸笑著抽走佳序的鈔票,「嘿,我贏了。」

你們不急,我的荷包可急了!你們不會真的要照十年流程吧?我活得到看見你們的愛苗滋長嗎?

他們果然是外星人!

***

「到這裡就好了。」良良停下來,「我就住在這裡十樓。」

雖然進入擁抱流程也好一段時間,「戀愛」的感覺還是一點都沒有,但是,她已經越來越喜歡牽著爾玦的手,更喜歡擁抱的時候。

「抱一下?」爾玦張開手臂。

嗯~感覺真好。…為什麼心跳不加快,呼吸也不會急促呢?

「…雖然心跳和脈搏都沒有變化,」爾玦的聲音在她頭頂上飄,「但是我起『生理變化』了。」

良良也感覺到有某種…呃…硬物頂著她的肚臍…兩個人的眼睛一起瞄向那裡。他們分開了些,避開那個「敏感部位」。

「我並不是心存歹念…」爾玦嚴肅的解釋,「但我也無法說明為什麼…」

「我了解。」良良有點尷尬的笑笑,很大方,「這是正常生理反應嘛…」

「什麼正常生理反應?」一個嚴厲的聲音從賓士裡傳出來,「小夥子,你當街抱著我的女兒心懷什麼不軌?」

「爸爸?!」

那個神氣的歐吉桑下車,上下審視著這個有膽子當街抱他女兒的登徒子。

「你不知道追求別人家的女兒要向父母親報備嗎?」他戳了戳爾玦的胸口。

「對不起,我不知道。」爾玦的表情更猙獰,這是緊張加上嚴肅的結果,「我第一次交女朋友,如果有什麼程序錯誤,請伯父指正。」

第一次?看他這麼大的個子,相貌也算堂堂了,居然是第一次交女朋友?

「小夥子,你可別說謊。」

「我沒說謊,伯父。」看看良良,他的表情緩和了點,「我不喜歡玩弄別人的感情。」

良良的爸爸看了他一眼,「良良,這個傻大個是哪來的?」

「爸,他是我脂艷容的同事。」

「女孩子養大有什麼用?」爸爸嘀咕著,「連交男朋友都不用跟父母講。」不過幸好不是交女朋友,「喂,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趙爾玦。」

「趙先生,良良的媽媽有心臟病,不能夠讓你貿然上去。不過,想追我家女兒,還是要挑天好好上門來拜訪!當街摟摟抱抱算什麼?」他一面咕噥一面進電梯,等電梯門關起來,表情也鬆懈了。忍不住握拳,太好了!

他替這個女兒也操心夠了!要不是怕她後來娶媳婦,他也不用緊張的想乾脆把女兒跟范硯耕送做堆。從小他那漂亮健美的女兒總會帶回來一大堆紅顏知己,簡直要讓他這個做爸爸的人腦血管爆裂。

我那帥氣的女兒…也交男朋友啦!他高興的走路都在跳舞,急著要告訴心愛的妻子這樣的好消息。

「伯父好像不太喜歡我。」爾玦有點傷腦筋。

「安啦!」良良搖搖手,「老爸高興的要死,他只是喜歡板著臉。」她又抱了一下爾玦,「真的很舒服…」只是他的「生理變化」怎麼還沒消下去?

「晚安!明天見!」她活潑的衝上電梯,爾玦站在原地和他招手。

不是他不想走,只是生理變化消退前,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解除這種尷尬狀態…

原來擁抱還有這種後遺症哪。果然還需要進一步的找資料才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