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一章(下)

他用一種嶄新而敬畏的態度,看著那張發黃的剪報。曾經是他夢想千百次與之請益的星星,沒想到,就在一個安靜的夜晚,那顆星星曾經墜落在他懷裏,而他,差點就跟她擦身而過。

除了她那令人發狂的身體外,他在求知的領域上,更燃燒著瘋汪的渴求。

我要她!他臉上出現少有的堅毅之色。我要這個奇特的女子,不管是哪一方面,我都要定她了!

「妳就是那個『胡豔然』。」

聽到這個令她頭大的聲音,豔然沒好氣的回頭。天知道她是怎樣千方百計的躲避,甚至在研究室忙到校警來催了,才慢吞吞的離開,這個死孩子卻陰魂不散的守在車棚堵她。

望著滿天的星星,她長長的歎一口氣,「妳早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但我不知道,妳就是那位才女。」崇華的語氣裏有某種壓抑過後的平靜。

「才女?」豔然很想摸摸他的額頭,不過還是跟他保持距離比較安全。

這小子鐵定發燒了。「喂,你還好吧?是不是感冒了?」

崇華把手中的期刊和論文往她面前一送,她狐疑的接過來,隨便翻翻,丟還給他。「哦,你妳說這個?這有什麼了不起?」他從哪兒找來這些東西?連她當年的博士論文都沒遺漏。

崇華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暴怒,他盡心追趕那麼多年,她居然說「這有什麼了不起」?

「有一天,我一定會追上妳。」崇華神情非常凝重,「不只是這個……」揚揚論文,「還有妳!我要追到妳的人,還有妳的心,和妳的天分!」

豔然糊裏糊塗兼有些冒火,「你是我的學生!不要以為妳跟我……呃……妳就有什麼優勢!」她語氣嚴厲,「不認真上課,我照樣當妳!歷史跟天分沒有什麼關係,需要的只是苦功!」

他笑了,在滿天星光下,他的笑容與夜晚這樣調和,眼睛也閃閃發光,「很好,就是這樣。那,妳要當我的女朋友嗎?」

「我不需要另一個花心的男人。」豔然想也不想的拒絕了,「更何況,我沒有戀童癖。」

崇華挑起眉,「另一個?」

豔然抱著書的指節用力到發白,臉上的血色一點一點消褪。「我要走了。」慌張得像後面有惡狼在追趕。

「我們只差四歲。」崇華擋在地面前。

「我不要!我就是不要不要!」豔然冷靜的面具崩潰了,眼中水光盈然,憤恨的將他一推,「放過我可不可以?求求你放過我行不行?你有那麼多女人,不欠我一個!那天晚上……都是我的錯,可以嗎?」

她揮去臉上的淚水,「你若想以此威脅我就打錯算盤了!我在這世上什麼也沒有了,沒有父親、沒有母親,不會有人因為我的名譽受辱!除了愛好學問的心……我什麼也沒有了!隨便你愛講什麼就講什麼好了!我也不怕被學校解雇,隨便你高興!」

「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崇華揚高聲音,「妳到底在怕什麼?是什麼在追趕妳?」

突然,兩人之間靜默了下來。寂靜中,只有豔然急促的呼吸聲。

「自尊。」良久,她才吐出這兩個字,聲音細小而絕望,「我殘破而該死的自尊!」

轉身跑出校門,豔然攔下一輛計程車,絕塵而去。

坐在計程車上,她拚命咬著下唇,克制想哭的衝動。

不行……我是胡將軍的女兒,為了父親和自己的驕傲,說什麼也不能在陌生人面前流淚。剛剛的失態,已經是嚴重的污點了。

嘗到了腥甜的血味,她才知道自己咬破了嘴唇。短短不到五分鐘的車程,像是一輩子這麼長,計程車一駛抵家門,她立刻掏出錢塞給司機,沒等找錢就匆匆下車,衝進屋裏。

她父親是個驕傲嚴肅的軍人,半生戎馬生涯,他沒有賴著國家混吃等死,這棟陳舊的公寓,是她父親自己買下來的。

走進客廳,眼前已然模糊,蜷在父親生前最喜愛的沙發上,豔然這才放聲大哭起來。

母親在她八歲時過世,一直都是父親和她相依為命。雖然父親總是駐紮在外,很少回家,她還是堅強的獨自生活。因為她知道,父親心裏是惦著自己的,也總是會儘量抽空回來。

但是,如今父親再也不會回來了。不管她在外面受到什麼創傷,都不可能依在父親膝前痛哭了。

她從沒有一刻感到這麼脆弱,以為痊癒的舊傷疤,在癒合的表面下仍灌著膿,只要扯破皮,就會汩汩流出惡臭。

無能為力。她對這樣的孤單、憤怒和絕望,沒有一點辦法。

「我跟他分手了!」她在空無一人的客廳絕望的大叫,「分手了!他跟一千、一萬個女人上床都與我無關了!他再也不能傷害我,也不會讓我傷心了!走開!我不要難過,絕對不要難過……」淚水淹沒了視線,眼前一片霧茫茫。

筋疲力盡的痛哭一場,她發現自己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電話。

不……我不要撥電話給他。她抗拒著,我和他分手了……已經分手了……

曾經支撐著她度過喪父之痛的男朋友……她一直以為,這生就是他了。剛上大學就和他在一起,長長的十年,她曾經以為就會這樣一輩子……

一次又一次的給他機會,一次又一次的原諒他,相信總有一天,他會專情於自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她……直到在好友床上發現赤裸的兩人,她努力編織出的美好世界,終於崩潰了。

「要不然,妳想怎樣?」面對她控訴的眼淚,他只是雙手一擦,一臉不耐,「我警告妳,我很喜歡她,不想聽到妳到處亂傳……」

豔然做了連自己也感到不齒的事——她卑屈的、哀憐的求他回頭,然後被狠狠地踐踏了自尊。

她恨自己,比誰都痛恨自己這樣沒骨氣。最後,她倉皇的從他們兩個都在的學校逃走。

被他毀了所有的天真與溫柔,如今,她居然還是時時想著他,希望再聽到他的聲音……

一面撥著熟悉的電話號碼,豔然一面詛咒自己。父親若知道她這樣軟弱,一定會生氣的,一定會的……

聽著電話傳來的嘟嘟聲,她祈禱這次和以前一樣,那個人不想接,讓她響了十聲就掛斷……

但是他接了,聲音非常不悅,「喂?!」

豔然無力的掛斷電話,一切……早就成了定局。她在黑暗中坐了很久很久,沒有力氣移動。

電話鈴響了,響了很久很久,她瞥了眼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她不想接。

但是,打電話來的人顯然比她堅持多了,響了五十幾聲後,她終於接起,「喂?」

「……妳聽起來,像剛被毆打過。」那端傳來崇華悶悶不樂的聲音。

「這也是一種追求術嗎?」豔然嘲諷著。

「看妳怎麼想羅。」

兩人再次陷入沈默。

其實,她是感激的。不管誰都好,只要能將她從痛苦的回憶中喚醒。她握著話筒,聽著崇華穩定的呼吸,藉由一條電話線,她發現孤寂似乎也不再那麼孤寂了,

「我想睡了。」十分鐘後,她終於開口,語氣已經平靜許多。

「那就晚安了,明天見。」崇華沒有馬上掛電話,仍然安靜的等著。

「妳可以先掛電話。」豔然不知道他在等什麼。

「傷心的時候,掛電話的聲音,非常殘忍。」崇華回答。

她微微一笑,神色蒼白。「原來你也有這種經驗。」真是疲倦……非常非常的疲倦。「晚安。」

輕輕的,她掛上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