蠻姑兒 之二十七

抵達京城時,已經日暮。

京華煙雲原來是這樣…薄薄一層塵土浮在北京城上,讓夕陽一照,像是暈黃的雲靄。

我一下子看呆了。突然想起我唯一一次的去一○一,是我妹帶我去的。輪椅還卡在電梯口很尷尬,好不容易才觀景台。我妹還抱歉的說,應該晚上來,但老媽不讓我晚上出門。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我非常感謝,白天很好,真的。我第一次看到我生活一輩子的台北,原來是有這樣昏黃的霧縈繞。

陽光下的台北,陽光下的北京城,突然在我淚眼模糊中融合為一。

我頭回軟弱,頭回思鄉。我想是因為我已經放下心來。只有那些被愛著被呵疼著的人,才有勇氣軟弱。

「怎了?」環著我的肩膀的仙心細聲問。

「我想到家鄉…」我微哽的說,「叫做台北。」

他安慰的摟緊些,「以後,我就是妳的家鄉。」

肉麻歸肉麻,但他是在跟我保證呢。他的懷抱,我隨時可以回去,不用思鄉。

我們安頓在周大人的弟弟家裡,沒去他那個恩師家,他的恩師還發了頓脾氣,仙心親自登門拜訪,力陳必須避嫌才罷了。

當然,他走到哪都把我帶著。= =

我不是不能體諒,也不是不能了解。他還是個青少年嘛,初戀總是最美。我們又才正式戀愛沒幾季,恨不得時時刻刻在一起。何況他一直有種錯誤的觀念,覺得若不是我來到他身邊,他早就死了,哪會有今日。

若他是個二十一世紀青少年,恐怕會抓著大聲公沿著台北市大馬路吼,「這是我老婆!我愛她!」其實每個熱戀的白癡都想這麼幹,有沒有臉皮幹而已。

但這不是熱情奔放的二十一世紀,而是非常保守的大明朝。

結果他在江蘇的所作所為立刻回饋到京城,他出門拜會文友或文友來訪,我只好坐在他旁邊幫他佈菜噓寒問暖,充當他的隨身婆子。

幸好我們這次來只帶了兩個小廝和兩個馬夫,總共兩輛馬車而已。沒人在我耳邊八卦,我也樂得當鴕鳥。

但被我磨了一次,仙心獨自出外拜客兩天,就傷風了。我無聲的嘆息。仙心讓婆子丫頭爹娘哥哥這樣捧著護著長大,他忍耐力又強,不到很不舒服都不吭聲。小廝畢竟比較粗心,怎麼懂他會冷會熱,吃什麼喝什麼。

考舉子的時候是秋天,正好天公作美,沒讓他多受折騰,回來還是感冒了一場。春天晚娘臉,又逢春夏交際,更要經心…他這公子哥兒只會寫寫詩文、做做生意,哪會照顧自己。

後來我就很認命的跟去當保姆。反正名聲早傳開了,久了也痲痹了。連別人起鬨我都能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了,照樣剝我的蝦仁餵仙心。

反正他們是忌妒。咱們不跟忌妒的古人多計較。

那陣子仙心很是舒心快意,他一高興起來,人家請他唱歌,只要我在席,他就不會拒絕。震得那些小樣兒的文人才子目瞪口呆。還有人寫詩讚嘆,一揮及就,很可惜這歌聲只能被林氏獨佔。

…別以為我看不懂啊,混帳!

「跟那人離遠一點!」我小聲恨恨的說,「更不要對他笑!什麼賊眼,這樣看你…」

他無聲悶笑,樣子真是可愛到極點,「琳琅,我愛妳吃醋的樣子。」

我塞了他一嘴餛飩,瞪他一眼,「那也不要以身飼虎!回家我表演給你看,你還可以指定醋的大小。看是要小杯陳醋茶壺生波,還是醋海翻騰…」

他被餛飩噎到了,嗆咳了一會兒。

「你怎麼一點進步也沒有,」我小聲埋怨,一面幫他拍背,「我的特訓都白費了…」他連連擺手,最後乾脆伏在我懷裡咳笑不已。

這次我沒害羞了,大大方方的拍他的背,刺了那個心懷不軌的所謂才子一眼。把仙心比喻城凰鸞,欺負我不懂是吧?

你才是母的!你們全家都是母的!

待上馬車我還不解恨,跟仙心說了我精闢的感想,他在馬車就打滾起來,抖著手,氣都喘不過來,「什麼他們家…母的…」連話都說不利索。

「你這樣不行,」我嘆氣,「隨便逗逗就笑,太不矜持了…」

笑到不喘氣的人,最怕聽到「笑」這個字。等仙心終於不滾了,已經含著淚,靠在我肩上,氣息微弱的說,「娘子,妳不謀財幹嘛害命呢?…」

最少幽默感培養出來了。我露出欣慰的微笑。

待要入闈了,這我是不能跟的。前一夜我就沒怎麼睡,憂心忡忡。

「書僮可以跟進去的…」看我雙眼發光,他很快掐斷希望的幼苗,「妳想也不用想。小八會跟我去。」

「小八才幾歲人,會懂照顧你呢…」我咕噥。

他溫柔的看我一眼,「妳夫君也是吃過苦的人。」他摟了摟我的肩膀,「等著。我定會三元及第,替妳報一箭之仇。」

「沒有就算了,考試很講運氣。」我疑惑了,「什麼一箭之仇?」

他說了個陌生的名字,我大惑不解。一說到那首把他比喻成凰鸞初浴的詩,我相信若眼光可以殺人,那傢伙已經死了

「他是最有希望奪得狀元的人。」仙心瀟灑的撢撢一塵不染的白袍,「我會讓他知道,得罪我娘子是多麼嚴重的事情。」

…不、不必這樣吧?

但仙心是個言必信,行必果的古人。他這個出身商賈,南方來的病弱公子,身擔驚世駭俗的「寵妻」名聲,卻一舉得魁。

他還很抱歉,說沒爭取到帶我遊街。我說,「沒關係,你知道我的魂兒都是跟著你的。」

跟他一起前來的榜眼和探花一起衝出門。我猜是要找地方宣洩一下中午的過期飯菜吧?

這飯館的衛生真的很重要,怎麼可以荼毒榜眼和探花呢?當然,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敢肯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