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七

寫在前面:

時序有問題,但我不想改了。也不用提醒我,我暫時還不想去整理時序。

寫娛樂的,就這樣吧。


縹緲鋒不遠處,有個中立都市謂之中都,是妖界的國際大都市。這個都市內禁止動武,商賈雲集,公家的拍賣場和私人小鋪、攤販林立。但因為是國際大都市,這城的地價當然最貴,只有財大氣粗的主兒才有辦法在這裡成家立業。

【Google★廣告贊助】

驕華照慣例等著雁遲上線,帶她到中都最繁華的梧桐坊(地區名),跨進一棟豪華的深宅大院…彷彿進入江南傳統園林般,整個鎮住了她。

「這是我們『拂衣去』的總舵。」驕華笑了起來,「沒事,跟我來。」他領頭,從容的走過湖上曲廊,蜿蜒的走入廣大的正廳。

瞧見他們的人都安靜下來,表情毫無例外的震驚。

好一會兒,才此起彼落的跟「老大」──也就是驕華打招呼,眼睛都賊溜溜的在雁遲身上轉,終於有勇者出頭問了,「老大,這位小姑娘…介紹一下吧?」

神民的個子在曼珠沙華中顯得偏小,讓這大群妖族帥哥一襯,驕華宛如不勝衣的少年。但他安然的笑,泰然自若的。

「這位是陌桑遜位國主雁遲君,現封為靜濤公主。雁遲殿下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不拘俗禮。兄弟們就不用大禮參拜了。」

他這套不著調半文半白的介紹,讓原本宛如菜市場囂鬧的大廳瞬間死寂下來。在場的人都華麗麗的石化了。

(附帶些許裂痕)

所謂亂世出勇者,終於有人扶牆良久以後,掙扎著問出真正的重點,「老大,那你和公主殿下…?」

是啊是啊,老大,你終於有八卦可以傳了啊啊啊~

在諸多熱切如狼的目光中,驕華鎮定如昔,「吾乃神民,自然是雁遲君的臣下,不管遜不遜位。」

大廳再次華麗麗的炸了。眾人奔走嗷嗷亂叫,滿天飛著飛鴿傳書,各式各樣的猜測出籠,從「女王受」到「忠犬攻」,亂七八糟的,更多的是追著問,「老大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意思?你們誰聽懂了?翻譯一下啊!」卻沒人有勇氣靠近他們三尺,當面詢問。

驕華將雁遲拉到一邊,「不要管他們。他們就是這樣,給點顏色可以開染織廠了。」

雁遲一整個啼笑皆非,「大哥啊,你講的那套恐怕有很多人聽不懂。」

「哎,現在的小孩啊,中文程度日益低落,我也覺得很傷心。」驕華長歎一聲。

雁遲噴笑,東張西望了一會兒,「老大,你是公會創始會長還是長老啊?」

「長老。他們叫我老大是因為我領著RL的職位。」

「是喔。但我是因為你們公會的名字才這樣猜的。」雁遲笑得眼睛瞇瞇,「這刁鑽名字一定是你取的。俠客行『事了拂衣去』,對不對?」

「很對。」驕華點點頭,漫不經心的將手一揮,「雁遲君,妳挑吧。我們公會的兄弟可說是一時之選。」

「啊?」

「妳看喜歡哪一個,只要他還沒娶親…我就能讓他和妳成親。」他淡淡一笑,「那人的執念就是要娶妳,咱們來個釜底抽薪,一勞永逸。若是這些兄弟妳都不喜歡,看妳喜歡那一個,只要單身,臣下綁也綁來給妳。」

雁遲華麗麗的被雷劈中了,臉孔微微抽搐。

什麼叫做人才…這就叫做人才。雷人於溫文儒雅中,談笑間灰飛煙滅。

「…大哥你是說真的嗎?」雁遲做垂死的掙扎。

「這是我想得到最快也是最有效率的辦法。」他非常認真的說。

雁遲憤怒了。

噎了好一會兒,她才鐵青著臉低喝,「驕華!這什麼話呢這是?我對婚姻是很尊重的!就算是虛擬也不會因此改變!感情啊婚姻啊,絕對不是兒戲更不是遊戲!我又不是遊戲的npc,需要違背自己的原則去功利性玩兒結婚嗎?就是現實有很多無奈虛擬我才不想違背心意的無奈啊!」

發完脾氣她就懊悔了。平心而論,這的確是最好最理智的解決方式…只是和她的情感相抵觸。但絕對不是驕華的錯,她更沒有資格發脾氣…何況是這種不切實際的脾氣。

「…是我欠缺考慮。」驕華卻先低頭了,「我再想其他辦法好了,真抱歉。」

「不不,是我不對。」雁遲愧疚的含淚,「我發什麼脾氣呢?我就是這麼衝動…大哥,別生我的氣。」她瞅了一眼青年才俊,心底只覺得更悲涼,「仔細想想,你的辦法當然好。但他們都是小鬼…這是欺騙別人純潔的感情。」

她低頭不敢看驕華,「我們…也都當過小孩子。網戀圖什麼呢?不就圖有個機會發展到現實,成就一段美好嗎?人是很容易受環境影響的生物。就算一起頭說得很清楚,久了也會糊塗了。既然知道將來可能傷人…又怎麼、怎麼忍心…」

沈默片刻,驕華低聲問,「妳不願意接受那人…也是因為這緣故?」

「我雖然討厭他,但也不想傷害他。」她強忍著眼淚。

驕華拉住雁遲的手,嚇得她手指冰涼,「我是五年二班的。妳呢?」

她呆了幾秒,結結巴巴的回答,「五、五年九班。」

「原本,我想毛遂自薦。」驕華嘆了口氣,「可主意是我想的…不免有『千里送京娘』的嫌疑。」

雁遲臉孔發紅…氣的。「我最討厭趙匡胤那偽君子!哥,你英雄豪傑,切不可效此垃圾行為!」

「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驕華用很斯文的口氣說。

雁遲再次噴笑了。「哥啊,讓你亂看啊,吭?看多少種馬文啊老實招來!」

「彼此彼此,妳是耽美呢還是女尊啊?妹子啊,看多了長針眼啊。」

他們開始插科打諢,記起許多遙遠的典故和流行語,甚至還能哼兩句群星會和雪克33,顏文字和火星話,什麼都混在一起聊,幾乎忘記身在何處。

「妹子,」驕華輕笑,「為兄生平最大心願就是能夠尚公主。能不能讓為兄完成心願啊?」

雁遲本來想拒絕,但看到他溫和又誠摯的眼睛…又紅了眼圈。這位同門(同公司)出身的學長(同年次),拐彎抹角、小心翼翼的甘願自我犧牲,這樣照顧她的自尊心,試圖解決她那痛苦又麻煩的桃花劫。

在堅持那個沒用的原則,實在太過分了。

「…駙馬都尉,你瞧過黃曆沒有?有沒有宜婚嫁的好日子?」她低頭問。

「揀日不如撞日囉。」驕華拉著她的手,轉身就跑。

沒有騎馬也沒有乘轎,他們跑過大半個中都,到了月老祠,非常陽春的公證結婚了。

等系統公告跑出來,宣佈了他們的喜訊…雁遲回握了驕華的手,剛剛戴上的結婚戒指閃閃發光。

等向來隱藏個人資料的驕華換了封號「靜濤駙馬都尉」,她才知道,原來「靜濤公主」一起解任務的隊友,彼此結婚後,男方會得到這個非常特殊的封號。

她突然非常感嘆,幸好她還滿喜歡驕華的,不然被這樣拐了又拐(連結婚戒指都準備齊全),以後的日子可要怎麼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