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七章

第七章 畫眉之樂

硯耕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他補辦公開婚禮的時候,良良以前「未婚妻」的身分領軍實驗室的不肖學弟,將他們整得要死,這個仇恨以為要到地老天荒才能報,沒想到那個拉子也有結婚的一天!

他哼哼冷笑,雖然覺得良良的老公有點可憐,不過看看比自己還高的身高,那一身鍛鍊結實的肌肉,放心好了,兄弟,你熬得過去的。當初良良那樣對我,我都熬過去了,何況是你?放心吧。

【Google★廣告贊助】

男人也有無限潛力的。

婚宴之上,良良的媽媽替良良擋過一劫。他到底也不希望看到救護車衝進來抬人,不過,等進了洞房…

他強迫懷孕的艾倫先回家去,扛起一大袋的「傢俬」,獰笑的走進洞房。

「各位父老兄弟,」他團團作了個揖,「所謂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當年我結婚蒙良良將我的洞房鬧得很『熱鬧』,這『恩情』我一直沒忘。哥兒們結婚嘛,我當然要禮尚往來。」他將重重的包包往桌上一扔,「來來來,我把傢伙都帶來了,良良,妳覺悟吧。」同事和學弟紛紛交頭接耳,交換情報和歡笑。

良良還沒回答,爾玦冷冷的臉出現了陰險的笑意,害硯耕突然打了個冷顫,「沒關係。只是當初良良只設了十大關,你若無止無盡的『熱鬧』下去,未免也太多禮了點。」

「哼哼…我豈是這樣的小人?!」硯耕一拍桌子,「十大關就十大關,來呀~關門!」

「第一關卡,」硯耕嘿嘿冷笑,「『金縷鞋』。借新娘子的高跟鞋一用!盛滿了酒,麻煩新郎喝下去囉~百病卻除,永浴愛河喔~」

「真的?你確定?」良良露出可愛的笑容,硯耕覺得雞皮疙瘩都爬上來了,她慢慢的脫下高跟鞋…

硯耕幾乎吐血,那是高跟…高跟涼鞋!

「如果有辦法盛滿酒,你就盛吧。」她的眼睛看起來很無辜。

「…算妳狠!」他幾乎咬碎了滿口好牙,「來!第二關,『愛的蘋果』!」他從包包掏出蘋果和水果刀,硯耕從來沒看過良良作家事,可見…嘿嘿…「削蘋果給新郎吃!但是蘋果皮不能斷喔,斷了的話,你們可要只穿內衣接吻十分鐘,還得到大馬路上接吻給大家看!」

傷腦筋…良良接過來,「不可以斷?」

「對!不可以斷!」硯耕嘿嘿冷笑。當初被她整到大門口接吻,艾倫只削了三公分就斷了!

她凝神撫摸一下蘋果,像是機器一樣精準,不但蘋果皮沒斷,連寬度都幾乎一樣。她丟給爾玦,「吃吧。害我擔心的要死。還以為是什麼難題。科學家連精準的削蘋果皮都不能,還能作什麼?」

爾玦啃著蘋果,「還有沒有?」

「…當然有!第三關,『堂皇之愛』!新郎抱著新娘從這兒跑到樓下在跑回來,」已經有自告奮勇的學弟搭電梯下樓了,不過是七樓嘛…當初只有四樓,他已經被整得死去活來。「然後把新娘擺平在床上,新郎在新娘上面伏地挺身五十下!…不能碰到!但是也不能不夠標準!」當初這個鬼主意害死他了,一群人在旁邊將他整得幾乎昏厥。良良可比艾倫重多了…嘿嘿嘿嘿…

爾玦已經吃完了蘋果,一把抱起良良,像是抱起一件新娘禮服,「上下一回就行了?」氣定神閒的跑下又跑上,沿路還跟看守的學弟點頭示意。連滴汗也不流,敏捷的讓良良躺平,做了五十下伏地挺身,除了鼻尖互碰,姿勢標準的比職業軍人還漂亮。

硯耕張大嘴,目瞪口呆的看著爾玦。怪物!良良果然嫁的不是正常人!

「良良,妳減肥了?!」看不出來啊!

「沒有啊。」真是的,這麼多人居然問這麼尷尬的問題,「還胖了兩公斤。」

我不相信!他抱住腦袋。

「還有嗎?」兩個人都笑得這麼邪惡。

拼完九關,看他們倒是玩得滿樂的,硯耕已經快氣炸了。嗚~我不甘心!

他獰笑的拿出荔枝,「好…等第十關過了,我就乖乖回家睡覺!『火車過山洞』!把這玩意兒從新郎的左褲管放進去,從右褲管拿出來,我就放過你們!」

靠!這樣不就要碰到要害?眾賓客看他們鬥法鬥到這樣,有點膽寒。

「我們結婚的時候,」王烽悄悄的跟心彗說,「千萬不要請這群危險份子。」心彗也面有懼色的點點頭。

「這有點難。」爾玦摸摸下巴,「良良,妳怎麼樣?」

良良放寬心,「沒問題。」從他手上拿過荔枝,連手套都沒脫。

眾人看著良良將荔枝塞進爾玦的褲管,然後,她那專注於實驗的表情就出現了!她全副注意力都擺在荔枝上面,精密的大腦開始計算各個縐褶和轉彎,爾玦也專注的望著她,適時的在每個受到阻礙的地方給她建議。

他們輕鬆的越過要害區,順溜的將荔枝拿出來。

硯耕突然不再生氣,緊緊的擁抱住良良。

「喂喂~你幹嘛?老哥兒們?」良良被他嚇了一大跳,「你若是十關玩得不開心,再十關也可以,你幹嘛突然抱住我?!」爾玦的臉都氣黑了,還來不及發作,硯耕突然衝過來抱緊他,害他全身僵硬得跟殭尸一樣。

「良良,我真是太高興了…」他激動的眼眶都紅了,「我們大家都擔心你嫁不出去,沒想到…妳會嫁到這麼心有靈犀的丈夫!我不再為難妳了!恭喜妳結婚了…」

等大群賓客鬧哄哄的出去以後,他們倆個還呆呆的。

「妳的好友…」爾玦臉孔還僵著驚嚇,「…真的很特別。」

兩個人尷尬的對笑。

「我們真的結婚了…」爾玦坐下來,看著到處貼著囍字的新房,現在才有點真實感。

兩個人的手緊緊握著,心情其實不太激動。交往了快兩年,這樣的結果,說不定是兩個人最期盼的。

就這樣,人生的道路一起走。不懂得戀愛也沒關係,就是一起走的夥伴。

輕輕撥撥她的髮絲,爾玦含情脈脈的看著她,「良良…」

「嗯?」她環抱著爾玦強而有力的腰。

「我們…先換家居服吧…」他輕輕的吻那軟軟嫩嫩的唇。

「好。」

「然後…」深情的望著她,「…然後我們把那群混蛋造成的髒亂,瞬間消滅吧!」

「好!」她拿起掃把,很有氣勢的吆喝一聲。

連月亮都無力的縮回雲層。她觀看人間這麼久,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時候打掃除的…

兩個人都還興致勃勃哩!

***

唉。看著心彗和王烽朗個人倚在門口情話綿綿,說不羨慕人家是不可能的。

同樣是新婚,她和爾玦迅速進入正軌,跟未婚前的生活沒什麼兩樣。不像別人新婚,反而陷入更深的熱戀期。

各有前因莫羨人哪,她拼命搖搖頭。今天麗麗和心彗要到她家拜訪,她得拿出主婦風範才成。

「我還以為會亂成什麼樣子呢!」麗麗驚嘆,「居然這麼整齊。」

「喂,我好歹還會打掃好不好?」良良不太高興,「來啦,這裡坐。」

但是他們看到原本的彈簧床不見了,換上一張雙層床的時候,大家都沈默下來。

「良良,妳老實說,」心彗拉住她,「是不是對結婚後悔了?我告訴妳,結婚是兩個人的磨合期,當然會有點小口角,但是為了這點摩擦就分床睡實在…」

「我們沒有摩擦啊?」良良滿頭霧水,「哦,妳說這床?上鋪是我的,下鋪是爾玦的。我們睡像都不好,兩個人會搶棉被,分開睡剛好呀。來來來,」她很熱情的把椅子拖過來,自己抱著坐墊坐到木質地板上,「別客氣,坐嘛。」

她們對看了一眼,還是有點憂心忡忡,「…爾玦呢?」

「他去買菜了呀。」良良笑咪咪,「我們早就協議好啦,他做飯洗碗,我打掃家裡。每個禮拜到自助洗衣洗一次衣服,自己洗自己的,大家都忙嘛。」

環顧這個大約只有十來坪的套房,衣櫥可憐兮兮的站在牆角,想也知道他們倆個的衣服也不會多。倒是兩張豪華的大書桌並在一起,上面還有書櫃,只要沿著牆都是書。良良搬給她們坐的椅子就是電腦椅。

這種生活…真的像是婚姻生活嗎?

默默的吃完爾玦煮的火鍋,她們倆個還是覺得受到很大的打擊。

「…結了婚還是像室友一樣。」心彗下了結論。

「…算啦,外星人嘛。」麗麗拍拍她的肩膀,說不上為什麼,居然有點羨慕。她的哥哥多,妯娌婆媳間的戰爭總是沒完沒了。她遲遲不嫁,多少是為了厭憎這種戰爭。

如果有這樣的外星人跟她求婚,肯保她一個清靜的兩人世界,她大概不會猶豫吧?但是,哪有這樣的男人呢?男人總是自私的多,希望不離開溫暖的家庭,享有母愛的和煦,又享有妻子的柔情。妻子和母親與妯娌間的戰爭,他們也只事不關己的站遠些。

「或許,」她喃喃著,「找個外星人嫁嫁也不錯。」

心彗看著認識十幾年的好友,有點毛骨悚然。她不會是認真的吧?

***

結婚不是這樣的嗎?她一面整理,一面深思著,心彗臨別驚嚇的樣子在她眼前晃著。

爾玦擦乾了手,看她呆呆的看著垃圾袋,不知道魂魄到哪去了。他微皺著眉,舒適的坐在木質地板的椅墊上,「良良?來!」

她回頭,理所當然的跳進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他。沒想到我也能跳進某個人的懷抱裡呢!她有點感慨。以前看別人小鳥依人,總覺得羨慕不已,現在她也可以了。

幸福的輕嘆一聲,把臉埋在他的懷裡。

「又在亂想什麼?」爾玦輕輕摸摸她短短的頭髮。

她仰頭,陽光般的笑容,「我覺得,嫁給爾玦真是太好了。」把臉繼續埋在他的懷裡,不發一語。

這個時候是他們最喜歡的時光。彼此擁抱著,不用說什麼話。家事都做完了,該看的書也看了,剛洗好澡的兩個人,身上都散發著同樣沐浴乳的清香。

只是靜靜享受兩個人相處的時光。

唔,我相信,真正的戀愛也沒辦法比現在更好。良良唇角有著微微的笑意。她身邊總是圍滿了各式各樣的女孩子,聽她們的戀與非戀,總覺得像是聽故事一樣。硯耕戀愛的時候,她甚至「聰明」的可以當軍師。

但是,輪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就覺得那些戀愛的花招很蠢。

花?其實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若有人割了一大把植物的生殖器官來跟她求愛,光想就可以讓她笑破肚皮。

鑽戒?那種實用價值那麼低的飾品到底有什麼用處?那些錢拿來買書可以買一大堆呢,要不然換台電腦也不錯。

約會?真的要刻意到什麼地方去花前月下嗎?她覺得公司的草坪就很漂亮了,再說,員工餐廳的東西也不是那麼難吃,咖啡只要二十五塊。

或許我對浪漫過敏吧?所以大家都覺得我不愛他們。但是這些戀愛的浪漫她實在無法喜愛與融入,還不如像現在這樣,與爾玦靜靜相擁,放棄那種心跳臉紅的「戀愛」,看著月光緩緩在地板游移,感受時光如水般粼粼而去。

「我最喜歡爾玦。」她輕輕的在爾玦的耳朵邊低訴。啊,你看他的眼睛多漂亮,在沒什麼表情的臉上轉瞬就有了光輝。

若結婚這麼好,她是不介意多結幾次的,只要對象是爾玦就可以了。

就是因為結婚,所以每天爾玦都會叫她起床。他的生活自從入伍以後,不因為退伍而消滅了那種嚴整。他會搖醒良良,若是良良賴床,他也會乾脆把她拖下來,拋上拋下的讓她的瞌睡蟲嚇跑光光。

每天早上幾乎都是從嬉戲開始的。她喜歡幫爾玦刮鬍子,順便研究自己沒有的鬍渣。

「這種刮鬍膏太多泡泡了,反而咬著刀子。」良良深思了一下,「爾玦,我們研究看看好用些的刮鬍膏好不好?」

爾玦知道她愛美,每天也會幫她修整眉毛,順便幫她畫出最漂亮的眉型。甚至幫她上乳液,打粉底。

「這乳液太油了,」他搖搖頭,「果然要實驗過才知道缺點呢,回去我們開個會,看有沒有什麼解決方法。這樣會阻塞毛細孔。」他可不希望良良美麗的臉生出任何瑕疵。

一起做早飯,一起吃。

「牛奶牛奶~」良良滿臉開心的把鮮奶放上來,「可以預防骨質疏鬆症喔~」

「我們現在正在研發牛奶面膜,」爾玦把荷包蛋端上餐桌,他煎的荷包蛋宛如太陽一般漂亮,「記得拿來試試看,我想知道使用心得。」

比親人還親,比戀人還快樂。他們的心臟都好端端的擺在胸腔裡,沒誰為誰多跳一下,卻是這麼快樂。

「雖然還是沒有戀愛的感覺,但是,結婚真的很好喔!」良良這樣笑咪咪的告訴麗麗。

她撐著臉,沒有答腔。心彗覷著她走了,也跟著坐下來撐著臉。「她還以為她沒在談戀愛?」

麗麗無力的點點頭。

「好,告訴我,她這樣不叫熱戀,什麼叫做熱戀,吭?」

「妳問我怎麼知道?」她乾脆趴在桌子上,「我現在發現,單身實在太好了…」

還來不及回答,又看到溜班的新婚夫婿對她張開雙臂,她急忙衝進王烽的臂彎,噁心的甜言蜜語開始亂飛。

單身真是太好了…最少我不會失去身為人的尊嚴…

***

當然啦「肌膚之親」也是結婚的利多之一。經過慘痛的「縱慾」與「猛烈減重」的教訓以後,他們很小心的計畫出每個禮拜可以嘿咻的日子。很糟糕的是,他們這樣嚴謹的科學家,卻總是讓計畫表歸計畫表,實行歸實行。

而且,保險套也不太跟他們合作。

「…台灣乳膠的製品怎麼可以這樣呢?」他們倆個裸著身,很不開心的看著破在爾玦「重要部位」上的保險套,「品管太差了嘛。」

爾玦嘆了口氣,看看月曆,「今天是安全期,應該沒關係吧?」

「但是,我還是要寫信去抗議。」真是的,萬一掉在裡面怎麼辦?

沒想到隔沒幾天,真的又用到破掉還掉到裡面去的保險套。兩個還沈浸在激情的新婚夫妻,看到「重要部位」居然沒有保險套,嚇白了臉。

說不出有多尷尬…良良自己找不到,只好讓爾玦拿著手電筒找了半天。後來的確找到那個躲起來奸笑的保險套,但是這段時間…爾玦也「恢復」了。

「爾玦…」良良喘著氣,臉紅得快燒起來,「…沒有保險套了…」

「沒關係…反正破到這種地步,這種品質也不值得相信…喔…我記得還有事後藥…」

後來發現事後藥過期了。不過,看看月曆,應該還在安全期內不是嗎?兩個人就很放心的把這件事情拋諸腦後,只寫了信向台灣乳膠抗議。台灣乳膠的客服做得不錯,他們馬上道歉還送了一大箱保險套,足夠讓他們用到變人乾了。

隔了一個月,他們了解到幾件事情。

第一、台灣乳膠只送那一箱保險套是不對的。真要賠償他們的損失,恐怕要一年份的紙尿片才夠。

第二、安全期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安全。

拿著驗孕棒,兩個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辦。

「早知道,」良良喃喃著,「就算是過期了,我也該把事後藥吃下去。」

他們新婚不到一年欸!

「真的要生嗎?」良良抱著頭煩惱起來。就生理來說,她就快滿三十了,再不生,就要列入高齡產婦的行列。但若真的要生…她勢必要跟心愛的工作告別,再說,她很清楚自己不是那塊家庭主婦的料。

我真的能當人家的母親嗎?她茫然起來。

我夠格當人家的父親嗎?爾玦也有點慌張。

但是看到良良失神的樣子,又讓他鼓起勇氣。連那對妖怪父母都能夠將他平安養大,沒道理他不行。

只是這樣拋棄愉快的兩人世界,是有點可惜。他現在有點了解妖怪父母希望他趕緊長大離家的感覺了。

「生吧。」他握住良良的手,「雖然覺得來個第三者有點討厭…但是,那是良良和我的孩子啊!我會愛他的。」盡量啦。

「我不知道會不會當母親…我也不想放棄工作…」

「啊,我也不知道會不會當父親。不過兩個人一起學習也是種樂趣喔。為什麼要放棄工作呢?我最喜歡勇於工作的良良了。」他鼓勵良良,「這是我們兩個的工作喔,養小孩子。我們可以請奶媽呀~雖然辛苦妳了…懷孕會對生理起重大變化,這種痛苦不是提供精子的我能夠共同負擔的。」

看著他的心疼,良良不知不覺心裡滿溢著柔情。生吧,生他的孩子。她也好希望抱抱小號的爾玦。

她點點頭,「我會努力的。」

他們倆個凝重的神情,幾乎可以跟荊軻與高漸離比擬了。

壯士一去兮不復返…比起生兒育女,其實刺殺秦王容易多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