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情人(六)

「你總要給她個交代。這樣混下去,也不是辦法阿。」因為太過度疲勞,我在沙發上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聽到青書跟方說話。

交代?

「交代?結婚嗎?」

「那當然。要不然,沒事就跑到我家過夜,鄰居會怎麼想?萬一弄出小孩來,怎麼辦?」

這小鬼……不能說話像小孩點嗎?

「是阿,方叔叔,多個弟弟是沒有什麼,不過勒,以後推算生日和結婚紀念日,不免會覺得尷尬。」

挖勒……青棋……你被青書帶壞了。

「雖然我都很小心…… 不過,我也曾經想過。」方…… 你跟小孩子說啥呀!!「但是,結婚後,你們要怎叫我呢?」方,你還跟他們討論的有來有去的……

我完全清醒了過來,小心的不敢動。

「……」青書青棋大約相對看了一下。

「當然是方叔叔。」青書說。

「不是不喜歡方叔叔……」青棋解釋著,「我們討厭叫做爸爸的人。」

「我們…… 快上國小的時候,爸爸打過媽媽一次。拼命抓著她打耳光。我們很怕。」聽著青書平平的音調,我的心揪緊了。我以為他們忘了那回事。「我們衝到媽媽那裡,爸爸很生氣。打了青棋。媽媽抱住我們,被逼到牆角。然後那男人碰碰的打她的背。我們嚇得在她懷裡哭。」我忍不住輕輕顫抖了起來。因為我聽到青書居然在哭。

「抬頭看,媽媽笑著對我們說,別怕,沒事兒的。」青棋的聲音冷靜的可怕。

「方叔叔,你不可以打我媽。我是絕對會殺掉你的。」青書的聲音還帶著濃厚的哭聲。

「方叔叔,喜歡你,所以不叫你爸爸的。」青棋的聲音軟了下來。

「雖然我媽很笨,雖然她很讓人生氣,不過,你不可以欺負她。」「哥,不要這樣好不好,媽雖然笨,你也不要一直強調阿。」

這兩個……

「我會盡我所能的。相信我。」

等他們都回房間去了,我還固執的躺在沙發上不動。

方在我身旁坐下。「可以起來了。他們回房了。」遞了張面紙給背對著他的我。

哎……冰袋……我的眼睛又要敷冰袋了。

真是丟臉哪……又哭得稀哩嘩啦的……

「我很高興妳在我面前丟臉哪。」方笑嘻嘻的。

去你的。

「因為…… 貓覺得我可以信任,所以從來不哭的貓,才會在我面前丟臉。」他還一個燦爛的微笑給我,「對不對?」

真糟糕。這下子,冰箱裡的冰,可能不夠我敷冰袋了……

早上天氣很晴朗。颱風過後的天空乾淨得很無辜,好像昨夜的暴雨根本和自己是沒有一點關連性似的。

我的會計室雖然會西晒,但是臨著八樓的玻璃簾幕,剛好兩面映著天光。我若累了,常常站在窗前,對著觀音山發呆。

所以,看見對街的方,坐在我的機車上吹口琴,因為想看清楚點,居然會猛然的撞上玻璃帷幕,就算不上非常丟臉。

「喂!!窗戶也是公司財產耶!!請不要破壞公物好嘛?」主任居然這麼說。

「方在下面。」我看了看錶,才四點五十八分,我還要一個鐘頭多才下班。那,方在那做什麼?

「什麼東西放在下面?」主任把臉貼在窗戶上張望著。

「主任,我出去一下。」我趕緊穿上鞋子,在會計室,我向來都是穿著絲襪就亂跑。

「喂,去哪?還沒下班哪。」

「去銀行。」我提高了嗓子,跑了出去。

「五點去銀行?阿月!!這種蹺班的理由妳也說得出口阿~~」

這理由是爛…… 我還是截到了電梯,火速的跑過車水馬龍的大街。方在吹,「荒野大鏢客」。

一曲終了,他回頭對我一笑,我報以掌聲。

「怎了?有什麼事嗎?是找我嗎?」他擁著我的肩膀,向著大樓那邊揮手。

挖哩勒…… 我的臉一下子慘白掉了,玻璃簾幕的八樓,擠著滿滿的人在看,還有人做出吹口哨的樣子。方乾脆在我臉上親了一下,那群無聊到簡直要死的傢伙,居然揮起外套來!!

「閉嘴!!」我對著那群呼嘯的傢伙大吼,雖然我知道他們聽不見。

狼狽不堪的想逃離現場,天公很不作美的乾脆下起大雨,看著又出太陽又下雨的神經病天氣,我真的哭笑不得。

方撐起雨傘,將一臉尷尬的我塞到傘下,頗有風度的向那群無聲鼓譟的傢伙道別,挽著我離開。

「方…… 很丟臉…… 別揮手啦…… 」這下可出了名。我專業又冷漠的形象毀於一旦。

「不會阿,跟我們貓貓在一起,有什麼丟臉的?」

嘆口氣,「機車還沒騎耶。」

「我們雨中漫步一下嘛。從來沒有這麼浪漫過。」

你以為,我還會有勇氣回去騎機車嗎?

「怎麼了?這麼高興。」看著他努力的將喜悅裝得若無其事的樣子,就覺得非常詭異。

「貓貓。我找到工作了。」他還是裝的好像不算啥的樣子。

方從回國之後,就長短的接些廣告企劃案回來做。看他頗為怡然的樣子,我也看不出催他找工作的必要。

沒想到他還是會在意,高興的像個小孩似的。呵。

「什麼工作呢?」

「沒什麼,不過是個小廣告部門,有個幾千萬的預算可以自由運用罷了。」

「小廣告部門?也不過?」捉狹的看著他,方被我逗得笑出來。

「對,我很高興。以後,我就有固定的工作,固定的薪水,還可以照顧固定的女人和小孩。」

我搖搖頭,正想說話,瞥見天際一道少有的,城市的彩虹。

「方~~」我狂叫,「你看~~你看~~彩虹ㄟ~~」顧不得還有一點雨,我跑出傘外,貪婪的看著已經好多年沒看見的彩虹。

他本來是笑著,笑容卻漸漸消失,漸漸哀傷。

「貓貓,妳幾歲了?」

呃?「三十五,怎樣?」

他撫了撫我髮上的雨珠,輕擁著我,「我的二姐,也三十五歲,今天我去看她,她正在後院打羽毛球。看起來只有二十五歲。」

「那是二姐會保養阿。」哎…… 不是青春永駐的美人,我也很不甘願哪,「而且,我不會打羽毛球。」

他笑了。「貓貓若是婚姻幸福…… 應該學會打羽毛球。應該會有比較多的笑容。」

這瞬間,我明白了。心裡的感動,不是一點點。

「我對現在的生活,沒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向前跑兩步,向他伸出手,「我現在可以快樂的擁抱你,這我就很滿意了。我同時可以擁抱書和棋,我真的,很幸福。」

一起回家,一起吃著鬧哄哄的晚餐,映著普通的日光燈下,是我珍愛的人們。還有什麼比這更重要,更好的呢?

我的生活所需,會得自己努力。我只求,在我偶發的軟弱時,有個人,肯跟我說,「很好了,妳已經,很努力了。」輕輕按著我的頭。

這樣,就好了。

洗過澡,方沈沈的睡在我的床上,我也洗了個很長很長的熱水澡。覺得傍晚看見的彩虹還留在心底。隨機的抓了瓶sunflower撒了點。

坐在床上梳頭,方突然從背後抱住我,把我嚇了一大跳。

「sunflower。」可能是剛睡醒的關係,他的聲音緊逼著。

「對阿,這是sunflower的香水。」他一點動靜也沒有,「方?」

他沒有說話,良久良久。第一次,他說起留學時看到的向日葵田。

帶著一種遙遠的語調,訴說著那一大片向日葵花田。

柔軟而緩慢的聲音,金黃色的,壓迫的,一張張向日葵熾熱的臉孔,向著太陽。一望無際。花田柔滑的順著地平線,宛如女體一般。

讓人暈眩的,強烈的美麗向日葵。沈默的在夕陽下,垂首。

在這種迷離的氣氛和氣味中,我睡著了。

天亮,方已經不在了。如此四天,我沒再看見他。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