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三章(下)

發現崇華不再糾纏著她,豔然鬆 了口氣,卻無法解釋心裏的失落感。

他總是給她一個神秘的微笑,然後便匆匆走了。望著他的背影,心裏湧上的寂寞,不只一點點。

這樣也好。她安慰著自己,在還沒有沉淪太深的時候,他轉移了目標,對他、對自己來說都是件好事。

她已經無力面對情感的強烈變化了。男人總是用盡所有的方法,打開她堅固的心防;等她失守後,就會變得輕忽、不在意。

她會記住這個漂亮的男孩,曾經深情的注視過自己,這樣就夠了。


只是,豔然無法解釋自己夜裏的垂淚。或許只是因為寂寞,一定是因為寂寞而已。

臺北,又下起雨來,點點滴滴,連心都淋濕了。

她放棄了騎腳踏車,打著傘,穿過冰冷的雨幕,走半個小時的路程去學校。怕泥水濺髒了絲襪,她索性穿上短襪短靴,到了學校,只要拭淨小腿和靴子就行了,絲襪是擦不乾淨的。

像她陰濛濛的心,怎麼也擦不乾淨。

下足了一個禮拜的雨,在她幾乎要忘記陽光的味道時,崇華笑著迎向剛下課的她。

「嗨,好久不見。」

他那清亮而磁性的聲音一響起,豔然才知道自己的思念有多麼深。

「課堂上都見得到的,不是嗎?」她勉強笑了笑,撐起傘。

他理所當然似的接過她的傘,「那不一樣。想我嗎?」

不知該怎麼回答,豔然只能低頭默默走著。

「我沒有女朋友了。」崇華並肩走在她身側,「妳說過不要跟別人分享,現在只有妳了……我有追妳的資格嗎?」

訝異的望著他,豔然很瞭解這個花心成性的大男孩,身邊圍繞著各式各樣的女人是他存在的意義,說什麼都不可能改。

「妳……要為了一棵樹放棄一整座森林?」

「因為,」崇華美麗的眼睛像萬里無雲的燦爛晴空,閃爍著純淨與熾熱,「那是一棵獨一無二的白樺樹。失去了我的白樺樹,整座森林便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默默的凝視著他,希望從他眼中看到謊言與矯飾,但是,她只看到無止境的溫暖笑意。

「妳一定是開玩笑的。」豔然的聲音仿微發抖;

「我從來不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崇華的神情嚴肅了起來,「妳知道我的。放棄所有的女朋友雖然困難,但是我下定決心後,就不會改變。」

緩緩的,兩行清淚從她眼角滑落。近來她總是容易哭泣,就像多雨的臺北。

這雨天,總是惹人多感傷。

她渴望溫暖而專一的情感已久,卻總是為了將來可能的背叛而退縮。

明知道眼前這個男孩的決心持續不了太久,但是……

這份決然的心意卻讓她感動……

非常感動。

「我可以追求妳嗎?」環著她,像擁抱易碎的珍寶那樣小心翼翼,「給我一個機會,一個證明的機會。」磁性嗓音在她耳邊誘哄著,長長的睫毛刷過她的臉頰,像是蝴蝶輕拂。

她用擁抱代替回答。兩人的體溫,足以燃燒寒冷的春夜。

「我不會留你。」蜷伏在崇華的懷裏,豔然的聲音輕輕的,「如果你有了別的女人,我不會留妳。你若不走,我走。」

激情過後,他的笑容傭懶,卻別有一股邪性的美,「妳對我沒有信心?」

「看你以前的紀錄……是,我沒有信心。」

「試著相信我好嗎?」他的指尖在她線條優美的背上滑移。

沈默良久,她羞怯的拾手撫摸他俊美的臉,「……你是第二個讓我把心交出去的男人。」

「那幸運的第一個男人沒有好好珍惜妳?」崇華憐惜的輕吻她的發際,「這世界上的笨蛋真多。」

豔然眼神一黯,長長的睫毛在雪白臉上落下憂愁的陰影。即使是這樣黯淡的神情,崇華發現自己仍是這樣喜歡她,喜歡到心微微發疼。

「……我是個只會讀書的書呆子,一點情趣也不懂,不會說好聽話,也不會把男人當神一樣崇拜。」她幽幽的說,「你將來就會知道的。」

「妳才是該被崇拜的人。」他修長的手指輕輕梳過——滑順的長髮,「我崇拜妳很多年了,才女胡豔然。要說好聽話,我比較喜歡自己說,妳只要負責聽跟微笑就好。」

「我不會給你任何優待,考不好、作業沒交,我照樣當妳,說不定比任何人都嚴苛。」她聲明在先。

「我不會給妳當我的機會。妳知道我對學問的態度的。」

「畢業之前,不能公開我們的關係。」她眼底閃爍著堅毅之色,「我不願意給人任何私情上的聯想。」

「很合理。我也不希望因為和妳相愛,讓人懷疑我的學業實力。」

「……不跟任何女性有親密的接觸?」她將臉埋進他頸窩。

「除了妳,我不會再有其他女人。」

可能嗎?心裏悄悄湧上疑問,但是,她卻選擇自我欺瞞的閉上眼。

她總還有退路的。賭看看吧,她逃過一次,也不差多逃一次。人生就是一場豪賭,為了他……

她願意再試試看。

一個人的雨夜,太寂寞了。

崇華和所有的女友分手、洗心革面的消息,短短一天內便轟動了整個校園。

這個花花公子居然做了這麼大的改變,讓所有人跌破了眼鏡。學妹們發現學長居然含笑拒絕了自己的邀請,甚至有禮的保持距離,不禁都有些失落。

各式各樣的猜測和流書在校園內蔓延,人人都猜是因為崇華最喜歡的女孩訂婚之故。

甚至那女孩還滿懷不安的打電話向崇華詢問,卻惹來他一陣爽朗的笑。

「妳離開我,我很傷心。」他坦承,「但是我祝福妳,因為那個人一輩子都會對妳好,我替妳高興。」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

「因為……我找到了想要一輩子對她好的女人。」他的聲音溫柔似水。

「是誰?」女孩心裏湧上一股莫名的失落。無論她如何努力都做不到的事,到底是誰成功了?

「秘密。」他笑得開懷,「一個美麗的秘密。」

這個回答,讓愛慕他的女孩都為之歎息。


「妳真的喜歡我?」

「豈只是喜歡,我愛妳。」

每天,崇華都到豔然家報到,在餐桌上攤開所有的書和資料,埋首努力消化,一面在筆記型電腦上敲敲打打。

豔然比他更忙,常常忙到忘記吃飯,而他總會為她做些簡單的食物,順手幫她整理客廳,知道她喜歡喝金萱,更不忘細心的呈上一盅金黃茶湯。

從沒被人這樣細心照料過,感動之餘,豔然還有一絲絲惶恐。

「……為什麼愛我?」捧著熱騰騰的茶,眼睛也為之朦朧。

「說得出道理,還叫作愛嗎?」崇華從背後環抱住她,「好,那妳說說,妳愛不愛我?」

「……愛。」她微弱的吐出這個嚴重的字眼。

「那又是為了什麼?請闡述之。」

她在崇華頰上輕輕一吻,代替了回答。

是的,她也說不出真正的理由。

但是愛他這一點,卻比什麼都還要明白。


周日的電鈴聲,總是分外擾人。

平日崇華還願意忍耐,到了週末就不願放過她了,總是要纏綿整夜,筋疲力盡後才願意放她睡覺。

才闔眼睡去沒多久,又讓電鈴聲給吵醒。

豔然以棉被蒙頭,想裝作沒聽見,但是電鈴聲卻一聲比一聲還急。見崇華熟睡的臉微皺,她疲倦的拍拍臉頰下床,一下子找不到自己的衣服,便套上了崇華的襯襯去開門。

門一開,巧思和她隔著鐵門面面相覷。沈默了將近五秒鐘,豔然的瞌睡蟲瞬間跑得乾乾淨淨。

她該怎麼對好友解釋這種衣衫不整的狀況……

愣愣的開門讓巧思進來,豔然有些心虛。

「……妳現在穿男人的襯衫當睡衣?」巧思直接排除有男人在她家的可能性,哈哈大笑,「妳還真是的,刻意去買來穿喔……」

「誰呀?一大清早的……」崇華只套了牛仔褲,揉著眼睛從臥室走出來。

一見到他,巧思的眼珠子幾乎要掉到地板上。「他……」

豔然的臉燒紅起來,「呃……是我的……我的……」

「妳……」巧思張大嘴,打死她也不相信豔然會隨便跟男人上床,而且還是這樣年輕漂亮的大男孩!

崇華輕鬆的笑了笑,「嗨。」欣賞著巧思豔麗的外表,若是以前的他,一定會想一親芳澤的……「我是豔然的男朋友。」

「那真巧,」巧思稍微鎮靜了些,「我是豔然的女朋友。」

「豔然沒跟我說!」崇華顯得很憤慨,「在外面交女朋友要先跟我報備的。」

「我先認識她的欸,她有男朋友,沒跟我報備就很說不過去了,還要先跟妳報備?」

「喂!你們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呀!」豔然叫了起來。

唉,她一世的英名就這樣毀了。她現在才猛然醒悟,為什麼跟崇華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那種花心卻又討人喜歡的調調,還真像她的好朋友巧思。

這兩個人湊在一起……哦,她的頭開始痛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