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 之二十四

但我沒辦法阻止他之前腹黑的副作用。

我想應該頂多去周大人家唱KTV,我覺得還滿有意思的。結果是所有有園子的人家都來請我們去唱KTV了。所以說,有個太有才華的丈夫是很辛苦的。

經過周大人的宣傳…我敢說有擴音器他會乾脆去大大放送,省得要一講再講。總之就是把我們倆都捧到天上去了,說我們是什麼比翼鳥連理枝,誇張肉麻到我想一頭撞死。

【Google★廣告贊助】

(白娟幾時變得這麼八卦…都怪她嫁的老公不好,把她帶壞了!)

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想聽到王仙心的天籟,就要連他夫人一起請上。因為深情款款苦心孤詣的王才子只唱給他夫人聽。

一時之間,州城為之轟動。請帖再次如雨後春筍…我是說如雪片般飛來。問題是,江蘇也開始下起大雪了…

這種天氣逛什麼園子?!

但中國人就是中國人,啥都能想出名堂。下雪算什麼,賞雪啊、暖棚啊,各式各樣的奢華活動立刻出籠。

自從交心後很自在的撒嬌的王先生,正半躺在我懷裡,很享受的等我掰茯苓糕餵他吃,一面吃還一面吟詩,什麼「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我很納悶。怎麼我講了那麼多,他真聽懂的就是「我可以放心撒嬌了不會丟臉喔萬歲」。男人的這個選擇性理解力該用什麼東西矯正才好?

「掌天下權之前先處理請帖吧。」我很沒力的掰了一塊,他微微張嘴的吃了。

「去唄。」他懶洋洋的說,「不過明天的就謝絕了,我要淘澄胭脂。」

我瞪著他,心底的無力更深了。

好端端一個偽正太,學賈寶玉那沒出息的東西淘什麼胭脂…

自從他開始幫我描眉畫眼線以後,就對如何打扮我有了嶄新的興趣。這時代的眉黛(眉筆)還是不太好使,他非常之嫌棄。大雪也不能常出門,就窩在家裡改良配方。

但化妝品我是一點都不懂(你臥病二十年試試,看你摸不摸得著),只是拿一些稀薄的化學常識跟他胡扯。我跟他說鉛粉是有毒的,他就異常慎重的對待,我拿紅樓夢呼嚨他,還說中藥也可以當化妝品,拿「上山採藥」唬他,說過我也忘了。

我完全忘記所謂久病成良醫的定律,我在前世都快要可以直接去當藥劑師了,何況喝了一輩子中藥的仙心。他把他的無師自通和天資聰穎拿來這塊大材小用,和他的主治大夫玩得非常開心。

這些實驗成果大半都花在我臉上,省得別人要參觀王夫人如何驚世絕艷我卻讓人失望過甚。

只能說,絕對的財富導致絕對的腐敗。這群超級腐敗的有錢人,他們家的園子真是該死的精美絕倫。

腐敗腐敗太腐敗。我每次赴宴都得忍受別人驚愕的眼光(怎麼王夫人只長這樣?),一面努力加餐飯,這樣腐敗的華美酒席也不是常常吃得到的。

他們覺得不夠美,卻不知道已經是仙心化腐朽為神奇了。大神就是大神,沒得說了。

結果等開春他說服他大哥要去浙江換班時,順便帶了筆資金要去整胭脂鋪子。州城的胭脂鋪子已經開了半個月,賣到斷貨,得用訂的。

我領悟到兩個非常重要的事實。第一,不管什麼時代,女人的錢最好騙。第二,仙心血統就是血統,,基因就是基因,一點都跑不掉啊。瞧瞧這個讀了一輩子聖賢書的王舉子仙心先生,比他兩個做了一輩子生意的哥哥還來得、還奸商啊!

你要知道沒四分之一巴掌大的胭脂賣二兩銀子,你就知道他奸到什麼地步了。還花什麼時間讀書啊,不用讀了。早點出去賺錢,也不用累得他大哥二哥家裡妻妾獨守空閨到快鬧革命。

不過,他那天生的奸商天賦暫時沒得發揮,看起來他哥哥們後院起火已經勢在必然了。

今夏太后五十整壽,特開恩科。皇帝老大下旨了,所有連中二元的舉子,賜馬上京赴考。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我是說,只要還有口氣,都乖乖上京去吧,管你是王二麻子還是老得拿不起筷子。

仙心的「恩師」──那個做人情讓他准假再考的學官,寫了很長很厚的一封信,囑咐仙心無論如何,就算再斷條腿,用爬得也得爬去幫他爭臉。

這個天大的榮耀(?),讓王家炸窩了。像是空投了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原子彈,那一整個光輝燦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