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載卡多 作者心語

愛情載卡多 作者心語

終於寫完了。

這大約是我長長的吐了一口大氣,兼呻吟了半天的唯一感想。

寫這部作品,說簡單應該很簡單,畢竟我當過預拌混泥土廠的會計,在玉里住了三年,玩了幾年無線電,所以說,所有的資料不用去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幾乎電腦一開,就可以寫得很得意暢心才對。
說難,其實也非常難。

【Google★廣告贊助】

我這輩子從來不是嬌嬌嫩嫩的小女孩,我芳華最盛的雙十年華,還該死的走成熟路線(你看過前凸後翹的清純小女生嗎?),要我去模擬她的內心世界,再加上個斯文儒雅到不行的大學教授,簡直要我死了算了,每次寫到他們倆個的戀愛經過,我簡直在電腦前面伴著經痛滾來滾去,浪漫到我自己搥胸頓足,太過痛苦的結果就是…

芭樂叢出現了。

老實說,芭樂叢的確存在在玉里的溪畔。只是不高,大約到我脖子這個高而已。也的確有渾圓的芭樂可以吃,那時候在玉里過著苦中作樂的日子,種花生種得腰痠背痛,那叢芭樂叢就是辛勞工作後唯一的快樂。

一面寫著玉里的風光,往日歷歷在目,再艱辛的路程,經過回憶,也醞釀出甜美的滋味。一開始,我只是順手把芭樂叢寫進去。順便替它抱一下不平。

平平是水果,為什麼別人都可以跟戀愛扯上關係,只有芭樂不行呢?水蜜桃可以(這個有點顏色的遐想喔),櫻桃可以(綺思不已),蘋果可以,哈蜜瓜可以,桃子李子不用講了,為什麼,為什麼就是芭樂不行呢?

(芭樂叢:對啊!為什麼芭樂不行?我們也是水果啊!)

越寫越理直氣壯,既然別人家的羊都會求救,花神都可以變男變女變變變了,為什麼我們家的芭樂不能夠變成愛的使者呢?

大約第四章,我就把八九十章的內容全確定好了,而且決定了芭樂叢的重要性。

(彷彿聽得到編輯的哭泣…)

所以,它搖身一變,變成戲份不多,卻超級搶戲的「植物」配角。

(其實,可以的話,我真的想幫它寫個怪力亂神的愛情故事啊…)

另一個同樣戲份不多,但是搶戲搶得一塌糊塗的就是美麗雍容的「女」配角,雲真醫師。

如果沒有雲真的話,這個淺淺的愛情故事真的就很「淺」了。也因為她的存在,所以這個愛情故事當場就增加了一種半悲劇的氣氛。她是個非常完整的陰陽人,兩性特徵都很明顯,外表雍容美麗,心理更是徹頭徹尾的女性。

她和殊為美麗卻悲劇的過去,足足讓殊為傷痛十年,也讓他的弟弟湛為尋找十年。若是她不存在,恐怕莊夫人的惡形惡狀就不夠有說服力了。再者,我對這樣悲劇性卻慈愛如聖母的女性實在非常喜歡(我也寫得出這樣特異的美女,真是…太陶醉了…),若不是她不符合織夢工廠的標準,我實在很想幫她寫個續集。

不過,我還是冒險替她和湛為寫了番外篇,另外我那爆笑室友愛倫也替雲真寫了「熱血和與雲真」,若是能通過,我很希望讓大家看看。

至於主角…殊為和小櫻。整本書我已經讓你們這兩個雙重性格二人組整死了,你們就饒過我吧!

我一直相信,就算是曼曼也要寫出點東西(說不定有人覺得我在說教),不過,做夢之餘,我也希望讀者能讀出點東西。惡劣的教育制度,的確讓許多偏才的孩子只能在學術殿堂外徘徊,勉勵自己不以學歷為念。但是,這些偏才的孩子說不定在某個領域非常適合研究學術,卻因為不擅長考試和教育制度,被排擠在外,這一點,我一直無法釋懷。

至於婆媳問題,我也很不滿夾在當中的男人只會一味退縮了事,袖手旁觀,任由母親與妻子自己去廝殺,更惡劣的乾脆另築溫柔鄉。

喂!男人,老媽生你,老婆是你自己要娶的。我們講白點好了,那是你娘,你自己不去擺平,憑什麼要你愛的女人去擺平?她生你養你,可沒生你老婆,搞清楚一點,孝順也是你要孝順,干老婆屁事?

(冷靜點呀~)

我也很不爽那些厲害婆婆下逆來順受的媳婦。當初嫁人,嫁的是你老公,又不是嫁他媽。如果那個爛男人硬要黏在原生家庭不滾,就還給他媽自己收藏好了,嫁他做啥?被苦毒了哭什麼哭?有哭的力氣,怎麼不對那個厲害婆婆拍桌子?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為了惡人存在的,妳跟她客氣什麼?!

(冷靜啦!)

所以有讀者說我筆下的女主角一點都不怕厲害或裝柔弱的婆婆。那是當然的啦!像我這樣兇狠的人,對方不犯我,我一定開開心心的跟她相處。若是犯我的話…

後果可要自己負責喔!

東牽西扯又扯了跟書一點關係也沒有的感想,就到這裡擱筆吧。不管妳是小櫻,遇到了妳的殊為,還是你是湛為,終於找到你的雲真,不才作者就化身為芭樂叢,替你們灌頂一下。希望你們…

芭樂戀愛大成功,我愛玉里芭樂叢。

(早晚念三次,戀愛絕對會成功!)

(不成功,妳燒了芭樂叢就是。不過它掉不掉果子,我不打包票)

染香群於無蝶居 2002/5/22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