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 邊緣手記 之四

之四 杜少白

與小胡同年,身高178,體重70,外表斯文陽光,戴鎢絲眼鏡。總是微笑的外表下包著一顆略微反社會的心。雙子座血型AB。

醫術高超(中醫並且是密醫,無執照),擅長鬼門十三針。是個不錯的駭客,許多網路遊戲的大神,患有嚴重的2D沈迷症候群──能引起衝動和迷戀的都是2D世界的美女(動漫畫)。

邊緣齋房客。邊緣徵信社技術負責人。

【Google★廣告贊助】

當杜少白以「活潑開朗」、「八面玲瓏」的無辜模樣進駐邊緣齋並且瞞過所有人時,只有梵言覺得他並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雖然說,梵言在父母保護下並沒有入任何算命的門道,但拜遺傳和耳濡目染所賜,她總是比旁人敏銳許多。

但是吧,這又如何?就算小白(杜少白暱稱)表裡不一,但這並不是什麼錯誤。她自認自己沒辦法做到百分之百的表裡如一,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呢?

可以說,她比其他室友有心理準備,小白逐漸暴露自己黑暗本質的時候,她顯得非常泰然自若。
如果不是住進邊緣齋,杜少白非常可能成為一個科學狂人──比方說將全世界提前引入末世殭尸時代之類。事實上他小時候最大的願望就是讓全世界的人包括他自己在內都成為殭尸,甚至已經摸到7門道了。

之所有會有這麼可怕的願望,起源卻非常卑微。

成為人工殭尸,那誰也不能學道,人人平等──都跟他一樣廢柴了。

是的,出生於比信真還正統、豪門的杜少白,父母兄弟姊妹全是圈內精英中的精英,唯獨他是比普通人還沒用的廢柴。

或許這樣說讓人摸不著頭緒,簡單說明就能明白了。看過哈利波特吧?巫師家庭也會生出完全沒有魔法的孩子,被叫做「炮竹」。

但杜少白比炮竹還慘一點…他連普通人的稀薄靈感都沒有,這種人在圈內稱為,頑石,一點靈性都不要指望有。

不要小看普通人,雖然信真常翻著眼白說「愚蠢的凡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凡人往往能製造很大的麻煩。就算沒有天賦,但是憑藉著一些固有的手段,也能輕易製造出巨大災害。

像是已經接近失傳的魯班教(木匠),犁家(放符)等等這些正統眼中的小道,根本不需要什麼修煉就能造成正統解不開的種種禍事。

需要的不過是正常人就能有的稀薄靈感罷了。

很可惜,杜少白連這點「稀薄靈感」都沒有,鐵鐵的一個靈感廢柴。

其實廢柴不是壞事,你稍微翻翻爽文修真小說,十個男主角有八個廢柴,而且一定相貌普通。但人家是男主角,自然有各種奇遇,過程中產生無數炮灰精英非自願的獻身當墊腳石,最後總是會登上巔峰成為超人中的超人,迎娶無數白富美(小說裡每個有名有姓的女人都想倒貼,不想貼的一定是年齡太大或長相太醜)。

杜少白沒做錯什麼,他最大的錯誤就是有男主角的條件沒有男主角的命數。

所以,在「舉目皆精英獨我是廢柴」的環境中,這倒楣孩子黑化了。

當中最不幸的是,杜少白智商還很高,將同儕甩了十八條街,跟他比起來,幾乎個個是笨蛋。但是同儕在天賦上,將他甩出一百八十條街。

這麼一個恃才傲物的天才兒童,當然跟同輩兒的感情非常惡劣…因為人家也是天才,只是天才的方向不同而已。杜少白是可以智取,不幸他的同輩兒也可以力敵,而且力敵起來,幼小的杜少白可說是不堪一擊。

於是他悲慘童年充滿了各種人為的中邪、鬼壓床,小規模的雷劈火燎等五行法也吃了個遍。他的同輩兒也難逃各種栽贓陷害,體罰的金細細。

一開始,杜少白處於劣勢,畢竟年紀小。但是隨著年齡增長,換他的同輩兒逐漸失守,越來越慘。

是的,杜少白什麼術法都別想會,但是人家有「過目不忘」種族天賦呀。而且不要忘記,醫毒這兩種,通通不需要靈感啊!醫道本一家,你想,在這種正統豪門中,一個可憐無辜(?)的頑石少年,不能學道法已經是悲劇了,還能不把家傳的醫術傾囊相授嗎?

這麼一授,就不好了。別忘了,豪門更豪華的醫書庫完全對杜少白開啟,需要什麼珍貴藥材(哪怕是有危險性)都隨他取用。

若不是長輩阻止的早,杜少白的幾個同輩兒穩穩的全成了感染性很強的人工殭尸。

最後杜少白被淨身出戶…除了身分證和金融卡什麼都沒讓他帶走。

其實長輩們對他可說是手下留情,沒依他父母所言直接清理門戶(受害者包括他兩個親兄弟),多多少少有些憐惜(可見他平日的表面工夫做得多到位)。

有幾個太爺暗地裡發牢騷,反而覺得那幾個小輩兒習練了那麼多道法,被個廢柴頑石得手,實在非常不中用。隱隱的,對這個手辣心黑的小朋友有些欣賞。

這也是為什麼被趕出家門的杜少白還有人養的緣故。
事實上,這個禍害被放出來,真的非常危險。即使他原本出身的豪門不再提供他任何資料和資源,誰知道他會不會花幾十年工夫從實驗室裡製造出更大的災害──他的智商絕對是夠用的。

而杜少白呢,的確是發奮圖強的積極備考,準備往醫學院邁進,為荼毒天下盡一分心力了。

只能說天道九九,逸去者一。誰說天道無情?祂不總給人間一線生機麼?這個可能的魔王就因為兩件小事泯然於眾人了…

第一,他為了想讓「仇人」出醜,設法學習如何駭客…不幸一見電腦誤終生。從駭客、程式、病毒,然後網遊…為什麼是這個流程,真的不要問他更不要問我。他沈迷到連志願都改了,順便考砸了。從製造現實的殭尸到往電腦打殭尸…對他個人的驚世絕艷可能有點遺憾,對這世界則是大幸特幸。

第二,因為換了齊全又昂貴的電腦設備和手機,窮困潦倒的他不得不去半官方性質,租金相對便宜的邊緣齋。

然後,就沒什麼然後。他再也沒搬出來過了。
杜少白是個矛盾的小混帳,心思複雜到自己都沒能搞明白。事實上,他對有天賦的人非常羨慕,羨慕到心都疼了…因為他沒有。

的確,他受不了輕視、嘲笑,但更受不了同情與憐憫。

他會跟同輩兒鬥得那麼兇,幾乎你死我活,固然有那些同輩兒可惡的緣故,更多的是他的自卑混合自傲引發的過度反應。

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其實他內心深處渴望被有天賦的人接受、認同,並且平等對待…而不是把他當成一個聰明的殘廢。

另一方面,他又瞧不起普通人。覺得他們無知懦弱,連耍著玩的價值都沒有。

但這個小混蛋卻用一層陽光開朗的皮偽裝自己,成為團體的潤滑劑、開心果,從來沒有把內心深處的傲慢表現出來…因為他非常害怕寂寞。
他搬進邊緣齋的時候,正好小胡和梵言鬧開了,他的偽裝很容易的打入這群外冷內熱的單純熱血少年中(跟他比起來)。

一開始,他是抱著一種耍弄和利用的心態。畢竟比起掃地出門的杜少白,其他人即使炮灰而折翼,手上的好東西總是比他來得多…即使沒有那麼迫切的毀滅世界,太無聊的時候玩玩也是可以的。

只是這種想法漸漸的被改變了。

邊緣齋的人,擁有他最羨慕嫉妒的天賦…卻也個個折翼。最終還不是跟我差不多…滿足了他某種陰暗的缺陷。而這些人各有各的問題和痛苦,卻能夠平等的對待他…又滿足了他不為人知甚至自己也不知道的渴求。

(事實上是這些常駐房客和房東面對自己的問題已經忙不過來,沒空去輕視別人了)

他自以為智商高超毫無破綻…結果他一直以為是房東先生的房東小姐,一開始就什麼都知道。

在邊緣齋諸人還渾然不知的狀況下(房東小姐只略知一二故做高深莫測狀),已經莫名的馴服了一個還沒成形的未來大魔王。
到頭來,杜少白最喜歡住在隔壁的小胡──第一個能跟杜少白吵得面紅耳赤大打出手卻不想將他毒死的人彌足珍貴。最忌憚吳信真──阿真一掉眼淚他就只想自殺謝罪(心目中阿真這款是女神),信真一用眼白青他內心會警鐘長鳴(鬥智商手段兩人旗鼓相當)。

但是他最敬重的,卻是范梵言。只有在房東面前,他覺得自己是透明的,無所遁形。但是房東也是從容的。

她明明有很好的天賦,卻安於聽從兩個死人的願望,一直當個普通人。

這種心境和心態,一直都是杜少白想要,卻永遠辦不到的。所以杜少白一直仰慕她、敬重她。

嗯,我們只能說,魔王的內心世界,有時候意外的非常簡單…和他們的智商往往搭配不起來。
後來梵言會開邊緣徵信社,還是杜少白無意間起的頭。

不過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啾曰:寫到這裡,蝴蝶停了幾天後就突然噴出羅玖…所以,坑啦啦啦啦啦(回音)
啾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