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欲嫁曲 後記

後記

「懷孕了?」診療室傳出驚天動地的叫聲,「那怎麼可能呢?」剛剛新婚不久的煥真和健新發著呆,看著已經八個禮拜大的超音波。

「我也覺得不可能。」醫生比他們還驚訝,「蘇小姐…咳,顏太太。這的確是很不可思議的現象,」望著兩個人緊握雙手,健新攬著煥真肩膀的保護,突然說不出要煥真中止懷孕,「…但是,顏太太,妳的肌瘤表面有些問題…一個不小心就會大出血。懷孕對妳來說有危險性,妳不考慮一下嗎?」

【Google★廣告贊助】

「呃?」煥真驚醒過來,堅定的說,「我要生。大夫我懷孕的機率非常非常低吧?」

醫生揉揉眉間,「…低到幾乎是不可能的。」

「肌瘤會不會對胎兒造成什麼壞影響?他健康嗎?」

「不會有影響的。這孩子…很健康。」

「好,這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孩子。我要生」

「妳說什麼廢話!?」健新終於聽懂了,「會大出血欸!不要生了!這麼危險…妳的病比較要緊吧?!」

「嘿,有你這份心意就夠了。」煥真笑著按住他的嘴,「這是奇蹟呢。放心吧,我們的婚姻有女神加持,一定會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來。」她的瞳孔晶亮,「精誠所致,金石為開。這是神蹟呢!健新。」

煥真哭了起來,健新的眼睛也潮紅。

***

「為什麼我要到床母那兒打招呼?」翦梨發著牢騷,「妳聽說過媒婆還包生小孩的嗎?包生就算了,還得生產平安?」

石榴睥睨著,「別碎碎念好不好?趕緊去行不行?」

看著她走遠,樊石榴嘆了口氣。

「幹嘛嘆氣呢?」狐影又開了家咖啡廳,就在幻影婚姻介紹所附近,沒事高翦梨和樊石榴都往那兒跑,喝茶兼拌嘴,順便跟開始學走路的小英玩。

「覺得自己的工作是有意義的,卻擔心人類的心意不定,將來若離緣,我定是傷心的。」

「若只是想著未來必定分離而裹足不前,倒不如因為必定的分離所以珍惜眼前每寸光陰。」狐影的眼中有著似水溫柔,望著跌跌撞撞學走的小英。

「…狐影,咱們老朋友一場。這樣好了,等小英滿二十,我幫你們兩牽線吧。交給我們幻影婚姻介紹所,包你滿意!」

「妳胡說什麼?!」幻影的臉紅了,有些發怒,「當心我在茶裡下毒,神仙都沒救!」

胡說?我看你挺樂的,只是不好意思。石榴壞壞的笑,沒有跟他爭。

***

意外收到夾著梨花和番石榴花的「生產平安」護身符,煥真微笑著。她已經是全職的家庭主婦,卻被擔心得幾乎抓狂的健新盯得死緊。

「我真的沒事。」她信心十足,「我們是受庇佑的。」

懷孕這十個月或有狀況,她總是微笑勇敢的面對,次次化險為夷。直到胎兒滿三十四週,醫生衡量下,決定剖腹生產,順便把子宮拿掉,卵巢囊腫則視情形而定。

手術時間很長,煥真在麻醉的昏迷中,卻一直聞到青澀馥郁的番石榴花香,她知道,自己熬得過這一關。

或許,手術讓她失去了一個子宮和一個卵巢,卻讓她多了個以為今生不會看到的,她和健新的孩子。

虛弱的躺在病床上,她比醫生預計的早醒來,看著皺著臉哭的小男孩,她笑了。

健新也哭得哇哇叫,大小兩個男生好不熱鬧。

成功的將生命延續下去…

我的人生,很豐盈。

想感謝的人太多了…無以為謝,只好謝天吧。

她握緊要牽一輩子的手,健新粗獷的臉滿是淚痕。

這是她這一生見過最美麗的眼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