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十一

大神娶了陌桑遜位女王,和情敵惡獸嶺國主演武台決一死戰,一招驚艷天下…真可說是曼珠沙華營運以來,最驚天動地的大八卦。

當中匯集了愛情、劈腿、情敵對決、天下第一、愛恨情仇江湖恩怨…甚至等級提升到兩國國主,第一幫派,一整個國際糾紛江湖翻湧了。

【Google★廣告贊助】

大戰過後,大神抱得美人(?)歸,惡獸嶺國主黯然閉關臥薪嘗膽。玩家們這才驚覺藏在兩尺厚說明書中的「種族血脈天賦」如此之驚世絕艷,掀起了一股「衝血脈」(不是腦充血)的狂潮,人人將七十五級當作目標,整個伺服器掀起了一股練功的勤苦流行。

當然,關於遊戲裡貌不驚人的藥師遜任女王居然可以引起這樣的愛恨情仇兩國交惡幫派對立,就成了世界頻道和大街小巷、酒樓茶坊的主要談資。

諸多版本亂飛,目前最有公信力(?)的版本,說那藥師遜位女王,在現實生活中是傾國傾城的援交少女,與邪佞敗家的二世祖(據說是濟豫),以及風流瀟灑聰明智慧的學生會主席(?)(據說是大神),譜出可歌可泣的二十一世紀中葉浮世繪…此戰之後更往「麻雀變鳳凰」的方向大步前進中…

關閉世界頻道,只收好友密語,宅在家裡當毒梟(制毒啦)的雁遲,茫茫然的看著爆笑公會頻道,消化好久才搞懂這麼複雜而且自己完全不知情的虐心又虐身,簡直是瓊瑤加上鄭媛和部份人間四月天的浪漫鉅作。

她終於開口,「這些人該去民視當名編劇,玩什麼遊戲?浪費人才浪費生命啊…」她真是非常感嘆。

「雁遲,」會長遲疑了一會兒,「妳呢,世界頻道不要開。妳老公沒空帶妳出門,要出門說一聲,公會的人一定挺妳的。」

雪舞飄飄:「就是就是,妳不要管他們胡說八道。」

赤霞:「那都是不實謠言,我們才不相信妳會橫刀奪愛。」

咪咪:「大神也絕對沒有跟別的女人不清不楚,妳要相信大神。」

會長:「我招你們來是作什麼的?雁遲這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好不容易當上豪門少奶奶,雁遲妳要忍耐。其他女人沒名分,頂多就是二奶三奶蜜豆奶…」

雁遲:「…………」

但她倒沒有去找大神又跳又叫。大神和她的關係比較像夥伴或兄妹,要他們倆講啥甜言蜜語老公老婆,不如叫他們去跳崖。大神表面正經,事實上超愛演的,她也樂得配合。

人前大神不是稱殿下就是雁遲君,當駙馬爺當得超樂的。只有他們倆的時候,她都喊大神「哥」,大神喊她「妹子」,就是一整個學長學妹款。

不過他們彼此都很珍惜對方,這倒是真的。畢竟要這把年紀還有相似的少年靈魂,非常不容易。更艱難的是,兩個性子都柔和,性情相投,言和意洽,用訂做的也沒這麼剛好。

而且雁遲的神經又比較粗,不怎麼在乎流長斐短。玩了一輩子遊戲,什麼沒見過?大神級人物本來就招蜂引蝶,不過她對驕華倒是挺有信心的。至於她自己的那些流言…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她又不開世界頻道。

爆笑公會頻道講講就離題三千里,平添許多笑果,她興致來的時候還會幫著編。坦白講,她覺得自己編得比較合情合理感人肺腑。

但她就該知道,大神的肚腸是黑的,早該先叮嚀他才對。

很久以後,她才曉得,他們成親後的第二天,世界頻道刷了一個上午的污言穢語,都是針對她的。她不知情,知情也不會在意,但大神不幹了。

她猜大神是假公濟私了,GM全程監控拍照,踢了不少勇者,犯滿三次直接砍帳號,非常的執法嚴正。大神還很惡霸的上世界,「辱及公主殿下,犯三滿斬立決決不輕赦!」

有人罵他搞特權,大神很失形象的冷笑,「知道我有特權還敢輕犯,膽子很肥是吧?回去查說明書吧,看我是否特權法外。」

在如此惡霸的鎮壓下,的確沒再有污言穢語。只是大神「妻控」和「忠犬」的形象就坐實了,白白替雁遲招來不少嫉恨。

「哥,你這是幹嘛?」雁遲抱怨,「這是假公濟私欸。破壞遊戲規則…」

「規則就是拿來破壞的。」他不以為意,「妳又怎麼知道了?我曉得了,你們那公會都一群大嘴巴。妳要不就來拂衣去,不然就關了那個惹禍的公會頻道。」

「我喜歡小公會。」雁遲皺眉,「我唯一開著的頻道只有公會頻道。關掉我整天跟人都沒講話的。」

驕華歉疚起來,「這陣子我太忙,沒空陪妳。」

「呿,什麼話。我自己會安排自己,忙你的去吧。」雁遲塞了一堆食物和藥物給他,「快去吧,RL不要遲到了。」

「…我居然也能帶愛妻便當出門,還是皇家愛妻便當。」驕華一臉幸福的出門了。

雁遲暗暗的笑了很久。卻不知道大神會這樣回報愛妻便當。

全服第一大公會,傲得不跟任何公會結盟的拂衣去,居然和人口數僅有三四十的流雲居結盟了。拂衣去據說還勒令非用盟頻聊天不可。

「…幹嘛這樣啊?」雁遲整個囧了。

「妳…妳又不來我們公會,又只開公會頻道。」驕華有些不好意思,「妳整天在做什麼,跟人聊什麼,我都不曉得。以後妳開盟頻聊天吧…我比較方便留意妳。」

…大神,說就說,何必臉紅?

「嗯。」她摸了摸鼻子,「以後我就開盟頻吧。」至於被公會的人調侃說笑…就不要告訴大神了。

「明天週六,我有空了。」大神低著頭,「那個…我帶妳去抓雙人飛行座騎金翅大鵬鳥。」

雁遲衝口而出,「這次不cos東方不敗,要改cos神雕俠侶嗎?」

「東方不敗?」驕華愣了一下,腦筋轉過來,不禁羞怒,「還不知道是誰設定的,裁縫的專業技能就長那樣啊!笑什麼笑!」

笑得奄奄一息的雁遲斷斷續續的說,「哥、哥啊…幸好曼珠沙華沒有葵花寶典…」

「哼哼,我若自宮損害的可是殿下的終身幸福!」

這話一說出來,兩個人都愣了一下,齊齊頰上飛霞暈,別開頭不敢看對方。

身為一個普級的全息遊戲,男女交往頂多到接吻擁抱,其他都通通不行。若有男玩家意圖不軌,光扯開前襟就會被九天劫雷劈死,直接送到大牢去蹲他個十天半個月。

明明知道不能幹什麼,但他們倆成親以來,連牽手的次數都有限,擁抱只限於共轡,其他的時候規矩得要命。這句調笑對他們來說實在太嚴重了點。

於是,在成親三個月後,在美麗的桃花林中,伏羲像之前,他們終於有了極大的突破。

在雁遲下線前,驕華親她了…親她的額頭。歷時大約零點五秒。

等雁遲掩面下線,驕華扶著伏羲像良久,對自己的怯懦和膽小,無言的深深譴責。

他的目標明明不是額頭啊…為什麼會向上偏差如此之遠…他鬱悶得泫然欲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