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玖二三事 小七

老講說過這麼個靈異故事。

有間位在山區的小七(便利商店),某天晚上,有個女人進來買了茶葉蛋,遞了一張大鈔,店員低頭找錢,抬頭人已經不見了。

那張大鈔,居然是張冥紙。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根本沒說什麼,深受過心靈創傷的小胡已經尖叫了。

「這是不可能的。」我淡淡的說。

因為我在小七長長短短打過工,店員有私下的討論區,交流甘苦談。知道小七要值大夜班吧?真正值得驚嚇的不是遇到鬼,而是總有夜遊的青少年臉色慘白的衝進來買煙買酒,付錢的手拼命抖。

鬼沒嚇到大夜班,倒是被這些夜遊青少年嚇得夠嗆。

眾多靈異故事中,小七往往是配角。不管是多麼兇猛的鬼,只要衝進小七待到天亮幾乎就暫時沒事了。

很神奇,到底是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因為我對那些飆車或夜遊感覺很差。我之所以會在小七打長工,就是一個朋友的姊姊在中部某家小七當店長,那家小七飽受飆車族和夜遊族的騷擾,雖然叫了警察,可在那之前已經被打了。

那陣子我剛好很閒,就答應在找到下個大夜前去代班一段時間。

倒沒怎麼了,坦白說,這些身虛體弱的飆車族,我一個人揍一打也沒問題,何況不到一打。

因為他們都超過十二歲了,所以我很愉快的「教育」他們一翻…嗯,我也不想惹麻煩,所以不到送醫院的程度,他們還能把車騎走呢。

只是我把收繳的棍棒刀械扔去資源回收筒了。

之後他們就識趣了。人類嘛,總是欺善怕惡的。我能理解,但沒辦法原諒。只要他們還想接受「教育」,我是不吝惜力氣的,可惜他們看到是我,就收斂了,讓我很遺憾。
當時我所在的小七,很神奇的在半山腰,往上有個墓園。但也不是什麼陰森可怕的地方,應該說還滿規矩的。再往上有個很大的公園,附近還有學校。

這家小七成了夜遊青少年和飆車族必經之處。

半夜的生意還挺不錯的,我以前也在小七打過工,沒什麼適應的問題。只是…我真心覺得晚上還是睡覺得好,出來夜遊難免太恍惚。譬如說:

「先生,麥香堡套餐。」

…麥當勞在山下。

「拜託幫我微波一下。」

…放在櫃台的是一根冰棒,你手裡拿的是便當。你確定嗎…?

「欸欸,你怎麼忘了給我吸管?」

…你拿的是泡麵,衛生筷我已經給你。

「一杯冰拿鐵不要咖啡!」

…你的意思是不是不要冰塊?

諸如此類。我非常想叫他們回家睡飽了不要出來夢遊。
不知道為何,姊姊店長非常滿意,希望我繼續做下去。明明我在顧客中評價不是太好。

但我婉拒了,讓她趕緊找人。老講因為血壓太高住院了,雖然很快就出院…但我還是覺得有點想家。

就在姊姊店長找到人前兩天,那群被教育到臉熟的飆車族突然臉色蒼白不斷發抖的衝進小七,買了煙立刻撕開包裝,被我嚴厲的制止,「去外面抽!」

然後他們就一起哭起來,驚恐的。

幸好店裡只有他們這些人,不然恐怕會被投訴。

最後我悶悶的陪他們去門口抽煙。

我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害怕。遠遠的一群「人」忿忿的瞪著這邊,大半都穿著壽衣。我也瞪回去,那群「人」僵住了,不怎麼甘心的走回去,邊走還邊回頭。

其實,會在路上徘徊的死人,通常都是有大執念,數量也絕對比活人想像的少。少到什麼程度呢?大概跟台北街頭想看到外國人那樣的數量吧。

墓園的逝者並不是這樣。他們通常是很安靜的沈眠,也沒什麼大的怨氣,通常就是在等班車走。據黑頭說,因為出生率不斷下降,所以,等班車的人就比較多。

但他們是篤定會走的,所以也就向來很平靜。

會搞到這樣大遊行必定有原因。

「你們到底幹了什麼?」我問。

之後我非常後悔多問了這一句。因為他們撲過來七嘴八舌的說了他們恐怖至極的經歷。

他們不知道哪根神經燒了,居然半夜三更去墓園,抄、墓、碑。

最後嫌用抄的太慢,嘻嘻哈哈的用手機拍墓碑,甚至很白目的踹墓碑,大聲的說,「出來啊出來啊!哈哈哈,世界上哪有鬼…」之類。

突然,我一點也不想管了。

如果有人跑來我家門口喧譁的拍照,還踹我家鐵門,口出不遜…我一定會把他們揍的他們媽媽都認不出來。

我讓他們天亮才滾出去已經很佛心了。
第二天晚上,他們又來了!

每個人的臉色都更難看,恐怕是晚上都沒睡覺。怎麼趕都趕不出去,哭著喊著求我救他們。

…救你妹啊!

我正在捲袖子,他們哭訴被鬼跟了一天,進了小七才沒跟著。

半信半疑的,我跟他們出了小七,然後全體爭先恐後躲在我背後,「有沒有?有沒有!!那股涼風~」

對啊,就是風,什麼都沒有。你們以為死人很閒嗎?以為只有你們會抄墓碑?拜託,這裡是學生最多的城市,這代表中二特別多。交通最方便的就是這個墓園…每個都要追蹤到底他們哪來那麼多時間啊?

這個真心我不會。真正的死人早回去補眠,這種鬼太強,名為「疑心生暗鬼」。

但我早就知道,他們絕對不相信。我遇見過的案例可多了。

「其實這不難辦。」我板著臉唬爛,「知道為什麼『那個』不敢進小七嗎?」

「為什麼?!」這群飆仔異口同聲。

「既然你們誠心誠意的問了…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們吧。因為小七有open醬。」

沒想到他們立刻相信了,並且想抱走店裡的open醬。

「沒用的!open在小七才有用。」我盡量將臉板得更嚴肅…省得笑出來。「要在小七之外也能保護你們…只有close醬了。我們店是沒有,但我知道市內有些小七是有的。」

他們一窩蜂的跑出去。我跑進後面的倉庫笑歪。
這件事情我很快的拋諸腦後,並且交接後離開那家小七。

幾個月後,姊姊店長囧囧的傳了line給我,說有幾個顧客來店裡大感恩,千拜託萬交代一定要把這個連結給我。

那是某篇網誌,訴說抄墓碑遇鬼的恐怖故事,最後得遇高人,教了一個辟邪法,從此平安順利,考試都一百分了--大推close醬。

網誌上的照片顯示了第一代close醬:因為close醬是同人作,非常不好買,他們買了open醬,在他彩虹帽子上寫了「close」。

最後他們還是花大錢輾轉買到原版的close醬了。
我沒辦法看完整篇文章…因為恥度太高了。

被他們這樣感激涕零,我真心感到無比的羞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