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情人(四)

「真的要去上班?不要吧?」方把車都騎到新莊了,還問我這種笨問題。當然,後天就要報稅了,我不去,開天窗乎?

又沒斷手斷腳的。

我把臉縮在方的背後,該死。足足用冰塊冰了一個多小時,眼睛還是腫得像水蜜桃。想到剛剛嚎啕的醜態,哎…….

丟臉ㄚ……

「把車騎回去啦。」我趕快把墨鏡戴上。「下班來接妳。」方笑笑的接過我的安全帽。「不要啦,我搭計程車回去。」萬一讓那兩個女人看見還得了?「下班來接妳。」方把車騎走,背著我揮揮手。

提心弔膽的進了辦公室,幸好人馬雜沓,活像翻轉的蜂巢,悄悄的潛入會計室,沒人看見。

safe!我在心裡大叫。打開電腦,一隻塗滿蔻丹的纖纖玉手,擱在我肩上。

shit!我在心裡大叫。

「怎麼這麼晚來阿?親愛的姊姊。」我就說了,姊妹同個公司真是重大不幸。「沒什麼…… 難免也會不舒服吧。」我裝的很忙的樣子,乒乒乓乓拉抽屜。「哪兒不舒服?妳不是百毒不侵嗎?咦?屋子裡妳帶個墨鏡幹嘛?」手腳不夠快,居然讓她搶走了墨鏡~

她的那聲「哇」,把在另一頭忙的團團轉的關主任也引了來。

然後兩個女人就像在看動物奇觀的往我臉上猛瞧。

「楓苓,妳又不是我們 account 的,趕快滾回你們市場部啦!」我拼命趕她。

「小江,妳看她的眼睛,該不會是哭過了吧?」關主任根本不理我,還跟楓苓討論的有來有去。

「唷,活像小籠包呢。幾時有了姦情,我怎麼不知道?」已經很痛了,她居然還來碰我的眼瞼,混蛋……

「隱形眼鏡引起的角膜炎啦!不怕傳染就再碰看看!」一面擋,一面怨嘆自己的苦命。

「那怎麼還戴著隱形眼鏡?」楓苓和主任都嘿嘿的笑著,互相碰著手肘。

對阿,怎麼還戴著隱形眼鏡?

「那種角膜炎不會傳染。」她們居然還在嘿嘿。

我越來越不確定我和楓苓是同胞姊妹了。那種壞心腸的樣子,根本和關主任琳一模一樣。

被她們亂七八糟的盤問了快二十分鐘,弄到我都要翻臉了才解散,哇勒……

我開始翻抽屜的胃藥。

等方來接我的時候,活像逃命似的催他快走。「怎麼了?後面有恐龍嗎?」還問哪?「對啦對啦,酷斯拉追來了,快走ㄚ~~」他猛然催油門,差點把我拋棄在馬路邊,自己騎著機車跑掉。

饒是逃的這麼快,第二天,還是被她們倆煩個半死。

我真是無奈。在家有兩個會藐視我的六年級小鬼,在公司有兩個好管閒事的同事,當中有個還是我的姊妹。

「看起來他沒有妳高耶。」主任坐在我的桌子上,一邊就著我的杯子喝咖啡。

「就是說。十八棟的高大帥哥妳不要,偏偏要這麼個小孩子。看起來比你小多了。」

「是比我小ㄚ。比我小一歲。」我埋首打傳票,不想理她們。

「什麼阿~~」這兩個女人異口同聲,驚動了半個辦公室。

「小聲點啦!噓~~」我趕快把會計室的門關起來,省得人家以為發生命案。

「他有沒有170阿﹖﹖」「大概有吧……我又沒有替他量過。」

「什麼喔……沒有一百七妳跟他耗啥呀﹖﹖」

我將抽屜碰的一聲關起來,「男人的價值又不在身高。」

「沒有身高的男人,再有價值也是缺陷哪。」

我白了他們一眼。「楓苓,你的前任姊夫,高不高﹖﹖帥不帥﹖﹖」

她愕了一下。對的。我的前夫,身高一百八十幾,身材標準,容顏恍若混血兒。帥的。帥的楓苓那時暗暗對他顛倒很久。

但是那個很帥的男人,也很帥的把我甩來甩去。

「但是…… 別人會怎麼想﹖﹖跟個比自己矮的男人﹖﹖而且年紀比你小。」

別人怎麼想,是他家的事,關我屁事﹖﹖別人不會幫我洗碗,別人不會對我微笑,別人不會親密的愛著我,別人不會和我相扶持。

別人只會出張鳥嘴,我管鳥嘴幹嘛﹖﹖

「你哦…….」楓苓活像醫生宣佈絕症一樣搖頭。「歪理多勒。」主任居然和她一樣搖著頭。

雖然講得這麼冠冕堂皇…… 可是方來接我的時候,我還是悄悄的比了一下。

方還是比我高一點點。我對於這種鬆了口氣的感覺,很是厭惡。一路上,都很沈默。

所以,猛然的跌在地上時,傷得雖不重,我倒是被驚嚇的很厲害。

方把我扶起來,我的機車躺在地上,還沒熄火的呼呼叫,而撞到我們的破舊車子,下來了四個大漢。

「靠么,把我們的保險桿撞凹了勒,宋仔,你看要怎處理﹖﹖」一個囉囉似的傢伙,呸了一口檳榔汁,四肢沒裝好的晃阿晃的晃過來。被叫宋仔的傢伙,斜吊著嘴角,「你嘛看人家小兩口恩恩愛愛,意思意思一下就好。」

公園邊的這條路相當僻靜,我心裡直喊糟。

「先生,是你撞到我們的。」方笑笑的回答他們。

「幹!誰叫你們騎那麼快﹖﹖趕快賠喔!無我是會抓狂喔!」一個活像猩猩的傢伙推了方一把。

方沒有生氣的樣子,說:「賠多少﹖﹖」

四個人互相使了個眼色,笑嘻嘻的,「免多啦,十萬就好。」

「好。」方把車扶好,機車已經熄火了,他開始發動。「貓,上來。」

我正要跨上去,被個傢伙拖了下來,「幹!你是臭耳人哪﹖﹖錢拿來啦!」

「到家就給你,你先放了她。」方將機車架好,面無慍色的說著。

「幹你婆仔卡好勒…… 阮擱給你們一起回去…… 你回去拿!要不然……嘿嘿…… 」抓著我的那個大猩猩看著我,他爹的,真不挑剔耶!「你的某的奶子還不小阿…… 」他的手正要抓下來,我也正好一個右拳筆直的打在他的鼻樑正中央。

我快十幾年沒打過人了。

骨節好痛阿~~

他摀著鼻子蹲下來,點點的血滴到地上。其他的人大罵著,衝了上來,還沒弄清楚發生什麼事,差點被方的腿掃到,不過倒掃到了那群流氓。

從來不知道方這麼厲害…… 一個人跟四個人對打耶!我趁著他們正亂的時候,趕緊將他們車子裡的鑰匙拔下來,丟進水溝裡,然後盡快的發動摩托車。

現實生活和電影不一樣。又不是好人就會打贏。他們有四個,四個耶!方居然和他們周旋了快五分鐘,挨的拳頭不算多,對手倒掛了彩,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不快點溜,打世界拳王賽嘛﹖﹖

驅車撞了一個,那傢伙還沒等我真的撞到就慘叫的像殺豬,方敏捷的跳上後座,我在混亂中又撞了個人,大約碾過了他的腳掌,後面慘叫和詬罵聲不絕,不過也漸漸的被拋在後面。

距離空手道和飆車已經將近十五年了。這種重溫舊夢的方式…… 實在……

我的手抖的車子會蛇行。

方用力擁住我,像是要把我勒瘦一圈似的。「貓﹖﹖受傷了嗎﹖﹖」

我拼命搖頭,說不出話來。眼淚像不要錢的,啪啦啦沈重的掉下來。

「沒事了……」他將頭埋進我的頸窩……

「其實,我也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