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第四章(上)

自從豔然在臥室裏「穿衣服」穿了將近兩個小時以後,巧思就一直用一種曖昧又忍笑的表情盯著尷尬的她。

在心裏把崇華罵了八百多遍的豔然,也只能佯裝無事的和好朋友一起吃午飯。

「怎麼不叫妳男朋友一起來?身為妳的『女朋友』,我得好好監定一下他適不適合我心愛的豔然啊?」巧思促狹的說。

豔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悶悶的繼續吃飯。

「我說大小姐呀,妳穿件衣服穿到中午是怎麼回事?聽到妳連聲慘叫,我差點要叫員警了呢。妳男朋友是怎麼虐待妳的?妳倒是說呀。」

「喂,夠了沒有?」豔然瞼孔通紅,「朋友這麼多年,妳就愛欺負我。崇華和妳倒像是一對,專愛看我發窘。」

巧思呵呵笑了起來,「看妳發窘,的確是滿有意思的,大小姐。」

「跟妳說多少次了,別叫我大小姐。」她有點不高興。

「將門虎女?」

「鄒巧思!」

「還是跟妳在一起有趣,逗妳真好玩。」巧思歡然大笑,清亮的笑聲引來隔壁桌的男客驚豔又愛慕的眼神。

豔然不由得被逗笑了。對巧思,她永遠無法生氣,就像對崇華一樣。

想到他……心裏流竄過一陣陣暖意。

「說唄,」巧思興致盎然的撐著下巴,「這麼漂亮的男孩是從哪兒拐來的?」

豔然紅著臉說了來龍去脈,原來……能有個人聽自己說說崇華的事情,是這樣愉悅。她的朋友不多,幾乎都是學術界往來的文友,礙於她和崇華之間的師生身分,誰也說不得。

難得巧思北上,這才能說說私密心事,像是回到久違的少女時代。

「妳還真沒天分欸!」巧思叫了起來,「跟一夜情的對象戀愛?那傢伙還是妳的學生?妳連當壞女人都沒天分,還能幹嘛啊?笨!」

「我是一時糊塗,又不想當什麼壞女人……」她越說越小聲。

「笨蛋!讓我薰陶這麼久,還不知道當壞女人的好處?!我白當妳女朋友了!」巧思氣極了。

「妳又不是我真的女朋友!」豔然失態的叫了起來,「那是以前人家亂放黑函胡說的!」

成績太優異,也會引來莫名的嫉妒,她和巧思同寢室多年,在博士論文即將通過的前夕,被人一封黑函寄到指導教授那兒去,誣賴她和巧思是同性戀。

後來,這封黑函還被到處轉寄,幾乎每個人的電子信箱都有一封,鬧得風風雨雨。巧思火大的把黑函印出來,闖到指導教授的辦公室,拍桌子拍得人人側目,就因為指導教授稍微「關心」了一下。

「我跟豔然是不是同性戀,關她的博士論文屁事?」巧思暴跳如雷,「對啦!我是她的女朋友,又怎樣?還是妳們這些自認胸襟開闊、見識遠大的教授歧視我們這種少數族群?」

巧思這場火一發作,讓人打趣了許多年。

「當妳女朋友不錯呢。」巧思笑著說,「妳待人又好,體貼又大方,比許多男人強呢。等我厭倦了男人,就來當妳的專職女朋友。」

「妳少發神經了好不好?」豔然又好氣又好笑,「我才不要妳這種女朋友。」

互相取笑了好一會兒,巧思撐著下巴看她,「接下來呢?可憐的豔然,妳對男人總是大認真。現在妳打算怎麼辦呢?妳已經淪陷,不去東大了嗎?」

「妳覺得我該對他有信心嗎?」她垂下眼瞼,無意識的擺弄著桌巾。

「要看妳的信心建立在哪裡。」巧思回答,「妳應該看得出來,我和他很像,若是妳要求精神忠貞,應該是沒問題吧;如果妳要求肉體忠貞……我不回答這個問題。」

巧思的答案,剌中了豔然心底的隱痛。他們交往後第一次吵架,就是因為崇華為了安慰分手的女孩子,失蹤了好幾個小時。她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事,可他卻不正面回答她的質問,只是不斷強調他是多麼愛她,

愛和欲,分界到底在哪裡?

他怎麼能夠一面說愛她,又不帶絲毫愛情的擁抱其他女人?

那場大吵之後,崇華口口聲聲說不會再犯,卻在她心裏烙下深重的陰影。

「……我還是要去東大。」豔然沉重的歎口氣,「距離遠一點也好,起碼我什麼也不知道。」

「妳這根本是逃避!」巧思端詳了她一會兒,「不會吧?妳真的愛慘他了?」

目光凝注在遠方某一點,豔然知道自己已經深陷了。因為愛……所以想逃,她只希望、也只想相信崇華只愛她一個。

不管崇華懷裏抱著誰,都只愛她一個人。

「是啊,我慘了。」她喃喃自語,「我真的慘了。」

巧思同情的拍拍她的手背,有些為這個總是學不會遊戲人間的好友憂心。

那男孩有一雙和自己一樣的桃花眼,看她的表情太特別。這種眼神,她很清楚。

希望不會如她想的那般……她這位可憐的好友已經吃過太多苦,她實在不忍心哪。

巧思的希望落了空。接到崇華的電話,她的心情跌到谷底,為好友難過不已。

「怎麼會有我的電話?」她不動聲色的輕笑,「豔然給的?找我又有什麼事情呢?」

「找妳就一定要有事嗎?」話筒那端傳來磁性的嗓音,如此魅惑。「有妳的名字、任教地點,要拿到妳的電話,不用讓豔然知道。」

「為什麼豔然不能知道?」

「因為妳跟我一樣喜歡豔然,不願意她受到傷害。」他輕聲誘哄著,「不是嗎?妳是豔然最好的朋友,不忍心傷害她吧?」

「我絕不會傷害豔然。」就算再怎麼堅決,她柔媚的聲音聽起來還是像撒嬌。

「那麼,妳不會告訴豔然,我打電話給妳吧?她很敏感脆弱,我不想讓她難過!」

「當然。」她彎起一抹充滿魅力的微笑,「那麼,妳打電話給我的目的是什麼?」

「吃頓飯。」

「豔然不能在場?」她的笑意更深。

「我不願意傷害她,卻又無法壓抑對妳的想念。」他的聲音像令人沉溺的水波,一不小心便會身陷其中。「我想妳也有同樣的感覺。」

「哦?」巧思的聲音越發慵懶,「你確定?」

「我確定。」低低的嗓音像是耳語,「我們是淵藪裏的同路人。一看到妳……我就明白了。」

熱情的低語、大膽的告白,巧思承認他很有魅力,卻忍不住為好友感到難過。

這樣的男人,根本不該出現在豔然的生命中,她鬥不過的。

「妳不會告訴豔然我打電話給妳吧?」掛電話前,他催眠似的低語,「妳我都不希望她受到傷害。」

「當然。」巧思回答。

只要他別再打來,她說什麼也不會告訴豔然的。跟他說話很有趣,他懂得遊戲規則,更清楚如何營造戀愛氣氛,是不可多得的極品。

但是,她已經過了迷戀極品的年紀了。

不過,崇華顯然並不放棄。

第二天,他又打電話來耐心的誘哄,收線前不忘溫柔的問:「這是我們倆的小秘密,妳不會告訴豔然吧?」

「我不能背叛我的朋友。」巧思挑起一邊眉毛。

「這不是背叛。兩個同樣愛她的人又相愛,說什麼都不算背叛。」崇華回答得如此輕鬆,「妳不會說吧?」

「當然。」

當然什麼?巧思唇角噙著詭異的笑。當然是?或者當然不?

掛掉崇華的電話,巧思馬上撥電話給豔然。

她儘量輕描淡寫的說了崇華的舉止,有些擔心電話那端豔然的沈默。

「豔然?」試著輕喚她。

「我在。」豔然的聲音有些不穩,「謝謝妳告訴我。很抱歉他跑去騷擾妳,只因為妳是我的好朋友……我覺得很羞愧……」

「喂,妳是妳、他是他,根本是兩碼子事好不好?」巧思有些不高興了,「我會當耳報神,並不是想向妳抱怨,而是要提醒妳。豔然,妳太單純了,妳鬥不過他的。若要跟他一起,妳就要有心理準備,要不然……趁還沒陷入太深之前,趕緊快刀斬亂麻吧。」

「我真想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他要這樣對待我……」平靜的聲音透露出一絲絕望。

「我們這種人,不是妳能明白的。崇華未必不愛妳,只是遇到新鮮的獵物,忍不住要沾惹一下而已。我過了那個年紀,早膩了那種新鮮感,但是妳的崇華可還愛玩著……」

沒等好友說完,豔然再承受不住的掛了電話,剩下一室令人窒息的寂靜。

她受不了這種寂靜,卻更難忍受崇華的意圖。

「我受不了這種沾惹!」豔然吼了出來,眼淚隨之潛然而下,「我受不了……受不了……」

只有寂靜回應她的哭聲,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電鈴聲驚醒了豔然。在床上躺了很久,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去開門。

「怎麼這麼久?」崇華不是抱怨,而是擔心。他眼中的擔憂看起來是這樣的純粹。「不舒服?眼睛怎麼紅紅的?我買了鼎泰豐的包子,趁熱吃吧。」

他的溫柔,過去有多少女人曾享有?未來還要分給多少女人?

「我不想吃。」豔然悶悶的走回臥室,將自己埋進枕頭裏,希望可以一睡不醒。

「生病了?」崇華跟在她身後進房,小心的察言觀色,仔細的回想自己的行程,確定沒有任何疏漏。

豔然抬起頭來,灰敗的神情看來像是大病過一場。「巧思的電話你有了。她跟我同年,目前還沒有固定男朋友,如果你要追她,她喜歡法國菜,也喜歡路邊攤,只要不讓她覺得無聊,通常可以撐很久。我相信你跟她在一起會很適合。」

崇華的表情如遭雷殛,好一會兒才說得出話,「她……跟妳說了什麼?」

豔然的臉依舊埋在枕頭裏,疲憊得連淚都流不出來。

「……妳又跟她說什麼?」

「我是愛妳的……」他有些驚慌,「我真的是愛妳的。」

「那巧思呢?」豔然抹了抹臉,坐起身來,「說說看你對她的感覺?不要騙我,你不是向來以誠實自豪嗎?」

他沈默了。

這份沈默,深深的傷害了豔然。

「我說過,我無法和其他女人一起分享妳。」她絕望的說,「如果喜歡她,就先跟我分手。我會當作不認識妳們,也不會再糾纏妳……」

「不要這樣……」崇華握住她的肩膀,卻被她甩開,他這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不過是講電話而已,我也沒跟她說什麼……妳相信我還是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