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華 (完)

經過許久的努力,還是不能不承認,手術失敗了。

儀器上的腦波,只剩下平平的一條直線,不得不宣佈腦死。這本來就是成功率極低的手術,腦瘤的位置真的太不妙了。雖然知道非戰之罪,醫生們的心情還是很低落。

但儀器的顯示,卻讓所有的人眼睛發直。

【Google★廣告贊助】

出現了第二條腦波,活潑而狂燥。

「儀器故障?」有人忍不住開口了。

但讓所有人更呆若木雞的情形發生了。第二條腦波糾纏著第一條,漸漸的,原本平直的直線,微微起伏,幅度越來越大,兩條腦波像是糾纏在一起似的。

最後螢幕一片漆黑,什麼都沒有。

就在這個時候,從醫院開始,轟的一聲停電了。備用發電機啟動,但這個城市一區區的快速黯淡下去,毫無預警的大停電,一直停到曼珠沙華龐大的機房,附近的高壓電線燦出巨大的火花。

也是這個時候,遊戲公司的實驗室才驚恐的發現,驕華的大腦,已然停止運作,再也沒有絲毫生機了。

曼珠沙華的桃花林,沒有任何玩家能夠進入。這個美麗卻被封印的桃林,漸漸被人遺忘。

然而,在伏羲像下,一對神民少年少女,雙眼緊閉,十指相扣的躺在茵茵碧草中,半埋在桃瓣之下。

藤蔓糾纏著他們的長髮,玫瑰在他們頰邊盛開。晨露沾染著他們的睫毛,春陽又吻乾似淚的露珠。

冬去春來,夏繼秋替。輪迴過三個四季,他們依舊沈睡如死。

雁遲覺得,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很長很長。她夢見驕華挖開自己的心臟,斷了和肉體的聯繫。從預留的後門──伏羲像,乘著狂濤似的電流,喚醒已經死去的自己。

這趟旅程艱辛而危險,好幾次他們都幾乎沒頂。但是…不甘心,好不甘心。曼珠沙華之前,我也未曾愛過任何人。都捨棄肉體,橫跨彼岸了。

這是最後一步,再也不能棄。

就算是長眠,也該緊緊抓住對方的手。都等太久也找太久,不知道如何放手。

「痴兒,兩個痴兒。」不知道是誰,隱隱嘆息,「病入膏肓,深入魂魄,不可救也。」

「石頭的心,虛假的神祇,也會感動嗎?」

「反常即妖。」縹緲的笑聲,「妖異到石頭心都會感動了。」

溫暖溼潤的風吹拂而過,在那瞬間,他們重新學會了呼吸、心跳,並且睜開了眼睛。

必須要拔除藤蔓才能解開頭髮起身,並且被玫瑰刮破了幾處臉頰。他們茫然的撫著對方的臉,抬頭看著青碧如洗的晴空。

桃瓣紛飛,緋紅賽雪,落英繽紛。

「…我一直不夠勇敢。」她艱澀的說,實在太久沒說話。

「沒關係,」驕華的聲音很低沈,「我的勇氣很多,夠我們兩個人用。」

或許勇氣過多。多得那麼狠。狠到自我剖心斷命,狠到在死亡之前搶人,發狠到連虛假的神祇都動容。

狠到近乎妖,也沒能放過她。

驕華和雁遲再次出現在中都的時候,拂衣去的人差點暴動。驕華只是淡淡的說,「我們很好。不過多半在崑崙,偶爾才來曼珠沙華。」

「崑崙?」他的姪孫茫然了,「崑崙之境的副本?你們住在副本裡?」

「不是。」雁遲和驕華相視而笑,「不過我要謝謝你。讓我和驕華在現實裡見了一面。」

「有沒有很失望?」驕華挑眉,「一團豬腦。」

「親愛的,」雁遲淡定的說,「就算你是條鼻涕蟲,我也愛你愛個賊死。」

驕華臉紅了,「…殿下,我錯了,饒了我吧。」

戰天下咕噥著,「是我錯了,別噁心我了拜託…」

他們笑著攜手而去,明明是步行,卻一下子就看不見身影。戰天下很想問崑崙在哪裡,最終只是微微紅了眼眶,沒有問出口。

這是個奇蹟。肉體腐朽而靈魂不滅的奇蹟。發生在充滿金屬感冰冷的二十一世紀中葉,讓人相信還有永恆的奇蹟。

所以無須再問。

知道他們還會牽著手行走在曼珠沙華的千山萬水、無盡歲月,就還能保有最後的勇氣。

這一年,曼珠沙華開滿了豔紅的彼岸花,卻充滿喜慶的味道。

橫渡彼岸,或許天堂就在不遠處。

(曼珠沙華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