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九章(完)

崇華出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辦個簡單的婚禮,娶了豔然。

這場車禍,經過徹底的檢查,發現崇華視網膜有剝離的現象,幸而還來得及挽救,保住了一半視力。

雖然看豔然的時候有些模糊,閱讀也有些吃力,但是能和她長相廝守,就已經是上天的恩賜了。經過這麼多的磨難和生死,每一刻的甜美都像是跟上帝預支的,他不敢再奢求。

婚後的生活,沒什麼風雨,每天都是平順的。

豔然是這樣的滿足、這樣的快樂,也讓他感染了相同的喜樂。

博士班畢業後,他沒回臺北,接受了東大的聘書,準備在這個純樸的花蓮生活到老。

房東太大因為年事已高,北上依親,便將這個廣大的三合院便宜的賣給了他們。只是……偶爾望著曬谷場時,恍惚間像是看到兩條小小的身影打得滿地生煙。

但是……那是誰呢?

模糊又深刻的記憶,到底是誰呢?滿懷感謝和疑問……他實在不知道是幻抑或真?

「崇華。」卸下教職後,豔然在家潛心讀書寫作,簡單的生活讓她顯得安寧祥和。

但是這天,剛從教堂回來的她,卻顯得有點心神不寧。

「嗯?」擱下筆,崇華專注的看著她。

他……還是這麼好看,都已經三十出頭了,還擁有少年般的容顏,卻又不失成熟穩重。

這樣風采翩翩的老師,該是眾多女學生愛慕的對象,可崇華一直守著諾言,不再讓她傷心失望。

「神父……神父跟我提議,我們……我們領養兩個孩子吧。」不能生育一直是她最深的遺憾。她知道崇華愛孩子,但是他從來不說什麼。

上次去百貨公司,她從洗手間出來,看到崇華望著嬰幼兒專櫃發呆,心裏不禁感到一陣剌痛。

「領養孩子?」豔然也到了想要孩子的年齡嗎?「神父說的?哪家的孩子?」

「兩個外國小孩。」她聲音小小的,「因為是外國小孩,又已經八、九歲了,所以沒有人想收養……」

兩個人默默無語了一會兒——

「妳想要嗎?」

「你想要嗎?」

異口同聲的詢問,又一起笑了起來。

兩個人轉著相同的心思——若是孩子能讓彼此快樂,那就收養吧。這個家也冷清太久了,需要兩個孩子在曬谷場打架,熱鬧一下……

「我們幾時去接他們?」摟著豔然,他笑著問。

在育幼院看到那兩個孩子,豔然和崇華都受到莫名的撞擊,繼而為之鼻酸。像是看到許久不見的老朋友般,這樣的熟悉、這樣的親切。

小女孩皮膚黝黑,小男孩則白皙賽雪,兩顆小頭顱湊在一塊兒,認真的寫著作業,一面互相爭執著。

「妳的字怎麼那麼難看!」小男孩生氣的搶過小女孩的作業簿,「我光是幫妳擦掉,就擦得手都酸了!妳就不能認真點寫喔?難怪老師說妳寫字跟鬼打架一樣。」

「欸!妳幹什麼引我辛苦寫了半天……吼~~妳就這樣擦掉了!」小女孩生氣了,「我的字就是難看,怎麼樣?又沒叫妳看!」

「我就坐在妳旁邊,傷害我的視力!」小男孩端端正正的在每行開頭寫下幾個字作示範,「照著我的字寫!真是沒救了,我怎麼會笨到想娶妳當新娘……」

「我才不要嫁給妳!」小女孩傷心的把作業簿奪回來,辛苦寫了半個小時的功課全被擦光了。「少白是大壞蛋,誰要嫁給妳!我……我……我要跟妳切八段!」

「妳敢不嫁?」小男孩拉長了臉,「墨楊,妳自己答應要當我的新娘子,永遠在一起,怎麼可以動不動就說要跟我切八段?!」

「不要就是不要!」

「要就是要——妳趕快寫作業,不要廢話了,耽誤我看皮卡丘的時間——」

「那只蠢貓有什麼好看的?」小女孩嗤之以鼻:

「皮卡丘是電氣鼠!跟妳講過八百遍了……」

領著豔然和崇華前來探視孩子的修女,紅著臉扶了扶額頭。她應該叫這兩隻潑猴坐好別講話的,這樣才有機會把他們推銷出去——雖然院裏的修女們都很疼愛這兩個頑皮的孩子,宛如自己親生的一般。

「咳,」修女清了清嗓子,「少白、墨楊,過來見見這兩位叔叔、阿姨。」

豔然和崇華走向前,滿臉驚愕的仔細看著兩個孩子。兩個孩子也停止爭吵,表情混合了驚訝、不信、困惑、激動……

遭封印的記憶困難的轉動著,只是,那段駭人的經歷在魔王與天使的雙重封印下,再也想不起來,可那激昂的情緒……卻怎麼也不能忘記。

四個人手牽著手,說不出為什麼,相視淚流不止。

「白帥帥,墨墨黑。」豔然哽咽著,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這麼叫他們,就是直覺的喊出口。「回家吧,妳們是該回家了……」

墨楊撲進豔然懷裏,少白則依著崇華哭得很傷心,兩個孩子的記憶被去除得很徹底,可一見到豔然和崇華,卻像是找到親人一樣。

「我們回家,回我們的家……」崇華環著豔然的肩膀,「我們的……家。」

望著這莫名而感人的一幕,修女將之解釋為「緣分」,並歸功於上帝慈悲的旨意。

這兩個孩子是空難倖存者。飛機墜海失事,昏迷的兩個孩子抱著行李箱在海上載浮載沉,讓路過的漁船救上岸。

經過查證,小男孩來自美國,小女孩來自澳洲,家人都在空難中過世,頓時成了無依無靠的兩個孤兒。

這場可怕的災難讓他們兩個備受驚嚇,失去了之前的記憶。

新聞報導引發了一陣熱潮,各地的捐款如雪片般飛來,探視的人絡繹不絕,政府也慷慨的給了這兩個孩子國籍。

但是,熱潮一旦退燒,兩個孩子就被遺忘在這個小小的天主教育幼院,只有慈愛的修女細心呵護著。

分離雖然令人難過,但是,這兩個孩子找到真正的家,也讓修女放下心來。

上帝總有弛的旨意。這樣可愛貼心的兩個孩子,是該有個溫暖的家。

於是,三合院外廣大的曬穀場,又有兩個打得滿地生煙的身影。他們老是在吵架,吵完、打完又一起跳繩、玩扮家家酒,意見不和又繼續打。

這樣的吵吵鬧鬧,讓這個家更加完整。

只是,他們卻不肯叫爸爸、媽媽,只肯叫叔叔、阿姨。

「為什麼?」豔然有些遺憾,「爸爸、媽媽對妳們不好嗎?」

少白扭捏了半天說不出話來。墨楊只顧著低頭,小腳踢啊踢的。

好半天,少白才小小聲的說:「不可以叫爸爸、媽媽,這樣我跟墨楊就變成哥哥、妹妹了。」

「當兄妹有什麼不好?」崇華糊塗了。

「吼~~兄妹怎麼結婚?這樣墨楊就不能當我的新娘子了!」少白紅了臉。

一旁墨楊黝黑的臉更是紅得驚人。

「不要講出來啦!妳真討厭……」

「有什麼關係?」少白理直氣壯,「叔叔、阿姨又不是別人。」

豔然不禁有些好笑,「妳們還小呢,這麼早就講定將來的事?這可是不一定的。」

「我們的心意是永遠不變的。」兩個孩子異口同聲,堅決的將手握在一起。

這話在四個人心裏牽起相同的漣漪。很多事情可以忘,但是……有些事就算死亡降臨在眼前,依舊心心念念的。

「心意,永遠不變。」摟著豔然的肩膀,崇華輕輕說著。

歲月會過去,記憶就算沒有封印,也不復記憶?但是,有件事是歷經劫難、生死輪回也無法遺忘的。

比方說——愛。

夕陽下,兩個身影並肩走著。

「該吃飯了。」豔然頭倚著堅實的臂膀。

「再坐一下子。」崇華溫柔的攬著她,「我還不餓,陪我看看夕陽。」

滿天霞光,靜靜等待絲絨般的夜降臨。歲月終將過去,而他們會白髮蒼蒼,孩子們也會長大。

靜靜的,兩人無語對黃昏。明天太陽還會升起,而他們依舊攜手,一日接著一日,或許可以抵達「永遠」的彼岸。

他們這樣堅信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