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二

曼珠沙華的諸多操作設定都和暴風雪一脈相承…卻很難說這個純中國風的全息遊戲抄襲。

自從暗黑破壞神以後,操作界面與習慣幾乎侵襲了大部分的遊戲,即使有所變更與改良,還是萬變不離其宗。

別的西方風的全息遊戲很炫的搞出個魔法PDA,咱們東方風的曼珠沙華則搞出個萬象手環和儲物腰帶…講白了就是操作與訊息界面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你願意也可以將訊息以文字界面放在虛空中陪著打怪,只是這樣死亡率會大為提升──若你有個爆笑的公會頻道的話,勸你最好不要這麼做。

不過雁遲倒是常常這麼做──因為她打怪的時候也不是那麼多,生命上是很安全的。

身為一個藥師,她非常淡定的提著藥籃到處採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當初她會加入公會,就是因為她正要採一根龍鬚草時,會長抓著草不放,嚷著加入公會才給她,她才點頭加入公會的。

當然,她沒有馬上退公會,也是因為公會的人都天真可愛(又白癡),頗能消遣採藥時的寂寥時光。但因為她沈默寡言,所以大家都誤會她內向安靜。從不出團,所以誤會她打怪很廢,她也樂得讓人誤會下去。

對她來說,曼珠沙華的生活就是不斷的旅行,採藥是順便的。至於打怪解任務升級,是為了去更遠的地方,更好的風景和更有療效的藥草。為什麼她會連釣魚烹飪剝皮採礦都學了…只是覺得不該浪費而已。

因為倉庫爆炸,她不得不擺攤賣掉一些材料,結果莫名的成為某些大戶的供應商。因為毛皮太多銷路太差,她不得不去學制皮消耗,開始了她無限縫腰帶的生涯…誰知道縫著縫著,讓她縫到「悟道」,做得出比別人更多格的腰帶。

至於會在中都開雜貨鋪,只能說是個美麗的誤會。她只是去交任務,找錯了人而已。結果被搶劫了所有的財產,欲哭無淚的有了一家鋪子,迫不得已的把自己所有產品扔去賣了替代倉庫…結果生意會這麼好,她也很瞠目。

在大部分的人還在摸索這個世界,努力做任務和打怪升級,窮困潦倒的時候,雁遲已經是個小富婆了,甚至有自己的鋪子。

但這不是個幸福的開端,相反的,反而是個惡夢的開始。

這日,冬陽晴暖,在鋪子裡團完藥的雁遲,邊晒太陽,邊縫著腰帶。雖說她自己渾然不覺,但在二十一世紀中葉的小夥子眼中,卻是副令人驚艷的古代閨艷圖。

雖說什麼樣的生活技能都能學,但還是受限於生活經驗。二十一世紀的女生連針的不會穿,何況縫紉。雁遲的制皮能夠學得這樣快又好,肇因於她在現實中學過許多沒什麼用處的小玩意兒…縫個腰帶當然不在話下。

「美眉幾歲啊?家住哪?電話多少?」

雁遲抬頭,看到一個嘻皮笑臉的帥哥,非常張揚的衝著她笑。怎麼走到哪都是不學好的登徒子。

「要買什麼?」她淡淡的問。

「買妳的心。」帥哥笑得更可惡。

「小八,」她更淡定的喊著顧來的npc護院,「趕出去。」

「欸?欸欸欸!」帥哥被小八扔出去以後惱羞成怒,「妳這女人怎麼這樣?妳不知道顧客是上帝?」

「我不信基督教。」雁遲睇了他一眼,狻猊族的濟豫?這名字看起來好熟。

她和濟豫交惡,就始於一次非常沒有創意的虧妹。之後濟豫只要到中都,都會跑來她的雁遲小鋪找罵,她覺得很煩,反正有npc掌櫃賣東西,她乾脆不回雜貨鋪,繼續她採藥採礦剝皮之旅。

有段時間,很平靜,可惜太短暫。就在某個她邊看公會頻道邊採藥的下午,他們這個名為「流雲閣」的小公會,來了一個新會員。

會長興奮的說,本服排名二十三的高手,加入他們公會了!

結果全息遊戲也沒什麼兩樣嘛。雁遲想。什麼都要排個排行榜,很無聊。

赤霞:「這樣我們公會就有兩個排名三十以內的高手了!會長,你也加油一下啊,現在還在三百名外…」

另一個是誰啊?雁遲詫異了。沒想到這個人數不過三十的小公會這樣臥虎藏龍。

濟豫:「另一個是誰啊?」

…濟豫?!雁遲停下了手,呆呆看著虛空中文字呈現的公會頻道。這遊戲允許重名嗎…?

雪舞飄飄:「哎唷,濟豫哥哥,你排二十三,雁遲排二十八呀。雁遲雁遲,妳在不在?」

雁遲微微張著嘴,衝口而出,「我排二十八?」她說出去的話馬上化為文字模式出現在公會頻道。

會長樂了,「妳沒去看過排行榜?雁遲啊,妳瞧瞧我是怎樣的慧眼獨具…」

「雁遲啊,」濟豫冷笑兩聲,「我也覺得我很慧眼獨具…」跑啊妳再跑啊!他是大麻風還是長得像猩猩?他是排行榜上有名、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金眼狻猊濟豫!這個長得不怎麼樣、種族和職業兩廢的小藥師,看到他拔腿就跑。

偏偏別的沒練高,就是輕功特別高!

老子調戲妳是榮幸啊榮幸,多少女人想被老子調戲老子還不屑哩!

「做任務了,先關公會頻道。」雁遲淡定的說,很快的把公會頻道給關閉了。

但她內心很不淡定。為什麼她這樣安分守己,會鬧出個什麼排行榜來…她仔細的回城裡的藏書閣調閱說明書,相當無言的發現,就算是生活技能,也有少許經驗值。對別人來說可能少到可以略過不計…但對她來說,太積少成多了些。

何況她為了幾種珍稀的藥材,獨立殺過幾個小boss。這些小boss有特殊經驗值獎勵,所以…

她很窘的進入了排行榜前三十名,名列第二十八。

難怪老有人找她決鬥啊,這悲慘人生…呆了半晌,她釋懷了。伺服器開放不久,大家都還在摸索,又和鍵盤式的遊戲完全兩樣,練功狂們還沒抓出適當的規則,自然是這樣的。

全息遊戲的操作並不存在身體的問題,唯一有優勢的就是腦波強弱。她呢,當了一輩子的編劇,大腦早就鍛鍊成鋼,生活經驗又夠豐富,自然有優勢。但優勢不善用,一點用處也沒有。她是來旅行的,又不是來當練功狂的。

沒多久,那些練功狂就會摸透了遊戲,後來居上,她就可以泯然於眾人之中,當她沒沒無聞的快樂小藥師。

至於濟豫那小鬼,不用理他。

既然主意已定,又受不了會長狂轟爛炸的飛鴿傳書,她又把公會頻道打開了。平心而論,公會的人對她真的是好,用不到的材料都寄給她,收到她的藥物或裝備都感激涕零。

會長是個標準練功狂,卻常常關心她的任務進度,熱心的吆喝人來幫她一起做某些團隊任務。

再說,這麼天真快樂(又白癡)的公會頻道也實在很難得了。充滿了方向殺手和地圖座標絕對無效路痴就算了,還有屬火的鳳族想省錢,試圖游泳過滄海,一下水就馬上死掉(廢話!)。

基於這些可愛(又小白)的人們,濟豫的挑釁和瘋話就當作不存在好了。

但她沒想到,會這麼快產生第二次衝突。

起因同樣很微小,甚至她不覺得有什麼。但充滿荷爾蒙的少年跟公牛一樣喜怒無常並且容易激怒。

一群男生大談女人的身材,並且逗弄一個非常害羞內向的小女生。

「咪咪呀,妳是不是因為咪咪太小所以才取這個名字…」濟豫很口無遮攔的說,「來來來,哥哥幫妳揉揉,看能不能長大點…」

雁遲瞥了眼同在隊上,已經開始哭的咪咪,淡淡的在公會頻道開口,「濟豫。」

「雁遲美眉,怎樣?」濟豫嘻皮笑臉的說,「是不是妳也想揉揉?」

「你先揉揉自己下面那個小小軟軟又快又沒擋頭的小可愛吧。」她語氣淡然,「聽說只有不行的男人才會詆毀別人增加自己稀薄的自信心。你需要醫生的話,密我我給你電話。心理或泌尿科要先說清楚。」

「妳這賤人!」濟豫勃然大怒。

「濟豫,你說得太過分了!」會長出聲了,「開玩笑也該有個尺度。雁遲,妳也不對,太傷人。」

「是,對不起。」雁遲輕笑,「大家是該互相尊重。」

濟豫沒再說話。本以為吃了這虧,他會氣得退公會,沒想到也沒有。但他開始盯著雁遲,走到哪跟到哪,一次次的跟她挑戰要決鬥。

「女人,妳怕?」他很挑釁的問。

「我怕你丟了面子,更纏著我。」雁遲依舊淡然。

「妳的意思是我會輸?」他不怒反笑,「若我輸了,我以後絕不再糾纏!」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雁遲淡笑,「來吧。」

四十三級狻猊刀客濟豫 V.S. 四十級神民藥師雁遲。怎麼看,都是近戰破壞力狂暴的濟豫佔絕對的優勢。而且刀客有招能夠迅速接近目標的招式「如影隨形」,根本是pk必備,法系想跑也跑不掉的索命大招。

但他根本沒來得及使用這大招…一開場就中了一陣粉紅香霧,迷亂兩秒。接下來他也沒有出手的機會,不斷的中各式各樣的毒粉,效果從迷亂、痲痹、昏厥、緩速、睡眠…輪番上陣。同時還被藥師僅有的兩殺招「血蠱」「情蠱」,用非常緩慢的速度一點點慢慢凌遲。

耗時三十五分又四十二秒,濟豫倒地,身上冒著五彩香霧,煞是好看。

雁遲僅中兩刀,正在慢騰騰的把自己的血補滿。

「孩子,」雁遲非常和藹的說,「別跟醫生打架,浪費生命,而且浪費時間。」遂揚長而去。

但雁遲失算了。

她若知道濟豫有著隱藏極深而且極度奴性的M屬性,倒寧可讓濟豫殺個一百次,也不會打贏他一次。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