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七章(上)

眼前似乎有細小的蚊蚋在飛舞,崇華眨了眨眼睛。大概是看書看太久,眼睛太累了。

悄悄的起身,現在不是大考的季節,圖書館裏冷冷清清的。崇華走向洗手間想洗把臉,經過長窗下的位子,看見豔然的膝上攤著書本,眼睛卻望著窗外深深淺淺的綠意,心神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

看著她,管不住自己的腳步往她走去。他知道自己的行為像可恥的跟蹤狂,但是……

這一年的醞釀相思,讓他無法克制自己。

潔淨的玻璃窗倒映著兩人模糊的面容,她潔白的側瞼流下一行清淚。

「一年了。」她的口吻帶著絕望,「妳還無法忘懷她嗎?」

「應該可以的。」他壓抑地回答,「等我蒙主寵召的時候,說不定可以忘懷。」

回眸怔怔望了他許久,他也同樣回凝。

「我是胡豔然。」她承認,「但也不是她。我不是那個完整無缺的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脫下四季穿著的長襯衫,裏頭只穿小背心的她,看得到的肌膚都有翻卷縫補的疤痕。「……我甚至失去了生育能力,和我的聲音。」聲音因哽咽而顯得更沙啞,「我已經不是妳認識的那個美麗老師……我甚至換了名字。」

顫抖的指尖輕撫著她頸上如娛蚣般的傷疤,崇華美麗的眼蓄滿了淚水,「玫瑰若不叫玫瑰,難道就會失去它的香氣嗎?天啊……妳受到什麼樣的痛苦……原諒我,請原諒我……在妳這麼痛苦的時候,我竟了無所覺……」

輕輕將她攬進懷裏,如雨般的淚滲入豔然乾涸已久的心田。

「妳沒聽清楚嗎?我已經失去了生育能力,全身部是醜陋的傷疤。」她閉上眼,拚命地壓抑情緒,身子顫抖起來。

「我每個字都聽見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妳活著,妳還好好的話著……請再相信我一次。」

依在他懷裏,豔然終於放聲哭了出來。像是在充滿暴風雨的人生裏,終於找到了港灣——雖然她不知道港灣是不是海市蜃樓。

停靠吧,她已經太累太累了。這一年……受盡折磨的不只是眼前這個人,自己也時時飽受煎熬啊。

瀕臨渴死的人,是沒辦法拒絕眼前的清泉,就算明知充滿毒液也無所謂。

這夜,豔然沒有回家。

崇華痛苦而深情的親吻她身上每一道傷疤,伴隨著淚滴。

「……很痛吧,一定很痛很痛……」他恨不得那場大劫發生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嬌弱的她。

豔然虛弱的笑了笑,「不比這裏痛。」指了指心房。

「相信我。」緊緊的抓住她,害怕豔然再次在他眼前消失,「我絕不會再讓妳傷心。」

望著這個牽動自己心弦的男孩,豔然淒美的笑了。她從來沒想到,讓自己魂縈夢牽的會是這樣美麗的男孩。她一直以為,自己會愛上像父親那樣的男子漢,或是悠遊書海的謙謙學者。

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把心失落在一個美得猶如墮入凡塵的天使身上。

「你不是天使,而是路西法。」她緊緊的擁抱崇華,「愛上這樣的人,是我自己的錯。」

若是再受傷,她大概連命都要賠進去了吧?

但是,在他純淨含悲的瞳采裏,誰還記得可怖的過去和無知的未來?就像飛蛾明知燈焰的致命,還是義無反顧的撲火而去。

就為了那一瞬間的燦爛輝煌。

她很瞭解撲火飛蛾的心情,非常瞭解。

豔然辭去了教職,和崇華住在三合院的西廂。她是這樣的累,累到無法承受別人好奇的眼光和探問。

但或許,她希望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不知道,這樣他們純淨的愛情或許可以長久一點。

不過,崇華卻沒讓她失望,除了上課以外的時間,幾乎都待在家裏。這小小的套房,就成了他們的家。

兩人常一起到花蓮活動中心,那是必須開車才能抵達的距離,但是他們卻樂此不疲。

帶著大疊的書,開著崇華的小車,他們喜愛那個可以看到太平洋的閱覽室,從書堆中抬頭就可以看到深深淺淺、宛如在呼吸的藍色海洋。

靜謐的讀書室,只有浪潮細細的拍岸聲,和翻頁的沙沙聲。看書看累了,兩人會悄悄起身,牽手沿著欄杆散步,望著永恆的海洋。

海天共一色,清涼的海風,終年不息,像是可以吹走所有的憂慮一般。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豔然眉間的輕愁終於消散了。

她常思考永恆的定義。或許,一天接著一天的相愛,就能通往永恆的道路吧?

昨天他在,今天他在,明天也應該在……接續許多的明天,說不定,他們會一直在一起。

這希望讓她的容顏散發著珍珠般的柔和光澤,而她的改變也感染了崇華,他顯得神采奕奕。豔然的快樂,就是他的快樂。

趁著暑假,他們幾乎踏遍了半個臺灣,沿著鐵路南下,興之所至的隨意停留,有幾次在深山裏迷了路,還得去派出所過夜。

「你們是夫妻?」警員客氣的讓出休息室,有趣的看著這對美麗的人兒。

「就快了,這是婚前的蜜月旅行。」崇華自然的摟了摟豔然的肩膀,趁機把放在口袋裏很久的碎鑽戒指戴在她手上。「瞧,這麼多證人,妳賴不掉了。」

她微張著嘴,完全沒料到他會突然求婚。駐守的警員爆出笑聲和鼓掌聲,讓她覺得可笑又尷尬,卻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居然奪眶而出。

「妳不願意?」崇華擔心起來。

豔然擦乾眼淚,將手背在身後,板起臉孔,「貨物既出,概不退還。」

「妳想退,我也不給退,千山萬水也要把妳追回來。」旁若無人的,崇華深深的吻住了她。

警員笑著離開休息室,將空間留給他們,

小小的一圈鑽戒,圈住了兩個人的心。

這趟環島之旅,讓兩人都曬黑了。曬黑的豔然,身上的疤痕看起來更明顯,但是她毫不在乎的穿上泳衣,高高興興的戲水,無視周圍異樣的眼光。

即使搭訕不成而惱羞成怒的痞子出口傷人,她也不在意,但是,崇華卻很在意。

「你再說一次!」崇華神情陰冷的揪住那個痞子的花襯衫,「你剛剛對她說什麼?」

痞子吞了口口水,眼前這個男人漂亮得不像話,可不知為何,被他清澈的雙眼一瞪,他卻怕得全身發抖,只覺酷熱的空氣也突然變得冰冷,

靠,這麼多人在看,他若示弱了,臉要擺哪裡?鼓起勇氣,他甩開崇華的手,「說十次我也敢說!那個補丁女不乖乖在家裏躲著,跑出來嚇人幹嘛?我看她可憐,好心跟她聊天,居然敢不甩我——」

話還沒說完,左眼便挨了一拳,頭冒金星的倒在地上啃沙。

他的同伴鼓噪起來,捋起袖子就準備上前幫忙,可崇華厲眼一掃,居然個個發起抖來。

「還有誰想試試看?」

他的臉如此俊美,聲音如此好聽,但是被他那雙比女人還好看的眼睛掃過,說不出來為什麼,那群人竟腿軟的跪下來,連磕了好幾個響頭,拖了闖禍的同伴就跑。

看著他惡意的邪美笑容,豔然心裏不禁掠過一絲寒意。

「崇華?崇華!」輕輕的搖他,「別人說什麼我不在意,只要……只要你不在意就好了。」

邪佞的表情僵凝了一會兒,繼而浮現困惑之色。他心底剛剛湧現的殺意,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自己也不明白。

時時在眼前飛舞的蚊蚋,擴大成了黑色的蝴蝶,翩翩在他眼前飛舞。

「崇華?」

他轉頭,一瞬間什麼也看不到,只有黑色蝶影。

「豔然?」他恐懼的往前抓,直到觸碰到她溫暖的臂膀,眼前不祥的蝶群才飛散,光明的世界重現。

因為豔然,他的世界才有光亮。

「沒事了……」他喃語著,輕撫她擔心的臉,不知道是安慰自己,還是安慰她。「什麼事也沒有……真的……」

她有些狐疑的投入崇華的懷抱,「真的?」

「真的。」緊緊的擁住她,這樣不祥的蝶群才不會再出現。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