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之八

感慨歸感慨,驕華伸手拉她上馬時,她淡定許多了。好歹名分已定不是?駙馬駙馬,不讓他趕車,騎馬載個公主娘子也不算太糟糕了。

不過她也好奇。曼珠沙華的座騎眾多,商店有賣、副本打得到、戰場榮譽值可換,有些聲望也能買到特殊座騎,甚至可以野外捕捉,有一定機率可以成功。

【Google★廣告贊助】

為什麼驕華偏偏選了匹平平無奇的大宛白馬。

「哦,」聽了她的疑問,驕華微微一笑,「我一直都很想要匹馬…真正的馬,好不容易可以實現願望。」他聳聳肩,「台北市的停車格不能停大宛馬。」

雁遲被逗笑了。

「妹子,我也很想問。」他好奇了,「為什麼妳的座騎是鱷魚?只能站在背上,坐都不能坐。」

雁遲面露些許尷尬,「…這不要怪暴風雪嗎?到我不玩的時候還不開放鱷魚座騎。只好來曼珠沙華抓一隻過過癮…後來發現沒人騎鱷魚,不會撞座騎,就更不想換了。」

然後換驕華噴笑了。

「妹子,咱們家很大,」驕華笑咪咪,「有地方讓妳養很多座騎。有哥一日,就讓妳穿暖吃飽,不受人欺負。」

她心裡暖暖的,正要回答,卻瞥見已經炸成一鍋稀粥的公會頻道,石破天驚的一句。

雖然是公證結婚(?),沒有任何排場。但在熱門時間的系統公告一定會有些麻煩,她早有心理準備。不過濟豫早讓她扔進黑名單,世界頻道又萬年關閉,所以她很鴕鳥的不知道有什麼騷動。

只是公會頻道炸了又炸,亂成一團。但讓她炸蒙的卻是這句。

會長:「雁遲啊!妳給大神下藥是吧?不然排行榜第一的大神怎麼會悶不吭聲的跟妳結婚啊?!」

「…什麼叫做排行榜第一啊?誰排行榜第一?」她愣愣的問出口。

在她身後的新進駙馬深深嘆了一聲。「好像就是我啊,妹子。我就知道妳不會去看什麼排行榜。」

「啊?!」她吃驚的轉頭看他,驕華一臉坦然。「我我我…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

像是這樣嚇她還不夠似的,驕華很溫和誠懇的對她說,「富豪榜第一也是我。」

「…你就是傳說中的那種大神啊?」雁遲哀號了。

「天人都有輕重不一的腦殘。請不要說我是什麼大神,我覺得我大腦還滿健全的。」

「…哥,你閱讀範圍真的好廣,兩岸三地華人創作都包攬了。」

「請妳加上日文,謝謝。為了看懂日文原著,我也是下了不少年工夫的。」

…雁遲再次被雷得啞口無言了。不過,她很快就淡定下來。她玩遊戲從來沒追求過最強,所謂無欲則剛,所以大神光環對她的影響很弱。再說,驕華是程式部的元老,電動看起來打得很好,是元老骨灰級玩家。

歷經了內部測試、封測、開測,當然比其他人要熟練許多。鍵盤式網路遊戲還考驗手速和反應,但全息式遊戲真的就是看大腦鍛鍊的程度。考慮到方方面面,驕華真是太佔優勢了,沒拿個排行榜第一才叫做不應該。

連她這個練等無能的傢伙都能比別人快了,還能說什麼。

至於虛擬貨幣,更沒什麼吸引力。她又不追求裝備座騎等等身外物,自己還有個自給自足的小鋪子,驕華再有錢,關她啥事啊?

「哥,高處不勝寒啊。那個第一沒什麼好拿的。」她說。

「我也這麼覺得。」驕華輕嘆,「但這些小孩大腦都是原裝貨,十足新,從來沒使用過。玩全息遊戲真的太為難他們…結果為難到我了。」

…這位哥兒們最可怕的不是天下第一的排行榜和財富,而是溫柔的開口成雷吧?一個髒字都不帶,就能讓人口吐鮮血啊,太剽悍了。

但她發現,低估他剽悍的程度了。

雖然世界鬧騰,中都的大街小巷都塞滿了人,跑出來看大神娶親的八卦。但驕華駙馬雍容淡定的緩轡慢馬,慢吞吞的往他中都的宅第走去,淡然的告訴雁遲,中都的驕華府是他眾多產業之一。雁遲還在縫腰帶賺銀角子的時候,大神已經在房地產這塊做得熱火朝天,賺得是金磚了。

人和人怎麼差別這麼大呢?雁遲很感嘆。但她的感嘆很快就被打斷了。氣急敗壞的濟豫帶著一大群人攔在驕華府前叫囂,看到他們共轡,張口就罵,「愛慕虛榮的賤女人!為了裝備和錢就能貼上去,不知羞恥!…」

…在嫁之前,她可完全不知道駙馬是大神級的人物。無言了片刻,看到巷子兩端又湧來了大批人馬,衣角上繡著金烏,那是拂衣去的公會標誌。

她悶了。

正想開口,抬頭看到驕華笑得非常溫柔,眼神卻很冰冷,她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別欺負小孩子。」她小聲的勸,「哥,跟那種國中生別太計較,失身分。」

驕華睇了她一眼,「好,我知道妳心好。」

他笑吟吟的對著濟豫說,「雁遲殿下有旨,令我不要欺負弱小。閣下今日無禮欺上我門首,驕某承公主心善,不同你多計較。」

…哥啊,不帶這樣火上加油的。

果然濟豫暴跳如雷,出口成髒,三字五言,滾滾滔滔。驕華一概微笑以對,不冷不熱的添上幾句,句句溫雅、字字誅心,溫溫文文的將濟豫往死裡糟蹋,已經被貶低到不如草履蟲了。

這才叫做高人啊。雁遲嘆息。殺人於無形,還驗不到傷。濟豫這個正港中二病國中生,怎麼及得上腹黑幾十年的超資深少年。

氣得臉孔發紫的濟豫怒吼,「閒話少說!國戰吧!」

「原來國主只擅長欺壓柔弱女子和群毆啊?」驕華輕笑,「私以為,江湖豪俠,當以三尺霜鋒爭長短…我是不是說得太深?我想國主大概聽不懂,我翻譯一下。你做國戰任務那麼慢,我等不及了。要嘛去演武台PK,害怕嘛就夾著尾巴逃吧,別妨礙我們做些夫妻間該做的事情…」

他炫耀似的擁了擁雁遲。雁遲一臉尷尬,小小聲的說,「打就打,別太讓他丟面子,後患無窮。」

「我有分寸。」他湊在雁遲耳邊低語,「剛好測試一下種族血脈天賦。」

完全失去理智的濟豫,果然上當。雙眼赤紅的接受了挑戰,大隊人馬沒打群架,卻呼朋喚友拉幫結派的到演武台觀戰。

連流雲居那群不靠譜的會長和會員都來了,興奮得大呼小叫,雁遲卻心不在焉的漫應,佔據了最好的位置,等著這場決戰。

她當然知道「種族血脈天賦」是什麼東西…當初內部會議為了這個可是大吵小吵無數架,因為會影響「遊戲公平」。但最後高層拍定,既然曼珠沙華定義為「另一種人生」,人生而有愚智高下,那天賦隨機判定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種族血脈天賦直到七十五級才會正式開啟,擁有七十五個技能點可以點。等於是固有技能外的另一個天賦技能樹。當初她主持規劃的時候,把綠方罵了無數次,做得真是非常繁複而討厭。

以神民為例,就有六個「種族血脈天賦」,當中有四種很一般,但兩種強到變態。只是那兩種的機率非常低,低到讓人納悶有沒有機會出現。

不知道驕華是隨機到哪一種。

白玉鋪就的演武台,白衣青鋒的少年儒俠似弱不勝衣,面若冠玉,帶著溫然笑意。面對著高大挺拔,英武非凡的刀客。倒豎的金色瞳孔像是竄出火苗來。

刀客已然魁梧,手上的斬馬刀超過兩米,泛著微紅的寒光。

看起來是場實力非常懸殊的對決,事實上也非常懸殊。

因為,交手僅有一招。

儒俠湧出燦然如陽的光一閃,原本溫潤如玉的氣質徹底改變,鋒利得宛如極北之寒,殺氣噴薄而出,看似揮出一劍…卻將巨大的斬馬刀割出無數裂痕,並且刺穿刀客的咽喉。

濟豫倒地。原本鬧哄哄的演武台陷入死寂之中。好一會兒,才有細細的嗡嗡聲議論著。

「…果然是排行榜第一的大神啊。」流雲居會長感嘆著。

不是的。震驚的雁遲在心底回答。排行榜第一只代表等級最高,刀客的高破壞力讓他們之間的等級差距沒有那麼明顯。儒俠缺乏如刀客般變態高攻的大招。

雁遲衝上演武台,驕華輕笑著張臂迎接她。看似親密的相擁,事實上,驕華不斷輕輕的顫抖,大半的重量幾乎都壓在雁遲的身上。

「…你的種族血脈天賦…是白曇。」她暗暗扶住驕華,「老天!所以你是全敏儒俠…」

「全敏是我個人興趣。」驕華低語,「只是『白曇型』讓全敏的優勢發揮到淋漓盡致而已。不過這後遺症真有點嚴重…」

那天,在夾道歡呼中,驕華微笑著載美歸家,有人說是「春風得意馬蹄疾,演武摘得陌桑花」…

真相是,駙馬爺奔入公主府(之後驕華府改名公主府)後,直接從馬上栽下來。若不是雁遲輕功練得好,新婚當天就頭破血流…

吃力的背著昏迷不醒的驕華進屋,雁遲想,若看護也算在老婆功能之一的話,那的確是做了夫妻該做的事情了。

這悲催的洞房花燭夜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排版超亂又不完整還沒得喇賽的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