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載卡多 第二章

第二章

回到玉里,這輛奇特的跑車讓許多小孩欽羨的跑過來摸個不停,殊為也只是笑笑,沒有生氣。

他一個人住在玉泉寺附近,典雅的別墅靜靜的立在平緩的山坡,坡下有個客家人和原住民混居的小村落,只住了些老人和小孩,年輕人不多。附近的孩子喜歡他,老人家尊重他是大學裡教書的先生,有時免費教導小朋友唸書,老人家們會送自己種的瓜果蔬菜,每天都有歐巴桑來打掃,收他很微薄的酬勞。

【Google★廣告贊助】

實在過意不去,歐巴桑還笑咪咪的,告訴他能夠替「教書先生」打掃,她覺得很開心。

同事也常常覺得奇怪,他為什麼不就便在花蓮找房子住就算了,何必住到百里外的玉里?他總是回答玉里的別墅是自己家的產業,當然,鄰居的熱情和友善也是原因之一…還有「她」。

對了,還有另外一個她也在玉里。

「阿婆,玉里有沒有一家叫做比象猛的砂石場?」他問著歐巴桑。

「有啊,」她笑咪咪的指著山下的兒子,那是少數留在村裡的年輕人,「我後生就在砂石場呀。」

尋來全不費工夫。他從山坡踱下去,正要開口問時,一輛砂石車緊急停車,那張秀麗的小臉恇在駕駛座的車窗上,「石大哥,你不是要帶我去熟悉路線麼?」

石峻堅背上沁出冷汗。他還沒看到老母,來不及訣別呀…瞥見跟著殊為慢慢走下來的老母,他衝上前去,「媽!」幾乎淚下。

雖然奇怪兒子的詭異,石媽媽還是拍拍兒子的肩膀,「怎麼啦?你不是帶阿櫻去看工地…阿櫻啊…」她揮手招呼駕駛座的小女生,「晚上要回來吃飯唷!我做了草仔粿,妳最愛吃的…」

「謝謝石媽媽呵…」小女生的聲音又嬌又脆,殊為篤定了。

「嗨,水小姐,又見面了。」殊為好脾氣的抬起頭,跟她揮揮手。

若櫻朝下認了他一下子,「啊,爆胎先生。」

殊為倒是笑了起來,真是有趣的綽號。「我是莊殊為。」

「是呀!」她輕輕叩叩自己的頭,這樣的動作看起來好可愛,「我老是想成『裝笑欸』,明明記得不是的…」

「我是有個弟弟叫『孝為』。」從小被笑到大,他們兄弟早就放棄要介意。

「呵呵…」她嬌嬌的聲音像是銀鈴般悅耳,「莊先生,你怎麼會來玉里呀?」她趴在車窗上,軟軟的髮絲不服馬尾管,有些就垂在車窗輕拂。

「我在東大教書。剛好玉里有產業。」他指指山坡上的別墅,「我住那兒。」

那邊峻堅已經交代完自己的後事,虎眼含淚的爬上助手座,將自己牢牢的捆在安全帶上,若櫻趕忙跟殊為說,「莊先生,我要去上工了。回來再聊吧。我住在石媽媽家呢,以後機會有的是。」

她住歐巴桑家?不過人多口雜,想探聽她的「重擔」不甚方便…

「水小姐,什麼時候下班呢?」他推推金絲眼鏡,斯文的笑,「為了謝謝妳,晚上請妳吃飯好嗎?」

周遭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戀愛欸!約會欸!老人家小孩成日只能看電視裡的俊男美女談情說愛,沒想到可以親眼看到欸~

「可是,我答應石媽媽…」嬌嬌的聲音裡含著困惑,「再說,只是舉手之勞…」

「去去去,」石媽媽大樂,太久沒看到這種情景了,她那個石頭兒子只知道埋頭苦幹,啥也不知道,「不要太晚,早點下班哪~」

「…好吧,」她玉潤的臉展現光華笑容,「下班見喔~」砂石車風馳電掣的轉個彎,飛奔上大馬路,夾雜著石峻堅的慘叫,「妳開慢點呀~~我還沒娶老婆啦~」

…………

每次看到她車後面大懸著的「比象猛」,總是覺得異常貼切…

將帶來的書整理一下,他打開窗簾。太陽西下,輝煌的金光柔柔的鋪滿了半個天邊,緩緩的落到平原盡頭的山丘。魚鱗雲鑲金,朝南而飛,廣大平原遍佈著阡陌綠意,可以一直看到鎮上。火車剛過,噹噹的平交道鐘聲喚著歡欣,正是歸人時分。

不知道她下班了沒有?

像是呼應著他的疑問,門鈴響了起來,他推門出去,若櫻柔柔的一笑,髮絲在夕陽餘暉裡發亮,他也覺得眼前一亮。

看她陋衣粗服不掩清秀,沒想到只是一件直身白洋裝,簡簡單單的削肩,規規矩矩的長到膝上,一點花飾也沒有,搭著針織白外套,同樣簡單的涼鞋,卻讓她看起來點塵不染,嬌柔秀緻宛如晚香玉。

「莊先生,我下班了。」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總是瞇成一條線,像是愛嬌睏的貓咪。

「我也弄好了,水小姐。」原本要去開車,又貪戀這樣美好春光,「走路去妳介意嗎?」

她搖頭,「很好呀,開了一整天的車,走走很舒服呢。」她拿著小小的素色提包,溫柔單純的好像高中女生,誰會相信她是開著砂石車,真真「比象猛」的駕駛?

緩緩的沿著人車稀少的柏油路閒聊,有時她會驚呼著衝過去貪看人家園子裡的花,和其他的小女生沒什麼兩樣。

「想要嗎?」這戶主人和他相熟,折他幾支花諒無所謂。

「那是別人的花。」她嬌脆的聲音像是多汁的蘋果,甜到心坎而不膩,「再說,我們摘了,後來的人就看不到了呀。莊先生在東大教書呀?」

「嗯。我教中國文學史,個人比較偏好通俗小說的部份。」他微微笑,「水小姐哪裡畢業的?」

「我?」她不太好意思的搔搔頭,「我是金甌的。我不是讀書的料子,尤其是理數化英,一塌糊塗。只有國文好一點。通俗小說指什麼?」

「唐人傳奇,鴛鴦蝴蝶派,筆記小說,武俠…很多的。」他親切的用淺白的解釋,發現她眼睛閃閃發光,「妳也喜歡這些?」

「我不喜歡念正經書,這些阿哩不答的倒是讀了很多。紅樓夢、鏡花緣、西遊記、封神演義這些不用講,我看過水滸傳…嗯,我不喜歡那些以俠名掩盜實的所謂『好漢』。西遊記裡頭也講了不少官官相護,正邪模糊的部份,不過呢,那隻潑猴倒是很聰明的尋找當中的平衡點,真真美猴王也,安他個妖俠也不過份。雖然史記定義『俠以武犯禁』--實在這是韓非子說的,太公也說了:『雖不軌于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可見也是正面肯定俠者…這也是最早的俠之定義…」

這倒讓殊為吃了一驚,這個個頭嬌小,聲音甜脆,宛如高中女生的飛車砂石駕駛手,沒想到私念了不少書,自己有些學生還念得期期艾艾的,她倒是信手拈來,毫不經意的組織談論。

「妳對『俠』很有興趣?」沒想到合不合宜,他有些憐愛的摸摸她的頭。

「我對什麼都很有興趣。」她光輝的小臉霎時垮了下來,「除了正經功課以外。」

殊為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讚賞的拍拍她的肩膀。正常教育制度,毀了多少這樣偏才的小孩。想想她堪憐的身世,他不禁有些黯然。跟她閒談,心裡的驚訝越來越強,不能說她有什麼了不起的見識,但是私自讀書,還能讀出這樣的成果…舉凡諸子百家,詩詞歌賦,戲曲亂彈,她什麼都有興趣,也什麼都涉獵一些,說是優游書海也不為過。

連整套的新潮文庫都讀過,他不禁堅定了要將這個小女孩導向正途的決心。這孩子好好的朝學術路上走去,假以時日,定能成大器。

在鎮上唯一的加州牛排館坐定,他考慮良久要如何開口,「水小姐…」

「叫我若櫻就可以了。」她咪咪笑,「要不然,叫我小櫻也行啊,大家都這麼叫。」

「小櫻。」這樣距離可以拉近點,「妳也叫我殊為好了。」

「殊為。」她點的牛排來了,小心的擋著噴著的油。

「嗯。我那裡有些書,妳可能還沒看過。如果有興趣,歡迎妳隨時來借書。」他微微笑,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將她拉回正軌,「小櫻,妳一個人來這麼遠,家裡人不擔心麼?」

「呃?家裡人…」她總是笑咪咪的臉有絲黯然,「我父母親都過世了。」想到不是家裡人卻比自己爸媽還疼愛的伯伯,她有些泫然欲泣。

果然。「沒有兄弟姊妹嗎?」心裡的憐惜越來越強烈。

「有呀,一個姊姊,兩個妹妹。」她復展笑顏。

「姊姊在做什麼?妳來這麼遠,她不擔心嗎?」家裡有姊姊,怎麼會讓這麼小的女孩子來異鄉做事情?還是這樣偏遠的異鄉?

「姊姊在…」她硬把話連牛排一起嚥下去,怎麼告訴不太熟的人姊姊是泌尿科大夫?男人都很敏感…「姊姊在做事。我們大家都長大了,用不著姊姊照顧了呀。」說她照顧姊姊還可能點,那個書呆子…

她為什麼吞吞吐吐?心裡掠過一絲不祥,「還有兩個妹妹?」

「嗯。跟我長得很像喔,一個小我兩歲,一個小我四歲。」至於職業…還是別提了吧。她苦笑著,第一次吃飯就嚇到人家,總不太好。

果然是很坎坷的命運…他動容起來。姊姊做著無法啟齒的工作,兩個妹妹還這麼小,父母又雙亡了。她才幾歲?高中畢業也不過十八九歲,竟要扛起這麼沈重的負擔。

想幫她的忙,自己也不過是個初識的陌生人。「…喜歡開砂石車嗎?」

「喜歡呀。」她笑著,沒發現自己臉頰沾著醬汁,「大家都對我很好喔。」

真堅強…笑著面對命運裡的一切危厄。他心裡打定主意。「…石太太會對妳很好的。」他溫柔的撫慰,「在這裡安心工作一陣子吧…我今年開了『通俗小說賞析』的課程,每星期六下午。想不想來旁聽?」

「真的嗎?」她愕然的抬頭,臉龐發著光,「在哪裡?東大?學費要多少?我真的可以去嗎?」

學費?那麼點學費就當作是換輪胎的謝禮吧。「不用了,回去我就給妳課表。妳只要人來就行了。」他鼓勵的笑笑,「不過,要交作業。我是很嚴格的喔。」

「沒關係!」她欣喜若狂,「不用交數學題就行了!太好了~我一個人讀書,有時候覺得好寂寞喔…」

這話重重的捶在他心坎,濃重的憐惜讓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看著回家路上一路笑語晏晏的小女孩,他不禁摟了摟她的肩膀,摸摸她的頭。

「加油,小櫻。妳是個好孩子。妳所作的一切,都不會是白費的。」到家以後,他鄭重的說。

看她困惑不解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輕輕的擁抱了她一下。「…加油!有空來借書。我不在也沒關係。」他衝動的把備用鑰匙給她,「這是我家的鑰匙。」然後轉身回去。

望著他的背影,小櫻的臉紅撲撲的。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不知道為什麼,他抱著自己的感覺,和伯伯抱自己的感覺差這麼多…我的心跳好快喔。

看了看手裡的鑰匙,她迷惑的搔搔頭。

猛回頭,發現家家戶戶出現關窗戶的聲音,還有小孩跌倒老人咳嗽,大家都裝得若無其事。

我神經過敏吧?怎麼覺得大家都在門口看我們倆個?

懷著滿腹疑惑,她握著鑰匙上樓,卻不知道樓下的鄰居們興奮的討論他們走進來的細節,大作羅曼蒂克的八卦。

果然是很生氣蓬勃的村落。

石峻堅覺得很頭痛。

爸爸和伯伯不知道哪條筋不對,硬要把他跟小櫻湊成一對。小櫻麼…大家打小一起玩,已經玩到變成兄弟姊妹,要跟小櫻結婚…他全身打冷顫。

開玩笑,他石峻堅可是堂堂正正的大丈夫,不要說別的,他可絲毫都沒有戀童癖的傾向!雖然小櫻已經二十六歲了,但是看她從高中以後就沒再長大的臉蛋和身材…看樣子四十歲也會是相同的臉蛋和身材。

他不想跟天山童姥結婚哪!更何況是個開車比他猛百倍的天山童姥!

那天帶她巡過工地以後,給他八百萬也絕對不再上小櫻的車。一般來說,砂石車座位高,小櫻應該連搆都搆不到油門和剎車,偏偏伯伯為了小櫻,從德國訂車的時候,特別將座位改造過了,讓嬌小的她也能端坐在「小櫻號」衝鋒陷陣。

小鬼開車就讓人捏把冷汗了,她偏偏把砂石車當賽車開,誰敢坐啊?早晚會讓她把小命給作了!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石震地猛然的在桌子上一拍,企圖用大嗓門讓兒子就範,沒想到兒子只是掏掏耳朵,懶洋洋的沒有回嘴。

「好不容易把小櫻調來了,你到底要不要加把勁呀?」昨天聽到了老婆喜孜孜的八卦,他整個頭都痛了。他很清楚,跟開砂石車的那群司機比起來,他兒子簡直是玉樹臨風的佳公子,若是和那位「教書先生」比起來…馬上變成路倒的流浪漢。

怎麼會有勝算啊~

「老爸,我不想娶小櫻。」他的臉皺起來,「小櫻好是很好,但是她像高中女生似的…開車簡直不要命…」

「高中女生有什麼不好!」他一拳打過去,兒子敏捷的一閃,「像她這麼高超的駕車技術,哪個司機不服她?!娶得到這種老婆是你老爸祖上燒好香才有的,你嫌什麼?!」

「我不嫌,我不嫌!好不好?老爸,你就饒了我吧~」石峻堅左躲右閃,又不能真的弒父,趕忙討饒,「營造廠找我談生意啦!你讓我去上工行不行?」他跳窗逃走。

「不肖子,你給我回來!」石爸爸氣昏了,忘記還有大門的存在,想從窗戶鑽出去,無奈肚子卡住了,氣急敗壞的大叫,「石峻堅!~」

他趕緊鑽進奧迪 A4 裡頭,得意的向爸爸揮揮手。這招還真是百試百靈。

順利的和營造廠談完了生意。他投資鎮上的營造廠,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切好談。營造廠專做公家生意,標案也一向順利。即使是小地方,也頗有賺頭。他向來熱愛這片鄉土,唯一的缺點就是好女孩稍微少了點…畢竟他的理想愛侶除了煮飯燒菜,也要能談心。

小櫻?見面不是談車就是談工作。說對她一點好感也沒有是騙人的,年少輕狂的時候,也曾經對這樣嬌秀的小女生有過朦朧的感情。他還細心抄過泰戈爾的詩給她過勒!緊張的等回信,她居然把原信寄回,順便圈了好幾個錯字,還好心的寫信告訴他除了第一段是泰戈爾寫的以外(而且還寫錯好幾處,隨信附上正確版本和英文版),其他都是別人託名偽作。

真真把他氣死了!什麼女人嘛!一點浪漫情懷都沒有!她們水家的女人枉姓水,空長了好模樣好聲音,一點柔情似水的味道都沒有!

哪像這位在路邊悄然獨立的佳人…咦?哪來這麼漂亮的小姐?

她提著行李孤獨的走在路上,似乎沒打算叫計程車。春陽雖然不大,看她的樣子像是要昏倒了一樣…

「小姐,不舒服嗎?」他停車,關心的問。

悄悄打量了他的車一下。嗯,奧迪 A4,還可以。望了望他的人,雖然袖子捲起來,襯衫料子倒是不錯的…人麼,粗獷而有神,容貌端正,那股豪放不羈神采飛揚的模樣,也還算是帥哥一流的…她微展笑顏,「我是有點不舒服…」她輕輕拭汗,「請問,莊殊為先生的家還有多遠?」

「大概再走十分鐘…」看看她一副快昏倒的樣子,他下車開車門,「我送妳一程如何?我不是壞人,」他急著解釋,「只是妳看起來很不舒服…」

如果那個王八蛋不肯回頭,這個倒是可以列入候補名單。先探探底好了,省得投資報酬率不符,「那就謝謝了。」

一路上她含蓄又有技巧的探問,得到的答案差強人意。小地方的小老闆。算了,不過是備胎。

石峻堅渾然不覺,早讓她的香水味迷得暈頭轉向,「那…小姐貴姓大名?」

「我姓李,李美蘭。」回他一個楚楚可憐的微笑,眼底都是算計。

「真是人如其名。」峻堅大咧著嘴。

美蘭雙靨微紅,豔麗不可方物,害他差點開到田裡去。

「呃…李小姐從台北來?這麼遠,找莊先生有什麼事情?」他這時候才覺得有點緊張。

「我來…問他一句話。」落寞的美女,總是令人難以抗拒,無怪他開車慢如龜,巴望多延得一刻是一刻。

「什麼話?」

「…六年的感情…」她掏出雪白的手帕掩著嘴,「是不是一句分手就化為烏有?」

他的腦門轟然一聲,那個假惺惺的教書先生!居然…居然辜負這樣美麗嬌弱的美女!

莊殊為,我不會饒你的!

原以為是小櫻來借書,一開門,石峻堅惡狠狠的模樣讓他不解,待看到他身後的李美蘭,頭跟著痛起來。

「我遠道而來…」她可憐兮兮的抬頭,「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殊為嘆了口氣,「請進。」美蘭進來就算了,石峻堅也老實不客氣的進來,他聳聳肩,到廚房泡茶。

環顧這間精緻的小客廳,沿壁都是書櫥,光淨的原木地板鋪著乳白的麻布地毯,分外雅淨。

捧著剛上市的舞鶴金萱,美蘭遲遲不開口,峻堅一副不食嗟來之食的模樣生悶氣,殊為倒是心平氣和的品著帶著乳香的金萱。

「今年雨水少,金萱的味道好得很。可惜產量不太多。」他喝了一口,下了評斷。

「我…我不是找你喝茶的。」美蘭眼睫上還帶著霧意,「我是來問問你…」

「美蘭…」他覺得應該把話說清楚點。只是在台北的時候,已經談了十來天,連他媽都搬出來了,難道還沒談出個結果?

「不!你不要說,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她拼命搖頭,晶瑩的淚珠緩緩流下臉頰,「你怎麼對我這麼殘酷…」

「你真是太過分了!」峻堅大喝,「李小姐,不要太傷心…」他一面老實不客氣的抽著客廳的面紙,好像不要錢似的,「擦擦眼淚…」

「……………」我什麼都還沒說吧?他又喝了一口茶。

「姓莊的!今天你一定要給李小姐一個交代!」峻堅惡狠狠的,騎士精神的血液沸騰,怎可讓美麗的公主傷心落淚啊!

「什麼樣的交代?」殊為斯文的說,「石先生,請坐。站著不會讓聲音比較大。」他問美蘭,「想要問我什麼?」

看他一副涼涼的樣子,美蘭不禁有點急了,「你…我們在一起六年,難道沒有什麼讓你無法忘懷的?你就這樣拋下我?」

無法忘懷啊…倒是滿多的。妳是指發脾氣潑了我一臉的冰塊和水呢(我不是郭富城哩),還是一怒撕了我的線裝古書?或許是指大馬路上對我大罵了半個鐘頭,問妳渴不渴又追加了二十分鐘呢,也說不定是去找妳,妳硬把我關在門外十分鐘,開門的時候赫然發現妳的學長脖子上滿是吻痕,神情慌張的「修電腦」。

真的,我沒有記恨,只是記得而已。

見他陷入沈思,美蘭楚楚可憐的抬起頭,「殊為…我知道上次太兇了…只是我們都快結婚了,當然對你比較熟不拘禮。以後我不敢了…沒有你,我的世界一片黑暗,沒有光明呀…」說著說著,眼淚又撲簌簌的落下來。

聽得峻堅意盪神馳,若是這樣的美女這樣的對他,不要說脾氣壞了點,他也甘之若飴…

殊為要很努力才壓得住打呵欠的衝動。不能怪他,交往這六年,相同的台詞聽了十來次都有了。每次她的暴龍脾氣一發,所到之處,屍橫遍野。等他發怒了,想要分手,她又哭哭啼啼的萬分動人讓他回心轉意。也拜她所賜,他的脾氣磨練得越來越好,幾乎已經到了聖人的地步。只是遇到美蘭,真是佛都有火。

「美蘭,回去吧。」他打開門,「我記得十五分鐘後,有班自強號會開回台北。」

「咦?」她猛然抬頭,眼裡蓄滿了淚,「天都暗了,你不留我住一夜嗎?」

「孤男寡女,我怕招人非議,對妳的名聲也不好,」他溫文卻堅決的說,「我家裡只有一間臥房,不能夠招待女賓。再說,我為人師表,不應該這麼做。」

美蘭氣急,「你不回心轉意,我是不會走的!」

「那恐怕妳得在玉里住一輩子哩。」殊為聳聳肩,「如果妳想住在玉里,車站前有幾家旅館。」

「你要讓我一個人自己住旅館?」她攀住殊為的手,「你怎麼對我這麼狠心?我們到底…」

「放心,」他拍拍美蘭的手,趁機脫離她的掌握,「玉里民風純樸,旅館很安全的。我幫妳叫計程車…」

「你連送我都不送?」美蘭拼命克制脾氣,他明明買了新車了!可惡,跟她分手才買新車!

「玉里的計程車很安全…」他解釋著,「美蘭,我們已經不是男女朋友了。請妳理性一點…」

「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她霍然站起來,掩著面跑出去,峻堅拿起她的行李,「李小姐~」一面惡狠狠的瞪他,一面高喊著,「李小姐~妳的行李~李小姐~我送妳啦…」

殊為站在門口,無可奈何的。

「你的女朋友?」嬌脆的聲音還是這麼悅耳,若櫻搭著手,「喔,是那位『怕黑熊小姐』。」

殊為被她逗得笑出來,「下班啦?」她剛洗過頭,垂肩的頭髮溼漉漉的,看起來分外的小。

「早就下班了。」她望著那個可憐的青梅竹馬,「本來想借書,剛好你們在談事情…嘖,峻堅好笨,這樣怕黑熊小姐怎麼有藉口回來拿行李?」

殊為朗聲大笑,這個丫頭,鬼靈精怪,美蘭一點小心眼都看得穿。拍拍她的肩膀,「給人留點餘地。要不要喝茶?剛出來的金萱喔。」

「你們真的分手了嗎?」若櫻好奇的跟進去,哇塞,怕黑熊小姐欸!所謂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真是辣到不行,艷到讓人腳軟哩。連她那個號稱硬派的青梅竹馬都迷得暈陶陶的,這個教書先生怎麼不為所動?「她很漂亮呢。」

「再漂亮的人有個暴龍脾氣,都令人無法消受。」他把茶重泡一遍,端給她澄淨的茶湯。

「最難消受美人恩?」她瞇著眼,好像可愛的貓。他忍不住揉揉她的頭髮。

「等妳長大了,一定比她漂亮多了。」滿心寵溺這個懂事的小女孩。

「嘿,我早就是大人了!」她再怎麼生氣的聲音,聽起來都像撒嬌。

「是是是,大人了大人了…」敷衍的揉揉她的頭髮,「也不吹乾?著涼呢?」他找了條毛巾給她,「最少也擦乾點。妳想借什麼書?」

「漱玉集。我擱在台北,今天剛好經過秀姑巒溪,想到秀姑漱玉,又想到這一本,就很想讀一讀呀。」

他微笑著遞給她,瞧她發亮的小臉,頭髮也忘了擦,只盯著書一頁一頁的翻過去。

真是小書呆。他撿起丟在一旁的毛巾,幫她把頭髮擦乾,雖然覺得自己有點僭越,卻很喜歡這樣溫馨的感覺。

我是怎麼了?對這樣的小女孩起了什麼心?他覺得有點困擾,卻覺得有點歡喜。或許年紀大了,對於豔麗沒有靈魂的女人失去了追逐的興趣,反而對這樣純淨沒有污染的奮發小女生有了溫暖的感情。

「晚香玉。」柔軟朦朧的雪白花瓣,小小的,羞怯的在夜晚吐露芬芳。就和她一樣。

「晚香玉?」若櫻茫然的抬起頭,翻著書頁,「沒有這闕詞牌名呀。」

「小書呆。」差不多都乾了,有點戀戀的放下毛巾。

「我不小了!」別人這麼說無所謂,不知道為什麼她很討厭殊為這麼講,「我是大人了!」

「好啦好啦,大人了。」他敷衍的揮揮手。

「真的啦!」人家都二十六歲了!她急著掏口袋,「人家真的是大人啦!你看我的身分證…」

「好好好…」他撫慰的按住她的雙臂,「不用看身分證也知道妳是大人了…」

兩個人視線一對,突然轉不開來。

臉龐慢慢靠近…慢慢靠近…近得連呼吸都感覺得到…

莊殊為,你在幹什麼?!

他猛然抬頭,狼狽的將她推有一臂之遙。

「…還想借什麼書?」他簡直沒臉看若櫻。

「沒有了。」她也被自己嚇到,我在幹嘛?像是機器人一樣僵硬的走出去,「我…明天還要上班…所以…要…呃…」

「我明白。」強自壓抑狂跳的心臟,「明天是禮拜六,記得要上課。」

「好…上課…對呀…」兩個人對著傻笑一陣子,若櫻趕緊轉身就跑,「明天見!」我傻笑個什麼勁兒呀?她握著兩靨火燒的臉紅,飛也似的跑回去。

殊為也像機器人似的揮了揮手。

我在幹嘛?居然想對個高中才畢業的小女生下手!?真是太可恥了!又太…太可惜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