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四章

第四章 接吻篇

太早來公司實在不太好。

良良和爾玦發誓,絕對不是想偷看人家談情說愛的。只是他們每天都會提早到公司健身,卻沒想到會看到這麼勁爆的場面。

那兩個人居然在健身房吻了個風雨不透,離門口起碼還有三公尺,就可以看到那一對激情到嘴唇紅腫,連舌頭都互相「交流」。

【Google★廣告贊助】

「靠!」這才看清楚是心彗,她猛然一推,「你咬我舌頭幹什麼?我就算要咬舌自盡也會自己來,你咬我幹嘛?教你這麼久,怎麼接吻技巧還是這麼爛啊?!」

「呃…可是…」男孩子喘息未定,「妳的舌頭好軟喔…不知不覺就咬下去了…」

王烽?爾玦跟良良都瞪大了眼睛。

「幹!痛死了,」心彗搧了搧小小的舌頭,「不教了不教了,教這麼久還是這麼笨!真是浪費我的時間來教你…」

「妳說不教就不教?」王烽也兇了起來,「我們還沒分出勝負呢!」不由分說又抱緊了心彗,很粗魯的吻她,手還不規矩的往她的衣服底下…

良良小心翼翼的把門關起來,雖然…就算打雷下刀子,這兩個人大概也沒感覺。

兩個人尷尬的對笑,默默的牽著手溜掉。

「他們…」良良不大好意思的問,「哈哈…這樣也是談戀愛嗎?」

爾玦摸摸下巴,「…大概算吧。心跳我不知道,但是呼吸頻率到需要喘息,應該是戀愛中的徵兆。」

難怪最近王烽不纏著良良了,整天魂不守舍的,有時傻笑,有時沮喪。

標準戀愛症候群。

「唉。」良良也沮喪了起來。

「怎麼了?」爾玦輕輕撫撫她皺起來的眉間。

「爾玦,什麼時候才能有戀愛的感覺啊?」她玩著爾玦大大的手,「我現在好擔心喔。」

「擔心?」

「如果有一天,你跟別人冒起愛情的火花…有了戀愛的感覺…我一定會難受的。因為…我很喜歡爾玦啊。」

他停下來,滿眼都是驚異,「我還以為只有我擔心呢。原來良良也擔心這個?」這問題真的很嚴重。

思考了片刻,「良良,我們再一次進階吧。」

「欸?」

「既然接吻讓心彗和王烽有了戀愛的感覺,我們也來試試看好了!」

「這個我就有經驗了,」良良很有信心,「我跟學妹接吻過。」

「學妹?」爾玦有點發愣。

「對呀,」她笑咪咪的,「學妹說要對我死心斷念嘛,所以要吻別。不要怕,來。」她向爾玦招招手。

「先擁抱,對了,」上次學妹比較矮,現在爾玦比她高,怎麼辦?她思考了一下,「你頭低下來,好,不要動。」

兩個人的嘴唇接觸了一分鐘。

「有感覺嗎?」良良問。

「妳的嘴唇很軟。」他照實回答,坦白講,就這樣。

嗯…我也只覺得嘴唇很軟。「是不是接觸的面積太大?」她提議,「我們嘟著嘴試試看好不好?」

結果兩個人嘟著嘴像兩隻河豚一樣接吻。

「我覺得還是不對。」爾玦沈思了一下子,「是不是要像他們第一次接吻的時候得使用門牙?」

「小心點,上回他們不小心還弄得嘴唇受傷。」良良提醒他。

兩個人小心翼翼的用門牙互相「叩」了一下。

「這樣好蠢。」良良下結論。

「……我們跳過門牙好了,舌頭?」爾玦提議。

良良瑟縮了一下,「但是,根據醫學報告,唾液裡有許多病菌…」

「…如果是良良,」他表情很凝重,「我願意冒險。」

好吧,捨命陪君子。

結果兩個人張著嘴,伸出舌頭,卻不知道該如何「合體」。

「為什麼別人做起來這麼簡單,我們做起來這麼難?」良良懊惱起來。

爾玦安慰她,「不要緊,因為我們兩個都沒有真正接吻的經驗呀。我

回去找找資料,等我弄清楚了以後,我們再試試看。」

「嗯。也只好這樣了。」她開心的牽爾玦的手,覺得有點擔心,「爾玦,你不要那麼快和別人擦出火花喔。除了你,我不想和別人有戀愛的感覺。」

「我也這麼想。」他溫和的一笑,雖然嘴角上揚的誰也看不出來,「良良,妳要給我機會。」

「誰來告訴這兩個笨蛋,上班時間已經到了?」倚著牆的麗麗,覺得不耐煩極了。

「算了,全公司大概也都參觀完了他們的『接吻』--如果敲門牙也叫做接吻的話。倒是要不要告訴這兩個外星人,他們已經在戀愛了?」佳序有點沒力。

「不用了,講也不相信的。」她拍拍佳序的肩膀,「他們相信攻略。外星人的戀愛,還是不干涉的好。」

***

「心彗,妳教我接吻好不好?」心彗手裡的試管滑下來,要不是麗麗快手快腳的接住,早跌在地上。她瞪大了眼睛,看著良良。

其他的同事像是中了定身大法,全僵住不動。

我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嗎?「今天早上我看到妳和王…」還來不及說完,心彗已經臉燒紅拉著良良往外跑,一直跑到樓梯間才停下來喘息,「妳看到了?!還有誰?」

「爾玦。」

大失策!她忘記這兩個外星人早上都會去運動!

「不可以說出去!」她緊張得直跳,「不可以!」

幹嘛這麼緊張?不過她還是溫馴的說,「好…但是妳要教我怎麼接吻。」

心彗摀住嘴,往後跳一步,「不行!」

為什麼?她思考了一下子,「哦,因為妳跟王烽在戀愛,所以不能教別人?」

「誰跟他在戀愛!」但是她持續燒紅的臉頰卻洩漏了她的心事,「我最討厭那種乳臭未乾的自大小鬼了!最討厭最討厭最討厭~我喜歡穩重成熟,像是爾玦那種男人啊~」

「那,妳先教爾玦怎麼接吻好了,」雖然這樣可能會有擦出火花的危險,但是不冒險一下,她和爾玦這輩子大概都感受不到戀愛的甜蜜了,「爾玦再教我。」

「不要!除了王烽,我誰也不教!」她握拳。

「不要這樣嘛…」良良哀求她,「我們兩個都沒接吻過,該怎麼做都不知道…」

「不要不要不要,我說不要就是不要~」她居然從樓梯衝下去。

不要也沒關係,不搭電梯嗎?這裡是十二樓欸。良良歪著頭看她飛疾而去的背影,覺得戀愛中的人的確難以了解。

心彗一口氣跑下十二樓,站在中庭喘息不已,卻看到王烽也從另一側的太平門奔下來。

好不容易退燒的臉,又紅了起來。戀愛?我才沒跟這死小鬼戀愛。我只是不服氣被他偷吻了,所以又吻回來,他又吻回去…覺得他技巧太爛,才幫他特訓的…

我才沒有愛上他!

「心彗。」王烽一喊她,她又全身一僵,轉身又衝進電梯。

接著幾天,她一直在躲王烽。我是怎麼了?為什麼要躲這個笨蛋?她怒氣沖沖的走進餐廳,決心不再這樣躲下去。

幾天不理他,他也該知難而退了吧?

「心彗!」王烽臉色陰沈的站在她面前,「這幾天幹嘛躲著我?」

「我…我哪有!」該死,沒看到餐廳這麼多人?這麼大聲幹什麼?

「還說沒有?妳為什麼不再來『特訓』了?」

「我…我不想不行啊?!」這種事情要在大庭廣眾下講嗎?「你是我的誰?你管我要不要去特訓?」

王烽氣得乾噎,可愛的臉龐漲得通紅,「就憑我喜歡妳!我愛上妳啦!笨女人!」

全餐廳驚噫一聲,什麼年冬啊?擁抱表白全擠到員工餐廳來?

「我…」又是氣又是羞,「我才沒有喜歡你咧!你喜歡的人那麼多,你不是喜歡良良嗎?!」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嘛!」他急出一身汗,慌張的抓住心彗的手,「我夜裡睡不著,腦海裡都是妳呀!白天也沒心思工作,只想看看妳!吃不下也坐不住,滿腦海都是妳的影子!妳一不理我,我覺得天地都昏暗了…」

「最近不都是陰天嗎?」良良悄悄的問爾玦。

心彗一把摔開他的手,「你才不是想我咧,你只是喜歡接吻的感覺!男人都是一樣的,滿腦子都是精液!」她伸舌頭做鬼臉。

「…妳舌頭的傷還沒好啊?」王烽一臉的懊惱,「我不是故意害妳受傷的。我當然想抱抱妳,親親妳啊!我喜歡愛的是心彗整個人嘛!不管裡裡外外我都好喜歡!身體也是,心也是啊!」

「我不喜歡你這種小鬼啦!」心彗哭出來,「我喜歡的是…剛毅木訥,可以替我撐起半邊天的可靠男人…我還大你四歲欸!你這個戀母情結的傢伙…我不喜歡啦…嗚…我不喜歡啦…」

「我也不喜歡妳這種濃妝豔抹的潑辣女人啊!」王烽的眼眶也紅了,「但是妳叫我怎麼辦…我就是愛上妳了嘛…妳叫我怎麼辦…四歲算什麼?等我七十歲了,妳也七十四歲而已啊,大家都是老公公老婆婆了,有什麼關係…」他也哭了。

餐廳真是安靜得掉根針都聽得到。

「…我不要嫁到豪門讓婆婆、太婆婆、太太婆婆欺負…」心彗抽抽搭搭的。

「…若是妳願意跟我在一起,我不要什麼嫡曾孫的身分了…我會努力工作,幹掉研發部主任,讓妳當主任夫人,好不好?」他擦擦眼淚,沒瞧見主任鐵青的臉,「我那個討人厭的組長只說過一句人話:斷奶才能讓女人幸福。我不要王家的奶水了,我會讓妳幸福的,好不好?」他怯怯的抱著還在哭的心彗。

「我不要啦…」她卻反身抱住他,「等我老了,你一定會拋棄我的啦…」

「不會啦…」

「我不要啦…」

良良嘆了口氣,「戀愛就是這樣的啊…」爾玦也嘆口氣,「他說得那個組長是不是我?」

「爾玦才不討厭呢,」良良輕輕打他一下,饒是這麼輕,還是蹦然有聲,「爾玦最好了。」

麗麗默默看著這兩對不正常交往的好友,嘆息一聲,「看他們這樣談戀愛,我倒覺得單身反而是好事。」

「我如何?」佳序熱切的靠過來,「看他們這樣,連我都想談戀愛了。」

麗麗打量了他一眼,「噁~」

「喂!妳這是什麼態度?我這樣『一片痴心可問天,半點英俊不留人』的帥哥,妳到底有什麼不滿意的?」

「噁~~~」

***

「小烽也不教你?」良良真有點沮喪,「他們開開心心去戀愛了,卻連教教我們都不肯。」什麼朋友嘛,呿。

「求人不如求己。」爾玦翻著書,「妳看這段,『吻的方式有許多種:代表親情、友情的吻多半吻在頰上;代表敬意的吻,多半吻在手上;代表尊敬的吻,則吻在足上;至於愛情之吻就都吻在口舌之間了。有人說,接吻時把自己的嘴貼在對方的嘴上,這是雙方傾注全付心靈,兩者給合為一的表示。』。」

「心靈,嗯,璩美鳳說過類似的話。」她專注的聽下去。

他們正坐在良良的房間裡,爸媽都不在家。

「『睜開眼睛接吻是最讓彼此難堪的。接吻時最好雙目含情半閉,嘴唇不語微張。』嗯,我們試試看。」他們調整了半天坐姿,看良良瞇細了眼睛,微微張著嘴,他要很忍耐才不會笑出聲音。

一手拿著書,他繼續念,「『最初僅是雙方的嘴唇輕輕碰在一起,然後臉兒微側,牙齒放鬆…』」

「等等,牙齒要怎麼放鬆?」良良覺得瞇著眼滿辛苦的。

「呃…不重要。我們繼續好了。『嘴唇輕輕咬合,舌尖微微接觸,然後舌尖勾纏,擁抱更為緊密,這才是標準的深吻…』」

兩個人試了一會兒,突然噗的一聲,兩個人都笑出來。

良良笑到捶地板,「瞇著眼睛還是看得到你的臉變得好大…」

「妳幹嘛兩隻手大鵬展翅?」爾玦也笑得滿地滾。

「哈哈哈~我不知道手要擺哪裡呀~」她連眼淚都飆出來了。

好不容易兩個人都止住了笑,「咳,我們看看底下它還說了什麼,『接吻時女方的手臂應該環抱對方的頸背,這樣可以方便他來愛撫妳;』不用大鵬展翅啦。」

「『接吻的時時候,化妝要淡,大型手提包,突出的別針都要避免。接吻以後,檢查下彼此的容貌,看看他的臉上唇上衣領是否留妳的唇印;同時也整理一下妳自己,口紅是不是零亂不堪,頭髮要不要梳理一下。總之,別一走出去就叫瞧破底細,那才真難為情哪!』」

良良舒出一口氣,「接吻真是大學問。」

突然好佩服心彗和王烽。

「再試一次好了,」他們調整半天坐姿都不對,爾玦乾脆把良良抱到大腿上,「我很重欸。」良良有點歉意,「我破六十了,不是四十幾公斤…」

「拜託,我不喜歡抱著一捆柴。」光想到那些女孩子半點肉都沒有,抱起來多痛啊,「良良抱起來很舒服。」

「…別的男人都喜歡。」

「他們比較吃苦耐勞吧。」我可不行。

兩個人睜著眼睛接近,笑場了好幾次,「好吧,眼睛閉起來好了。」

閉著眼睛吻錯了好幾次,一直從臉頰摸索到嘴唇。爾玦的臉有鬍渣喔,要這麼近,用臉去體會,才知道這些短短的鬍渣在臉上有點刺刺癢癢的。嗯…爾玦抽煙吧?有點煙味,卻也有很乾淨的漱口水味道。他一定認真的刷牙還用了漱口水才來的…

他很珍惜我喔。

接吻就是這樣啊?黏黏的,有點噁心…他的舌頭軟軟的…

「啊~」一聲驚叫,他們倆個一跳,也摀著嘴叫起來。那聲無預警的尖叫,讓他們倆都咬到對方的舌頭。

良良的媽媽驚駭的站在門口,望著兩個苦著臉,摀著嘴的孩子。

「…對不起,我應該先敲門的。」她臉上不曉得是驚嚇還是驚喜,「你們繼續。」輕輕的把門關上。

「…伯母有心臟病…」爾玦有點大舌頭,「我兩次來都驚嚇到她,會不會讓她對我印象不好?」

「不會啦,」良良的聲音也含混不清,「她知道我的對象是男的,不知道有多高興。」

第一次來良良家的時候,良良的媽媽一開門,就看到一座大雪山壓過來,「伯母嗎?我是趙爾玦。」勉強拉出陰險的笑容。

良良的媽媽一軟,害良良爸和良良嚇得手忙腳亂。

「請…請進…」良良媽媽捧著心,臉色慘白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堅強,這可是關係到良良的終身幸福!

良良扯了扯他的袖子,「不用勉強自己這樣笑啦…」她小聲說,「我喜歡爾玦的笑容…媽媽也一定喜歡的。」

他鬆了一口氣,恢復那種沒人看得出來的笑容,不過良良媽媽卻因此鎮定多了。

「坐吧。」良良爸爸咳嗽一聲,「既然要追我女兒…你哪裡人?什麼學歷?父母在做什麼?對未來有什麼願景?你打算幾歲成婚?…」

良良媽媽按住丈夫的手,嬌瞋著,「越帆,你在幹什麼?刑事組問案還比你溫柔三分呢。」

良良爸爸對媽媽一向都沒輒,聲音軟了下來,「好吧,素月,讓妳問吧。」

她嬌弱的一笑,所謂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現在看這個孩子,越看越順眼,「爾玦呀…我叫你爾玦好嗎?你哪裡人?什麼學歷?父母在做什麼?對未來有什麼願景?你打算幾歲成婚?…」

良良幾乎癱到椅子下面,這跟老爸的問題有什麼兩樣?

一一回答完,媽媽眼角有欣喜的眼淚,「我真是太高興了…我們家良良也有可以嫁的的對象…」

「媽媽,還沒有到嫁的階段。」良良都臉紅了。

媽媽不理她,「你不知道我替她操心到什麼程度。這孩子…沒有半點女孩子樣,我以前還以為她性取向和別人不同。不只一次我跟她說:『良良啊,如果妳需要出櫃的話,不要怕,跟媽媽講,只要妳幸福快樂就好了。』幸好她交了男朋友,不是別人的『男朋友』…」

「媽媽!」

出櫃?「…良良很有女人味。」

「你這麼講真是太好了…」

不過臨別的時候,他還是盡力露出誠摯的笑容,可惜卻差點把伯母嚇昏。

沒想到現在又因為跟良良接吻嚇到她。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想分辯,良良卻打開後門,「快從這個防火梯到下一層再搭電梯。」

「欸?」

「快點吧,」她嘆口氣,「我媽快擋不住我爸了,明天公司見。」她短短的在爾玦的唇上啄了一下。

「那個渾小子在哪~」大老遠就聽到伯父的怒吼,「敢吻我女兒?我非把他大卸八塊不可~」

他一面下防火梯,一面有點失神。

真奇怪…他心跳脈搏正常,但是良良在他唇上的感覺卻一直殘留著。他知道有所謂的「視覺殘留」現象,但是不知道還有「觸覺殘留」現象。

這種現象值得深入探討。

***

後來只要有機會,他們就會悄悄的在角落接吻。

「…還覺得噁心嗎?」他閉著眼睛,抱著良良。

「現在不會了…」習慣以後,覺得還滿好的,「…有點像…泡熱水澡的感覺。」

「啊,我覺得像泡溫泉。」爾玦睜開眼睛,看著良良閉著眼睛的臉蛋。唔,她的臉蛋好嫩呀,女孩子的臉都是這樣的嗎?真像乾淨的豆腐腦…

「哎唷~」良良捂著臉,張大眼睛,「你幹嘛咬我的臉?」

對呀…我幹嘛…「我也不知道。」他叉著手沈思,「只是覺得妳的臉蛋很嫩…不知道咬起來感覺如何。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咬下去了。」

「…你也要讓我咬一口!」良良皺著眉,「公平!我要公平!」

「好吧…」誰叫我先咬她?他把臉湊過去,良良咬了一口,又覺得太用力,舌頭輕輕舔了舔咬過的地方。

「爾玦…」她不舒服的動了一下,「你的大腿坐起來不太舒服。有硬硬的東西頂著我的屁股…」

「啊…」他朝下面看去,只是舔舔他的臉呀,「…我又有了『生理變化』了。」兩個人尷尬的沈默了一下。

「我真的不是心存歹念…」他想說明,只是身體為什麼不聽他的意志控制?

「我知道…我下來會不會好一點?」

「…妳還是坐著吧。」

角落裡另一對情侶正在吃零食。不要忘了,情侶喜歡去的地方常常差不多。

「我以為我已經夠笨的了。」王烽搖搖頭,「居然還有人比我鈍這麼多。」

心彗馬虎的摸摸他的頭,「放心好了,不管你再笨,都有那兩個外星人幫你墊背。」

「他們以為戀愛的感覺該怎麼樣?」兩個人一起大嚼爆米花,看這對耍笨,「比去電影院還精彩。」

心彗點點頭,「電影院看不到耍笨的戀愛外星人。」

嚼嚼嚼嚼嚼…

***

除了生理變化,其他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一面做著實驗,爾玦思考著。晚上他睡得很好,白天胃口也不壞,他既沒有臉紅心跳,也沒有坐立不安。

這個「生理變化」…難道我埋藏著自己也不知道的獸性?

太糟糕了。我並沒有把良良當發洩對象的意思呀。

繼續這樣下去,良良若真的遇到能點燃火花的男人…他不會硬留良良下來,畢竟他連愛的感覺的沒有。但是,他不喜歡這樣的結果。畢竟跟良良一起有趣多了。只有良良才看得懂他的喜怒哀樂,跟她一起,什麼事情都加倍的有意思。

只要良良在,他就覺得光亮許多。

要趕緊找到愛的感覺才行!

再找不到愛的感覺,爾玦跟別人走了,怎麼辦?

良良也陷入苦惱中。為什麼我不會茶不思飯不想呢?從小到大再難的功課都沒為難過她,為什麼小小的戀愛就可以讓她困住,為什麼?

「都是戀愛太複雜了。」她咕噥著。

心跳不加快,呼吸不會喘。幾乎只有「生理變化」…咦?「生理變化」?

她咬了咬嘴唇,快步到隔壁實驗室敲門。爾玦看到她,有點意外。她從不在上班時間談私事的,是公事嗎?

「私事。我很快就談完。」她眼中只有爾玦,沒看到兩個實驗室的人都擠過來聽新笑話,「爾玦,你只對我有生理反應,還是對別人也有?」

「只對妳。」上班時間,他也回答的很簡潔。

「好吧,」她點點頭,「那我們就再進階吧。對不起,我對『生理反應』沒有經驗,請多指教。」

「我也沒有,」他覺悟了,「共同勉勵吧。」

兩個人凝重的互相行禮,麗麗和心彗對看一眼,連嘆息聲都懶得發出來。

「看起來像家屬答禮。」王烽瞄了一眼。

「就少條『哀感謝』的毛巾。」佳序嘆息,「看你們這幾個『黃金單身漢』,我突然覺得,不列入名單也好…」

每個戀愛都談得二二六六的,多可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