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七章(下)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沒課,崇華就開著小車載她四處跑,他們也因此參加了不少原住民的豐年祭。

花蓮的豐年祭是很驚人的,即使已經表演化、觀光化,旺盛的生命力卻仍讓人驚歎。

都會如此,小部落更是熱烈狂歡,部落的村民對他們這對美麗的人兒一直很好奇,周遊幾個部落,豔然和崇華就有了一整套阿美族傳統服飾。

豐年祭熱熱鬧鬧的舉行著,村長太太遞酒過來,熱情的邀請豔然一同下場跳舞。

「我不會跳舞,也不會喝酒。」盛情難卻,豔然有些著慌。

「不喝酒有紅茶呀。」村長大大笑眯了眼睛,「跳舞很簡單的,阿桑教妳……」視線瞟向崇華,「你也一起來啦,男人不要那麼惜皮肉,被看又不會痛……」

崇華好笑的在族人簇擁下,裸著上身,斜背起檳榔袋。平常鍛鏈有素的肌肉,襯著俊美的臉,像頭矯健而健美的豹。

少女們壓抑著輕呼,不斷的偷看他。

崇華對那些眼光一點都不介懷,但是,當他看到打扮好的豔然時,呼吸不禁停了一秒。

她……真美。

薄施胭脂,讓她整張瞼都亮了起來,阿美族的傳統服飾穿在她身上,別具風情,微帶羞澀的笑容,更有楚楚動人的風韻。

「幹嘛這樣看我?」她薄嗔道。

「妳真漂亮。」崇華打從心底的讚美著。

「呿。」她輕輕啐了一口,臉卻微微紅了。

聲震屋宇的歌聲,簡潔有力的舞步,聽著跳著,崇華突然被感動了。

生為人,才擁有這樣熱烈感染的歡樂。活著,真是一件好事呀。

雖然不懂歌的含義,聽了幾遍,也聽熟了。長老笑著把麥克風遞給崇華,示意他起頭,他謝絕了麥克風,用洪亮有力的聲音唱著。

豔然有些陶醉的聽著他好聽的聲音,望著他的眼,知道他是唱給自己聽的。

唱些什麼……不重要吧?他的心意,已經筆直的傳達給她了。

會場的氣氛仍然熱烈,崇華悄悄來到豔然身邊,牽起她的手,沒有驚動任何人的離開會場。

月光泠泠,橘子花散發著酸甜的蜜味。輕輕擁著她,像擁著此生最珍貴的寶貝,虔誠的在她唇上吻著。

月光為證,他此生只愛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胡豔然。

疲憊卻愉快的回到家裏,兩人正在整理檔案和照片,卻傳來一陣陣敲門聲。

崇華和豔然面面相覷,現在是晚上十點,在這個純樸的三合院裏,大部分的人都睡了。房東是個和藹的老太大,幾乎沒來敲過他們的門,總說他們小倆口需要獨處的時間。

現在又會是誰呢?

「大概是墨墨黑和白帥帥吧。」崇華笑著起身,「等等要叫他們的阿媽打屁股,半夜不睡覺跑來幹嘛?」

一開門,他便僵住了。

望著他僵直的背影,豔然疑惑的抬起頭。

「二姊。」他的聲音緊繃。

臉容妝點精緻的麗人,有著和崇華相似的面容,只是身上散發出的冰霜感,卻拒人於千里之外。

「聯手機也沒有,害我大老遠的從臺北跑來。」連聲音都冷冰冰的,「爸爸要見妳。」正眼也不瞧豔然一眼。

崇華沈默了一會兒,「……爸爸怎麼了?」

「你會不知道爸爸怎麼了?」她反問,唇角噙著冰冷的笑,「你倒好,跑到這種鄉下地方清靜度日,我們其他兄弟姊妹就活該倒楣,讓那生病的死老頭差來遣去!現在他要死了,又要我們把外面的野種統統叫回去。那死老頭的野種還真是——」

「二姊!」崇華厲聲喝道,隨即又放軟語調,「……我知道妳和大媽都吃了很多苦。」

冷漠的面具短暫崩解,激烈的情感需要非常壓抑才能平息,「……明天就回臺北去。誰知道那死老頭可以撐多久?」說完轉身就想走。

「二姊。」崇華喚住她,「我要結婚了,豔然是我的未婚妻。」

她這才上下打量豔然,臉色和緩了下來,「你是爸爸的兒子,可別跟他一樣,害了人家一輩子。害一個不夠,還害了那麼多女人。」

她走了之後,崇華沈默許久。

「她是我二姊。」面對豔然關心的眼神,他緩緩說道:「我的家庭……有點複雜。」

「沒關係。」豔然輕輕握著他的手,發覺竟是這樣的冷。「我和你在一起。」

她溫暖的手讓崇華覺得好過多了,「我父親……不只一個太大。我母親過世得早,所以我是跟著大媽一起長大的,她對我很客氣……」短促的笑了一下,「對一個庶出的孩子,已經算是很幸運了,我的哥哥、姊姊也不會欺負我。」只是冷漠的把他當成長住家裏的客人。

「我父親有很多情婦和女朋友,我可以說是看著大媽的眼淚長大的。妳不要怪二姊這樣……她也吃了很多苦……不是有錢就可以解決一切的痛苦。若真是這樣,我們家應該是最幸福的家庭了。」他的笑容蘊滿了寂寞。

「……明明知道這樣很惡劣,可是……我長大之後,卻走上跟父親同樣的路。本來我是不願意結婚的,因為不想讓妻兒感受到相同的忽略和跋扈情婦的欺淩,但是……我遇到妳了。妳願意相信……相信我能終止這種可悲的迴圈嗎?」

她沒說什麼,只是一下又一下的輕撫著他的發。

「……我已經將自己交到你手上了。」她的笑容是這樣的無畏、堅定,「不管結果如何,都是我自己的決定。」

把臉埋在她懷裏,他從來沒有這樣安心的感覺。有滿肚子的話想說,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我明天北上一趟。」他的聲音模糊,「等我回來,我們就結婚,辦一個小小的婚禮……在神的面前宣誓……我將終生善待妳、愛護妳。」無法解釋為何會有想哭的衝動。

豔然哽咽了,她含淚微笑,「我願意。」

兩個孤獨的人在一起,或許可以把孤獨驅離。

孤獨的滋味,已經分別嚐盡了。

「妳到底寫完了沒有?」白帥帥沒好氣的問,「就那麼幾行字要寫到什麼時候?」

「為什麼我要一個字一個字寫?」墨墨黑惱羞成怒,「只要使用魔法——」

「吼~~這還要我說啊?這附近有多少教堂?笨蛋!亂用魔法會引來天使干涉,妳懂不懂啊?」白帥帥一把搶過她的數學作業本,一面寫一面罵,「沒見過這麼笨的魔女,連國小一年級的數學都要想半天——」

「因為題目太蠢了,我才不會的!」

「妳趕緊給我寫國語作業,別廢話了!」

兩人悶悶的低頭寫作業,時間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

「變身成小孩子果然是個蠢主意。」墨墨黑不情願的承認,「早知道就變身成房東太太。」

「妳自己說變老太太很醜的。」白帥帥瞪了她一眼,「趕快寫!等等……妳寫那什麼鬼打架?給我重寫!」

「妳幹嘛比老師還嚴格?」墨墨黑火大起來,「我學這個幹嘛?當小學生只是偽裝而已,又不是我的主要任務!回魔界以後,我哪需要認識注音符號?」

「在人間就需要!趕快寫啦!認真一點,不然長大以後怎麼在人間生活?」白帥帥搶過國語作業本,把她寫的鬼畫符擦掉。

墨墨黑想搶回來,卻已經被擦掉兩行了,「吼~~我寫了半天……等等!」黝黑的臉孔突然變得慘白,「長大?人間?」她緊張的跳起來,四處張望了下,又趕緊去關門關窗,「笨蛋,妳不想回魔界了?這事要是讓上面知道了,妳會死喔妳!」

白帥帥臉孔漲紅,「我、我、我哪有……」

「喂,我們的任務是接王子回魔界,妳還記得吧?只要王子再做一件壞事,我們就算不想回去也得回去。」

「他不會的,王子的天使基因太強,如今又找到了他的真命天女,根本不可能再去找其他女人。」白帥帥把她的國語作業本拿過來,認真的開始幫她寫作業,「我幫妳寫,但是妳要用功點,不然養妳是沒什麼,只是會被其他人類笑……」

「養我?」她的臉有些紅,「……你要跟我留在人間喔?」

「啊就……就……就在一起這麼久了……」白帥帥結結巴巴,「我這麼聰明,順便養妳又不費事……還是妳想回魔界?」

「我不要!」發現自己回答得太快,墨墨黑臉更紅了,「我……我……我自己寫作業……」

兩個小惡魔在燈下沙沙的寫作業,白帥帥抬起頭偷看,剛好墨墨黑也同樣抬起眼偷瞄,兩個人目光一對,又匆匆低頭,寫得更勤奮了。

「我……我會用功的。」墨墨黑的聲音微弱得像蚊子叫。

「嗯。」白帥帥連頭都不敢抬,良久才小小聲的說:「一、一起啦,我們在一起啦。」

又過了好一會兒,墨墨黑才細如蚊鳴的應了聲,「……好。」

就這麼一聲「好」,兩人心裏像灌滿了蜂蜜,甜孜孜的。

唉……這都是人間的壞影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