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十

第二天雁遲上線的時候,還呆了一下。兩秒以後才想起,昨天她不是在桃花林下線的…習慣真是一種可怕的事情。

不得不說,財閥就是財閥,這屋子真是雕樑畫柱,一整個古色古香兼豪華大氣…傢具走宋朝風格,非常簡潔美麗。連這個床都有著漂亮透明床帳,被翻紅浪,完全就是紅樓夢場景…

【Google★廣告贊助】

一轉頭,她嚇得跳起來。

驕華面著外面睡著,正好就貼著她後腰。沒有清醒時那種溫文儒雅卻不容質疑的強大氣場,清秀得有些單薄的臉孔,在酣眠時顯得純淨脆弱。

滿大街美得妖孽兼傾國傾城雌雄同體的花美男,屬於神民的清秀已經可以打入路人甲的行列。但在雁遲眼中,這樣一張純中國式的書生容顏卻分外順眼,讓她的心防降到幾乎沒有。

書生袍穿起來就已經柔不勝衣。若是穿戰甲,露出一小截雪白的頸子…她光想像就有心跳得幾乎扶牆的危險感。

揮去滿天邪惡的不當想像,她悄悄的站起來。萌點是萌點,兄弟是兄弟。偶爾意淫一下可以,可不能成了習慣。

昨天跟他去拂衣去總舵,恍惚聽說他要帶團。也是,他是RL嘛。反正閒著也是閒著,煮些食物給他帶著好了。雖然是虛擬的食物,但吃起來好吃,增益效果也不無小補。既然不知道他在隊伍裡是坦還是攻擊手(她無法想像驕華當奶媽),攻防法的食物都作一些吧…

總比在這兒看著哥兒們的睡顏下死命的YY好。

等她蒸好包子,一手端著蒸籠,一手捧鹹粥,走入房間的那一刻…差點嚇得砸碗跌鍋。

驕華一頭亂髮,臉上還有睡出來的紅印子,只穿著單衣凌亂,散著褲腳,赤著足,睡眼惺忪的走過來,一臉單純的笑,討好的看著熱騰騰的食物。

什麼腹黑啦、從容淡定啦、領袖氣質啦…都讓他睡沒了。一整個就是極品忠犬樣啊!!

(而且還是幼犬啊幼犬)

雁遲沈眠得幾乎死翹翹的母性啪的一聲立刻盛開了。

她將蒸籠和鹹粥擱在餐桌上,和驕華相對傻笑。趁他還不太清醒的時候,迅速的幫他整理好服裝儀容,並且抖開他的袍子幫穿上。

迷迷糊糊的驕華只注意到桌上的食物,不經意間,已經被不動聲色的小吃了一把豆腐。

「真好吃。」驕華誇獎,「妹子,妳連烹飪都練了呀。」

「嗯。」雁遲感嘆不已,若她不知道驕華的真實年齡,也只認為他是早熟的少年郎。「你有沒有下線去睡一下呀?最少也吃點真的食物。」

驕華忙著喝粥,只有空點了點頭。

等他吃飽,終於清醒了。漸漸回神,恢復成腹黑又淡定的驕華,讓她有點遺憾。

「是誰這麼無聊設定這個。」他低頭吃包子,「誰會在遊戲裡睡覺哩?還設定睡得服裝不整頭髮凌亂…光做這種無用功。」

「…是我設定的。」雁遲訕訕的承認。

驕華差點噎到,好不容易嚥下去,口不對心的說,「設定得真細緻啊,妹子果然心細如髮。」

…哥哥,轉得過硬又太假。

等驕華用技能戴上儒巾後,就徹底變身為驕大神,帶著淡然微笑。雁遲心中大嘆可惜。

「束髮環比較好看吧?」雁遲說。

「我不是史艷文欸。」驕華輕笑,「事實上是這儒巾的附加屬性是目前最好的。」

「全敏裝不好收吧?」

「不太好收。」驕華承認,「不過滿級前的裝備都只能算過渡,沒什麼好執著的。」

***

事實上,大神是個非常忙碌的人。一三五要帶副本,二四帶打衝突戰練PK,只有六日才能鬆口氣。

衝突戰和國戰不同。簡單說就是戰場副本,是曼珠沙華除了幾塊世界PK區外,唯一可以合法殺人的地方。衝突戰可以快速累積榮譽值換裝備,是副本以外取得高端裝備的有效方法之一。

拂衣去的會長不太管事,幾乎都是驕華在帶團。但他又不想把新婚妻子丟下,乾脆帶著去打好了。

沒想到雁遲拒絕了。「哥啊,不用把我結在你腰帶上。你們公會嗷嗷待哺,你不是在訓練新的RL嗎?自己公會的都快排不過來,我去佔什麼名額啊?」

「可也不能把妳一個人扔著呀。」驕華為難起來。

「什麼話呢?以前沒成親我就不用升級?我自己會安排的。」看驕華皺眉,她趕緊加大安慰力道,「哥,你每天穿過大半個羅珠沙華等我上線,又穿過大半個羅珠沙華送我下線。這樣已經太感動了…其他都是小事。」

遲疑了一會兒,他偷偷瞥了眼世界頻道。果然波濤洶湧後勁無窮。又不知道濟豫會不會突然冒出來找麻煩…讓她一個人真不放心。

可她什麼都記著。連等她上線送她下線這等小事都上在心底。有種想嘆嘆不出,又甜又糾結的感覺。

「放心吧,這幾天我不外出。」雁遲笑咪咪的,「你家啥都有,我練練生活技能。」

那當然。全服最昂貴的府宅啊,完全遵照大觀園打造的。這個師法紅樓夢的大宅院,不但有豪華馬廄和倉庫,還有藥圃、林子、湖泊、牧場。可說人在家中坐,材料我盡有。

「那好吧。」驕華不太放心的叮嚀,「不用替我省,要什麼儘管拿去用,用光我再補材料。倉庫鑰匙是這把,盡量搬,不要省。」

…這就是嫁給億萬富翁的感覺嗎?真夠飄的。雖然她不會趕盡殺絕的竭澤而漁,但聽著就是通體舒暢。所以她也只是笑著點點頭,沒跟他推來推去。

雁遲還亦步亦趨的送他到門口,讓這個表皮淡定的大神內心一整個澎湃洶湧,強自鎮定才能故作從容的說,「雁遲殿下,為夫這就出門了。」

「駙馬爺請慢走。」雁遲對他福了一福。

他踩了兩次馬鞍才上馬,姿態還是很優雅,臉皮還是很淡然…只是策馬出門的時候蹭了一下門柱而已。

雁遲等他出了大門才敢笑出聲音。她也不是有意要送他出門…只是這對昂貴的結婚戒指,等她查到價格差點把眼珠子給掉出來。

思前想後,投桃報李,不如親手做個飾品…反正高敏頭飾副本是不出的,她又有個炫陽環的圖紙,材料是比較難搞,但她之前也有些材料存貨。

只是她要拼個「逸品」,就是極低機率做出比一般成品還高品質的佳作。這樣就需要大量材料來洗。

但她人品沒有爆發,洗了三天把材料用光,還花掉了大半的財產。才在皇天不負苦心人的定律下,爆出一個超高敏兼高體的紫色炫陽環,讓她得意得仰天長笑。

那天驕華送她回去桃花林,看她心情好得不得了,頗感疑惑。等到了伏羲像,她才扭扭捏捏的拿出紫色炫陽環,「哥,改扮史艷文吧。」

拿到那個接近極品的頭飾,驕華大吃一驚,「…妳做的?這些材料不便宜啊!」

「那、那個…」雁遲別開頭,「我、我兩手空空的嫁給你…這就當作、當作陪嫁吧。呃…我、我去睡了,晚安。」她匆匆下線,不敢多看驕華越來越氾濫的笑意。

紫色炫陽環閃著如陽光芒,上面一行小字:「雁遲贈予驕華」,心底縈繞的淡淡甜味瞬間加重了好幾倍份量,甜得牙疼。

親手所制的禮物,果然比金錢所能購買的強太多太多了。他有些後悔,這對結婚戒指完全被比下去了。

他也有專業技能啊,不是嗎?

第二天,雁遲再上線時,看到驕華坐在伏羲像上,衣白勝雪,溫柔似水的望著她…徹底震懾了雁遲。

伺服器等級排行榜第一、富豪榜第一,第一大幫拂衣去王牌RL,公認的剽悍大神…

正在穿針引線,巧笑倩兮的往件白外褂上繡花。

雁遲終於知道,為什麼大陸寫手喜歡說「風中凌亂」,現在她就凌亂的可以。

…哥啊!你受了什麼刺激,什麼不好cos,要cos青霞姊姊的東方不敗啊?!

「正好呢。」驕華斯文的咬斷線,跳了下來,「穿穿看。我親手縫製的。」

手工很細緻,非常漂亮,屬性很強大…這是她穿過最高檔的裝備。

「喜歡嗎?」驕華誠摯的看著她。

「非常喜歡。」她被雷得聲音沙啞。

「喜歡就好,需要感動到哭嗎?」驕華眉開眼笑。

雁遲淡定的淚流滿面,「我真的太感動。」胸口的「驕華贈予雁遲」,起碼有兩個巴掌大。

最少大神沒翹蓮花指啊蓮花指。她記得沒有「葵花寶典」才對。下線的時候要記得查查那本A4開本、兩尺厚的說明書。

既然大神缺乏自覺,他高貴的尊嚴只能靠她來維護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