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 邊緣手記 之二

之二 吳信真

與范梵言同年同月同日生,大她三小時,秀色奪人。十七歲時身高175,體重59。

天蠍座血型O。
為信真時,性情暴烈驕傲。為阿真時,柔弱多愁善感。雙重人格者。

道術天才,惜因變故損傷根基,自此折翼。幸好旁學甚多,自稱旁門左道。

首位邊緣齋房客。邊緣齋徵信社合夥人之一。

【Google★廣告贊助】

吳信真的大名,可說是如雷貫耳,連身為圈外人的梵言都知道。

畢竟她爸媽的圈內朋友實在太多,常常來家裡作客,吳信真的名字被提起千萬遍,無一不盛讚他是天才中的天才,對他的師門各種嫉妒羨慕恨。

嗯,對的。是有那麼個圈子,為國家機器服務,專門管一些妖魔鬼怪的靈異事件,不用高考就能夠妥妥的捧鐵飯碗,當中就有幾個家族或門派是為正統,並且有傳承。

梵言知道的就是這麼多了,他爸媽還只算半個圈內人,爸媽的師門在圈內還是倒數的。

至於吳信真,不消說了,圈內的靶心,金字塔的最尖端。什麼三歲能文五歲能詩簡直弱爆了,人家是三歲道德經倒背如流還能有獨到見解,五歲就能開壇抓鬼了。

因為圈子徹底不同,所以梵言對這個天才兒童沒有什麼瑜亮情結更沒有嫉妒這樣不良的負面情緒…毫無可比性好嗎?

相反的,她倒是有淡淡的憐憫和同病相憐感──只有同樣過著灰暗童年的小孩才知道,給父母添光的「天才」,往往都是三更燈火五更雞拼博過來的。

不過爸媽在世的時候,她從來沒見過吳信真。因為人家階級太高,是天上的星星,沒有天梯可以搭上關係。

誰也沒想到,她還在熱孝中,爸媽七七才剛過,和親戚組團過招正分不出勝負,她爸媽最好的朋友吳叔叔帶著一個「少女」登門拜訪了。

有吳叔叔撐腰,她成功的讓親戚團知難而退。感激之餘,吳叔叔介紹了這個比她大三個小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姊姊」,說是某某門的吳信真。

這一點都不好笑好嗎?誰不知道吳家信真是英俊瀟灑的少年郎。來,現在你告訴我,這個長髮過腰,白裙飄飄,抱著隻泰迪熊,淚光點點柔弱無助的少女是誰?

唉,說起來都是一把辛酸淚。
原本照吳信真那一帆風順的經歷,應該長大以後掌管師門家族,從此成為人上人,搞不好在這末法時代還有一窺天命的可能,入道修仙之類(好啦不太可能,但到底有機會對不?),誰知道,就算沒有颱風,也可能觸礁。

別人是坑爹,他是被爹坑。

話說從頭,他要上國中的那個暑假,師門讓他去解決一樁靈異事件。這個任務對他來說,比做每日任務還簡單。他大約上國小就能獨立作業了,而且還是個剛生成沒幾天的怨鬼。

嚇人是夠嚇人的,傷人倒是沒半點可能。照他的資質和修行,失敗接近不可能,而且就算是失敗了,頂多陰氣入體,也就傷風幾天的事兒。

結果接近不可能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不知道是哪個環節操作錯誤,他沒能收服那隻怨鬼,還被上身了,就這麼瘋癲了半年。

師門和家族都花費了大力氣栽培這個天才,怎麼能夠輕易放棄?忙忙的查了半年,才知道他為什麼收個普通怨鬼都失敗──那個怨鬼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簡單說,是他爸的私生女。

就血緣來說,這位怨鬼妹妹是吳信真血緣最近的同輩,而且死得很慘。若是個不相干的人來收服她,就算不成功也沒大事,兩者畢竟沒有因緣。誰知道那麼巧,居然是嫡兄庶妹,怨鬼妹妹血緣最近,卻也最恨這個嫡兄。

更悲慘的是,有血緣關係的相互附身,最不容易驅除,久了連怨鬼妹妹想走也走不了了…

於是吳信真被爹坑慘了。

這件事情影響非常惡劣,當場造成家庭破碎──他媽第一時間跟他爸離婚了。他爸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把氣出在瘋瘋癲癲的兒子頭上,用蠻力消滅了怨鬼妹妹…

這下好了,等於是在吳信真的體內爆破,怨鬼妹妹是消滅了,卻也將吳信真的精神和靈魂來了一次慘無人道的爆炸傷害。

是,吳信真不發瘋了,但他也不會動了呀!師門能做的就是廢去他爸一身道行,驅逐出門牆,褫奪他爸的鐵飯碗…然後只能送醫院,悲觀的認為這個天才從此殞落,一輩子都只能是植物人了。

不過,天才之所以叫做天才,那一定是有不尋常之處。

不到半年,吳信真居然醒了。醒了還不算,在復健幾天之後,居然行動如常,記憶也沒什麼流失,道行一如往常。

師門欣喜若狂還沒過勁兒,眨眼間,向來狂傲酷霸跩的吳信真,突然哭了起來,梨花帶淚的縮在牆角。

晴天霹靂,甦醒過來的吳信真變成雙重人格者。

接下來的兩年,吳信真白受了許多罪。當然,站在師門和家族的立場,自然是想把他治好。但他真的不是鬼上身,所以再怎麼驅除,都是吳信真白白吃苦。他也並沒有雙魂,所以想把另一個人格抓出來殺掉也沒有可能。

他自己也是痛苦莫名,誰能受得了上一秒還好端端的說話,下一秒記憶空白了好一段時間,醒來就在別的地方穿著女裝?

於是他暴躁的個性格外暴躁,而第二人格的女性則是格外敏感柔弱。

更不要提一直羨慕嫉妒恨的師兄弟和唐表兄弟各種落井下石的冷嘲熱諷了。

內憂外患,他沒崩潰就很好了。沒想到讓他自殺的不是那些外患,而是內憂。因為他剪了次頭髮,女性人格卻因此感到天崩地裂,於是割腕了。

為了生命安全,他按耐住暴躁的性子,開始給另一個自己寫信。最後達成協議,他不剪頭髮,她不能自殺。

到此時,吳信真不管是精神還是肉體,其實都在崩潰邊緣。師門和家族已經準備忍痛放棄他了。畢竟一個不男不女的瘋子,再天才也對師門和家族沒有任何幫助。

唯一沒有放棄的是跟吳信真快出五服的吳叔叔。

他是吳信真的啟蒙師父,雖然沒多久就教不起他,讓他改投名師了,但對這個孩子還是感情很深。吳叔叔窮究所學,只得到一個摸不著頭緒的祭改法:將吳信真送到雙生兄弟的屋簷下。

可吳信真是獨生子。這點也再三跟他媽和醫院確定過了。

一卜,往南。再卜,還是往南。滿心狐疑的吳叔叔帶著折騰的只剩一把皮包骨的吳信真,一路往南直到梵言的城市,心血來潮,突然很想去見見老朋友,於是目睹了梵言獨刷親戚團的盛況,幫了一把,然後猛然想到,老朋友梵言他爸媽已經過世,頭七他還來拈過香。

悄悄的三卜,居然就是這裡。

這個雙生,居然不是同胞,這個兄弟,自然也不是真的兄弟。

眾人皆知,范梵言這根獨苗兒女生男命,向來當男兒養的。現在看果然是個翩翩少年…

於是說明來龍去脈,為吳信真繳了一年房租押金,強著梵言把吳信真留下了。

梵言瞠目結舌,她自己還滿身麻煩呢,怎麼能夠再接個麻煩中的麻煩。不愧是梵言爸媽的媽吉,性格也有相當程度的二百五成份。吳叔叔拍胸膛打包票,說梵言親戚團的問題他全頂了,有事他奔走,還暗示有必要的時候能幫梵言玩滅門,想滅幾門滅幾門,只要讓吳信真住下就行了。

梵言堅信,吳叔叔絕對是犯了中二開玩笑吹牛皮而已。

最主要的是,吳信真沒有反對,雖然看到威名鼎盛的吳家兒郎一臉嬌羞的低頭,心裡略有些不適應,好在年紀還小,正是雌雄莫辨時,長相又好,所以還不太違和…

等吳叔叔走了,她立馬後悔了。

因為阿真(吳信真的女性人格)羞答答的向她告白,她頓時有五雷轟頂之感。

正義正言辭的拒絕,試圖挽救她的胳臂時,這個害羞燒紅了雙靨的「少女」,表情一怔,在眨眼間立馬剛硬冷酷,出其不意的給了她一個過肩摔,驕傲憤怒的問,「我怎麼會在這裡?你是什麼人?」差點和梵言打起來…

她更後悔了,原來真有雙重人格這種事情,吳叔叔不是為了將個變裝癖娘炮塞給她而唬她。
雖然開始非常失敗,但也沒有因此就彼此交惡。

吳信真雖然有許多毛病,可一但弄清楚了處境,也就盡量不麻煩到她。除了變男變女變變變一開始太沒有規律,差點把他自己整瘋,以至於梵言給他做了兩個月的飯,之後他靠堅強的意志力和執行力,居然能協調出嚴格的時間點,能夠正常作息,就不在麻煩她什麼了。

這點她深感佩服。

天助自助者嘛。
雖然,他變成阿真的時候,老用溼漉漉、楚楚可憐的眼神看她。雖然,他道術依舊,沒事抓幾隻遊魂來玩,閒極無聊的讓那些遊魂憑依在玩偶上,搞得家裡像是鬼片現場。雖然,他身為信真時老是用眼白看人,口頭禪是,「愚蠢的凡人」…

但是有個輕微潔癖加上輕微強迫症的室友,其實還挺省事和諧的。

最好的是,他自我抗爭和協調就耗去所有心神,沒有力氣質疑她的性別倒錯問題。

實在是有太多人試圖治療和指導她的生活方針,太令人疲憊了。

他們當了很多年的室友,最後還合夥開了徵信社。

但那也是很多年後的事情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