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五章

第五章 洞房篇

真的要進階嗎?

晚風正吹著良良的短髮,露出她雪白的後頸。寶光流動的眼睛生氣勃勃的,不被完美精緻的輪廓搶去風采,成為她臉上最引人注目的地方。那樣任是不語也動人的眼睛!

他們每天都忙於工作,幾乎沒有在外面約會的時間,像這樣可以牽著手,望著墾丁的美麗晚霞,感受彼此的時光,實在不太多。

【Google★廣告贊助】

映著變幻莫測的瑰麗向晚,她那會說話的眼睛,也倒映著萬紫千紅。凝視了她好一會兒,「良良…關於進階的事情…」

她偏著頭,望著爾玦,「怎麼樣?」

在她這樣純潔的注視下,進階對她來說,簡直是種玷污。「我不能這麼做。若是良良將來遇到心動的對象,可是我已經…這樣不行。我會害良良不幸福。」

良良張著嘴…那模樣真可愛呢,他突然有種想親親她的衝動。「爾玦,你在說什麼呀?你有處女情結嗎?我雖然是處女,但是,不一定會落紅喔!」

這跟我有沒有處女情結有什麼關係?我沒有,別的男人可能有啊,「我當然知道落紅不一定會有啊。處女膜受損的原因很多,除了性交,運動也可能導致處女膜受損,比方騎腳踏車。…」

爾玦好厲害喔…「哇,爾玦真是博學強記!但是,我沒有處女情結啊!」良良有點不好意思的紅了紅臉,「我…我不是不想拋棄這種笑死人的處女身分,只是…我沒遇到值得跟他『坦裎相見』的男人嘛。當然啦,女人也是…」這樣豪爽的女孩子也有扭捏的時候,「而且,二十八歲還是處女,實在…實在滿丟臉的。我打算若是到三十歲還找不到那個人…就去動個去除處女膜的手術…」

「為什麼要動這種無謂的手術?」爾玦對那種浪費醫藥資源的無謂手術相當反感。

「…你想想看,老處女欸!天啊,真是太難聽了…」良良轉過頭,「我沒那種臉當老處女。再說,男人若因為我是原裝貨才想娶我,我會滿想打爆他的頭的。我都不計較他是不是原裝貨了,你管我是不是?!」

「…我明白了。」爾玦兩眼閃著異樣的光芒,緊緊握住良良的手,「雖然我是原裝貨…呃,我是說,一點經驗也沒有,但是我已經看了一個禮拜多的『教學錄影帶』,希望經過進階,我們能夠有戀愛的感覺!」

「爾玦…這也是你的第一次,我會好好珍惜的!」良良的眼神變得很堅定,「不管有沒有戀愛的感覺,我都會負責的!」

「…………」爾玦感動得說不出話,緊緊的握住她的手。

海天一色,瑰麗晚霞眷戀散著金光的夕陽,在黃金潮浪上面,滲入五彩繽紛的黃金倒影。海風徐徐,吹動這對俊男美女的髮絲,兩個人的臉漸漸接近,漸漸融合成一個名叫「親吻」的完美側影。

「他們知不知道這是員工旅遊?在大庭廣眾下討論初夜,會不會有點尷尬?」麗麗蹲在地上看著他們接吻,把草帽拉低一點。

佳序認真的在地上玩井字遊戲,連頭都不敢抬,「這大概是外星人的習俗,草帽拉低點,要不然別人會以為我們認識。」

「真是遜咖。」王烽不屑的說,「交往快半年了,居然還沒達陣?我可是交往不到兩個月就…」

每個人的視線集中在他身上,其中一道視線像是在他腦門穿出兩個大洞,腦漿都流出來了。

「哈哈…心…心…心彗…」他結結巴巴的轉過頭,可憐兮兮的,「我…我不是…不是故意說出來的…」

「不是『故意』,是『挑工』的囉?」她微笑得很美,卻引隱含著隆隆的雷聲,王烽似乎縮小了許多,還在瑟瑟發抖,「這種事情都可以隨便告訴別人,哪天換到處去散布閨房樂趣的VCD囉?真是不好意思,姑娘我沒有當璩美鳳的命!你再也別想碰我一根寒毛!」她怒氣沖沖的走了,本來抱頭鼠竄的王烽跳起來,大喊大叫的追上去,「心彗?心彗!不要這樣啦~心彗!我不是故意的~」

全公司的同事都靜默了下來,只有那對外星情侶還沈浸在兩人世界,沒有注意到這邊的騷動。

「…還拍VCD啊…」麗麗長歎一聲,「現在覺得,單身真是太好了。」

「單身怎麼會好呢?」佳序滿眼羨慕,火辣辣的閨房VCD耶!「麗麗…反正妳也還沒有對象…我們就…將就吧…」

「噁~」

「喂!妳怎麼這樣?!我可是誠心誠意的拜託妳將就欸!」

「噁~~~~~」

「妳真的吐了~妳太過分了~這樣傷害我純潔的少男心~」

***

「呃…」衣服已經脫了一半,良良才突然想起來,「這個,爾玦,我們兩個自己開一個房間,這樣大家不都知道我們今天晚上要幹嘛了?」

正在跟胸罩奮鬥的爾玦停了一下,「對吼,我沒想到。」他考慮了一秒鐘,繼續和不知道在哪裡的胸罩背鉤奮鬥,「不重要。男未婚女未嫁,又不妨害中華民國法律…重要的是…」

他凝視著良良,兩個人含情脈脈的對看著。

「重要的是…胸罩的背鉤在哪裡?」

良良從一霎那的沈醉清醒過來,「喔…我這件是前開式的。」

前開式?「謝謝。」他繼續研究胸罩的開關。

嗯…我們真的準備要做愛嗎?做愛之前不是應該全身顫抖,緊閉著眼睛,呼吸急促,緊張得全身僵硬…

害羞是有一點啦,但是接吻這麼久了,大家的身體都熟得很,只有穿著衣服和不穿衣服的差別…而且我們常常一起去游泳啊,可能他的胸膛看習慣了,現在倒也不覺得怎樣尷尬。

看他解胸罩解得這麼認真,本來想告訴他怎麼開的,「爾玦,這個胸罩要這樣開…」

「別告訴我,」他的臉上露出興奮的光芒,「好精巧的設計!從來沒看過呢。我快研究出來了…」

這…初夜的時候,男主角忙著研究胸罩的開啟方式…這樣正不正常?不過,她的眼睛漸漸朦朧,啊啊~期待已久的戀愛就是從朦朧開始的嗎?

「開啦!」他歡呼一聲,良良也跟著歡呼,正要開啟她那嬌白的豐滿祕密…

「失火啦!」尖叫聲和警鈴穿破了牆壁。良良瞪大眼睛,那個朦朧…是煙啊~

他們倆個拉著手,狼狽不堪的逃出去,站在樓下驚魂甫定,發現同事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

爾玦光著上半身,他倒是覺得還好,男人嘛,何況他還穿著運動褲,他瞄向良良…才發現她只穿著寬大的襯衫--還是他的襯衫--襯衫裡頭只穿著開著前扣的胸罩和內褲!?難怪那些男人看得口水快引來水患了!

惡狠狠的瞪著那些色狼一眼,有的人倒退,還有人跌倒,然後蹲下來,幫良良把釦子全部扣好。只是…她雪白的大腿還是一覽無遺。

他有種想戳瞎所有男同事的衝動。

***

幸好發現得快,火勢很快的撲滅了。飯店經理再三道歉,爾玦打開門,望著滿是泡泡的房間發愣。起火點正在他們上方的房間,灌救的結果,就是他們這間淹了大水泡泡。

火災之後淹大水…為什麼他的初夜之路這麼坎坷?

「不要鞠躬了,」他止住經理的抱歉,「還有其他雙人房嗎?」

「非常對不起!」經理被他那種大雪山氣勢嚇壞了,他彷彿看得到暴風雪的形成,連忙行了個九十度的大禮,「因為是旅遊旺季,所有的房間都客滿了!…」

「那還剩下什麼房間?!」就算是總統套房也沒關係了!

經理快哭出來了,「通…通鋪。」

所有受波及的房客都擠到這個九人大通鋪。一開門,爾玦望著其他驚恐的房客,默默的坐到角落,不出聲。

「這個…」良良很想安慰他,卻不知道該從哪個角度安慰起,「爾玦…哈哈,這說不定是因禍得福喔,我忘記吃避孕藥了。」

「…我帶了十打保險套,還有醫生處方的事後藥。」

準備的還真齊全哪…「那個,那個,孟子說,『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這樣勸個初夜受挫的人好像怪怪的,「想想看,我們好好的欸!多少人喪身火場,我們遇到火警,居然好端端的活著,這樣就很棒了!將來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初夜啊…」

「…我們都住父母家裡,機會很少。」他仍然板著臉,但是聲音卻有一點點哽咽。

真是…太可愛了。良良覺得轟的一聲,臉蛋燒紅起來。她從來不知道爾玦也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呢!她抱住爾玦,讓他靠在自己胸膛,「乖喔…會啦…會有機會的。我們還可以一起出來玩啊…」

良良的胸部好軟喔。他閉著眼睛聽她穩定的心跳聲,滿肚子煩躁全丟到太平洋了,良良真好…

正沈醉於溫暖的一刻,醉鬼房客大嚷大叫,「吵什麼吵?老子的行李都泡水了,你知不知道?吵什麼嘛!不過是在床上抽抽煙,床單自己就燒起來了,怪我?還不是飯店的床單易燃才引起這種火警?我要告到飯店脫褲子,毀了我的行李,還用易燃材質做床單!」

他嚷得正得意,一回頭,突然看到滿屋子暴風雪,「鬼啊~」

「鬼算什麼?」爾玦上前一步,鐵青著臉,「你在床上抽煙,差點害死我們大家,還毀了我的初夜?你要叫我的『生理反應』怎麼自我平復!?我要代替我的慾望懲罰你!」他鐵拳一出,讓那罪魁禍首飛了起來,翻白眼倒在塌塌米上。

爾玦好帥喔!良良眼底有星光閃爍,幾個受害的同事,躲進被窩裡當作沒看到。他們心裡考慮著,如果明年這兩個活寶會來,他們就算拼著會被扣獎金的危險,也絕對不想參加員工旅遊了…

真是丟臉丟到台灣海峽去了!

***

「你們昨天去哪裡了?」爾玦悄沒聲響的出現在王烽背後,他嚇得跳起來。

「要死啦!」王烽按住自己撲通跳過不停的心臟,可憐見,昨天差點被心彗宰了,今天又讓這個鐵面人嚇個半死,「關你什麼事?」

初夜受挫,良良睡在他旁邊卻什麼也不能做,他折磨出黑眼圈,原本冷冰冰的俊容顯得分外猙獰,「你們房間在起火點隔壁,怎麼不見你們兩個到通鋪睡?」

「哪有睡的時間?」王烽喃喃抱怨,「昨天惹得心彗不高興,想要補償一下,偏偏又失火。結果只好拖她去打烊的飯店餐廳忙了一夜,餐廳雖然有地毯,但是睡得腰痠背痛,我又被榨了三四次…」一抬頭,臉馬上慘白起來,「心…心彗…」

「你若被榨得不開心,直接告訴我嘛,我去榨別人就是了。」她粧點得宜的嬌俏容顏滿是艷笑,卻笑得王烽心底發寒。和她一起越久,越知道她笑得這樣詭異,火氣越不容易撲滅。

「怎麼?等等是不是要把偷拍的VCD拿給人家參考?還是說,你乾脆賣給A片公司還可以賺點錢?我不用多了,三七分就好了…買賣不成仁義在,分手也還是朋友嘛…」轉身就走,真是令人難以相信,穿著三吋半高跟鞋居然能在沙地上健步如飛。

「完了。」王烽喃喃的說,接著大叫,「等我一下呀!心彗!不要生氣啦~」

望著他們追逐而去的背影,爾玦居然有點羨慕。他們正在談貨真價實的戀愛呢!他嘆了口氣。

溼漉漉的良良披著浴巾過來,「怎麼?不下海游泳?」她手搭涼棚看著正在毆打王烽的心彗,「他們感情真好。」

「嗯,」戀戀不捨的從心彗敏捷俐落的武打動作裡轉開,「夏天的海灘,都是情侶。」

「呵呵呵呵~來抓我呀~」少女潑了少年一臉的水,掩著口,小碎步的跑掉。

「妳這個壞心的小東西,看我抓到妳的時候要怎麼對付妳…」少年在背後慢速追逐。

「要跑這麼遠才追得到?」看他們追了快兩百公尺才追到,「這種速度…」良良遞了罐沙士給爾玦,「欠鍛鍊。」

少年撲倒了少女,「妳這個壞心的小東西,我抓到妳了~」「啊~人家不來了~」

兩個人一起在沙灘上打滾,滾得像兩個泥人。笑容慢慢消褪,兩個人迷惘的注視著對方的眼睛,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他們注視到鬥雞眼了。」老實說,實在不是他們喜歡多管閒事,但是這對少年情侶快滾到良良的腿上了,不看白不看,「這樣也能接吻啊?」

「拜託,外星人大姊!」麗麗不耐煩的灌冰啤酒,「戀愛!這就是戀愛!」

兩個蹲著的外星人情侶,開始懷想著沙灘追逐的情境,只是把少年代換成爾玦,少女換成是良良…

面鎖大雪山的爾玦撲倒肌肉強壯的良良,面無表情的說,「妳這個壞心的小東西,我抓到妳了…」勉強露出陰險的笑容,強健的良良故做嬌羞狀,「人家不來了~」然後兩個人注視到有鬥雞眼,接吻…

旁邊蹲成一圈的人臉色全發青了,還有人按著胃。

「我覺得,」爾玦指著遠遠的還在互相毆打的王烽和心彗,「他們比較浪漫。」

良良點頭如搗蒜。

單身真是太好了。麗麗開了第二罐啤酒,心裡嘆息著。她可不想變成第三對不正常情侶!

***

第三天他們就結束了「愉快」的員工旅遊,爾玦按著宿醉頭痛的腦袋生悶氣,良良張著嘴,在他肩膀上睡得一點心機也沒有。

昨晚本來要拉良良去餐廳繼續「進階」,卻在同樂會上被組員灌倒。這些傢伙…把一年來受的氣一起出清了!

尤其是佳序,仗著酒膽,還對著他揮拳,「…你不要以為你曾經是黃金單身漢就有什麼了不起!我哪樣比不上你?像我這樣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帥死人不償命的帥哥,沒擠上黃金單身漢的名單,是名單的損失!是脂艷容的損失!對不對!麗麗?別害羞嘛~我知道妳暗戀我很久了…麗麗?妳怎麼吐了?喂!是誰不要命了,讓我女人喝這麼多?」

本來只是吐出一口酸水的麗麗,衝起來往洗手間,把晚餐都還了回去。

啊~不該喝那麼多酒的!

自從打算進階以後,他的「生理反應」就變得頻繁而劇烈。再加上「教學錄影帶」的刺激…

正因為深受刺激得拿小外套蓋在肚子上省得穿幫,進來拿外套的母親望著螢幕,和自己的兒子,兩個人都僵住。

「嗯…那是我的外套。」母親還是很鎮定。

他僵硬的將外套遞給母親,拿椅墊蓋在肚子上。母親拿了外套,悄悄的拉上紙門。他突然後悔,應該回房間看的,不該貪圖方便,在和室就看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紙門又輕輕拉開,父親一臉鎮靜的走進來,默默的和他一起看A片。

「…你知道,母親是我的伴侶,也是你的親代。」父親推推金邊眼鏡,「就心理學上來說,雖然兒子都會有戀母情結,但是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親代子代容易因為基因過分接近,產下結合不良基因的後代…其實,我們也很高興,你終於…開始對繁衍後代這件事情有興趣了。但是母親真的不是你應該…」

「我不知道那是媽媽的外套。」他還是面無表情,「我只是順手。而且,我有女朋友了。」

沈默了許久,只有電視傳來陣陣的「啊~啊~啊啊啊~」當背景音樂。

「太好了。」父親悄悄拉上紙門,拉到一半的時候,「真是太好了。」

受阻的初夜,令人難以啟口的父母…

他坐直身軀,突然想到父母要他帶良良回去的事情。良良因為他突然坐直,頭去敲到椅臂。「嗚…」她抱住腦袋,昏昏沈沈的看著臉色慘白的爾玦,「怎麼了?爾玦?你臉色不好喔。」

「……我爸媽想見見妳。」

欸?也對…交往這麼久,見過自己爸媽,是該見見他的爸媽了。

爾玦卻低下頭。太好了…見過他的爸媽,倒是不用初夜,良良就…他的心裡覺得很沈重。

「你沒跟我說,你家在陽明山!」幾天後,坐在爾玦的 LEXUS 裡頭,看著庭院深深的美麗別墅,良良驚訝的要命,「而且,你也沒告訴我,你開LEXUS的車!」

「住陽明山有什麼不對嗎?」奇怪,良良家不也有陽明山別墅?「台北停車不易,這輛車雖然是我的,放車庫的時間比較多。」通常都是騎機車到捷運站然後再搭捷運。

我家是有陽明山別墅…但不是這種大門走到主屋需要十分鐘的豪宅!

「…我不知道你家很有錢。」天啊,富過三代才懂吃穿用度…她現在相信了!典雅樸實充滿書卷氣息的廣大客廳,讓真蹟字畫以及滿牆的書圍繞,精雕細琢的古董紅木茶几上,丟著繡了一半的繡花繃子和女紅針線,真是有種時空交錯的感覺。

這屋子的確是有人住的。

「爸爸,媽媽!」沒有人應聲,他皺了皺眉,也好,晚見一刻是一刻,「來吧,我們去起居室等他們。」

起居室是和室呀…良良興奮的打量著這間日本和室。桌子底下的地板挖成一個跟和室桌等長寬的下陷,不習慣盤腿正坐的客人可以舒適的把腿放進來坐好。牆上掛著乾淨的日本書法,電視是嵌在牆壁上的,利用空間利用的很好。但是PS2卻散亂在塌塌米上,還有好幾片VCD和DVD。

「爾玦也玩PS2?」良良笑咪咪的,好可愛…

「不,是我爸媽玩的。」雖然是他買的。從買來到現在,從來沒有輪到他過。

欸?

紙門緩緩的打開,「打擾了…」

他對父母早就習以為常,但是站在旁觀者的立場看著他們,不禁汗毛直豎!

兩個人都勉強咧著嘴,露出陰險狡詐的笑容。更可怕的是,他們只有下半張臉露出陰森森的笑,上半張臉居然猙獰若此!

上次他邀大學同學來家裡,那個大男生嚇得口吐白沫,回去生病了快一個月,現在…

「良良別怕!」他一把抱住她,「那…那不是妖怪,是我爸媽!」雖然比較像妖怪。

「喂!爾玦,你是不是我兒子?這樣沒有禮貌?」爾玦媽媽不開心了,恢復冷若冰霜的表情。

「就生物學的觀點來看,妖怪是不存在的個體。如果從民俗學的觀點…」爾玦爸爸推推眼鏡,面無表情的滔滔不絕。

讓老爸說到高興,恐怕是三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爸,這是我女朋友。」

兩張冷臉過來審視著良良,良良卻在心裡發出一聲驚嘆。

好漂亮的媽媽,好帥的爸爸!看起來就像是爾玦的哥哥姊姊呢!難怪會生出爾玦這麼漂亮的小孩。

「伯父伯母好,我是梁良。」她很有禮貌的微笑。

爾玦媽媽冰冷的艷容看了她好一會兒,「爾玦,你老實講,你是不是佔了人家女孩子的便宜?要不然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為什麼要跟你?」

「太太,」爾玦爸爸嚴肅的勸著,「爾玦好不容易交了女朋友,千萬不要嚇到這麼可愛又嬌弱的女孩子。」他們又勉強露出特訓好久的恐怖微笑。

可愛又嬌弱…良良臉都紅了,真是…除了爾玦,還有人覺得她可愛啊?

爾玦先受不了,「不要笑了。真的很像百鬼夜行。」

「你這個不肖子。」「百鬼夜行是日本傳說的…」

良良笑了起來,「伯父伯母人好好喔。不用這樣勉強著笑,你們現在的笑容就很好啦!」果然是爾玦的爸媽,連笑起來都好像喔。

「這孩子看得懂我們笑呢…」爾玦媽媽面無表情的拭拭眼角的眼淚,「爾玦要好好待人家。」

「真不容易,不要對人家照著VCD上的…」爾玦打斷父親的話,只有耳朵上面有抹緋紅,「爸爸,我想帶良良參觀我的房間。」悄悄的拉上紙門,不由分說的拉著良良直跑。

「真是可愛的女孩子。」母親的確在笑,只是嘴角的紋路令人看不出來。

「爾玦得好好抓緊她。看這些VCD…」父親摸摸下巴,「難道他們…太太,雖然中國沒這種習俗,我們晚餐就吃紅豆飯吧。」

***

進了爾玦房間,兩個人跑得直喘氣。

「幹嘛跑這麼快?」

「我不想繼續看到那兩個老妖怪。」嚇跑良良怎麼辦?

「你怎麼這樣說這麼可愛的爸爸媽媽?」良良皺眉頭。

「妳…妳不怕他們嗎?」爾玦驚訝起來。

「為什麼要怕?那是爾玦的爸爸媽媽呀。」良良不解,她抬頭望著有落地窗的整潔房間,「啊,看!山上的月亮好圓,好晶瑩喔…」她望著十五的明月驚呼。

再晶瑩也沒有妳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晶瑩。輕輕摟著她,一起望著美麗的月夜…

「爾玦。」

「嗯?」

「…你又『頂』著我了。」

沈默了一會兒,「我的確心存歹念。」

「…沒關係…」聽說第一次很痛…算了,為了找到戀愛的感覺,痛算什麼?總比爾玦遇到心動的對象好多了。

這次胸罩倒是沒礙什麼事情,「教學錄影帶」的確發揮了功能,他們照著程序…就在那即將結合的一瞬間…

「好痛啊!」良良一腳將赤裸裸的爾玦踢下床,含著眼淚,摀著自己的屁股。

「第一次都會痛的,」爾玦摸摸自己瘀青的下巴,「以後就…」

「我當然知道第一次會痛,」良良握緊拳頭,「但是,你想對我的『菊花』做什麼?」

菊花?「欸?可是,可是我是照著教學錄影帶做的呀…」

按著痛得要命的屁股,良良發飆了,「你到底看得是什麼變態錄影帶?吭?!你連『正確部位』和『五穀輪迴出所』都分不出來嗎?」

該死的老爸!什麼教學錄影帶…爾玦咬緊牙關,我若討不到老婆,都是你害的!

可惡的變態父母!出生到他們家真是太後悔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