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十三

驕華被關了十天,雁遲也探監了十天。

到底他們說了些什麼,別人不清楚,不過坐完這十天的牢,驕華就把RL的擔子一丟,陪著公主娘子衝等下副本去了,引起拂衣去一片雞飛狗跳和嘩然。

其實,雁遲也沒說什麼。她去探監本來繃緊了臉,驕華還以為她發怒了。結果她弱弱的說,「…我是不好意思,不是生氣。」還把手遞給他。

【Google★廣告贊助】

那一刻,他突然整個安定下來。

將她的手按在頰上,「雁遲。我們把過去通通扔出曼珠沙華吧。在這兒,我們就是我們。之前所有歲月通通不存在。」

她的眼神很清澈,充滿信賴。點了點頭,「好。」

所以他費盡力氣,神不知鬼不覺的駭客成功,讓雁遲和他都解了鎖,待她卻一如以往,呵護珍惜,卻沒踰矩過。

雁遲察覺了一些隱約,心底卻覺得好笑又感動。她這位駙馬爺,與其說他是個老先生,還不如說是個古代大俠。

但她喜歡這個古代大俠。

他們現在會牽手,但連擁抱都很少有。至於親吻,真要天時地利人和,花前月下,燈光美氣氛佳,一切完美無缺(雁遲懷疑驕華還會先看過黃曆),才謹慎的淺嘗輒止。

最親暱的場景別說限制級,連保護級都搭不上邊,一整個非常令人唾棄。

但雁遲覺得挺好的。

驕華帶她打遍了所有的副本,鬧騰過所有任務。雖然說因為設定更改的關係,金翅大鵬鳥抓不了了,但根據內部尚未公佈的消息,即將開放的「華山論劍」,雙俠賽第一的獎品就是金眼神雕一隻,正是雙人飛行座騎。向來討厭PK的她,也同意跟驕華去爭取了。

雖然她心底很明白,打上第一是不可能的…但驕華那樣興致勃勃,眼睛閃爍著燦爛光芒,她就覺得沒什麼好堅持的。

幾乎是花了一年的時間,她和驕華日日一起遨遊了整個曼珠沙華。老實講,若是這樣日日相見,也該厭了吧?但看著他牽著自己的手,分花拂柳的走過中國山水畫般的曼珠沙華,溫潤的側面和一點點柔軟的笑意。

瘦肩風異,若不勝衣。談笑間,三尺霜峰如魅似電,從不虛發。淡定得有些清冷的的少年儒俠,只有對她才會露出溫情脈脈。

僅僅是看他走來,就覺得心花怒放,燦然若繁春三月,無盡芬芳。

等級排行榜隨著封頂滿等的人越來越多,終於取消了。營運滿第三年,官方的三週年慶祝活動就是,「華山論劍」正式展開。

說白了就是競技場而已,卻取個這樣武俠的名字。而競技場對決有分單人賽、雙人賽、五人賽。驕華和雁遲報名的就是雙人賽,同他們這樣衝著雙人飛行座騎而來的,還有許多玩家。不過因為獎品性質的關係,大部分的是男女搭配出賽…戰天下就邀過艷少參加過雙人賽,被艷少罵得狗血淋頭。

艷少冷著臉問,「我問你,金眼神雕歸你還歸我?」

戰天下糊塗了,「擲骰決定啊。你放心,就算我骰到也會載著你走…」

艷少暴跳了,「老子造了什麼孽,要讓男人抱著在天上飛?」

戰天下很委屈,「不然歸你啊,你載我…」

艷少更是冒著被禁言的危險出口成髒,「~!@#$%^&!!你是什麼玩意兒,老子還得抱著個臭男人在天上飛?!你這小白二百五!…」

這就是為什麼沒什麼男玩家肯參加雙人賽的緣故。所以雙人賽被暱稱為俠侶論劍,就算同性參加的,通常不是耽美就是百合,莫怪艷少會氣得暴跳如雷。

雁遲和驕華這對,倒沒有這些疑慮。只是「華山論劍」的規則對雁遲來說極為不利。規則上禁止使用各種藥物,對於雁遲來說,簡直是自廢武功。即使是跟驕大神搭檔,也無法挽救頹勢。

驕華自己也坦承,之所以如此顯眼,除了他累積數十年的電動經驗,還有對曼珠沙華無人出其右的了解。所以他裝備和等級都可以走在最尖端。但大部分的人都滿級後,等級優勢就不存在了。裝備也隨著練生產的人日益增多,副本熟練後刷出不少,這個優勢也漸漸泯滅。

在原始職業設定上來講,藥師和儒俠本來就屬於複合職,缺什麼可以補什麼,卻沒有特別出色之處。這樣的職業侷限,想在競爭激烈講求高攻擊的PK上面,和別的職業搭配就不容易討好了,何況還是這樣雙弱勢組合。

但驕華信心滿滿的,笑著要雁遲不用擔心。低聲說明了他的戰略,雁遲驚訝的張大眼睛,低頭尋思,苦笑兩聲,同意了。

大神夫妻出手,眾所注目,卻讓人大失所望。沒有眾多毒藥的加持,雁遲淪為二流補師,仗著絕佳輕功邊補邊逃。大神則是施展各式各樣的保命絕招,用優秀的抗打擊防禦,慢慢磨死對方,完全沒有演武台那樣令人驚艷的華麗。

很快的,大神被視為死在沙灘上的「前浪」。愛慕者紛紛改志,轉倒向出關參加華山論劍,出手華麗狠戾的濟豫。他和一個東海龍國的男劍客搭檔,追求最大破壞力,毫不畏懼人言。

一個英姿煥發,一個英武非凡。這對冷酷的帥哥瞬間就成了眾家少女的新偶像,行動都會引起一陣尖叫。

而過氣大神和遜位女王,就非常低調的緩緩晉級,並且神不知鬼不覺得打入前八強。

能打入前八強,當然都是一時之選。但和大神遭遇的頭一隊,卻覺得異常屈辱和悲憤。

這場只能說是風雲變色,天地同悲,足足打了兩個小時。對方是兩個法系青鸞,精通各式各樣水系魔法,可以將人凍在地上,施展冰霜雨霧的各級法術。

但遇到擁有各種保命技能血又厚的驕華,暴風雪就成了毛毛雨,冰凍術成了冰淇淋。雁遲則遠遠的在法術範圍外納涼,而她高超的輕功又讓四肢不勤的法師追不上。

最可惡的是,這兩個一整個信庭閒步,鮮少攻擊。伉儷情深的互相補血──早換了高體高療裝了。眾多攻擊手不禁戰慄,和強大的奶媽打架,摧殘的不是身體而是更過分的心靈…

於是兩個小時後,心靈飽受摧殘的青鸞夫妻棄權,大神夫妻滿血出場,獲得勝利。

之後遭逢大神夫妻的隊伍,無一例外的決定「珍愛生命,遠離大神」,棄權得非常乾脆。喜歡大神的稱讚大神「智勇雙全」,討厭大神的罵他「卑鄙無恥」,在毀譽不一中,他們輕鬆進入了決賽和濟豫那隊對決。

這場對決,卻讓眾人大驚失色的改觀。一整個冬雷震震天雨粟鬼夜哭。

除了雁遲,雙方都開了血脈。濟豫和他的夥伴一起集攻雁遲,卻讓大神一招橫掃千軍雙雙斃命,連帶毀了半個論劍場。

大神出手,一個頂兩!

「攻擊系的呢,就有這缺點。」驕大神評論,「拿防禦換取高破壞力,本身跟豆腐一樣。」

雁遲默默無言看著被破壞的場地和誤傷的無辜觀眾…這年頭的豆腐,種類真齊全…

於是大神開心的cosplay神雕俠侶,抱著雁遲揚長而去,飛得那一整個清俊瀟灑…最少跌進公主府的凹晶湖前,是相當瀟灑的。

把大神撈出水面,背著昏迷不醒的夫君往屋裡走去時,雁遲很感嘆。看起來點不點天賦,除了威力大小,副作用似乎都差不多。

她沒使用種族血脈天賦,真是太明智的選擇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