儷人行 楔子

貼文前說明:這是當時言情出版社發起的「儷人行系列」中四本小說共用的楔子,其中由蝴蝶撰寫楔子和其中一本,另外三本由其他作家完成,所以這邊不會貼出。


儷人行 楔子

除夕。

鄰居太太們正在門口拜拜,瞪大眼睛看著開到隔壁賓館的救護車。

呸呸呸,大過年的,就有人「馬上風」了?

太晦氣了!

【Google★廣告贊助】

只見身穿雪白醫師袍的可愛女醫師,頭上盤著規規矩矩的髻,臉上帶著眼鏡,看起來卻還像是高三女生一樣。她用著自以為成熟,事實上嬌嫩的像是水蜜桃一樣的聲音道謝,「老王,謝謝你送我一程。」

正在樓下拜拜的鄰居太太們面不改色,只有剛搬來的張太太怯怯的問,「那個…那個…那個是…真的大夫嗎?」她和老公看過日本A片,只知道有扮成護士的風塵女郎,倒沒見過扮成醫生的。

抬頭看看「儷人賓館」的招牌,她的臉蒼白了。要不是有三十年房貸的壓力,她實在想掐著老公要搬家。

李太太拜了拜,嘆了口氣,「那當然是真的醫生。還是T大教學醫院的泌尿科大夫呢。」

泌尿科?…張太太的臉更白了。泌尿科和愛情賓館?!

幾時愛情賓館可以請到這樣「清純」、「高中女生樣」的「泌尿科女大夫」出診?

……她要搬家!她一定要搬家!

剛準備拔腿跑回去,沒注意到燈號已經轉紅燈了。剛跑到斑馬線,見一龐然大物,排山倒海而來…

蓋一砂石車是也!

「媽啊~」她閉眼蹲下,所以沒看到笨重的砂石車輕巧的繞過她,輪子發出吱吱的聲音,笨重如象的大車,卻靈巧的宛如獵豹般,安穩的停到愛情賓館的門口。

發現自己小命還在,張太太發著抖,癱在地上。砂石車的門開了…她為了可能的臭罵和虎背熊腰的司機簌簌發抖…

「沒事吧?」清脆如富士蘋果的甜聲。就像是剛上高中的可愛女生,水汪汪的眼睛眨呀眨,「要小心呢!馬路上車子多,而且闖紅燈太不好了。」

看著這個帶著鴨舌帽,臉孔甜得像蜜糖的小女孩,要不是她剛從駕駛座下來,她根本不相信駕駛這個龐然大物的,會是這樣一個小女生!

等她走進愛情賓館,李太太習以為常的搖搖頭,每個新鄰居認識了這家的女孩兒,都是差不多的表情。

「她她她…她…」張太太口齒不輕的結巴著,「她…高中女生可以開砂石車?哈哈…除夕到愛情賓館?」這是什麼年代?!開著砂石車援助交際?

「賓館是她們家開的啦。」李太太老神在在,「老二嘛!她的年紀離高中女生有點遠了。」她開始準備燒金紙,「唉,如果老二就嚇到妳…等等老三回…」聽到遠遠的誦經聲,她嘆了口氣,來不及說了。

張太太大張著嘴,看著綴滿鮮花的靈車開過來,擴音器還放著做法事的誦經聲,穩穩的停在他們前面。助手座下來了個「孝女」,穿了一身白紗,手底還拿著帶葉的竹竿…

孝女白琴?!

她轉過來的臉蛋小小的,天真的表情像是國中女生,哭紅的鼻子看起來更楚楚可憐。她現在可笑嘻嘻的打招呼,「李媽媽~好久不見了…」看見陌生的張太太,眼睛一亮,「新鄰居?太好了,我這個月的業務…」

看見張太太活像見了鬼,李太太好心的嘆口氣,「老三,今天是除夕哩。要拉生意改天如何?」

「對吼。」她推推蓋住臉的孝女巾,「那改天再拜訪啦!您…」她熱切的小臉對著張太太…

「我姓張,就住在隔壁。」她全身僵硬的回答。

「張媽媽。」她的聲音比幾個姊姊都甜,活像是蜜滋滋的荔枝香,「過幾天去拜訪您呵…」

等她進去很久,張太太才大夢初醒,「我家沒死人哪~~~~」

太太們都嘆了一口氣。瞥見儷人賓館走出個個頭更小的小女生出來燒金紙,親切的招呼,「老四呀,姊姊們都回來啦?」

「是呀。」軟軟的聲音像軟糖,看到下巴快掉下來的張太太,她親切的笑笑,「張阿姨,拜拜呀?有空來我家玩,我算妳八折。」

這個…這個小女生是賓館家的女兒?她一直以為跟自己國小六年級的兒子一樣大!

「下巴收起來吧。」李太太已經見怪不怪了,「張太太,那是賓館家的老四。妳該不會不知道吧?這家賓館現在是她的。他們家老爸老媽車禍過世以後,她已經當了好些年的老闆了。」

張太太翻了白眼,喃喃自語著,「我要搬家…我一定要搬家…」

唉…怎麼新鄰居的抗壓力都這麼低呢?李太太搖搖頭,點起鞭炮。

啪啦啦啦…喜氣洋洋的慶祝新年啦!

***

「火鍋?又是火鍋?」當醫師的大姊推推眼鏡,無可奈何的,「拜託,我們已經連續五年都吃火鍋了。能不能換點別的?」嘴裡發著牢騷,筷子還是沒停。

「鄭媽也過年去了嘛,」老四委屈著,「我又不會煮飯!」

「嘖,」老三搶走了所有的金針菇,「不會煮飯怎麼嫁人?」

「那是我的金針菇!」老二的聲音試著兇惡點,偏偏她家的女人聲音再兇惡聽起來都像撒嬌,「家裡誰會煮飯?妳會?」

「我會煎荷包蛋。」老三不服氣的說,「再說,誰能比我更會煮白飯?看!粒粒晶瑩哩!」

其他姊妹望著添得宛如「供飯」還插著雙筷子的碗默默不語。

老二打破沈默,嘆道,「算了,百無禁忌,行車平安。」端起飯碗,拔出筷子。

「唉,當醫生還有不看破生死的?」大姊也認命的吃起飯來,對著主位放著的兩碗飯招呼著,「爸,媽,吃飯了。」她沈默了一會兒,「老三這碗飯,添得滿適合你們吃的。」

「喂!妳們是什麼意思?」老三端詳著自己添的飯,「這麼標準的供飯不是誰都添得出來的欸!」

「是是是。」老四翻翻白眼,「爸媽一定高興死了。」我們早就死了!不肖女!

這群女兒的爸媽悶悶不樂的坐在主位上。不知道怎麼搞的,這幾個女兒都跟妻子有著相同嬌柔稚嫩的容貌,心思不知道像誰,一個比一個古怪。

大女兒立志學醫,本來麼,女醫生是多遠大的志向!但是…但是…她什麼科別不好挑,偏偏挑了個…挑了個…

「遍覽群鳥小」的「泌尿科」!

二女兒從小就愛讀閒書,不太適應教育制度。他們夫妻也不強求,畢竟有老大這個女秀才就夠了,女孩子家,將來都要嫁人的,不喜歡唸書也沒關係,年少輕狂喜歡騎騎機車也不算什麼…哪知道她愛車成癖,車越開越大,居然變成了砂石車司機!

但是比起三女兒,這兩個女兒簡直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老三什麼不好當,跑去考了「禮儀師」,整天跟死人鬼混!專長居然是「遺體妝」!

可恨車禍發生的太快,來不及交代遺言,要不然,他打算交代小女兒將賓館賣了,好好找個人嫁了算了。要不做啥都好,就是不希望她「繼承家業」,當起愛情賓館的老闆,而且就要開第二家分店了!

怪就怪吧。再怪也是自己的女兒。但是…眼見她們年紀一年年的大了,居然連男朋友也沒有,更不要說結婚和外孫了…

我們是造了什麼孽呀?老爸抱住頭,沮喪得要死。

「老伴…」老媽有氣無力的說,「看起來,我們還是無法安心去投胎了…」

「生了這種女兒…」老爸欲哭無淚,「到底上輩子我欠她們多少錢?讓我死也不安心…」

「老爸老媽的照片怎麼髒髒的?」老三奇怪的抬起頭,她特殊的職業直覺提醒著她。「好像有水珠。」

「霧氣啦。」老四不以為意,「來來,這是賣雞的伯母特別為我留的喔!聽說叫做什麼…『藍鬍子』…」

「『藍鬍子』?」老二狐疑的看著小小圓圓的『丸子』,「名字怎麼這麼奇怪?」

老四聳聳肩,「我不知道。伯母說吃了會養顏美容。」

老大看了一眼,小心的把碗裡的「丸子」丟回鍋裡。

「妳幹嘛妳幹嘛?」老三看著她,突然戒慎恐懼起來,「姐,『藍鬍子』到底是啥?」

她含糊的說了一句。

「什麼?」

「雞的……」

「到底是什麼啦?」老二已經吃了好幾個,唔,滿好吃的。

「雞的睪丸啦!」老大吼了起來。

老二噗的一聲,把嘴裡嚼到一半的「藍鬍子」噴了出來,老四敏捷的一跳,剛好噴了老三一身,老大被老四這一跳嚇得弄翻了桌子,一家子雞飛狗跳。

看著女兒連「藍鬍子」都不認識,老爸老媽一起呻吟了一聲。

「誰來娶走她們呀~我們想要投胎啦~」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