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六

感動是很感動,但雁遲並沒真的把驕華的話擺在心上。

這一年多來,她已經很明白濟豫是個怎樣的渾球了,往往會殃及池魚,讓她更難受。

早些時候會長都會硬要罩她,結果都很慘烈。濟豫是個朋友很多的混帳,這些人都是標準的幫親不幫理,一個個都是花錢買幣財大氣粗的主兒。裝備好,等級高,鬧人做任務拖火車搶怪根本是專業等級的。

【Google★廣告贊助】

她玩遊戲的心態一直很平和…不就是拯救惡性失眠外帶行千里路嗎?何必讓其他無辜的人陪她一起不痛快。所以她才會隱忍的待在陌桑那麼久,接著已經快沒經驗值的每日國家任務,用缺東缺西的資源做著最普通的丹藥,連毒藥都合不出來了。

無聊到開始練生活技能中的飾品,已經快滿級了。因為陌桑別的沒有,珍稀木材很多,但飾品是個非常雞肋的生活技能,許多圖樣都在高等副本中,掉落率又非常低,還有許多是作出來就靈魂綁定,卻比副本出產的差些。

她悲哀到練到幾乎滿級,可見她無聊到什麼程度。

所以她感激驕華的心意,卻不會放在心底,更不想增加他任何麻煩。

但是第二天上線,發現驕華已經坐在伏羲像上,笑吟吟的看著她。

「國主…雁遲姑娘,妳的生活真的很規律呀。」驕華跳下來,眼神溫和柔雅,「我要去縹緲峰接任務,妳願陪我去嗎?」

「…不要吧?」雁遲感動得想哭,「濟豫…」

「那人的名字,不值得讓國主…雁遲姑娘提起。」他淡淡的,繼而粲然一笑,「縹緲峰有個有趣的任務,只有姑娘家才能接,能得到一個有趣的封號,要不要試試?」

「什麼封號?」她好奇了。

「南蛟國敬贈的『靜濤公主』。」

雁遲猛然想起,這是個主線劇情任務。醫君六弟子蒙難,南洋蛟國公主燦火遭遇宮變險被自己的哥哥所殺,有對在宮中作客的海外游俠搭救,才保住燦火公主一條命。

但起始是因為俠女訪醫君求藥不遇,醫君二徒蕾央建議俠女去南洋直接求藥,才陰錯陽差趕上這個熱鬧。

這個任務被笑是「駙馬任務」或「情侶任務」。因為只有女生可以接,接完才能分享給男隊友。而「南洋宮變」卻是個雙人護送副本,難度非常高。當然組成五人滿團也可以過,但封號就不會有了。

「這任務不好過。」雁遲有些沮喪,「如果是為了封號的話。」

「那倒…不用擔心。」驕華淡笑,「妳保護好自己就對了。」

雁遲狐疑的看他,「驕華公子,你可不要利用職務之便啊。」

「我豈需職務之便?」他傲然的說,「雁遲姑娘,別小看我。我哪是需要作弊之人?」

喚出雪白大宛良馬,驕華伸手向她,「雁遲姑娘,請。」

她扭捏了一下,硬著頭皮跟他共轡。一個全息遊戲做得這麼逼真幹什麼…都能感覺到他在頭頂上的呼吸,和圈著她的熱氣…害她怪不好意思的。

但驕華那麼坦然,她只好非常淡定…表面上。

「很熱嗎?妳的耳朵有些紅呢。」驕華的聲音在她頭頂飄。

「…夏天嘛。」她虛弱的回應。

驕華彎起嘴角,心裡笑嘆。總是他瞧見雁遲,而雁遲沒瞧見他。或許是因為她總是非常專心。

陌桑皇宮廣大而寂寥,他偶爾會回去貢獻物資…反正都是些沒用的垃圾。個子很小的白衣藥師坐在高高的龍椅上…國主每個月要開一次會,非在龍椅上坐個十分鐘不可,不然國力會些微下降,影響到整個國家資源的出產。

她總是很嚴肅的坐在上面,一個少女國主。雖然底下一個人也沒有。

那時候他就想,當她的臣下也不壞,多認真的幼主。

結果等他知道的時候,這個少女國主已經被迫棄位了。她一定很不甘心,眼眶都紅了,還強忍著淚。

罷了。國主的擔子太重,她的肩膀也太纖細了。那還她一個公主好了。嬌生慣養、金枝玉葉,比較適合她。

真是個傻傻的小女人…拐她上馬她就上了,一點也沒想起要御劍飛行,強忍著臉紅啊…

幸好是這樣倔強的個性,不然早被騙了。長不大啊長不大。

拉住韁繩,已經抵達縹緲峰,雁遲還有些僵硬的出神。他悶笑一聲,俐落的下馬,作勢要抱她下來,雁遲怔怔的向他伸手。

等被抱下馬了,雁遲才大夢初醒,原本已經褪了的紅又湧上來,僵在他臂彎動都不敢動。

他很努力才忍住笑,頓了一下才鬆開她,非常斯文有禮的伸手,「雁遲姑娘請。」

「驕、驕華公子請!」她匆促的往前走,差點摔了一跤,狼狽的往前小跑。

「雁遲姑娘,妳跑錯方向了。」驕華深呼吸了幾下,才忍住笑意輕點著她的背,「這邊,請跟我來。」

她臉紅的樣子,很可愛。

雁遲發了一整天的汗,心底真是無限悲情。

蒼天作證,她在現實中好歹也交過男朋友滾過床單(雖然是很遙遠的事情了),現在嬌羞個屁啊~驕華又不是不認識(?),就算沒交情也可能點過頭啊!老太太幹嘛對老先生一整個羞澀啊?

神經病啊神經病!

但她就是沒辦法控制啊,怎麼辦?真是悲哀透頂的人生啊!

幸好這個副本真是緊張刺激,讓她把所有的羞澀都扔到爪哇國去,只顧著緊張的注意驕華的血量和自己的安全。讓她震驚的是,驕華的確是個出類拔萃的儒俠!切菜斬瓜似的,遇神殺神、遇佛斬佛啊!三尺霜鋒下,非死即傷。

基本上儒俠很欠缺大範圍高強度傷害的攻擊技能,但這位淡定從容的儒俠,非常自然的扔出泥淖陷阱和數不清的霹靂火…跟雁遲的五彩毒霧相得益彰。

「煉丹到這樣高超的下毒,也真是不簡單了。」驕華非常驚嘆。

「…儒俠會去練機關術,還練到這麼高等,也不容易。」雁遲終於有辦法把自己的嘴巴閉起來了。

站在最終boss之前,他們爭取最後幾分鐘閒聊。

驕華輕笑一聲,「以前我玩魔獸的時候是工程聖騎,沒換過。」

雁遲睇了他一眼,「我是煉金牧師。」

驕華看著掌心五顏六色各種增益效果的藥丹,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一把塞入嘴裡。「難怪。妳補血這樣精準而到位…為什麼不跟人一起練?因為濟豫?」

「…不是。」雁遲沈默了一會兒,「我…我不適應一直換隊長的日子。秩序一但崩塌,我很難重建…」

「我懂了。」驕華點頭,卻來不及說什麼…南洋蛟國儲君終於講完廢話,衝過來了。

其實沒人懂吧?雁遲對自己苦笑了一下。但也很快把這種感傷撇開,注意著仇恨順位,小心翼翼的補著驕華的血,順便因材施教的施毒。

原本以為會打很久,但驕華強悍到簡直作弊的大招連出,輕輕鬆鬆的讓儲君大人躺下,解救了燦火公主。

任務完成,雁遲拿著那個封號有些如夢似幻。

「以後要稱妳殿下了。」驕華笑笑的說。

「華卿免禮。」雁遲哈哈大笑,立刻換上那個封號。這樣以後有人接近她,就會連同她的姓名出現在萬象手鐲。

共轡歸來,雁遲已經自然了,一路說說笑笑,非常開心。

「殿下。」

「華卿何事?」她笑得兩眼如月彎。

「我在魔獸的時候,一日聖騎終生聖騎,未曾更改。」他聲音柔和,「在此也是如此。妳若隨我,永遠不用換隊長。殿下…願意嗎?」

她猛然回頭,看著驕華含笑的眼。

「可、可我很麻煩。」她結結巴巴的說。

「妳說那人嗎?」驕華想了想,「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的,並且一勞永逸。」

「真的嗎?」雁遲大吃一驚,繼而狂喜。

「今天太晚了,差不多是妳該下線的時候。」驕華策馬往桃花林,「明天,讓妳永遠擺脫那人的糾纏。」

她猛然回抱驕華,「華愛卿,你真是本宮的救星啊!!!」

驕華只是笑,卻沒說什麼。

雁遲是笑著下線的。一年多以來,就數這次的下線最愉快。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