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 之十六

那天我們放婚假,盥洗後就回房躺著說話。大概是飽了,仙心一直規規矩矩的抱著我,說了很多。

他坦然跟我提起對以前那個蠻姑兒的觀感,「…我總是偷偷想著我的娘子會是怎麼樣的,能不能和我相知相愛…初見蠻姑兒的時候,我完全絕望了…求大哥退了這門親事,我真不想面對一個恨我的人。但我的腿…總之,門當戶對略好些的人家,都不願把女兒聘來,只有林家…

【Google★廣告贊助】

「他們家情況不太好,若我們家不幫忙,鐵定跨不過這檻。但我哥不喜歡林家,常說為富不仁。咱們家雖說是商家,對鄰里還是有情有義的。他們家真的太過,佔人田產、勾結官府…若不是得聘他們家小姐,大哥真想撒手不管…」

「跟這種人家結親家後患無窮啊!」我大驚失色,「完了完了…我怎麼給你們家招災…」

「招不了。」他撫著我的臉輕笑,「我哥想退親,又怕面子下不來。故意說要花筆大錢當聘禮,但從此姑娘就要跟娘家斷絕關係,永不往來。誰知道林老爺這麼捨得,真應了…那時我狀況很差,二哥想著死馬當活馬醫了,姑娘不好就不好,抬進來沖喜…能短她一碗飯不成?才娶了進來。妳沒見連回門也無?不用擔心,林家不會有人來的。」

我凝視著他。男人啊,真是一種奇怪的生物。只是這樣那樣過,他的生澀就蒸發光了,像是一夜之間就長大,從男孩變成男人了。

瞧我沒說話,他對著我綻放了光芒萬丈的聖母笑。

距離這麼近,威力令人吃不消啊啊啊~明明就吃乾抹淨(被吃乾抹淨…),我心跳這麼快幹嘛啊?

他湊過來在我唇上啄了兩下,有點歉意的說,「琳琅,我長得不算好。」

「哪兒不算好?」我渾渾噩噩的說,「好得很,都禍國殃民了。看我都快被電暈…」

他輕笑,「我大哥二哥那才叫做好。」他含蓄的說。

「不是我的菜。」我很乾脆的說。本來嘛,我看了一輩子的電視,俊男看到痲痹,總覺得缺乏靈魂…或許「缺乏靈魂」是世紀流行病,反正不會有交集,更不想有交集。

他眼神很溫柔,「我知道。妳看他們的眼神,都很疏遠,像是看截木頭。但看我的時候…」他垂下眼簾,「有些時候,會突然燦亮起來。非常非常的,美。而我,原是最普通的那種,甚至沒了一條腿…」

「我又是什麼美人了?坦白講啊,你現在要退貨也遲了。我前世病得跟鬼一樣,還帶浮腫,早上起床都不敢照鏡子。蠻姑兒比我前世好多了…但也只能說是路人甲,路邊隨便砸就一大把,你還不認得誰是誰呢,普通得多堅持啊!…」

他邊聽邊笑,臉上帶一點點紅暈。我真不知道正太也有成熟型的,賺大發了!

「你很好啊,比我想像的好太多了。老天爺大概是苦毒我一輩子,過意不去,大發慈悲補償我了。」我越看越滿意,「少條腿怎麼啦?年代缺靈魂啊,你靈魂可是飽滿堅毅的…跟我一樣。」

他笑了一會兒,把臉偎在我臉上。「我想老天爺也對我過意不去了,所以把妳賞給我。」

不時興這麼瓊瑤好嗎?但我被瓊瑤的哭了。

但我就該知道他這腹黑鬼不會這樣就放過我。我們的情形很特殊,居然是婚後戀愛型。初戀的人總是刺刺探探的,妳心有沒有我之類的。但我的初戀實在太理智客觀冷靜,來時悄然去時瀟灑,更何況我忘了個精光。

所以我被他牽著話題亂逛時,他特有心機的問,「琳琅想過要嫁怎樣的人?」

一時疏忽,我很嘴快的說,「病成那樣怎麼敢想嫁不嫁的問題…當然我也是有那麼一個半個偶像…」

「偶像?偶像是什麼?」他向來是個好學的好孩子。

我很仔細的解釋了偶像,他明白了。「那琳琅的偶像是誰?」

我的偶像…從來不敢告訴人。

「我、我的偶像是…」我掩住臉,「是…霍去病。」

他身子繃緊一點,「因為他少年有為…妳想嫁武將?」

「…原因之一。」我含糊的回答。

他想了一會兒,噗嗤一笑,「該不會是因為…他的名字,去病?」

我惱羞了,「知道就好,幹嘛說出來?!」

他放聲大笑,一遍遍的輕啄我的唇,「琳琅,原來如此。」

我氣得拍了他幾下,「有什

麼好笑的?什麼如此這般?」

他又是那種光輝燦爛的聖母笑,「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妳都含苞待放。」他不無自豪的說,「讓妳情竇初開的,是我。」

…我被麻倒了。

男人這樣那樣以後,自尊心那個叫一整個宇宙膨脹…我都替他不好意思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