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 邊緣手記 之三

之三 胡易揚

比范梵言大兩歲,身高170體重60,相貌清秀,性格抑鬱陰森。金牛座血型A。

體弱多病,內向敏感。很想當法醫卻成績不夠,最後當了獸醫(密醫,沒拿到畢業證書)。

興趣是看恐怖電影,最大的希望是被毀的根基能回來。(自然不可能)邊緣齋房客,邊緣齋特殊事件負責人。

【Google★廣告贊助】

胡易揚大家都叫他小胡。雖然照他的體重身高來說應該過得去,但他卻異常消瘦憔悴,看起來年紀也特別的小。

他來到邊緣齋已經是信真來此居住三年後的事情了,邊緣齋在圈子裡已經有了小小的名氣,成了許多工傷折翼的青少年一個中途之家──當然是付房租的。

其實道士之類的工作有巨大風險,尤其是這些拱衛國家機器的圈內人…鐵飯碗終究不是好捧的。

一開始梵言還覺得莫名其妙,這行當還有工傷?後來她重讀封神演義才恍然大悟。從古至今還不都這樣,正邪對峙,我方才氣縱橫,高人無數,個個是精英,當中最肉腳的通常是男主角。可一但激情碰撞,殺得血肉橫飛慘勝後結算,有多高人就死得多慘,精英絕對傷亡過半,但這些背景人物絕對搶不到什麼風頭,風頭都讓撿尾刀的肉腳男主角給搶了…

然後人家男主角還得名得寶得妹子。炮灰若是有幸還活著,只是為了下一次或下下一次替男主角炮灰得更燦爛輝煌。

這個準則從封神榜一直到現在的種馬修真小說都沒改,可見這準則有多鐵。

炮灰的心情誰人能懂?所以之後她心情複雜的想為這個無名小別墅取名為炮灰公寓,只是被信真身體力行的反對而已。

咳。總之,小胡就是這精英炮灰中的一個。可想而知,這些原本是精英的人,突然被廢了,從此成為炮灰,心理落差巨大到無以倫比,有太多人從此一蹶不振,讓師門或家族養得非常辛苦,自己也冤屈鬱鬱一生。

結果不知道是誰宣傳的(梵言嚴重懷疑是很二的吳叔叔,但他矢口否認),於是年紀還輕的折翼青少年跑來她這兒租房子住,然後迷途知返找到人生新方向,好康到相報,一個報一個,最盛期七個房間塞了二十口人,將她的小別墅塞爆了。

梵言只覺得這些人的腦筋不太好,讓她替他們的智商感到憂愁。她所在地是全台學校密度最高的城市,半山腰附近就有兩所大學和一所國中高中,都是騎機車十分鐘,步行半個小時內就能到的。

以往再怎麼餐風飲霞,現在都得下凡了。人生前十幾年學的作廢了,好在還能重新開始。跟她年紀差不多甚至比她小的,有啥好說,上學去吧。君不見她父母雙亡,還勤學不倦,國中讀完讀高中,一點兒都沒停嗎?年紀比她大的,不想讀書了,能學個手藝就學個,不能也打個工,好歹能自力更生。

其他有什麼?不就是落差嗎?再大的落差也沒有她從父母掌中寶落到跟親戚團你死我活的落差大吧?

梵言自認跟自己沒什麼關係,頂多就是環境因素。其實還真的跟她有點關係,室友們都是天涯淪落人,你扶我摻的抹乾眼淚投向新生活好歹有伴,不像之前撲通的一聲扔進普通人裡頭格格不入最後痛苦的鬧自殺。

但這一套到小胡面前就撞牆了。

這時人流已經疏散很多,一人一個房間,就剩一個三樓向北採光不好陰氣重的套房,另一個就是信真隔壁的雅房。

但是小胡見到信真和他愉快的夥伴們(那大堆會跑會跳的「玩偶」),不管梵言費盡唇舌,告訴他那堆玩偶比張紙還輕的玩意兒都拎不起,小胡還是果斷去了三樓那個套房。

然後…就沒什麼然後。他整天關在屋裡,連泡麵都網購,不跟任何人說話,自閉的待在房間裡三個多月。

梵言一直覺得,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鬼,更可怕的是當過道士和尚陰陽先生之類,有道行的鬼。

她會一直去敲門,不是她心腸特別好,而是因為,她害怕小胡鬧個上吊割腕,死後的小胡她應該搞不定。

敲了三個月的門,終於敲開了小胡緊閉的心扉(也可能是被煩爆了)。從無話可說到無話不說,浪費了梵言好幾箱的啤酒。

這傢伙酒品不好,灌上幾杯就愛說話,終於將他的辛酸血淚史說了個七七八八,梵言想讓他閉嘴都不行。

這倒楣孩子是個圈內精英。他們家的傳承是家族企業,在其他自認正統的門派看來是偏門,看不過眼。

因為他們家是玩鬼的。

你說國家機器故障了嗎?怎麼會讓這種邪教徒混在這號稱匡扶正道的行列裡呢?那倒不是,他們家和專門養小鬼那種還是有區別的,外號叫做「酒坩湯賣無」…就是一個撿破爛的。

這麼說吧,養鬼的人很多,養成精怪的也不少。眾所皆知,養鬼沒有好下場…但這些人死後,那些失控的鬼到哪去了呢?沒人知道是吧。

其實這種失控的小鬼最危險,常常無意識的危害一方。小胡他祖上雖然也是學操弄鬼神這套的,卻悲天憫人,用所學收服這些無主的小鬼,儘可能的消磨厲氣,運氣好幾十年,運氣不好上百年就能轉世投胎。就算此路不通,磨掉了厲氣,總有可能被某路大神看中,收入麾下,比起胡作非為然後被老天報應得魂飛魄散來得好。

但是你也明白,作善事總是需要經費支援的,基金會都還得抽出收入的百分之幾當運轉費用呢。五鬼搬運法後患無窮,那總能探勘個礦脈,指點一下風水,觀個金主吉凶,幫忙保家護宅…這總是大鬼小鬼們應盡義務吧?

於是小胡他家除了子孫不旺,其他都很旺。在業界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捧大把新台幣,三顧茅廬都未必請得來他們家最小咖的一個。

在圈子裡呢,雖然招人瞧不起,但也沒人惹得起。胡家聰明呢,剛好踩在模糊地帶,雖是操鬼,但是行善,偏偏還發財。就算這些正道人士都不得不承認,胡家這麼半灰不黑的,有時候解決問題比他們快而簡潔,畢竟通則黑社會總是比警察辦事快。

小胡不消說,圈子裡雖然寂寂,不過是因為胡家的關係,在家他可是家主繼承的有力競爭者之一。

然後這麼精英的人,卻慘遭炮灰定律所害。

有回辦大案,精英高人死傷過半,小胡幸運四肢俱全連相都沒有破,但是最慘的是他被廢了,道行蕩然無存,也不再有修回來的可能。當然,自幼拱衛他的鬼兵鬼將自然被長輩轉給別人了。

其實這時候他還沒有怨言。因為他自覺用盡全力阻止了一場滔天大禍,只廢了一生道行不算什麼…他的叔伯兄弟往裡填了個七零八落,能得回一條命,算很好了。

可沒兩天,他就不這麼想了。

因為他媳婦兒跑了!

他這媳婦兒可不一般,滿周歲就娶了她──不但是童養媳,還是冥婚。兩小無猜(?)長這麼大,可說是向來靦腆內向的他,唯一也是最重要的人(?)。

雖然說人鬼殊途,但這在他們胡家不算個事。道行是廢了,但是胡家的手段過人,見個形影,柏拉圖一輩子也是可以的嘛,小胡都打算跟鬼老婆歸隱了…結果鬼老婆跑了!

更讓他氣得發昏的是,他媳婦兒若被外人或外鬼勾引了也就算了,居然被定律男主角──那個補尾刀的族弟給拐了…不對,應該是他媳婦兒倒貼人家了!

叔叔可以忍,嬸嬸也不能忍。

但他一直都是個靦腆斯文人,所以試圖講道理。可他媳婦兒含淚說,「我的心已經不在你身上了,請你放我走。」

「…妳是鬼啊,哪裡來的心?」小胡更想哭。

這時候,他族弟插嘴了,「兄弟,感情不能勉強。」

小胡揮拳直上,他那微薄的戰鬥力居然讓族弟黑了一只眼眶。不知道是他爆發潛能還是族弟是個廢渣。

「你怎麼打人呢?」鬼老婆怒了,「我就是因為這樣才看不起你!」

吵也吵了,鬧也鬧了,到最後大家都疲倦了,鬼小娘子終於吐真言,「你道行都沒了,將來怎麼可能保護我?我是不可能再看上一個廢柴的。」

小胡當場噴出一口血,會心一擊。倒了。

於是可憐心碎的折翼小胡,被長輩糊弄著送過來──待在家裡大概還會跟男主角族弟鬥個你死我活,超新星男主角不能送出來,為了家和萬事興,只能把小胡送出來了。

所以他到地方了就關門玩自閉,孤獨的舔舐內心巨大的傷口。

梵言儘可能的表示同情…雖然她很想笑,但還是竭力的穩住了。

酒後吐真言,讓小胡將梵言引為知己,只是為時有些短暫…在他發現是「房東小姐」而不是「房東先生」,他爆炸了。

氣勢洶洶的興師問罪,只是時間點不太好,阿真已睡,信真當醒。非常有起床氣的信真二話不說,直接將他從二樓陽台扔出去。

雖然腿沒斷,但是摔出裂痕了,足足跛了三個月。

後來還是那三個月內搬來了一個活潑的新室友,這人八面玲瓏,堪稱最大殺器人間潤滑劑。

就是有他在當中轉圜,這三個性格都偏冷的傢伙才能和解,最後成為莫逆,走到一塊兒,才有邊緣徵信社的誕生。

當然這還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