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實驗室 第八章

第八章 生子篇

兩家父母對懷孕這件事情反應相當不同。

爾玦坐在良良家的客廳裡,怕給心臟不好的岳母太大的刺激,他盡量和緩的跟岳父說,「爸爸,良良已經懷了一個月的身孕…」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對他一直懷有敵意的良良爸跳得半天高,「什麼?你這禽獸!你居然摧殘我天真無邪的女兒,還讓她懷孕!」就要撲過去教訓這個玷污他女兒的色狼。

良良連忙攔住老爸,「爸?爸!你昏頭了?爸~」

患有心臟病的良良媽居然比他還鎮定,「越帆,越帆!我們女兒已經嫁人啦!嫁人還不生小孩幹嘛?醒醒!那是我們女婿呀!」

對吼,良良嫁人了。那個小小的,老是纏著他喊爸爸爸爸的嬌嫩小良良,已經長大成熟,從稚嫩的小女孩,變成嬌羞的少女(其實這是老爸可憐的想像,從來沒有嬌羞過),搖身成為成熟嫵媚的小女人(事實上也是父親的妄想),居然…居然讓個來路不明(?)的野男人搶跑了!

「素月…我們的女兒…我們小小的女兒…」他突然哭起來,良良和爾玦都嚇了一大跳,僵在沙發上動也不敢動。

「我懂,乖,」良良媽攬住高頭大馬的良良爸,「我也很懷念小小的良良繞在身邊…我身體不好,就生了良良一個。可憐…這麼愛孩子的人…不過,良良懷孕是好事呀!將來,我們說不定會看到另一個小小的良良…」

「孫女兒嗎?」良良爸哭得鼻涕都出來了,「這次一定不會讓她這麼早嫁了!」

爸…我嫁人的時候已經快三十了!你希望我女兒幾歲嫁?!

爾玦媽只是用那雙美麗卻冰冷的眼睛看著爾玦快十分鐘,輕輕拍良良的肩膀,「是我教子不嚴。這禽獸兒子一定日以繼夜的凌虐妳吧?可憐的孩子,結婚不到一年,瘦成這樣才懷孕。」她轉向爾玦,「不過你也真沒用,結婚這麼久才讓良良懷孕,你媽媽我可是入門喜呢。」

爾玦沒好氣,「我會不知道嗎?我還是足月早產呢!妳倒解釋看看,六個月就出生的『早產兒』為什麼會有三千六百公克?」從小就被外婆外公譏笑到大,這份氣他一直存在心裡。

「我怎麼會知道?你生來就是怪胎,難道還怪我?」爾玦媽面不改色的喝茶。

「怪胎是誰生的?我是怪胎,你是啥?」

「不幸讓妖魔投胎的可憐母親。」

「你們兩個才像妖怪!」爾玦暴跳不已,「我上輩子到底欠妳多少錢,這輩子要當妳的兒子?!」

爾玦爸向良良招招手,「孕婦盡量少喝茶,我幫妳泡了杯決明子。」

「謝謝爸爸。」良良接過溫熱的茶,不管那邊有對母子吵得要拔刀相向。

「妳懷孕一個月是吧?要記得喔,三個月內,胎兒都是很脆弱的。這幾個月要謹慎,盡量不要拿重物。至於不能拿剪刀這類的習俗其實是很有趣的。其實拿剪刀不會導致生下兔唇兒,只是古代婦女生活勞苦,不拿刀剪針線才可以讓孕婦真正的休息。啊,說到這個,我就想到最近正在研究的古代婦女生活。…」爾玦爸爸推推金邊眼鏡,開始面無表情的演講起來,良良不禁驚嘆,爾玦的父親果然是名聞海內外的教授。

「如果小朋友像您就好了。」等他終於告一段落,良良嘆息,「我和爾玦都只會做研究,對雜學一點興趣都沒有。還是跟您一樣生活才有意思。」

「像誰都好,健康就可以了。」他笑著拍拍良良的手,「冰秀,你們討論完啦?要不要喝決明子?我看你們都渴了。」

「霾…」接過茶以後,爾玦媽輕嘆了一口氣,「如果爾玦像你就好了。這麼糟糕的個性,不曉得像誰?」

「不就像妳嗎?」好不容易平息的火氣又被勾起來。

「我的個性可愛多了。」爾玦媽喝了口茶,「對不對,霾?」爾玦爸淡得幾乎看不出來的笑容,卻讓良良覺得很溫暖。

「你跟媽媽的感情真好。」良良一面走出去,一面笑著說。

「誰跟她感情好?!她從小就喜歡欺負我!」爾玦忿忿著。

目送他們走出大門,爾玦爸說,「欸,爾玦沒開車呢。要不要送他們一程?」若是用走的,大概要走上半個鐘頭的山路。

「不用啦。那死小子會背老婆下山的。」爾玦媽還是沒什麼表情,眼神卻透出捉挾。

「會嗎?」

她微微一笑,那是自己丈夫以外,沒人看得出來的笑容,「會啊。我懷爾玦的時候,你不是從山下把我背上來?」她望著越來越小的親密背影,「那是你的兒子。就疼老婆這點相似罷了。」

他想起確定冰秀懷孕的時候,兩個人緊張的在山下診所握緊了手。半路上腳踏車拋錨,他不忍心冰秀走這麼長的路,背她回山上的家。

那時冰秀虛弱的冷汗揪緊了他的心,只想快快回家,一點都不覺得重。自己的妻,怎麼會重呢?這一生都得背著走。

真的三十幾年了嗎?怎麼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他輕輕的握住老婆的手,有些心疼上面有些小小的繭。

「還有一個三十幾年喔,」冰秀就是喜歡這樣嚇他,「還要等孫子長大結婚,在那之前,我是不准你不牽手的。」

「哪有那麼短?」他握緊這雙熟悉的手,「要一路牽到進棺材,妳忘啦?」

爾玦媽「呿」了一聲,還是讓他牽著。

一個牽手,就能牽出兩個人的永恆。

***

氣到忘記拜託老爸載他們一程。看著良良微微出汗,覺得有點心痛。她是孕婦呢,還有將近十個月的苦頭要吃,走這麼遠怎麼好?

「來。」他蹲下身子,「我背妳。」

「不要啦!」良良嚇一跳,「我只是懷孕,不是生病咧。而且我很重…」

「妳不讓我背,我不走了。」他有點賭氣的蹲著。他這樣孩子氣的時候好可愛…臉紅的趴在他背上,「很重吧?」

「不會。」爾玦輕快的往前走,「背著一家人,我覺得很甜蜜。」

一家人…對呀,除了我,還有個小小的生命在我肚子裡。現在才覺得,遇到爾玦之前的生命是多麼寂寞。她一直理所當然的照顧別人,從來不知道也有人會照顧她,而且她會喜歡這樣的照顧。

這樣好的人…我卻沒有戀愛的感覺,一定是我的問題吧?

懷孕以後的良良常常渴睡,望著她可愛的睡臉,爾玦望著她,發現自己居然可以一直看著不覺得厭倦。

懷孕是多麼辛苦又危險的事情!他膝蓋上放著「嬰兒與母親」,越看就越心驚。這麼劇烈的變化和痛楚…良良卻勇敢的去面對,只是因為他說「生下來吧」這樣無知又自大的安慰。

若不是有良良,他的生命多麼黯淡。想想以前機械人似的生活,他奇怪自己怎麼能夠過那麼久枯燥又乏味的日子。她像是一道陽光照亮了他的生命,現在還賭命懷了他的孩子。

他眨了眨眼。這麼完美的女人…我居然沒有愛上她?!都是我的錯…我這顆不懂戀愛的心哪…

***

「媽!懷孕三個月還來不來得及墮胎?!」爾玦氣急敗壞的打電話過去,險些震聾了爾玦媽的耳朵。

「來不及了!」爾玦媽被吵醒,火氣正大,媽的,凌晨四點半!「你搞什麼?天不亮吵什麼吵?」

「良良吐了一夜啊~我知道會孕吐,可是為什麼連膽汁都吐出來?我不要她懷孕了!不要小孩也沒關係啦,我只要她好好的,不要她這樣啊~她會不會死?會不會?」爾玦的聲音穿透話筒,連爾玦爸都吵醒了。

「我怎麼知道?你以為我未卜先知啊?」爾玦媽還想罵,已經讓爾玦爸溫柔的接過電話,「喂?爾玦啊,你先不要慌張。通常沒有女性因為孕吐死亡的。我強烈的建議你先送良良去醫院…」

醫院!對呀,「對,爸,謝謝。」馬上掛了電話。

爾玦媽無力的看著爸爸,「我說,霾,我明天能不能去登報脫離母子關係?這種笨蛋兒子我不想要了。」

這種笨娘我不想要了!爾玦慌張的扶起吐得軟趴趴的良良,「走,我們去醫院。」

她搖頭,「我不要墮胎。他…他是我們的小孩欸。我可以忍耐,真的。」啜泣起來。

「不一定要拿掉他…」爾玦眼眶也紅了,「但是我也不要看妳這麼折磨。比起孩子…我比較關心妳…我們先去醫院看看,好不好?」

「我…我好多了。」她用毛巾用力抹抹臉,「我不會吵你睡覺了…」

「去他媽的鬼睡覺!」少有表情的冷臉出現了激動,「我不要睡覺!如果妳不去醫院,我永遠也不要睡覺!我不要睡覺…」他哭了起來,「如果…如果妳吐到昏過去,噎著了,我居然人事不知的睡覺,我會恨自己一輩子的…拜託妳,我們去醫院吧…拜託…」

良良嚥了嚥口水,喉頭又甜又苦又腥的,她知道自己吐過頭了,連喉嚨都受傷了。但是她喉嚨梗著,卻不是因為吐的關係。

因為這個冰霜鑄成的男人在她面前哭得像個孩子,惶恐會失去她啊。「…扶我一下…」她仰起可憐兮兮的臉,「我沒力氣了…我們去醫院吧…」

醫生讓她吊了點滴開了藥,就準備讓她回家休息。

「就這樣?」亂了方寸的爾玦分外猙獰恐怖,「她幾乎吐到窒息了!你不想點辦法?」

「我開藥了。」醫生膽怯的縮了縮脖子。

「就吃藥?然後呢?你不考慮讓她終止懷孕嗎?」上前逼了一步。

醫生從來沒遇過這種丈夫,他吞了吞口水,「其實沒人因為孕吐而死掉的,忍一忍五個月以後就…」

「你要她吐到五個月?!你有沒有人性啊~」爾玦幾乎抓狂了,他一把揪住醫生的領口,「你怎麼不去吐吐看?她不但吐出膽汁,還有血絲啊!除了開藥和叫她忍耐…」

「其實吃藥效果也很有限…」

「什麼?!」

良良軟綿綿的攤在候診室的椅子上,幾個孕婦看著她,有人遞了一包酸梅,「那個可怕的男人是妳老公?」

她頭痛的要死,點一點頭都像是斧頭劈過去。她含了顆酸梅,噁心的感覺真的好些了。

每個孕婦眼睛都浮現了濃重的羨慕。「妳真幸福,」有人發出這樣的嘆息,「他寧可不要小孩也要妳平安呢。」

「我家那個死人只會叫我忍耐,還嫌我吐的聲音吵了他。」

「別說了,我挺著這麼大的肚子,他連幫我收碗筷都不肯。」

「還嫌我生的都是女孩子…」

「我可是男孩女孩都生了,他還嫌我生得小孩不夠好看!」

「………」

抱怨完了,「妳要好好珍惜呀,這樣好的丈夫。臉是兇了一點,他可關心妳關心得快吐血了。」

是醫生快被他搖到吐血了吧?

「也不是要老公怎樣幫忙,最少也說一聲妳辛苦了…」

良良偷偷地把臉埋在爾玦的外套上,壓低聲音哭起來。爾玦沒說這句話嗎?他幾乎天天說,時時說,懊悔又害怕。

其實,有你這句就夠了…再痛苦,再難過,我都可以忍,可以忍…

「為什麼哭了?」幾乎把醫生搖昏過去,爾玦緊張的把醫生一丟,「很難過嗎?哪裡?是不是想吐?頭痛?我們去醫院…」

「我們在醫院裡…」她拉住慌張的丈夫,埋在他懷裡哭了起來,「沒關係,我沒關係…只要你在就好了,我沒關係的…」

幸好吐過了一個禮拜,良良的孕吐就終止了,要不然,醫院看到他們出現在診療室,所有的婦產科大夫都想逃跑。

「一定要上班嗎?」爾玦緊張得手都會抖,「多休息幾天吧…不,乾脆休息到生產!對!請假請到生產好了…」

「我已經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了。」良良穿好衣服,「沒事的啦,我現在覺得好多了,公司還有一大堆的事情還沒交代…」都快四個月了,她的肚子還不太看得出來。

一起到公司也好。爾玦仔細想想,要不然放良良一個人在家,他早晚緊張得要死,手機像是不要錢的拼命打。要她回娘家或婆家,她都不肯。

「我們已經有自己的小家庭了,」她很堅決,「不應該回去麻煩原生家庭。」

不過她到公司,兩個實驗室都雞飛狗跳,這倒是始料非及的。幾乎每隔一個鐘頭,就會看到一台「火戰車」兇猛的奔進彩妝組,恐懼的端詳良良半天,又飛快的開回保養組。

「他煩不煩啊?」麗麗不耐煩起來,「每個鐘頭一次,快要可以當鬧鐘用了!」

良良陷入夢幻的嘆息,「…為什麼這麼好的人,我就是不能給他戀愛的感覺呢?」

一片嘩啦啦跌倒的聲音,每個人都勉力掙扎起來。

「她以為…她該不會…」心彗虛弱的問,「孩子都要生了…她該不會…」

「對。」麗麗已經放棄掙扎了,「她以為他們這樣不叫戀愛。」

靜默一片。外星人的定義真叫人難以了解。

***

「喂!妳不要在走廊上跑!」爾玦緊張兮兮的攔住她。

「我沒有跑,只是走快一點。」良良解釋著,他一把搶過她的檔案夾,「誰叫妳拿東西的?孕婦不能拿重物懂不懂?」

「那只是一個檔案夾…」她想說明,有個不長眼的傢伙又撞了她的肩角。

「你撞我老婆?!她懷孕你了知不知道?」他全身鬥氣如火焰般升起,那個新進員工嚇得跪下去。

「我沒事啊~我沒事!」良良拖住他,「我們還要開會,開會!」

她開始覺得懷孕期太長。不是貓三狗四嗎?人類懷孕六個月就該生了,拖那麼久幹嘛?她擔心的看看丈夫,怕他熬不到生產,就因為緊張過度崩潰了。

「他不崩潰,我快崩潰了。」麗麗嘀嘀咕咕,「良良,妳也說說他,不要每個鐘頭都衝進彩妝組一次,我快被他嚇出心臟病了。」

她紅著臉,對這種甜蜜的困擾,實在沒有抵抗力。「…反正我下個月就要生了,再吵也吵沒多久…」

麗麗撥撥盤子裡的食物,覺得很沒胃口。心彗居然也懷孕了,被王烽顧得死緊,佳序又很沒義氣的調到美國受訓,留她一個人被這兩個蠢蛋氣。

居然還要吵上一個月啊~真受不了。「妳還是趕快生吧…良良,妳吃到什麼?」

她的臉色慘白,向下看著地上的一灘水。

「餐廳的歐巴桑在幹嘛?」麗麗抱怨起來,「地上怎麼有水呢?害妳摔跤怎麼辦?喂~阿姨!妳來看…」

「不是啦,」良良緊張得指甲都掐入她的手臂,「麗麗…叫爾玦來…我…我破水了…」

她腦門轟的一聲,尖叫著要人扶住她,衝進主管的午餐會報。激動又結巴的告訴爾玦,「那個,那個,良良…你要當爸爸了,你真的要當爸爸了…」

「我知道我要當爸爸了,」他看著麗麗不尋常的緊張,「良良?她…要生了嗎?!」他霍的站起來,衝出去又衝回來,「她在哪?她在哪裡?」

「餐餐餐餐餐…餐廳…」還沒等她結巴完,爾玦已經衝進餐廳了,天啊~我的小孩要出生了!看著保健室護士阿姨也手足無措,他就知道不能靠別人。

「拉梅茲呼吸法!對,良良,跟著我做,呼呼呼呼…」他按著良良。

「呼…呼…呼你的大頭啦!」良良哭笑不得,「有沒有人大腦清醒一點?趕緊送我去醫院好不好?我不要生在員工餐廳!」居然要痛得要死的孕婦打算這種事情,這些人搞什麼?!

「對呀!救護車!」爾玦手忙腳亂的拿出手機。

「還救護車!」她快氣暈了,「公司那麼多車,誰借我一輛去醫院哪~」

爾玦撲到研發部主任的身上,硬從他口袋掏出鑰匙,「喂~」他正要抗議,看到爾玦鐵青的臉,「哈哈…最大的那隻才是車鑰匙,哈哈…慢走,慢用…」

他一把把良良抱起來,跑得像是有火在後面追。

「很痛吧?良良?」看過的資料在他腦海裡旋轉,據說生孩子的痛比斷肢的痛痛一百倍!啊~為什麼我不小心一點!?「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他猛然倒車,後面的保險桿發出一聲猛撞,接著輪胎在水泥地上吱吱,車子像是一枚砲彈一樣飛出去…

「我的S320啊…」主任哭喪著臉。

「爾玦,爾玦!」良良勉強把自己綁在安全帶上,「我不要還沒痛死就先出車禍了…慢一點!」

「我已經太慢了…」他搖下車窗,對著佔著兩個車道的龜速跑車猛按喇叭,怒吼著,「滾遠一點!」

跑車司機只轉頭瞪了他一眼,繼續悠閒的佔著兩個車道。

「媽的…抓緊了,良良!」他狠狠地擠過去,擦撞了那台據說價值一棟房子的跑車,刮出好幾道刮痕。

「幹!」跑車的司機大罵一聲,轉過頭看到爾玦要吃人的樣子,嚇得連忙閃遠些。

「滾開!」他的聲音比喇叭大,「我老婆要生了!要命的通通滾開!」他維持不要命的車速在車道上Ζ型超車,等到了醫院,良良擦擦額上的冷汗,原來驚嚇可以鎮壓陣痛,真是醫學上的大發現!

「我老婆要生了!」他幾乎撲到醫生的身上。

「我們知道!」醫生早就認識這個緊張過度的丈夫,啊,太太快生吧,我們都受不了他了~「不要撲到我身上,這樣我怎麼幫她接生啊~」

「她是不是子癇?啊?還是發作了孕婦尿毒症?不,這個樣子看起來像是糖尿病,要不就是高血壓…」他追著病床跑。

「先生,她只是要生了。」護士不耐煩的轉過身,「麻煩你和那些沒血沒淚的丈夫一樣好不好?陪他們挑三揀四,想想要男要女,可不可以?」

「不可以!我也要進去陪產!」他兇起來。

護士還想勸說,醫生已經無力抵抗,「讓他進來啦,記得讓他穿無菌袍。」要不然讓這個火戰車繼續魯下去,不用接生孩子都自己跑出來了。

「你可別昏倒。」護士瞪了他一眼。

他哪有昏倒的時間?除了能夠讓良良緊緊的抓住他的手以外,他什麼也不能做。是,良良抓得他手好痛。但是,這算什麼?他知道良良更痛。她一面掉著眼淚,一面憋著氣,照著醫生的指示用力,額上的汗不斷的流下來,護士一遍遍的幫她擦乾都無濟於事。

為什麼別的男人都可以對自己妻子的痛苦視若無睹,他卻不行呢?他覺得自己的心快被撕裂了。

「良良…妳可以叫出來…」他哽咽了,「不用怕我難過…痛就叫吧…」

她喘息著,居然還能微笑,頭髮讓汗濡溼,一條條的披在額頭上,「…我要節省力氣生孩子…不用…叫…啊~」

那一聲忍不住的叫聲,簡直穿透了他的心臟,許久以後的夢境都會聽到這聲淒厲。

「你在幹什麼?」他看見醫生拿起剪刀,「你還沒上麻醉呀!」

醫生快快的剪開會陰,「上什麼麻醉?她這麼痛,這點子刺痛根本感覺不到。好好看著,你的妻子為了生下你們的孩子,是怎樣的痛苦!男人是該讓女人些,生兒育女是兩個人的事情,痛苦卻只有女人在承受!」他說著,手卻沒停,「加油!看到頭頂了!妳真的很勇敢,加油!」

良良覺得自己好像泡在汗水的黏膩的大海裡,幾乎要滅頂了。我沒力氣了…一滴液體落在她臉上,像是清涼的雨,又一滴。

她那個冷心冷面的丈夫,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哭了起來。「不要生了…不要生了…我要妳好好的…不要生了…」

她含著淚水微笑,拼著最後的力氣,用力…

響亮的兒啼響起,還來不及淨身就舉起來給哭成一團的父母看。

親手抱著自己的骨肉,這團皺皺小小的東西,讓她的母親吃了這麼多苦頭!「這是我們的孩子…」他要把這哭聲響亮的小東西遞給良良,「是個女孩呢…早到兩三個禮拜還哭得這麼響亮…」一想到她讓良良吃了那麼多苦頭,他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惹得她哭得更厲害,「看妳讓妳媽吃了多少苦!」

「喂~」醫生嚇傻了,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爸爸,「先生,冷靜啊~」

沒想到出生的第一個巴掌是老爸打的呀…良良抱著哭個不停的小女嬰,昏昏的睡去,唇角帶著溫柔的微笑。

***

「眼睛好像你呀…」兩個新手父母傻呼呼的站在育嬰室前面,看著自己的小孩笑咪咪。

眼睛?麗麗翻翻白眼,眼睛都還沒睜開,就知道像爸爸?了不起。

「鼻子像妳呢…真漂亮…」

看了看良良高挺漂亮的鼻子,和這個臉縮成一團,鼻子快找不到的小老太婆兒,到底什麼地方像,實在需要許多想像力。

看著他們兩個自我陶醉,麗麗放棄了尋找符合點的努力。

外星人的審美觀真奇怪…這麼醜的嬰兒也看成天仙美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