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八章(下)

「崇華!」趕忙接住他,沉重的體重讓她踉蹌了下,她恐懼的四處張望,看到他身後同樣濕漉漉的墨墨黑和白帥帥。

「什麼都不要問!」他們已經筋疲力盡了,沒有力氣再做一次瞬間移動。「快帶他去最近的教堂……我們……我們是保不住他的……」連隱藏身形都做不到,兩個小惡魔都現出了羊角和獸尾的原形,「去求上帝……若是祂真的聽到了……或許還有可能保住王子……」

「應該送他去醫院。」豔然撫著他一身的繃帶,一臉驚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先去教堂。」白帥帥疲憊的哀求道,「看我們兩個這樣捨命……好歹也聽聽我們說什麼。先上車好嗎?求求妳……不為我們,也為了王子,求求妳……」

這一夜,宛如惡夢一般。兩個她很熟悉的小朋友,帶著惡魔的外貌前來,捨命救了她心愛的人。而她心愛的人,此刻卻昏迷不醒。

風雨飄搖中,將車開進了她慣去的那家小教堂,神父滿臉慈愛的前來開門,看到跟隨在後的兩個小惡魔,不禁一僵。

在魔王的怒氣之下,這教堂是他們最後的庇護所吧……墨墨黑和白帥帥對看了一眼,心情突然寧定下來。

王子平安了。其實,在魔王發現他們倆的時候,他們就知道自己的末路近了。伹就算要走向末路,也要兩人攜手同行。

「豔然,妳和王子應該安全了。」墨墨黑語氣疲憊,「我們……就不進去了。我們會儘量替妳們爭取時間……希望妳們的神會庇護妳們。」她笑著,臉上的淚滴混著雨水,看起來狼狽不已。

白帥帥也同樣垂淚。

他們的淚都是為彼此流的,雖然不畏死,卻為對方的死心痛不已。

死亡已經迫在眉睫了。

「等等。」神父出聲叫住他們,「慈愛的父不會容許我將淋著雨的旅人趕出教堂。進來暖和一下,喝點熱湯吧。這雨,總是會停的。」

「神父,」白帥帥呐呐的說,「妳沒看到……沒看到我們……」困窘的摸摸自己頭頂上的羊角,「我們不是上帝的子民。」

「上帝的慈愛是無遠弗屆的。」神父將所有人都迎進來,「我想,妳們有很長的故事要說。」

安頓好昏迷的崇華,又休息一陣後,白帥帥和墨墨黑總算恢復了點體力,卻還沒辦法隱藏原形。

「我……我和墨墨黑……都是惡魔。」白帥帥艱困的開了口,「王子雖然是人身,卻是魔王陛下的獨生子。只是……他的生母不是惡魔,過去王子一直對人類多所維護,觸怒了魔王……魔王震怒之餘,將王子驅逐到人間轉世,要他親眼看看人世間的醜陋。因為王子說,他就算轉生為人,也絕對不會為惡……」

這番匪夷所思的話,因為眼前這兩個小惡魔而添加了真實性。

他們娓娓道出這些年來監視崇華的經過。

「……王子是愛妳的。」墨墨黑眼中湧現淚水,「就像我……我也……我也愛著白一樣……」她握緊白帥帥的手,哭了起來。

「我知道。」豔然溫柔的說,將手覆在崇華手上。「他是什麼都不要緊,只要我愛他、他也愛我就夠了。」

「讚美主。」神父平靜的說,仿佛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這神奇的聚會這樣難得,讓我們一起來祈禱吧。」

「祈禱有什麼用呢?上帝根本不會聽的!」沉重的教堂大門被狂風吹開,魔王出現在門口,背著光,只看得見巨大的身影。他一出現,十字架便起火燃燒,數不清的魔物沿著火柱攀爬、尖叫著,神聖的教堂瞬間猶如煉獄般可怖。濃重的黑暗深卷而來,只有神父身邊的燈火仍然不受影響,驅開了黑暗。

「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神父依舊平靜。

「這世界上沒有我不該去的地方。」魔王手一揮,便揮開了上前想阻止他的白帥帥和墨墨黑。

他伸手抓住豔然,想將這個困住他兒子身心的女人撕成兩半,卻如遭雷殛般鬆開。

哼!就算意識昏迷,他的獨生子還是保護著這女人。

這樣強大的力量,這樣純粹的資質,卻偏偏讓「愛」這個字眼困住了身與心,像是被馴服的噴火獸。

「你這是逼我毀滅一切!」魔王陰狠的神情伴隨著魅惑的嗓音,分外令人毛骨悚然。

「你答應過我,絕不強迫他的。」神父開了口,卻不是蒼老的男聲,甜美得宛如天籟。

魔王僵住不動,一旁的魔物依舊尖叫著示威,讓他感到萬分頃躁;

「統統給我閉嘴!」黑暗的火焰席捲而去,所有的魔物瞬間被燒得乾乾淨淨,教堂頓時像墓穴一般寂靜。

神父的面容漸漸模糊,又慢慢清晰起來,絕美的容顏有著聖潔的光芒。

豔然愣愣望著,訝異得嘴都合不起來。

是天使。背上揚起美麗光翼,是天使沒錯。

「那身黑衣服真醜!」魔王瞪著披著神父衣袍的天使。

天使斂眉微笑,「你答應過我的。」

「化身成神父守護在他左右,我還真是沒想到啊,」魔王語氣譏諷,卻也有些許疲倦。「我是答應過妳。不過,妳不知道魔族說話都不算話的嗎?」

「我相信你。」她美麗的微笑帶著溫柔的悲憫。

「相信我就該跟我回去,而不是為了什麼守護人類的鬼使命,拋下我們的兒子!」魔王狂怒的抓住她,「跟我回去,我就饒過他,隨便他愛去哪兒就去哪兒!我之所以要他回我身邊,是因為……因為……」

兒子的身上有妳的影子!將他留在身邊,我才覺得跟妳有所聯繫。魔王怎麼也無法說出心裏的話。

天使的臉上有著不捨與淒絕,「……好。」

「算了!」魔王狂笑起來,「我要妳這假惺惺的逃妻幹什麼?愛去哪兒就去哪兒吧,我不管了,就當作……當作我從來下認識妳們!」

「你……妳何不將對我們的慈悲,分一些給眾人?」天使盈盈欲泣,「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是魔王,掌管眾惡之神。慈悲?哈!我不會對任何人慈悲,妳牢牢記住這點。我也只是貪妳不凋的容顏,莫非妳以為我愛妳?好笑!哈哈哈哈……」伴隨著狂笑,魔王飛入了深深的夜裏,同時也帶走了暴風雨。

奇異的,那笑聲居然有些悲戚。

天使昂首,喃喃的向上帝祈禱,淚流不止。

「我的孩子……」她溫柔的輕輕抱起傷重的崇華,「我可憐的孩子,孤獨的留在這人世間,沒有地方是你的歸屬……不容於天也不容於地,這都是我的罪孽……」

「他不是一個人。」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吧?豔然鼓起勇氣說道:「他當然不是一個人,他還有我。」

從天使的手中,她接過了崇華,不管他是什麼身分,她都深深的、深深的愛著他呀。

天亮之後,豔然訝異的發現自己趴在病床旁,而崇華則躺在病床上,平順的呼吸著,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摸摸自己頰上的淚痕,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心痛。

似乎作了一場好長的夢,好心駿,卻想不起來是為了什麼,不過,只要崇華還在她身邊,這就夠了。

崇華的眼皮動了動,睜了開來,「豔然?」

昏迷了那麼久,他終於清醒了。豔然激動得潸然落淚,「我在。」

「嗨。」他的笑容虛弱,「我回來了。」

在擁抱中,所有的一切都不再重要,包括被清洗掉的記憶。

「他們呢?」崇華問。

「他們?誰?」

他們同時想起一黑一白兩個淘氣的小孩,但是,記憶卻像風化的流沙,點點滴滴侵蝕模糊,終究不復印象。

天使慈悲卻也殘酷,有關這段天使與惡魔的相遇,他們忘得乾乾淨淨,就連那兩個好心的小惡魔,也被遺忘了,只剩下一點點模糊的影子,名字到了舌尖就是念不出來。

窗外,望著病房裏大劫後相擁而泣的兩人,墨墨黑和白帥帥相視而笑,笑容有些悲戚,也有些欣慰。

終究有人是幸福的。

「只要在一起,就不怕。」輕聲說著,兩個小惡魔攜手飛向天際。

他們要勇敢面對未知的命運,值得安慰的是,即使到最後一刻,他們依舊在一起,須臾不分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