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五

關機維修三天,雁遲就失眠了三天。

已經很久沒有嘗試到這種昏昏沈沈,睡比不睡還累的滋味了…重新經歷真是生不如死。

結果她比誰都依賴全息遊戲…事實上她也非常喜歡曼珠沙華。

但曼珠沙華有個比十三號星期五還驚悚萬倍的濟豫啊吼吼吼~

【Google★廣告贊助】

她抱住腦袋,沮喪的想著對策。

其實最好的對策是,把濟豫約出來喝杯咖啡,讓他看看老太太的廬山真面目,一切苦難就可以結束了。但她再次華麗麗的憤怒了。

為什麼一個死小孩的發情要她用自尊來買單啊?關她屁事啊屁事?!

老太太不是人嗎?!又不是我要去騙財騙色,是我不給追難道還是我不對嗎?!

她可憐的血壓再次飆了新高了,逼她不得不去醫院。看著熟悉的醫生,她沮喪萬分的問,「帥哥,有沒有吃了可以讓人心智衰老的藥?」

鬢角飄霜的老醫生笑咪咪,「莫小姐,早跟妳說過啦,沒那種藥。保持心態年輕是件好事啊…多可愛。」

雁遲微微的抖了抖,「帥哥,別故意噁心我。」

老醫生笑了笑,神秘兮兮的從抽屜拿出一隻小小的泰迪熊,「妳一定在蒐集這個對吧?」

她眼睛亮了。這是7-11限量兌換版啊!就差這隻巴黎熊了啊~但觸及老醫生含笑的眼睛,她立刻臉紅了,重重咳了幾聲,「那個…我早就…」

「不要就得送我孫女了。」

她立刻一把拿走,「謝謝啊謝謝,帥哥再見…」

拎著那隻只有巴掌大的熊,她的心情很複雜。都已經是退休的老太太了,還喜歡這種毛茸茸的小玩意兒。這算什麼啊…

可以的話,她也希望雍容的老去,心態安詳。而不是雞皮鶴髮裡頭包著十七八小姑娘的心…丟人啊丟人,實在太丟人。一輩子長不大啊怎麼辦…

感慨歸感慨,回去還是小心翼翼的把巴黎熊放到展示格裡,滿足的看著蒐集齊全的一家團圓,然後登上討論動漫畫的論壇,順便翻看看有什麼動畫可以看。

…真令人淚流滿面、表裡不一的生活。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啊。

死要面子又心靈幼稚的莫雁迴(真正的名字)小姐,極度鬱卒的登入神民少女藥師的角色中。

她下線都固定在桃林深處的伏羲像前,卻沒有以往雀躍的心情。一想到驚悚的濟豫不知道幾時會翻過國境衝到她面前…她就徹底的心情低落。

取下腰間的笛子,她悶悶的開始吹笛。

這是個任務獎勵,一點屬性也沒加,就是那種毫無用處的小玩具。但這笛子跟現實生活中的樂器沒兩樣,所以一直留著。國小的時候,她學過一陣子,沒想到幾十年過去,她居然還記得。

或許所謂的遺忘,只是暫時想不起來。

「笛為心聲,國主很是憂鬱啊。」清冷的聲音讓她嚇得跳起來,以為又被濟豫抓到。

坐在伏羲像上,姿態悠閒的交叉著手指,白衣配劍的儒俠笑吟吟的看著她。

她認了好一會兒,「你…啊,你是那個程式,驕華!」

「正是臣下。」驕華輕笑,「國主為何憂鬱,臣下能否為君分憂?」

真RP啊!喜歡遊戲的人就是不一樣,連角色扮演都這麼到位!雁遲心底很是感慨了一把,故做深沈的嘆了口氣,「棄位辱國,早非國主了。有負諸位所託啊。」

「是狻猊國主欺人太甚。」驕華淡淡的說,「國主大人為了陌桑才忍辱棄位,免除一場無謂兵災…臣下佩服…雖然也感極憤。其實,陌桑雖寡民,也不怕一戰。」

「打來打去,有什麼意思?」雁遲鬱悶的揮揮手,「讓人說句紅顏禍水,我也扛不住。」

「沒有無道昏君,哪來的紅顏禍水?」驕華不滿意了,「國主大人切不可信那種無稽之談。」

雁遲默然無語,心底卻覺得好過多了。濟豫鬧了這麼久,許多人流短奜長,不少人覺得她矯情、不知好歹。這次國戰,也有氣急敗壞的神民玩家寫信來罵她。連公會都有人勸她乾脆就嫁了,反正是遊戲嘛,哄哄濟豫,讓他消停些。

但她就是不願意,不高興。心底彆扭又委屈。

可驕華卻很慎重的說,不是她的錯。

「我有跑去你們程式部欸。」她脫口而出。

「我知道。」驕華笑,「這個漏洞可讓我們忙了個半死。國主大人也太折騰人了。」

「…你是哪一個?」雁遲張大了嘴。

「最老那一個。」驕華笑出聲音,「不用回想了,妳沒瞧見我,我可瞧見妳了。女王大人掐我們頭子的時候,可真有架式。」

雁遲的臉立刻漲紅,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天啊,丟死人了!都幾歲人了,這樣幼稚啊老天爺…還被認識(?)的人看到!

「國主大人,」他跳下來,對著雁遲微笑,「既然我們在曼珠沙華,就該把所有的一切都拋在外頭。此後,我們就不要再提外面的事情了吧。」

「嗯,這樣是最好的了。」雁遲矜持的說,擺出成熟雍容的模樣…驕華卻噗嗤一聲的把臉轉開。

…現在假裝實在太慢了。

「算了。」她揮揮手,「你想笑就笑好了。我就是長不大,怎麼樣?」

「很好啊。」驕華若無其事的轉過來注視她,「臣下也長不大。」他壓低聲音,「我前天還在複習hell sing。」

雁遲眼睛一亮,「我是赫米斯…我吃進自己的羽毛,因為我已經習慣被飼養。」

「正是,國主大人。」驕華行了個騎士禮,「我們都可悲的困在衰老頹蔽的肉體之中,卻可喜的擁有年輕的靈魂。」

「免禮。」雁遲真心的笑了,「但我已經不是國主了,你叫我雁遲吧。」

「好。」驕華笑彎了眼睛,讓他清秀的臉龐顯得年輕,卻又警覺的朝旁一望,「雁遲姑娘,妳的訪客來了。」

她嚇得想御劍飛行,卻被驕華一扯。「跟我來。」

「…跑得過嗎?」她跟著跑,卻驚訝差點跟不上驕華。她的輕功可是數一數二的。

「相信我。」他微彎嘴角,很好看,卻有些陰暗的笑,雁遲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只是看錯…

才怪。

這位溫文儒雅的工程師帶著她東拐西彎的跑,卻把叫囂的濟豫引到桃林外,看守昆吾入口的開明獸之前。

…那可是要組滿四十人才能推的大boss啊…

「場面太血腥了。」驕華喚出坐騎,一匹雪白的大宛戰馬,伸出手給雁遲,「不適合給姑娘看。」

「我自己也有馬。」雁遲覺得彆扭。

驕華小聲的說,「妳不想讓那人氣得吐血麼?」

當然!

雁遲笑靨如花,「驕華公子,勞煩你了。」非常興奮而快樂的和他共轡。

正在被開明獸追得亂跑的濟豫怒髮衝冠的大吼,「雁遲妳這淫婦居然跟姦夫跑了!」

她對濟豫做了個鬼臉,「跟誰也比跟你好!」

心腸有點黑的驕華公子,慢騰騰的在濟豫之前溜了一圈,在他倒地之後才策馬奔走。

雁遲笑了一整個花枝亂顫,憋屈經年的悶氣一散而空。只是笑完又有些沮喪,「驕華,我給你帶來麻煩了。那傢伙最是煩人…」

「好歹我們是同出身,雖然妳是企劃部我是程式部…但哪有看自家人被欺負的?」驕華淡淡的說,「…以前我不太注意流言,哪知道這人竟欺壓若此。別擔心,以後有我。必不使人傷我國主。」

「我不是了啦。」雁遲有些感動。

驕華但笑不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