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路西法 楔子

(啾)寫在貼文前:

這篇文章是蝴蝶早年投入言情時的作品,原始檔案早已佚失,本文貼文前已略有校對,
但仍有可能出現一些轉檔、手誤造成的錯字、人名稱謂錯置等狀況,切莫見怪。


我愛路西法 楔子

站在街燈下,他看起來和周遭是這樣的不和諧,卻又和諧得不得了。

這裡是入夜的溫泉旅館區,像他這樣「清純」的男孩子,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

朦朧的光打在他臉上,清秀的臉龐登時聖潔了起來。頎長而結實的身材,裹在合身簡單的白襯衫、牛仔褲下,讓他清純的氣質顯得更具親和力。

不是沒有名牌服飾,只是,他很清楚,對於初次見面的女孩子,輕鬆樸素的衣服比較能夠解除她們的戒心。他很清楚自己所佔的優勢,也很清楚自己擁有如同瀧澤秀明般的俊美容貌,更清楚如何將自身魅力發揮到極致。

他的魅力,就在於令人信賴的溫柔──雖然實際上未必如此。

他耐心的等著。的確,有許多打到電話交友中心的女孩子,看到對方往往會膽怯地逃走,不過,那絕對不會發生在他身上。

他的安打率是百分之百的。

很有信心的,他喝了一口飲料,繼續聽著CD隨身聽播放的客家山歌。

遠遠的,她已看到了相約的地點有人在等著。即使現在心情惡劣,低氣壓籠罩,她仍不得不承認,在電話裏好聽得宛如電臺廣播主持人的低沉磁性嗓音,沒想到也有著偶像歌手般的好外貌。

他真的念研二了?她不確定。說不定在酒精與想哭的情緒交雜下,她把他的資科聽錯了。

有什麼關係?一直以來,她嚴格控制自己,規規矩矩的在人生道路行走,上天卻沒有厚待她。反而是背德恣行、任意妄為的女人,得到了最後的勝利。

她腦中混亂成一團,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答應他的邀約。

但是,守約的好習慣依舊制約著她,腳步雖然遲疑,卻還是一步步的定向正在等候的那個人。

「嗨。」他拿下耳機,激賞的看著眼前眉鎖輕愁的女子。老天,今天的運氣真好!他從電話交友中心獵來的獵物,居然是這樣的尤物!

蹬著高跟鞋,女子娉娉婷婷的瘧來,成熟豐滿的身材裏在襯衫和合身長裙裏,襯衫前兩顆扣子沒有扣上,隱隱約約看得到令人發狂的深深乳溝。深刻的五官,看起來似乎帶了點外國血統,要不就是原住民。

只是,這女子給人的感覺,十分哀豔。

她很傷心。他知道。豐富的女人經驗,讓他敏銳的察覺到這點,但也聰明的不去碰觸。

「吃過晚餐了嗎?」他主動開口。

她黯然的搖搖頭,「我吃不下。」

在販賣機投了一罐燙手的熱咖啡,遞給她。「喝點東西,我們在這兒坐一下吧。」

默默的坐在溫泉街的椅子上,瞧著雙雙對對的情侶來往。他把耳機住她耳邊送,「要聽嗎?」

「是什麼?」她握著溫暖的咖啡罐,心不在焉的問。

「客家山歌。」他溫暖的笑像是月光,「就算不是客家人,也應該聽聽看。」

「你是客家人?」

「不是。」他怡然的喝著自己的飲料,「只是聽的音樂很雜而已。」

最後一班捷運就要開走了,如同他所預期的一般。讓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順理成章,是他百戰百勝的原因。

「捷運要開了。」她愣愣的看著手錶。

「都來到北投了。」他溫柔一笑,「不洗洗溫泉?」指指身後,「這家的溫泉不錯。來吧。」

她呆了一下,喝完剩下的咖啡,站了起來。讓他輕輕一推,她就這樣乖乖的相他一起進了溫泉旅館。

太好了!他在心裏大喊,今晚又是全壘打!

太好了……還是太糟了?

六個小時後,他赤裸的趴在女子身上,認真考慮這個問題。他的毛細孔拚命滲出汗珠,全身隱隱酸痛。

他……從來沒有過這麼棒的感覺!像是被名為狂喜的夏雷打中,剛才所有的理性全滾到天邊海角,只剩下極致的愉悅……

該死!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跟一個女人在床上契合到這種地步,簡直像是為了彼此而生的!

「親愛的,」他輕輕拍著半昏迷的女子,還得拚命克制自己又開始昂揚的欲望。「名字,告訴我妳真正的名字!」

「什麼?」剛從激烈的高潮中半昏迷了過去,女子原本悅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沙啞,平添幾許性感,「妳說什麼?」

「我要知道妳的名字。」他溫柔的撫撫她汗濕的頭髮,「我姓路,路崇華。把妳的名字告訴我,我不要跟妳失去聯絡。」

她這次聽清楚了,卻逃避的將眼睛閉起來。不,她不想再和他聯絡、雖然她也沒想到肉體的歡愉可以達到這種登峰造極的境地——未來她肯定會戰慄著懷念這一夜……

不過,她的墮落,也只有這一夜而已。

「無名氏。」她轉過身去,只覺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議。

崇華靜默了一下,才又開口,「妳不是塔裡的女人。」

這話讓她驚訝的轉過頭來,她以為只會在電話交友中心釣女人的花花公子,不會知道這個老作家和他的作品。

更何況,這樣的意有所指,更讓她咀嚼後,有些悲從中來。

「你怎麼知道?」她頭髮豐披在臉上,微張著嘴,櫻唇因為剛剛激烈的吻有些腫脹,看起來該死的性感。「說不定我就是。」

見她這誘人的模樣,崇華的自制神經叮一聲,斷線了。他又撲了上去,心裏絕望的想,我完蛋了!

絕對不能讓她走!直到現在他才知道,什麼是做愛的真正滋味。和她比起來,其他女人簡直像是白開水,而她則是貨真價實、引人回味再三的烈酒。

他不要再喝白開水了。

崇華從渾沌的沉眠中醒來,身邊的人兒早就不見蹤影。他跳了起來,往四周搜尋一圈,又衝進浴室,卻到處都找不到她。

怎麼會呢,他跌坐在床上,突然想起她留過手機號碼,立刻找了出來,撥通電話。

電話那頭傅來機械化的女聲,「您所撥的電話已暫停使用,請查明後再撥……」

可惡!他氣得將電話一摔。本以為找到美豔的獵物,卻沒想到……

他,百戰百勝、無堅不摧、萬年花心愛情高手,居然成了渴望獵人們獵物……

第一次,他遭遇到這樣的慘敗。

「白帥帥,這一個要不要列入紀錄?」黑皮膚的小女孩轉頭問著,手上的筆忙個不停。

「拜託,用用腦筋好不好?」肌膚雪白的小男孩趴在窗戶上,「那個女生又沒付出真心,是他被傷害欸,妳有沒有同情心?墨墨黑?」

被喚作墨墨黑的小女孩撇撇嘴,「我對豬比較有同情心。」

「底下怎麼這麼吵?」白帥帥心不在焉的住下看,發現一群人正驚駭莫名的抬頭望著他們倆。

「大白天的有鬼呀!」賣水煎包的大嬸尖叫,「有兩個孩子浮在半空中!」

白帥帥和墨墨黑對望一眼,「我們……我們又忘記隱身啦!」兩人尖叫一聲,颼的飛逃而去。

雖然把身後的喧鬧甩得遠遠的,他倆心情依舊很沉重。

「妳想,」白帥帥吞了口口水,「我們會不會在惡魔軍事法庭裏被審判?」

「不會。」墨墨黑苦著一張臉,幾乎要哭出來,「撒旦大人會親自劈死我們兩個。」

兩人淚眼相對,「妳趕緊把良心拋棄吧!王子,我們不想再跟監你啦!」

兩個可憐的小惡魔,抱在一起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