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載卡多 番外篇

愛情載卡多 番外篇

深吸一口氣,向來冷面冷靜的湛為,第一次感到這樣沒有把握。遲疑了一會兒,敲了敲門。

等待開門的短短幾分鐘,像是好幾年一樣長。

那張雪白雍容的艷顏在他眼前,素淡的像是當年初見她的時候。彼時,他還是無憂無慮的研究生,她已經是淡雅從容的女軍醫,現在,他的心機變得深沈無情,她依舊是記憶裡的雪荷一抹。

【Google★廣告贊助】

「雲真。」他向來平靜的心跳突然變得很不規律。認不出他嗎?應當的。當年不過是一面之緣,她怎麼會…

「湛為?莊湛為?」她平靜的面容出現驚喜,「你是殊為的弟弟…我們已經十年沒見了吧?」

她記得我。她居然記得深深傷害過她的那家人。湛為鬆了一口氣,微笑著,又有些苦澀。

「怎麼會來玉里的?」她一讓,「進來坐吧,我正在泡紅茶。」

「大哥住院了,我和孝為來看他。」靜默了一會兒,「我聽大哥說,妳也在玉里,所以…」

「呵,」她笑了起來,「我也去看過他了。好不容易風平浪靜,偏偏這麼大的人了還會跌倒,還跌斷骨頭呢,實在很好笑。」

看著她如花般的嬌容,他的思緒一直很飄忽。

大哥只知道她甜美溫柔的這一面,一直沒有告訴過他,在他帶雲真回來的前幾個小時,他就看過雲真的另一面。

那是他瞞著所有人,獨屬於自己的祕密。

也是夏天。台北的酷夏,連柏油路都為之融化。他默默的坐在家附近的咖啡館,正翻著雜誌,面對著廣大的落地玻璃。

偶爾抬頭,他看到有人跳樓。

事情發生的那麼快,快得只有幾秒鐘。但是看在他的眼裡像是慢動作一樣。

一個女人絕望的從頂樓跳出去,一抹纖白的影子也跟著飛躍,他發誓,他還看到那抹纖白,點足在樓牆上好墜落得快一點,在三樓左右的距離橫抱住輕生者,冉冉如纖雲飄在地上站定。

熱焰融融。這個安靜的午後,沒有人發現。

沒有人發現生死只在幾秒鐘論定,沒有人看到那位慈悲的謫仙人。

是呀,是謫仙。纖雲一樣的謫仙。

他匆匆的衝出去,那位美麗的謫仙穿了一身白,繫著柔軟的白綢巾,見他注意,只是淡淡一笑,身影便消失無蹤。

我在做夢?回眼發現昏迷在地的女人,輕輕拍著她的臉,在她半昏半醒中,發現她手底握著一顆釦子。

他作了一件不知道該不該做的事情,他拿走了那顆釦子。

以為這只是一場奇異的綺夢,沒想到,幾個小時後,那位謫仙出現在他家的客廳。他握緊了釦子,盯著她柔白綢巾下,隱約少掉的第二顆釦孔。

是她。真的是她。心臟劇烈的跳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他素來敬重的大哥挽著謫仙,笑著,「這是我的女友,雲真。」

像是從雲端被踹下來,墜入深深的冰窖。

「怎麼在發呆?」謫仙…不是,雲真。雲真含笑的看著他,溫柔的眼眸像是洞悉一切般的慈悲明晰。

「沒什麼…」他靜默片刻,「我只是想知道,十年前,母親支開我們以後,跟妳說了什麼?」

她只輕輕挑了眉,含笑。「十年前的事情,我已然忘懷。」輕啜著芳香的紅茶。

就算知道她有異於常人,在知道的那時候,也只握拳對著母親發怒,不顧她當時剛檢查出致癌。

怎麼可以對天上謫仙人有著世俗一般的要求?她本不同於塵世,有這樣的缺憾,不過是貶謫的印記。不,那不是缺憾,那只是不同而已。

他發瘋似的破口大罵母親,罵心魂俱失的哥哥,關在房間裡痛哭很久。家裡宛如暴風過境,每個人都不好受,沒人發現他的異樣,只以為他超人一等的正義感發作了。

去他的正義感。

「妳…動了手術嗎?」這十年來心心念念,不趁此機會對她訴說,誰管他該不該說,該不該關心呢?

「手術?」她仍然包容的笑笑,「你是說,讓我免除『尷尬』的手術?」她玩味的看著眼前成熟穩重的男人,垂下眼簾的激動,「我沒有。我尊重自己的身體,也並不認為這是缺陷。既然我肯定自己,為什麼要動手術傷害我完整無病的身體呢?」

她柔和的拍拍他的手,「不要放在心上。我說了,我已經忘懷十年前的任何傷害。你是個很友愛的人,我不知道你把哥哥的事情放在心上這麼久…」

「我不是。」他站起來,背著光籠罩她,「我是為妳。」

她心下恍然,有些不可思議。「你真的知道我的情況嗎?」

「再清楚也不過了。」

「我是完整的陰陽人。」她也坦白。

「妳在我眼中是最完美的人。」多年的鬱戀終於得以紓解,即使是失敗也義無反顧,「自從見過妳以後,我的眼裡沒有其他人。」

十年了呀…要說他是孩子,也不過小自己兩歲。

「你不懂那種震撼感的。」她溫柔的勸解,「同性相斥的感受是生物天性,如果你不是性取向如此…」

「為了面對妳,我已經準備很久。」他正色,「我在美國已經嘗試過男色,我相信我能克服。」

雲真的嘴微微的張開,她豐美的唇像是上了唇蜜,非常誘人。「你有這方面的性取向?」

「絕對沒有,相信我。」他很誠摯,「但是我應該準備好,等著找到妳的時候,不管妳願不願意,我必須要能夠昂然的面對妳。」

「你只見過我一面…」她笑了起來,為什麼莊家的兄弟都這樣異樣的痴心?

「是兩面。不過,不重要。」湛為微笑,「我一定要爭取一個可以在妳面前追求妳的機會。為了這一天,我已經找了妳十年了。」

「如果找不到呢?」她支著頤,有些好笑的看著這個已經是壯年卻像少年一樣滿腔熱血的英俊男人。

「一直找下去。」他很堅定的握住她纖長的手。

「永遠找不到呢?」她沒把手抽走,不能了解怎麼會有這種人。

「找到我呼吸停止為止。」湛為的眼睛出現了固執的霸氣。

她試著在他臉上找到瘋狂或不正常的痕跡,試著用她精神科的專業理解,發現她得到的資訊太少,沒辦法幫助這個顯然為愛偏執的男人。

「現在,你找到了,有什麼打算?」她和藹的想幫助湛為。畢竟他是故人的兄弟。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認識妳,或是讓妳認識我。」

這說不定是心理諮詢的開始。或許我可以幫他找到一點因由,讓他解開這種莫名其妙的偏執。

「我們已經認識了。」她的笑如此溫暖,恍若薰風,「隨時歡迎你來。」

***

「你怎麼又來了?」腿傷痊癒,走路還是得用拐杖的殊為,皺著眉看著每個禮拜搭飛機東來的弟弟。「媽呢?誰照顧她?」

「放心,那個死老妖婆沒事的。」他馬馬虎虎的敷衍過大哥,「我替她報名了銀髮族的我愛紅娘,她會找到心甘情願被她糟蹋的老頭子--事實上,每天都有好幾個色老頭上門讓她糟蹋--罵起人來聲如洪鐘,說不定活得比我們都久。」

「你到底來幹嘛的?」殊為實在覺得很詭異,湛為雖友愛兄弟,但是也不見得友愛到難分難捨。

「我不是來打擾你的戀愛生活的。」他淺淺一笑,「我只是來作心理治療的。」

心理治療?他這個完美的弟弟究竟什麼地方需要心理治療?

「你對雲真還舊情難忘嗎?」湛為沒頭沒腦的對他目露兇光。

「你胡說什麼呀~萬一被小櫻聽到…」等等,小櫻?「該不會是小櫻要你來問我的吧?拜託告訴她,我心裡只有她一個,我對雲真已經是兄弟姊妹的情感了,她可千萬不要拋棄我…」

現在我的腿還有點疼,實在沒本事再飆車追得美少女歸了~

「那我就放心了。」他的聲音在冰箱裡悶著,殊為轉頭,大驚失色,「你在幹嘛?那是我要買給小櫻吃的櫻桃呀!」

「我要去野餐。」他老實不客氣的拿走所有的食物和野餐籃,「這次是戶外心理治療。」

「喂!最少把那盒櫻桃留下!」拄著拐杖又沒湛為跑得快,「你千里迢迢來就是為了打劫我嗎?」

湛為順便開走了他的SC430,沈思了一下,「你答對了一半。再見。如果我追到雲真的話,我會讓你當主婚人的。」

「雲真?」殊為大夢初醒,「渾小子!你說什麼?不要開走我的車!你想對雲真怎麼樣?喂~~」

***

溪畔的野餐本來是很愉快的。

只是這個句點讓雲真驚愕得大腦暫時空白。湛為輕撫著她剛被吻過還溼潤柔軟的豐唇,嘴角有著溫柔的微笑…

說時遲,那時快,芭樂叢如暗器般的芭樂迎頭而來…

只見他身手矯捷,順手抄起寶特瓶一記漂亮的短打,一傢伙把芭樂打進芭樂叢的主幹,芭樂叢猛烈的搖晃,枝葉搖動,聽起來像是呻吟了一聲。

「你們要不要緊?」雲真忘記剛剛被偷親的事情,望望湛為,又望望芭樂叢。

你們?湛為不大開心的皺起眉,難不成他和芭樂叢的地位一樣?

算了,這是小事。還是含情脈脈的看著雲真,欣賞她靨生嬌暈的羞澀吧。美女問我要不要緊欸!

果然還是有識貨的美女,啊啊~我這散佈戀情的芭樂叢啊…

渾忘了剛剛的那一擊,芭樂叢枝葉低吟,伴著風,聽起來彷彿是舒伯特的田園交響曲。

碧空見證,溪水見證,玉里芭樂叢…當然也見證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