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一

重重疊疊,沈重的桃花壓枝,開得如此囂鬧。

粉白、豔紅,遠遠近近。馥郁芳香直達天際。她有些惆悵的遙望無邊無際的桃花林,薄霧氳染,空氣中飽滿著香氣的溼潤。

伸出玉白的手,柔軟的花瓣飄在掌心,絲絨般的觸感。

【Google★廣告贊助】

真像。這一切,如夢似幻,卻宛如真實。

分花拂枝,她在林間漫步。輕輕挪開一枝太過低垂的桃花時…她和一張玉面面面相覷。

人面桃花相映紅。

丹鳳眼、刀裁墨眉,唇噙冷香,儒衣而配劍。

默默相對而無語凝視。

「你似乎來得太早啦。」她終於開口,「內部封測都還沒開始哪。」

「我正想這麼說呢。」玉面書生很感興趣的問,「迫不亟待?」

她一笑,「難道你不是?」

他也笑,略微清冷的氣質轉得溫和,在唇間豎起食指,「妳沒看見我,我也沒看到妳。」

她笑得更燦爛,「成交。」

他的笑一斂,皺眉道,「不好。」抓住她的手,「好像被發現了…來。」拉著她開始奔跑。

真妙的感覺…很像,非常逼真。芳草在足下沙沙響,林風梳過髮際,奔久了會喘,汗滴爬過額頭。奔進桃林深處,看到那龐大沈思的人面蛇身像,她感到強烈的震撼。

「…企劃書中似乎沒有這個。」她喃喃。

他低低的笑,「噓…快下線。這兒下線,沒人查得到IP。」

「…你們這些寫程式的啊,」她啼笑皆非,「不搞些花招日子不能過是不是?」

「你們這些寫腳本的,最討厭人搞花招,我知道。」他眨了眨眼,「快快,我同事快來了。逮到可要罰的…雁遲。」

「我隱蔽名字你也知道,不公平。」她皺眉。

他輕笑,「驕華。」

***

眨了眨眼睛,她清醒過來,卻在感應艙中躺了好一會兒。

算是成功吧,非常真實。

二十世紀末的夢想──全息遊戲,終於在二十一世紀中葉開花結果,抵達足以上線的願景。雖然研發的路途有些曲折離奇…並不是從遊戲產業萌芽的。

一開始,是為了治療幾乎成為世紀瘟疫的惡性失眠,感應艙本是醫療器材。只是技術成熟以後,卻成為娛樂項目了。

其實也沒什麼。她聳聳肩。可樂當初還是感冒糖漿呢,最後也成了時髦的飲料,賺了偌大身家。

本來全息遊戲和她這個寫劇本的人一點關係也不會有…但她讓惡性失眠糾纏了半輩子,是最早接觸到感應艙的實驗者之一。全息遊戲正式成功後,這家有「華人暴風雪」美稱的遊戲公司找上她,希望她主持好友遺留下來的設定。

雖然她也納悶,寫小說的人那麼多,為什麼要這個發瘋而死的小說家。等看到綠方留下來的資料,她又啞口無言了。

綠方啊,妳死得有些早了。既然妳已經做了這麼詳盡的設定,為什麼不多熬些日子,親眼看看自己的成果呢?

雖然對我而言,也已經有些遲了。

雁遲幾乎將她的餘生都扔進這個遊戲中,這個叫做「曼珠沙華」的世界。她對這個名字極度不滿,抗議多次未果。

現在的人都不讀書了啊,實在太淒慘。曼珠沙華就是石蒜,又稱彼岸花,是死者的花卉。取了這樣的名字…這遊戲還沒營運就有鬼氣森森的感覺。

還不如當初綠方取的「妖界三十一國」,雖然不響亮,最少一眼就明白。

不過她也很疲倦了,不想為了名字多做糾纏。

已將餘年盡付…曼珠沙華正式營運第二天,她就退休了。一般退休的獎勵不是名牌手錶就是獎牌…遊戲公司十二萬分有創意的,送了她一個感應艙,順帶解決她惡性失眠的問題。

這算是相當有人情味的。

***

曼珠沙華的起始創意,是綠方的「妖界三十一國」。顧名思義,裡頭行走的都是妖族…大部分。當然都是人身,真身狀態通常是逃命用的,無法使用法術也不能攻擊。

雖說是三十一國,但玩家卻只能選擇五個大類:龍、鳳、狐、木、神民,其他只能聽天由命,頂多容貌髮型身高細部修改罷了。

選了龍族也不見得就是龍,系統可能會根據腦波感應配對到最適合的妖國──結果成了很悲情的淡水蛟,還不能換。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不管發配到再悲情的屬性,外貌都是俊男美女,光彩奪人。先天不足,也能靠後天加強,別恢復真身,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大抵上玩家還是挺開心的玩下去,呼朋喚友的上線…只是會叮嚀新手們,絕對不要選神民。

神民,只是好聽的說法,事實上就是妖界少數的凡人。領土最小最偏遠,新手任務最痛苦,跑得死人,而且只有孤零零的一國,不像別人出生就有數個盟國。

更悲傷的是,神民的屬性非常平均,平均到文不成武不就,職業更悲傷的只有兩種:儒俠和藥師。

儒俠往好的地方說,就是能打能擋能補血,往壞的地方說就是…打不痛擋不住補血很卑微。用雁遲的話來說,就是曾經被暴風雪凌虐時代的悲情魔獸聖騎,唯一擅長的就是保命。

藥師比儒俠慘一些些…嫩豆腐似的,打不得,一打就碎。補血能力普普,唯一的優點是可以煉丹,而且有機會(很低的機會)領悟特別的藥方。但每個種族和職業都能學製藥,這個優勢顯得非常慘澹。

若不是妖界三十一國的終極NPC是出身神民的醫君大人,恐怕神民這種族會面臨刪除的命運。

但讓神民的人數稀少的主要原因,卻不是因為種族天賦太廢或職業太廢。而是神民僅稱清秀的容貌和單薄的身材…在眾多或魅惑或傾國傾城的諸妖族俊男美女中,像是路人甲乙丙丁。

這才是神民最令人悲痛欲絕的命運。

雁遲卻非常違背常理的,選擇了神民中的藥師。

不為什麼,因為神民的國度陌桑,有片終年不謝的桃花林。桃林深處,有沈思的伏羲石像。

她喜歡坐在石像的尾巴上,抱著膝蓋看著現實中不會有的桃瓣紛飛。後來她習慣了曼珠沙華的生活,相當融入這個虛擬世界…但下線前一定不遠千里的回到這裡,靜靜聽著風聲與桃花的低吟,讓心情沈靜下來。

「與君共一夢啊,伏羲君。」她持酒微笑。

伏羲石像不語,依舊沈思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