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載卡多 第九章

第九章

一下飛機,殊為不安的捏了捏若櫻的手,發現她的小手都是冷汗。

「不要緊的,我會保護妳。」決心不讓若櫻離開他的視線。

若櫻勇敢的抬頭笑笑,「沒問題。」

【Google★廣告贊助】

等到了醫院,發現莊夫人已經辦了出院,殊為不安的看看手錶,快中午了,恐怕他來不及參加學術會議。

不參加也罷,「走吧,小櫻。我們先回家一趟。」

回到家裡,發現只有林媽在,孝為不知去向。

「媽呢?」他焦灼的望著四周,「為什麼孝為不在?」

林媽拭拭眼角,「夫人穩定多了…剛好公司出了點事情,孝為少爺得趕緊去處理,很快就回來了。」她趕緊說,「夫人剛剛還念著你們呢,趕快過去吧。」

「為什麼會突然倒下來?她不是一直吃藥控制的很好嗎?」殊為焦急的喊,「護士呢?」

「她去拿藥。」林媽趕緊將他們帶到母親的房間,悄悄的退到一邊。

「殊為。」床上的母親臉孔蒼白得可怕,比起上次看到她時,更瘦得可憐,細小的手腕插著點滴,「你回來了…」眼角湧上淚,「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

「媽…妳會沒事的…」他鬆開了握著若櫻的手,若櫻頓覺失去了保護。殊為過去握住母親的手,「到底是怎麼了?妳怎麼會瘦成這樣?」

「最近我沒什麼胃口…大概身體弱了,抵抗力也變差了…醫生說,我好像有復發的跡象…」吸吸鼻子,眼睛轉往若櫻,「她…她就是我未來的媳婦嗎?」

「小櫻,來。」殊為招呼著,握著若櫻的手,「媽,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莊夫人無邪的一笑,「幾歲了?真可愛呢。」

「二十六了。」他驕傲的看看緊張的小櫻,「很可愛的媳婦吧?」

「是呀…今天…今天不是你學術會議的日子嗎?」她慈愛的一笑,「去吧。我想睡個午覺,你開完會,我們再聊聊,好不好?如果我有事…」她的眼睛充滿淚花,「我會讓林媽通知你的。」

「媽,你想太多了。」看她雖瘦,氣色還可以,「我們開完會就回來。」牽著若櫻就要離開。

「殊為…」母親虛弱的聲音讓他回頭,「你就是不放心我就是了,對不對?」她抽泣著,「就一個下午,不能讓小櫻跟我聊聊嗎?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時候可以…我也不確定還能看到其他媳婦…我想跟她聊聊你小時候的事情…也不行嗎?」她懇求的看著他,「殊為,我保證你回來還能看到她,你不要這樣提防自己的媽媽…我…我好難過…」

看她哭成這樣,若櫻也心軟了。再說,不過一個下午而已。其實回想起來,她活到現在,一直都被人喜愛著,只有美蘭處不來。應該不會另一個例外吧?

殊為左右為難,她也不願意。輕輕搖搖他,「好啦。開完會趕緊回來喔。」

雖然不安,但是看母親似乎真的病了,而且她睡午覺的習慣一直都沒改變,大概也和小櫻處不了太長的時間。

「好,我盡快回來。」他溫柔的拍拍若櫻,小聲的交代,「包涵她一點,她只是個病人。」

林媽送他送到門口,望著他進了電梯,又到窗口確定已經搭了計程車走了,回到莊夫人的身邊,輕咳了一聲。

莊夫人的笑馬上垮了下來,冷冰冰的看著若櫻。她心裡輕輕喊了一聲糟糕,像是踏入了恐怖的陷阱,寒冷的恐懼掐緊了她的脖子。

「水小姐,坐啊。」她傲慢的坐起來,林媽趕緊過來調整枕頭。「看起來水家的女兒很了不起呀。」

不要生氣,不要生氣…她只是個病人。「伯母,妳認識我們家的人?」她小心的坐在莊夫人的床上。

「起來!」莊夫人大吼,「誰准妳坐我的床?!把骯髒的細菌弄上來怎麼辦?妳就巴不得我早死嗎?」

忍耐,忍耐…她只是個病人。「…伯母,我沒這樣的意思。」她站起來,離個幾步。

「伯母?我沒妳這種好親戚。」

若櫻握拳忍耐,「那,您希望我怎麼稱呼您?」

「叫我莊夫人。」她驕傲的將眼睛一抬。

妳以為妳是貴婦?「莊夫人。」她嬌脆的聲音微微發抖。

「聽說水小姐大學也考不上,還在大學旁聽?」莊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說。

「…我有些偏才,英數理化不太搞得通。但是我很喜歡國學,所以去旁聽。」

「偏才?是不是某種天才白癡那種?」莊夫人冷笑,「好可怕,會不會遺傳?」她摀著嘴,「不過,大學還真是釣丈夫的好地方呀。」

如果她不是殊為的媽,我會不會喜歡她?不,我絕對會把她打成豬頭,「會不會遺傳我不知道。我姊姊倒是真的天才,智商有一八○。」

「那也就是說,遺傳妳這種白癡的機率有四分之一,那也真的滿高的。」

不是打成豬頭而已,我還打算抽骨頭出來熬排骨湯,「那得問過遺傳專家才知道。我不玩這種半吊子學問。」

她和莊夫人怒目而視,眼光交會出現火花。

太棘手了。莊夫人在心裡暗道,我說一句她頂一句,這種媳婦我絕對不要!

兩個人唇槍舌戰了一個多小時,莊夫人終於沈不住氣,撕下她那矜持高貴的面具,「果然是不要臉的水家人!一家子賤,連嘴都賤!」

拼命克制自己火性的若櫻聽到這些話,腦子那句「她只是病人」的魔咒,「丁」的一聲斷裂了。

「妳說什麼?!」若櫻水汪汪的眼睛冒出熊熊的火。

「愛情賓館的女兒會有什麼好貨?一堆爛鞋!」莊夫人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你們根本就是假賓館之名開私娼寮,是不是四個女兒都被男人玩遍啦?難怪床上工夫那麼了得,能把我的殊為拐走!不要臉的賤貨!」

「我們家開賓館沒錯!」若櫻一指指到她鼻尖,「但是我們正當做生意,妳怎麼可以侮辱我家的人?!妳馬上道歉!我不管妳是誰,立刻給我道歉!」

「唷,妳在罵人嗎?」莊夫人好整以暇的隔開她的手,「要不然這樣嬌滴滴的聲音,我還以為聽到0204了呢。該不會妳家也兼做0204吧?妳們賺得真廣呀,姊姊在泌尿科是吧?該不會用下半身替男人治療?原來所謂女師就是這個樣子啊…」

「妳夠了沒有!」若櫻一把拉住她的胸口,拳頭舉起來,「閉嘴!馬上給我道歉!」

莊夫人眼睛一閉,軟了下去,林媽大呼小叫的叫來護士和菲佣把她趕出房門,然後關在房間裡打電話給孝為和殊為。

望著自己的攛緊的拳頭,水若櫻恨不得一拳打殺了那個老妖婆,她居然侮辱她的家人們!

殊為衝進來的時候,他的臉色是蒼白的,「怎麼了?好好的為什麼又發病?」他連看也不看若櫻一眼,直接撲到母親的房門敲,「開門!媽!」

若櫻衝上去,扯著殊為的袖子,「殊為!你媽她實在…」

「小櫻,妳等一下…」他敷衍的按按她,「媽?媽!妳怎麼了?」他搖了搖狼狽的母親,莊夫人張開眼睛,撲到兒子的懷裡,「殊為…哇…」她轉眼看到若櫻,「把她趕出去!我不要她在我房裡!嗚…」她抓著兒子哭個不停。

到底怎麼了?「媽,怎麼了?妳好好說呀…」

「她…她…我不知道什麼話說錯了,她就一把抓住我的胸口,還一副要打我的樣子…你看,她抓掉了我一顆釦子,還害我流血了…嗚嗚…」

「我沒有抓掉她的釦子!」小櫻吼了起來,「我沒有!」

「做人要憑良心哪,」林媽涼涼的說,「水小姐,妳沒有抓夫人的胸口?妳敢說沒有?」

「小櫻不會這麼做的…」殊為制止林媽,「 一定有什麼誤會…」

這個時候孝為也趕到了,剛好看到一片哀鴻遍野,「大嫂抓媽媽的胸口?」他看看這個嬌秀更勝照片的小女孩子,「怎麼可能嘛…」

「少爺,我可是親眼看到的…」林媽也不服氣。

「我是抓她胸口!」若櫻拳頭收了又放,放了又收,「你怎麼不問問為什麼我抓她胸口?」

「小櫻!」殊為覺得很震驚,「住口!不要再說了!」

她沈重的喘息著,緊緊的握住手,指甲掐入手掌中。

「她還說我們有畸戀…」莊夫人抽抽搭搭的,「說我戀子,說你是戀母情結!」這話筆直的扎進殊為的腦子裡,他一直想忘掉那天晚上,病糊塗的母親摸進他的房間,他在半睡半醒中跟自己母親接吻的不潔記憶,這話像是罩門一樣,狠狠地弄昏了他的理智。

「殊為!我沒有…」若櫻哭著吼出來,甜美的嗓音都嘶啞了。

「小櫻,妳出去。」殊為拍著母親,「出去。」

水若櫻,妳要忍耐。等這一切塵埃落定,妳就可以跟殊為說清楚…直到她看到裝柔弱的莊夫人,從兒子臂彎的空隙勝利的冷笑…

這場仗,我永遠打不贏。結婚又怎麼樣?只要她說謊,每個人都會站在她那邊。今天她只是給我一個下馬威,就能夠讓殊為聽她的,未來呢?這種裂痕會越來越大,大到任何解釋都沒用。就算她死,這些裂痕也會在。

「殊為,你不相信我?」她軟弱的想掙扎一下。

「殊為…我不要看到她…」母親的身體一軟,看她呼吸短促…

「出去!」心急的殊為連想都來不及想。

若櫻退後一步,閉上眼睛。「我走了就不會再回來。」她轉身出去,越走越快,最後用跑的,打開大門的時候,正好和湛為面面相覷。

「水若櫻?」湛為看過她的照片,驚訝本人居然比照片更清麗…更…怒焰如火?!

若櫻看他一眼,將他推一邊,他腦子轉動極快,一把想抓住她,只見她一拳擊向門面,只好回手來擋退了一步,沒想到居然是虛招,她退後,按電梯,他想阻止電梯,又因若櫻快如閃電的一腿退了回去,電梯門關起來,他來不及阻止。

「我懂了。」他握緊手上的卷宗,皺成一卷,「媽!妳這次該死了!」

他怒氣沖沖的衝進母親的病房,「媽,妳到底想怎樣?十年前來一次,現在再來一次?你這個戀子情結的老妖婆!」用力把病歷摔在她的床上。

「你…你怎麼會回來!」莊夫人害怕起來。

「這話問得奇怪。我也是你的兒子,我不回來?」他陰沈的冷笑,「孝為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已經在飛機上了。等我一下飛機開了手機,就看到他的短訊。我還先去了一趟醫院呢,媽,妳不該讓我撲空。」

孝為臉色詭異的到一邊接完手機,「林媽,妳神經病?為什麼叫我的秘書把印章藏起來讓我找不到?」他就覺得詭異,明明放在抽屜裡的印章,眾人都找不到,逼得他得回去找,千找萬找,又在抽屜裡找到。他覺得有異,又交代了部屬查問,居然查問出這麼奇怪的結果。

「妳用印章調開孝為?好聰明啊!」湛為鼓了兩下掌,「妳看看妳的病歷,營養不良?妳的胃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妳別告訴我妳在減肥!」

湛為吼了起來,「我在醫院只以為妳裝病裝得太開心了,只想嚇嚇我們而已,剛剛我看到水若櫻了,妳用什麼理由調開大哥?妳到底跟水若櫻說什麼?」

看她整個人縮在殊為的懷裡,他心頭更有氣,「說啊!是不是十年前妳跟雲真說的話?妳要怎麼樣?讓大哥永遠娶不到老婆?妳的戀子情結怎麼這麼嚴重啊!?」

「媽?」殊為不敢相信的放開她,莊夫人哀求的拉住他的衣角,「我…我沒說什麼,我只是說了些實話而已。」

「實話?!」沒想到用心算計自己的,是自己這些年苦苦服侍的母親!

「是呀!」莊夫人急著酷似丈夫的長子清醒,「水若櫻家裡是開愛情賓館的,她姊姊是泌尿科大夫欸!他們一家姊妹都不乾淨,開那種私娼寮…」

「妳這樣跟小櫻說?」他的聲音非常輕柔,逆著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每個人都用責難不信的眼光看著她,讓她非常憤慨,「本來就是嘛!我說錯什麼了?我討厭那種不乾不淨的女人!是殊為不好的!書香門第不要,不是愛上不男不女的人,就是愛上家裡開私娼寮的,都是殊為不好!」

「的確都是我不好。」他轉頭問湛為,「若櫻呢?」

「走了!」湛為餘怒未消,「剛剛我試著攔她,但是她的身手真是好…」他不禁有些敬佩。這個未來大嫂再跑了,大哥這輩子不用娶了。

他一把搶走自己的衣角,「媽,我十五歲起照顧妳,已經照顧妳超過十五年了。養育之恩,已經抵過了。至於生育之恩,下輩子我還妳。」轉身就要走。

「殊為!你要為了那個女人拋下我?」莊夫人大驚。

「我不是因為小櫻拋下妳。」殊為落下淚,卻沒有轉身,「是妳逼我非離開妳不可!我不會再回這個家了!」他衝了出去。

「孝為!趕緊去追他!」湛為發現大哥的眼睛充滿紅絲,心裡一陣陣的膽寒,「快去!」

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的孝為大夢初醒,「媽呢?」

湛為冷笑,「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等兩兄弟旋風似的跑出去以後,莊夫人的房間靜得可怕。

「…我…我不要你照顧我…」莊夫人怯怯的說,「我要殊為…」

「大哥不會回來了。」他撿起丟在床上的病歷,好整以暇的開始閱讀。

「那…那我要孝為回來。」起碼小兒子會逗她開心。

「孝為要出門自助旅行了,」他閒閒的翻過一頁,「他已經將公司交給我了,我會回來繼承家業。」

「你…你…」莊夫人哭了起來,林媽憂懼的過去安慰她,「夫人,不要傷心了…大少爺只是一時生氣…」

「不說我還忘了。林媽,」他在翻過一頁,「讓媽『節食』,唆使秘書藏印章,妳也有份吧?行李去收一收,馬上離開莊家。」

「二少爺!求求你,是因為夫人…」林媽大吃一驚,轉身又求莊夫人,「夫人…求求妳…」

「你敢!」莊夫人哭得更厲害,「你敢的話,我…我再也不吃任何東西了!」

「隨妳。」湛為又翻過一頁,「妳若喜歡胃管,我不反對。林媽,馬上滾。我會給妳三個月的遣散費,不過妳再拖拖拉拉,讓我不耐煩,我就要連誅九族了。」他笑笑的看著她,「妳女兒、兒子,外甥侄子都在莊氏吧?趕緊滾,省得牽累一大家子。」

站起來俯瞰她,「莊家不留賊人!尤其是說謊傷主的下人!護士!為什麼不來照顧夫人,讓不專業的老媽子這裡唏唏唆唆的?盯著夫人的點滴!」

「你…」莊夫人滿臉淚痕,「你就跟你祖母一樣沒血沒淚!」

他摩挲下巴,「妳說得對欸,媽。既然是祖母把妳折磨得心理變態,我這當孫子的人當然要彌補回來。好吧,我會好好的侍奉妳,算是祖母的一點補償好了。」

莊夫人哇的一聲大哭出來,遇到湛為冷冰冰的眼神,哭聲低了下去。他幾乎要把整本病歷看完了,嗯,應該可以把他的母親照顧的很好。

當然,順便把她的心理變態扭轉過來好了,這也是當兒子的一片孝心。

***

孝為不只一次阻止大哥掐死塞車的計程車司機,等到了比象猛,他已經累到不行了。

伯伯看到殊為,眼孔赤紅,就要撲上來扁他。沒想到殊為一聲暴吼,將伯伯過肩摔過去,「伯伯,第一拳打我的一定要是小櫻!小櫻呢?小櫻!」

孝為扶起伯伯,「大哥!求你趕緊恢復理智吧!伯伯,小櫻呢?」他回頭一看,殊為像是瘋子一樣,跟比象猛的司機打起來了,他頭痛欲裂,「伯伯,拜託啊!在受傷人數還能控制的時候,趕緊告訴我小櫻的下落啦!」幾乎要哭出來了。

伯伯看著殊為把一個大漢扛過頭頂摔下來,眼睛都直了,真的是小櫻要嫁那個斯文教書先生?

「伯伯!」孝為拉著他胸口大叫。

他清醒了過來,「不要打死我所有的司機呀!」殊為惡狠狠的一轉頭,眼睛充滿血絲,他的心一凜,硬著頭皮說,「小櫻一回來就拼命哭,硬開走一台砂石車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裡。」

「砂石車?!」殊為把手裡半死不活的漢子一丟,「小櫻號還在花蓮!普通砂石車她怎麼踩油門?」

看他像火戰車一樣開過來,伯伯突然有暴龍壓境的恐懼,「她…她把坐墊拆掉了。」指了指丟在地上的坐墊。

這對新婚夫妻怎麼回事?一吵架就來拆他的砂石場?小櫻只是哭著拆掉一個坐墊,這傢伙卻打傷了他一半多的司機,還這樣生龍活虎?

「車號!」殊為想到若櫻開著不熟的大車走,心都揪成一團,「你們基地台在哪?」

伯伯顫巍巍的告訴他車號,指了指樓上的辦公室。

他旋風似的刮上二樓,一把搶走調度的無線電,「這東西怎麼用!?」

調度被他的氣勢嚇死了,抖著音,說不出話來,累得要命的孝為爬上來,「快告訴他!」他喘死了,「告訴他基本操作,在他拆了這個辦公室之前!他會用的…」

趕緊告訴他怎樣調整頻道,花容失色的調度小姐跑了過來,不管受不受傷的司機老大和伯伯全擠了過來,躲在孝為後面發抖,「…他會用無線電?」

孝為累得坐在地板上,「當然,他十六歲就考試無線電執照,六年前才不玩的。」

他一傢伙轉到警察頻道,「間隔間隔…呼叫龍頭,呼叫龍頭…」

「那是軍警頻道呀~」伯伯哀叫,孝為趕緊摀住他的嘴。

「呼叫龍頭!!」殊為的暴吼震得辦公室天搖地動,大家幾乎要就地找掩護。

「呼叫友台,這不是你們的頻道,這是軍警專用…」

「火爆浪子呼叫龍頭!龍頭死那去了?XXXXX的,你再不滾出來,我把你的底都掀了!」然後是一大串流利的髒話。

全體的眼睛都直了。只有孝為掩了眼睛,呻吟一聲。

「間隔!呼叫火爆浪子…」終於有了回應,「喂,你是哪個火爆浪子?單挑整個風火輪哪個?」聲音完全不敢相信,「你不是從良當教授去了嗎?」

「操XXXX的!」殊為又一陣髒話,「不是我是誰!我要尋找這個車號的砂石車…」他把小櫻的車號唸出來,「媽的馬上幫我找出來!十分鐘後我要回音!」

他又轉到下個頻道,「間隔間隔,呼叫大雕呼叫大雕…」等得不耐煩,他耐性全無的大吼,「幹!火爆浪子呼叫大雕!你要不想再住院,最好媽的趕緊給我回應!」

「大、大雕呼叫火爆浪子…」回應的聲音在發抖,「你又呼叫我幹什麼?出院以後我已經當了很多年好人啦!我洗手了,我洗手了!你想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幹!我要找一輛砂石車!若是找不到,我會讓你再住院三個月!看你是不是要斷右腿,正好均衡一下!」他唸出小櫻的車號,「十分鐘我要回答!」他又轉到下個頻道讓人雞飛狗跳。

司機眼中出現濃濃的恐懼,伯伯根本呆掉了。「他是那個…」

「橫掃北海一週…」

「挑掉好幾個幫派…害人家瓦解…」

「飆過哈雷車隊…」

「哪個打架從沒輸過,對方都住院的…」

「後來用賓士跟人家掃高速公路…」

「有戰神之稱的…非死即傷…」

「那個火爆浪子?」大家的下巴幾乎掉到地板上,彼此檢查手腳健在,突然慶幸不已。

真不想承認…孝為按了按額頭,「對。」

「但是…但是他收山都十年了!」伯伯突然覺得變冷。那個凶神惡煞在他的辦公室?

「對…」孝為更無力了,「他當兵以後就收山了。」感謝雲真。阿門。

大家還在驚愕中發呆,忍不住都像孟克的「吶喊」一樣,扶著臉,嘴成O型,殊為兩眼發赤的站在他們面前,「拿來。」

「什麼?」大家一起發抖,連弟弟的孝為都忍不住跟著發抖。

「鑰匙!」他吼著,真像野獸一樣,「還能是什麼,砂石車的鑰匙!」

有鑰匙的迅速確實全遞了出來,等他搶了一把,飛也似的開走砂石車,伯伯才大夢初醒,「他有砂石車駕照嗎?他會開嗎?」

孝為軟軟的被拉著胸口,「他有的。他連戰車都會開,何況砂石車?」突然覺得慶幸,這裡只是砂石場,不是裝甲營,謝天謝地。

基地的無線電還在呼叫不停,伯伯疲憊的一抹臉,「不用叫了,火爆浪子已經開走了我的砂石車…」

「呼叫友台,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聲音非常興奮,「是不是哪裡要幹攤大的?」

伯伯握著麥克風,呆了一呆,「小子,」他對孝為招招手,「你老哥捅的樓子,自己來收。」

要不是怕他把砂石車當戰車開,孝為實在想打道回府睡覺。「呼叫友台…」他把小櫻的事情說了一遍,「如果發現他們的蹤跡,敬請回報,over。」

等鎖定了的行蹤,幾乎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轉到那個頻道去,等著進一步緊張刺激的消息。

「他們全上了交流道了。」伯伯無神的說。瞥瞥時鐘,晚上八點多,希望這個時候車流量少一點,無辜的車子能夠閃遠些啊…

他已經好多年沒這樣粗野了。

雲真像是一道制符,讓他心靈安穩了很多年,即使她失蹤了,他也謹記著她的叮囑,不再輕易動怒。

沒想到…因為悔恨,因為憤怒,他徹底的摧毀了制符,狂亂的想要找回小櫻的蹤影。

找不到不行的…她開著不熟的大型車輛,就這樣在大街小巷亂竄…等發現她上了高速公路,卻再也沒人發現她的行蹤…

他簡直要瘋了!

難道我錯過了她?難道她下了哪個交流道?難道我要這樣徒勞無功的在高速公路奔馳一夜,天亮聽到她出了意外?

不~~

「飯桶!難道沒有人查到她的行蹤嗎!?」他對著無線電怒吼。

「呼叫火爆浪子…呼叫火爆浪子…」非常微弱的訊號還雜了許多雜音,「大芭樂呼叫火爆浪子…」

「收到!有屁快放!」

「小櫻在…」然後是一陣雜音。

好不容易有小櫻的訊息,他擦撞過一輛小轎車,該死,擋我的路!「大點聲!什麼破機器,小櫻在哪裡?!」

「我在花蓮,訊號當然不好啊!」聲音總算清楚了一點,「你到底要不要知道小櫻的方位嘛?!」

得罪他可能就找不到小櫻了,卻沒想到花蓮的大芭樂怎麼會知道小櫻在哪,殊為調整呼吸,「呼叫大芭樂。」

「哼。」

「火爆浪子呼叫大芭樂,」他幾乎是哀求了,「拜託你告訴我小櫻的方位。」

「既然你拜託我了…好啦,根據高速公路的芭樂樹告訴我,小櫻剛過台中,仍然在高速公路上,還沒有下高速公路的打算。」

聚在基地台和無線電後面的許多人,心裡共同冒出問號,「這個花蓮的大芭樂是誰?」

「喂,」伯伯問手下的司機,「哪個道上用『大芭樂』這個台號?」

大家沈思了一會兒,「他們整群人都用芭樂做代號?高速公路的芭樂樹?」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殊為沒想那麼多,他加緊速度趕上小櫻的車,也飛快的趕過台中交流道。

「呼叫火爆浪子,呼叫火爆浪子。大芭樂呼叫火爆浪子。」那邊很快樂的像唱歌一樣喊著。

「火爆浪子呼叫大芭樂,收到。」他專心的頂前面的統聯,嚇得司機趕緊讓道。

「火爆浪子,要不要跟小櫻說話呀?」聲音實在太開心了點。

「她在哪個頻道?」他震得無線電前的每個人耳朵嗡嗡叫。

「你不用換頻道啦,要不要?」那聲音賊得讓殊為牙癢癢。

「廢話!當然要!」他按喇叭催前面的小客車快閃,對方幾乎是蛇行的閃開。

「好,那你大聲說,『芭樂戀愛大成功,我愛玉里芭樂叢』!」那聲音根本手舞足蹈了。

「什麼?!」他氣得擦撞前面兩輛烏龜,「你說什麼?!」

「不說就算了…」對方涼涼的。

「我說我說!」牙一咬,心一橫,「芭樂戀愛大成功,我愛玉里芭樂叢!」心裡幹聲連連。

聽無線電的人,先是一陣靜默,接著全笑翻過去,不管人在何處,笑聲的頻率相當一致啊。

「好乖好乖,」大芭樂顯得很高興,「保持速度啊,小櫻開得不比你慢喔…我先去調她的頻道…」

為什麼你可以調她的頻道?所有人都浮現這個疑問。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