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玖二三事 鏡子

「鏡子」這個題材不算很熱門,但也算是長銷型的靈異題材。

外國流行過招喚「血腥瑪麗」,本土比較流行的是從鏡子裡看到現實看不到的「人」,或者鏡子出現不應該有的可疑掌印或指紋。

【Google★廣告贊助】

小說和漫畫最喜歡的,通常都是鏡子裡的那一個「我」,會千方百計的誘惑鏡子外的「我」,渴望交換身分,或者把現實那個「我」拉進鏡子裡。

我喜歡鏡子的故事。對我來說跟修真小說一樣玄幻,都是不可能發生卻展現人類極致想像力的創作。

哦,抱歉。我的意思不是說這些都是假的。而是,這些長銷型的鏡子故事,跟我認知的可說是南轅北轍,說不定就是剛好我沒見識到罷了。

不過不可思議的故事最迷人的地方,除了那瞬間本能的毛骨悚然,不就是不曾遇到過的未知嗎?
喔,我所知的鏡子世界?其實我所知的是非常少的,應該是冰山一角上的某顆塵埃吧。

我的確沒見過血腥瑪麗,所以不要問我是否被大能消滅了。因為,從我跟鏡裡打交道開始,就從來不知道有這號人物。

至於指紋掌印…只是有些人比較好奇,所以做出比較出格的舉止…但也沒出格到影響現世吧?如果真的很害怕,換一個就鏡子是了。通常他們是不可以越界的,也沒有那麼大的興趣緊盯著一個人不放。

而「邪惡」的鏡裡人跟鏡外人互換身分…我的確聽過,還被指使去尋人。不過只有一次。說起來有點複雜…但也不是鏡裡居民主動交換的。反而是逃避現實跑到鏡子裡的人類比較多,成為鏡內世界的非法移民,造成許多困擾。

說破了非常平淡無奇吧?

鏡子實話說就是個非常中性的東西,它最大的存在意義就是,忠實反應真實。這
也是鏡裡世界的通則。

如果你在鏡內看到任何現實看不到的「人」,這並不是鏡子很邪惡,而是一個警訊。你該做的是趕緊去做一次比較詳細的健康檢查,排除一切病灶。然後多晒晒太陽、作息正常,甚至放鬆點去渡渡假,好好審視一下自己,力求保持身心健康。

見鬼這件事,跟人會發燒差不多。發燒其實是身體給予的警訊,一定是什麼地方出狀況了,身體才會發燒當作警報。見鬼,尤其是鏡裡見鬼,通常就是時運太低或根本身體不好。

最容易爭取的當然是健康,保持健康狀態也容易渡過時運低迷的困境。

絕對比被神棍騙財來得有用多了。喝薑湯都比喝符水有意義…最少喝薑湯可以驅陰寒,符水搞不好只會讓你拉肚子。

我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會有人不懂。

…呃,我又離題了。
說到鏡裡和我的緣份,可以追溯到溺水之後吧。

當時我國小五年級,還是個小屁孩。到過「那邊」以後,我對世間的一切都失去
興趣。

副作用吧我猜。

文青一點說,就是「鏡裡稚嫩的容顏,內裡靈魂已蒼老」。(不要笑,我靠這拿到國小作文第一名)

當時還是屁孩的我,認為一切都已經歷過,現實如此乏味而粗礪(?)。而且,無比懷念「那邊」。

雖然沒辦法確切的形容,但的確時時刻刻都是無比充實的。相較之下現實如此空虛。

可我記得的部份,卻跟重返「那邊」沒有任何幫助。那也不是死亡就一定能到的地方,夾在生與死、現實與虛妄之間,哪邊都不是。

所以我很無助、憤怒,成為一個怨天尤人的可惡小中二。那時我最大的興趣就是打架,從來不跟人廢話。跟活人打,當然也跟死人打,我什麼都不在乎。

但是跟活人打架,打輸了我不會告狀,但打贏了卻必須面對老師和同學家長組團的嚴酷,回家還得面對更嚴酷的爸媽混合雙打。

漸漸的我就將目標轉向沒人撐腰的死人。面對他們,我外掛真的開得太大。

但這樣美好的時光沒有過多久…幾個月吧。出於一種現在完全沒辦法解釋的白目,我在自己的鏡子上落下「鎖」的「文字」,想把自己的鏡像鎖住。

我猜,這種白目兼莫名其妙的程度,大概跟會想召喚血腥瑪麗差不多…吧?

於是我很快的遭受到懲罰。我後背那個巴掌狀的後天胎記,痛得像是連挨了十八個巴掌,讓我這個硬氣的小中二飆淚,乖乖的把「文字」去掉。

觸犯鏡內世界不是個好主意。

於是,我最後的童年和整個青春期,完全被「管制」了。只要對死人太過分,胎記就痛,越不聽話越痛,真正痛不欲生。

我並沒有真正見過那位管制我的人,最常見的徵兆只是鏡子出現不該有的波紋,像是風吹過湖面那種漣漪。甚至也沒有對過話,只有那回想差遣我的時候,用「文字」簡略得跟文言文一樣命令。

就寫在鏡子上。

很遺憾,我對這種「文字」識別的不夠多,是個半文盲。她又從鏡子內側寫,所以是倒寫…我解讀得非常痛苦。

不過事件解決後,她也給予我報酬,非常公平,宛如鏡子般,真實的公平。

其實被她管轄的時候,我是非常討厭她的。雖然討饒的時候會叫她「女士」,心裡罵的都是「死老太婆」。我不能在死人身上為所欲為,最後把那股暴躁轉到活人身上…我國中的時候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記得把多少霸凌者送進醫院呢…當時的外號叫做「霸『霸凌』凌者」。
一直到成年,我才漸漸對她,非常感激。那時那麼小的年紀,善惡觀都還沒建立好,卻擁有不應該有的能力…如果不是「女士」嚴厲的管教,說不定我就成了我最鄙夷的惡徒神棍了。

說不定她只是實行一次漫長而嚴格的懲罰而已。誰知道?

但十八歲那一年,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命令我,給予報酬後就再也不理我了。真是個高傲的女人。
那次的事件很令人啼笑皆非。一群青少年玩對鏡…就是將兩個鏡子相對起來,站在鏡中。

這些青少年認為這樣可以召喚惡魔。

嗯,我也不明白召喚來幹嘛。更何況這樣可能會讓鏡內居民混亂,卻不怎麼可能召喚惡魔…惡魔沒有那麼廉價好嗎?他們是很貴的。

原本只會看到一些光影,引起尖叫,可能需要收個驚什麼的…他們念的咒語是不可能招來任何東西的。

很不巧,打雷了。

本來就很混亂的鏡內居民被…嚇掉了魂,在固定的鏡子裡離不開了。然後當中一個少女,把那面穿衣鏡搬回去繼續使用。

結果就是,少女嚇得夠嗆,掉了魂的鏡內居民也嚇得夠嗆。兩邊看起來,對方都非常可怕,不斷尖叫,表情異常恐怖。

驚慌中,不小心,互換了魂魄…

這並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換了魂魄的少女(鏡內居民),並沒有愉快的享受現世,而是嚇得更歇斯底里,最後被送到沒有鏡子的精神病院了。

所以「女士」才得差遣我。因為走失者居然在沒有鏡子的地方。

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前前後後我追查了兩年。你不要指望另一個世界的居民們,能夠明白什麼叫做「地址」、「電話」,甚至不能指望他們能明白何謂方向。

他們可以告訴你開頭和當時發生的事情,離開鏡子範圍就別奢求了。

最後我是靠好幾個靈異討論區的故事,訪問了許多活人和死人,還有好到爆表的運氣,才算是找到事主。

雙方都很倒楣、很無辜。其實這是冷靜點就能解決的事情,不知道為何會搞得這麼糟。如果那個鏡子不再使用或打破了,早晚會有人去把受困的居民找回來。如果少女在被驚嚇的瞬間立刻離開,雙方都會冷靜下來。

就算少女沒有離開,如果沒有那個巧合的不小心,也不會在驚嚇的最高級時換了魂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凡事都要冷靜,尖叫不能解決問題。
總之,在差點被扭送法辦後,我成功拯救了兩個無辜的可憐人(?)。那個被困鏡中兩年終於回返的現世少女在做過心理治療後,還算健康的出院了。

前天她line我說她要結婚了,只是挺著七個月大的肚子,婚紗不好看。我勸她等瓜熟蒂落後做滿月子再結婚,不差那幾個月,孩子還可以親眼目睹自己爸媽的婚禮。

至於那個倒楣的鏡中居民,就沒那麼快復原了。「女士」將他放在我的鏡子裡。

到現在,我用那個鏡子的時候,還常常照不出我的身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