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十二

第二天雁遲上線的時候,兩個人都羞得要命。但靈魂再怎麼養不大,幾十年的人生經歷就是擺在那兒,硬要裝出從容的模樣還是很拿手的。

只是共轡的時候,兩個人的心跳都快到接近心臟病發作的邊緣。不約而同的想,遊戲還是別做得太逼真了,簡直是種折磨。隔兩天程式部的頭頭同時接到兩封前輩的建議書,看得他哭笑不得…此是後話。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裝著裝著,兩個人就真的自然起來,淡定了。

返回中都準備了物資,他們一起去傳送陣那兒傳到梧桐林去。

妖族三十一國的國勢並不完全是友好的,既然有盟國,自然也有互相敵視或敵對的情形。要打國戰,除了任務以外,另一個捷徑就是敵對得夠久,能夠自然觸發國戰。

雖然除了濟豫那個令人啼笑皆非的宣戰外,曼珠沙華還沒有正式開過國戰,但也緊繃得一觸即發,充滿山雨欲來的氣氛。許多玩家經過國境都得非常謹慎,被敵對國的巡邏軍隊(npc)殺了是沒處訴冤的。

幸好陌桑小國寡民到令人悲傷的地步,雖然沒有盟國,卻跟各國保持中立的關係。說到底就是滿級高等百人副本「崑崙之境」就在陌桑境內,除了發神經的濟豫,誰也不想跟陌桑敵對,連跑個副本都得被npc喊打喊殺。

當然,這樣的情形對公主駙馬來說很方便。而大神的存在也曾經讓神民的人口數終於破百了…只是好景不常在。

這些可憐的神民,被又遠又長又難的新手任務折磨得死去活來,這兩種平庸的職業又缺乏強悍的殺招,練等做任務都是種身心雙重的折磨。沒多久,許多人放棄了。寧可刪除角色等二十天,再投靠其他種族…

所以神民的人口數又再次萎縮到三十四人,非常悲涼。現在更沒有人想當國主了,目前陌桑的國主是個代理的npc。

「妳若想當國主,我再幫妳動員一次。」驕華說。

雁遲輕笑,「現在我不想發國境戒嚴令…而且我對駙馬很滿意,不想招王夫。聽起來多沒氣勢。」

驕華也笑,「殿下對我哪兒最滿意?」

「全身上下身心合一的滿意。」雁遲隨口回答。

…怎麼說說又開始曖昧了。天知道她沒什麼意思啊…雁遲正開始糾結的時候,正好已經走到鷹愁澗附近了,驕華指著澗頂,「這兒開始不能騎馬了,咱們要沿路走過去。」

鷹愁澗附近楓紅賽血,秋色濃重,有種悲愴的蕭瑟美。驕華在前面走,雁遲跟著,宛如信庭閒步。兩人都是白衣,衣袂飄舉,氣質閒然清冷,籠著淡淡煙霧,林間穿梭的仙禽靈獸紛紛駐足,襯著滿天楓葉,如詩如畫般…

但都是假象。

真相是,為了不讓這些看起來頗美麗可愛的「仙禽靈獸」拖台錢,雁遲把她珍藏已久最毒辣最有效的定身粉拿出來盡情揮灑了。這玩意兒可以定身五分鐘,攻擊也不會取消定身效果,藥效過去還會自動消仇恨。

可說是殺人放火刷副本打戰場居家必備極品毒藥,可惜這玩意兒做出來就靈魂綁定,藥材之珍稀和昂貴令人髮指。若不是嫁了個珍稀藥材快塞暴倉庫的大神,她還真捨不得用。

所以讓他們倆朦朧得宛如柔焦的「薄霧」,就是定身粉的施放效果。仙禽靈獸的駐足也不是沈魚落雁的驚艷,而是身不由己的欲哭無淚。

許多真相,都是非常殘酷的。

但在附近練等解任務的玩家不知道,只是眼底閃著憧憬愛慕的星星眼,看著大神和大神夫人瀟灑如仙的閒步而過,隱隱約約傳來幾句天籟,「遠山含笑…春水綠波映小橋…」,一整個浪漫極了。

不得不說,無知者無畏,無知是種幸福。

至於這對貌似善良事實上是「東邪西毒」的小夫妻,正在一路荼毒仙禽靈獸一面憶苦思甜,正在唱上個世紀流行過的梁祝。

他們合唱完一整段的「遠山含笑」,談論起來,才發現媽媽們都是凌波迷,不禁笑個不停。

「我家唱片都聽爛了。」驕華滿是寵溺的無奈,一劍穿了撲過來的仙鶴,「從小聽到大,不熟都不行了。後來凌波不是開演唱會嗎?我特別託關係買票給我媽去。」

「你去了?首場嗎?」雁遲一臉驚喜,揚手毒翻了幾隻白虎,「我也陪我媽去了。那票真是難買啊…」

「我們說不定擦肩而過。」

「現在能跟誰談這些。」雁遲感慨。

「妹子,」驕華溫和的說,「有我呢。」狀似自然的牽了她的手,一步步的走上山澗小路。

她害羞得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距離溫存和心動,已經十幾二十年,非常陌生,簡直像是上輩子的事情了。

都是老太太老先生了,現在這樣真的…合適嗎?她心跳得這麼快,臉這麼紅…應該嗎?她開始有點生氣,驕華是在幹什麼?把她逗得心慌意亂很好玩嗎?

雁遲糾結了。

她想抽出來自己的手,卻發現驕華的手心沁著汗,不像她想像的淡定從容嘛…

這對返老還童的東邪西毒,一個出劍如電,一個滿天撒毒,表面鎮靜淡然,內心波濤洶湧的拾級而上。

直到澗頂,只見流瀑如絹,陽光一照,竟顯出燦爛的虹。滿山豔色,天高清朗,山嵐飄動他們的衣擺。金翅大鵬鳥發出清嘯,成群的掠過崖頂。宛如圖畫般。

驕華抬頭看著金翅大鵬鳥,卻沒有動手。只是牽著不肯放手。「…其實,我不喜歡梁山伯。」

雁遲用眼睛問了個問號。

「活活把自己氣得病死,太沒用了。」驕華淡淡的說,「真的很愛祝英台,那就好好活著,考取功名,當大官。活著才有機會啊。愛到連命都不要了,那還有什麼值得執著?抄了馬家也好,倚勢強要祝英台也行。十年二十年,只要祝英台心沒變,再怎麼卑鄙下流的手段都值得用。」

他逼視著雁遲,「妹子,妳說對不對?」

「我、我…」雁遲結巴起來,「我若是祝英台…直接私奔就是了。不、不用拖那麼多人下水吧?」

「妹子,妳心太軟。」他把雁遲拖近些,「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雁遲嚇得欲退不能,整個大腦打結,「我我我…不會有人想騎我…」

話才出口,她在心底尖叫一聲,我是白癡嗎?!

驕華眼神一闇,「是嗎?」突然將她攬進懷裡,這次他一點偏差也沒有了。

雖然只是斯文的貼著唇,雁遲還是覺得大腦轟的一聲,什麼都看不見。兩個人都有點發抖,畢竟都距離溫存太遙遠的時光了。

即使這樣純潔的吻,還是讓雁遲有些昏昏沈沈,只感到驕華的睫毛輕輕的在她頰上搧著,柔軟的唇一路蜿蜒而下,滾燙的落在頸子上…

其實驕華也是鼓足了勇氣,只是他實在沒膽來個法式熱吻。只好蜻蜓點水似的吻下去,他覺得在脖子上留吻痕實在太羞人,但很想留個印章證明產權所有…最後他選擇脖子和肩膀相接處…

一陣巨響,炸得雁遲好半天耳朵都嗡嗡叫,啥都聽不見,眼前一片劇烈的光盲,瞎了好一會兒。

抱著她的驕華不見了。

就在這個時候,系統公告了。

系統公告:靜濤駙馬都尉驕華意圖不軌,險犯淫戒。遭受九天劫雷之刑,入冰牢反省十天!以資警戒!

等雁遲眼睛看得見的時候…她倒希望自己繼續瞎下去。

盟頻炸翻過去了。

[拂衣去] 戰天下:「老大終於忍不住了…牡丹花下死啊…」

[流雲居] 艷少(公會會長):「沒辦法啊,我家雁遲太蘿莉了。蘿莉有三好…」

吵得整個翻天,有人在爭議既是女王受又是蘿莉誘受該叫什麼,也有人抗議蘿莉跟受一點關係也沒有,還有人問驕華脫了幾件才挨雷劈,也有人鬧著要真相。

[拂衣去] 驕華:剛剛說話的都給我滾去拓荒二團,一團沒你們的份了。

[流雲居] 雁遲:丹藥全面漲價,剛幸災樂禍的漲價三倍。

這對惱羞成怒的東邪西毒不理嗷嗷亂叫的會裡人,不約而同的關了盟頻和公會頻道。

「殿下。」驕華密語,語氣十二萬分之委屈,「我的裝備全劈爛了。」

雁遲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等等我去探監吧。你想吃什麼?包子還是蔥油餅?要帶幾件衣服給你嗎?」

驕華一整個未語淚先流。他也只是拱開一點點衣服,這該死的九天劫雷到底是誰寫的!讓他查出來一定讓那笨蛋生不如死!

理論上,現實中可以做到的,曼珠沙華都能做到。只是為了普級,許多功能都鎖起來了。所以玩家連自己都不能脫光光,男生會有件褻褲,女生還會多件肚兜。

但要怎麼在後輩和同事的眼皮底下,單獨將他和雁遲的角色解鎖呢?難度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可他不想再被雷劈了!

看起來,只能駭進去了。

被劈得外焦裡酥,衣破髮亂的大神,非常認真的思考如何對自己公司進行駭客的不良計畫,唇角帶著不太純潔的怒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