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OVA 4.後來

OVA 4.後來

正在開門鎖,卻覺得身後有人。嚇了一跳的我回頭,卻看到小幸的爸爸。

神經過敏啥呀…我笑自己。「魏叔叔,小幸去幫我買忘記買的牛奶,一下下就回來了…」

「是喔。」他點頭笑笑。

回頭開門…卻被猛然的扼住脖子,在尖叫之前,一股濃重刺鼻的味道襲來,掙扎沒多久,意識就漸漸模糊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小幸的聲音,卻睜不開眼睛。

【Google★廣告贊助】

「…根本不關小薇的事情,為什麼要把她捲進來?」小幸的聲音淡淡的,卻異常冰冷。

「因為沒有其他辦法了…」魏叔叔的聲音有些變調和不穩,「除了這個辦法以外,沒有辦法除掉你,怪物!想救她嗎?想嗎?想救她就自殺吧!」

「…原來如此。」小幸嘆了口氣,「我還在想,一個國中生,為什麼會引來殺機…那兩個傢伙原來是受雇於你啊…爸爸。」

「不要叫我爸爸!」魏叔叔的聲音更激動,「我的孩子早就死了!你這怪物!我根本不想住在這破公寓…是你操控我!操控我的人生,操控我的一切!是你吧?會出車禍也是因為你吧?你殺了我最愛的人,還殺死我的兒子!

「你去死吧!」

小幸沈默了好一會兒,又嘆了口氣,「其實,你只要叫我走就可以了,根本不用那麼麻煩。我會乖乖離開,你不用把小薇也捲進來。」

「去死!」

巨響之後是一片寂靜,還有一點點奇怪的、痛苦的呻吟。我用力睜開眼睛,模模糊糊的看到小幸的頭髮都飛了起來,單手將他爸爸掐住脖子按在牆上。魏叔叔拼命掙扎,卻動彈不得。

「冷靜一點了嗎?爸爸?」小幸睥睨冷淡的看著他,「我沒有帶來災禍的能力喔。車是你開的,方向盤是你掌握的。最愛的人和孩子,是你載的。車禍…是你造成的。不是別的人喔…」

他鬆手,讓魏叔叔跌到地板上大咳。冰冷的眼神帶著一點點悲哀,「本來是該懲罰你的。但這不是我的土地,我也不想讓小薇討厭我。所以,暫且算了吧。」他橫目,「你的願望會達成的…我會離開,你的人生會屬於你。」

我微微抬眼,看到他無奈又有點悲傷的臉孔,伸手給他。

後來就不太記得了,應該是他把我背回家了。醒來時,額頭搭著冷毛巾,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眼神寂寞的看著我。

「…都聽到了嗎?」他輕輕的問。

「我比較希望你坦白,而不是這種情形下知道的。」我頭痛欲裂,真是無妄之災。

他睜大眼睛,一臉無辜的手足無措。

嘖,剛剛的神明樣去哪了?

按著一陣陣漲痛的額角,「我早就想起來啦。」

「什、什麼?」他大驚,額頭還沁出冷汗。

喂喂。面對魏叔叔的時候,不是發出無人可匹敵的威嚴嗎?現在這麼驚慌…反差太大了。

「剛上國中的時候我們不是吵了一次架嗎?你還氣到想把臉燒傷。」我把冷毛巾拿下來,「那時候我就想起來了。」

他低頭沈默好久,臉孔帶著褪不掉的紅。我戳了戳他,他很不高興的把臉別開。

「妳、妳一定覺得我像傻瓜吧?」

「本來就是傻瓜,幹嘛還要像?」我頂回去,「…這麼多年,一直很想問…你是座敷童子嗎?」

「…不是。」他扁眼,「神格稍微高一點。我們這族,常被人跟座敷童子搞混…不過我們算是八百萬神中降福庇佑村落的那一種。」

「山主嗎?還是像神隱少女那個『賑早見琥珀主』?」我興奮起來。

「…也不是。或許以前曾經被稱呼為『山主』或『水主』,但那已經是太遙遠以前的事情了。」他有些惆悵的說,「我們喜歡居住在山上,每年春天到村落,選擇一戶人家居住,秋天回山保護沈眠的萬物。

「本來應該是這樣。」

沈默了一會兒,「但我在深秋時,在山上被抓住了,關在神符構成的地牢裡。這是不對的…我不該只為某戶降福。因為這樣,只會讓不幸轉嫁到別人身上。但人類抓住我,卻不聽我的哀求。

他露出為難的神情,「其他的我不想說,可以嗎?」

什麼嘛,我又沒有嚴刑逼供!

「…我以為,我會因為悲痛和寂寞變成惡靈,或者枯竭腐朽在地牢裡。但我還真沒想到,會有人類對我伸出援手。」他淡淡的笑起來,「還是個,異國的小孩子。大概是異國的關係,居然能夠伸手進地牢,破壞了神符。

「本來覺得人類很討厭、很可惡,自私自利。我求救了好久…很多人明明看見過我,卻只會尖叫著跑掉。但一個…根本聽不懂我說什麼的小孩子,把手遞給我,願意救我。我…真的很高興。」

我覺得挺害羞的,連頭痛都忘了。搔了搔臉頰,「那個,什麼救不救的…其實是你救我吧?不然我大概被燒死了…」

「我也沒想到他們做得那麼絕,破壞結界會引燃神符。只是一點點代價,為了自由…應該的吧?」他扶著我的臉笑,「那時妳還想拍掉我身上的火…我就想,真可愛,沒關係了。還是有…很溫柔的人類。」

我把手按在他的手上,對他笑了笑。「知道真相了,你…不會消失吧?」

「咦?我們不是以結婚為前提在交往嗎?妳覺得我會是那種毀約棄誓的傢伙嗎?」

…真、真敢說,這傢伙。

但我沒想到,他不但敢說,還很敢做。

那天他笑笑的回去,等我爸媽回家的時候,很「剛好」的被家暴,他老爸把他和行李一起扔出來,他站在門口啜泣,孤零零的拎著行李。

我爸媽心腸那麼軟的人,當然不會坐視不管,把他帶進來,住在我隔壁的房間。交涉了幾次,爸媽動真怒了,回來不敢說,只是嘟囔著「怎麼會有這種父母」之類的,問小幸願不願意當我們家的孩子。

最後小幸沒有成為我們家的養子,但我爸媽成了他的監護人,他也在我家住下來了。

「…沒想到你演技這麼好。」我真是甘拜下風。

「為了小薇,演技還可以更好。」他俏皮的閉了隻眼睛。

從小一起長大,我還不知道會突然臉紅心跳,疑似心臟病發作。

「呵呵,小薇臉紅滿好看的。」沒了祕密,這傢伙居然敢反過來逗我!

後來我爸媽又升職了,我們家…算得上有錢吧?但我爸媽除了必要的開銷和行頭,多買了一些動漫畫,車子和房子都沒想要換,只是哀怨時間更少,沒辦法出國旅遊。

至於小幸的爸爸…我們倒是再也沒見到他了。不過他經營的早餐店聯盟,不知道為什麼倒閉了。

後來我稍微打聽了一下,聽說是總公司的董事長把所有的錢都捲走,跟秘書一起逃到國外去了,害很多人失業。但也有很多人繼續經營早餐店,只是變成自營,並且換了招牌。

偶爾經過那些早餐店的時候,我才會想起那個拿我威脅小幸的魏叔叔。

逃到國外…是嗎?希望異國的神明能夠保佑到他吧。

(全篇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