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欲嫁曲 第七章

第七章

抱著小嬰兒回到家裡,兩個人相對無言看著睡得挺熟的嬰兒。

「現在…怎麼辦?」健新也開始手足無措了。

「不能怎麼辦。」煥真開始收拾東西,「我帶回去好了。要不然你不能睡覺。」她苦笑,「我想你還沒準備好有小孩子…」

【Google★廣告贊助】

「等一下。」健新的臉色很凝重,「煥真,妳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不是這樣嗎?」她溫柔的拍拍健新的肩膀,「男人都是這樣的。我以前跟人家分租房間,房東太太得了產後憂鬱症。」輕輕嘆口氣,「她一個人帶孩子,每天都睡眠不足。丈夫只會嫌孩子吵,跟房東太太分房睡。」

雖然只是別人家的事情,她這個旁觀者還是餘悸猶存。「那時我還是大學生,不過放心啦,因為幫過她的忙,所以我已經作好心理準備了。」她溫柔的看著懷裡的小嬰兒,「就算我只有一個人,還是會好好的照顧她。」

「結婚以後,妳也準備這麼做?」他突然滿心不是滋味,「試都還沒試過,妳就當我是這樣不負責任的人?」

「我只是…」發現高聲叫嚷可能會嚇到小嬰兒,她放低了聲音,「我只是不希望期待太高導致失望而已。」

「妳啊,真是個只會悶頭胡思亂想的膽小鬼!」健新不客氣的指責,「還沒試過的事情,妳就只會先做最壞的打算。我們不是說好了,結婚後先住在我這裡嗎?等我們存夠了錢,就把兩個套房都賣掉,換個大點的房子。如果妳想先當媽媽,也只能在我的家裡當媽媽!」

「你很霸道欸!」煥真不高興了。

「沒錯。」他將頭一撇,「我就是這樣霸道的人。哼,這種霸道很迷人吧?」

煥真不知道該生氣好還是笑出來好,「啐!沒藥救的自戀狂!」

「…我先打個電話給爸媽吧。」健新提議,「我們上班的時候,拜託他們照顧一下。」

但是,顏家卻只有菲佣聽電話:「先生太太到巴黎替媳婦選購首飾,兩個禮拜後才會回來…」

兩個人灰暗的相對無言。

「算了,」煥真輕快的說,「我帶去公司吧。」

當健新開著smart,載著煥真和嬰兒到第六波時,引起了大轟動。

「果然…」同事喃喃的說,「妙口貼服用太多,也會弄出人命的…」

「這不是我生的!」煥真紅著臉大叫,「你們幾時看過我大肚子?」

「那就是健新在外面生的?」同事們竊竊私語,「真是想不到居然這麼人面獸心…嘰哩呱啦…」

「也不是我生的!」這下子,換健新大叫了。

等同事們勉強接受了「棄嬰」這種理由,辦公室的兒啼還是不太能接受。

「把她送去保姆那兒吧?」同事建議著,「我家小鬼小時候也寄放在公司附近的保姆家。真的不放心,午休還可以去看看嘛,晚上就帶回來,沒問題的。」

忐忑著將小嬰孩交給看起來和藹可親的保姆,「沒問題。哎呀呀,好可愛的小寶寶,叫什麼名字?」

名字?還沒想過呢!「呃…叫小英,對了,就叫小英。」她開始痛恨自己怎麼會取這種菜市場名字。

每天每天,他們過著這樣奔波的日子。一大早就起來,將小英寄放在保姆家,下班就衝去接小孩。健新幾乎不加班了,這個時候,小英是最重要的。

一開始非常忙亂。一兩個禮拜後,他們漸漸無奈的習慣這種步調。因為不加班,健新只好把工作帶回來,但是小英的哭鬧讓他非常煩躁,雖然煥真抱著她,繞室哄著,還是無法抑止她無理取鬧的哭聲。

第三次殺掉檔案後,健新心浮氣躁的站起來,「…夠了沒有!這麼吵怎麼想企劃案?!」

疲倦不堪的煥真也發怒了,「小孩子就是這樣,你發脾氣有用嗎?算了,你出去好了。你乾脆回公司加你的班好了!」

健新忿忿的將筆記型電腦收一收,跑到附近的咖啡廳繼續奮鬥。但是打開電腦,失去了小英和煥真的聲音,放著古典音樂的咖啡廳如此空洞。

他對著空白的word發愣,以往喜愛的寧靜卻孤獨的可怕。

***

抱著哭泣不已的小英,煥真也哭了。她收收自己的東西,打算回自己的家裡。連幼兒啼泣這關都過不了,健新還沒作好建立家庭的準備。

有這種準備的男人存在嗎?她苦笑。

不過,她擁有小英吧?她不是一直希望有個孩子嗎?雖然非常疲憊,但是,這孩子還小,她還需要我…只要熬過這一年,她就會慢慢長大,不會再這麼愛哭了。

我已經準備好擁有孩子了。她擦乾眼淚,一手抱著小英,一手提起行李,才打開門,正好和健新打了個照面。

沈默了一會兒,健新問,「妳要去哪?」

「回家去。」她吃力的調整一下姿勢。

「這裡就是妳的家,小英是我們的女兒。」他放下電腦,抱過小英,「進來吧。妳已經在家裡了,要回哪裡去?」換他拍哄著泣聲漸低的嬰兒。

她默默的跟進來,無力的坐在床上。「…小英我來抱吧。」她開口了,「你還有企劃案。」

「等她睡了,我再來寫好了。」望著她渴睡充滿血絲的眼睛,「妳先睡一下。等等跟妳換班,好嗎?」

她走上前,抱著健新,小英夾在他們中間。健新低頭將臉貼在她滿是淚水的臉頰上,「…是我不好。」健新嘶啞著嗓音,「妳說得對,我還沒有準備好。但是,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已經開始覺得,妳們都是我不可或缺的人。」

高翦梨在小英保姆家外面攔住狐影,「你要幹嘛?你不是答應將囡囡借給我一個月?」

狐影陰沈著臉,「讓開,翦梨。我不想對付妳。囡囡發高燒了呀!保姆是怎麼帶的?!」他的身體發出瑩瑩的火光,「我們是這麼久的朋友了…但是我絕對不能坐視囡囡生病的!讓開!」

「我知道蘇煥真就要過來了。」翦梨叉著手,外表看起來氣定神閒,「她會帶囡囡去看醫生的。」其實她手心捏著一把汗。

「我不能看著囡囡受苦!」他揚高聲線,平常那種溫柔沒神經的影子一點都不見,全身繃滿了緊張的鬥氣,「讓開!」

「我當然可以讓開。」翦梨慢條斯理,「你也可以進去救囡囡。但是你不要忘記,囡囡畢竟是人類的嬰兒。她總是會生病會受苦。這可是難得讓人類教養的機會,難道你要用妖狐的法力一次次的拯救她?被妖狐影響久了,她可是會變成半妖狐的!不是人也不是狐…讓她在兩種族群中間孤獨的徘徊,就是你深愛她的表現?」

狐影獃住。他那樣細心溫柔照顧疼愛的小囡囡…這種孤獨,不是他希望的。

看著慌慌張張跑進保姆家的健新和煥真,出來時健新臉上的怒和煥真頰上的淚,他茫然了。

難道,人類的父母親就比較好嗎?這樣真的比較適合囡囡嗎?

他們這樣慌張的帶著小囡囡去看病,身邊的所有人與物都不在他們視線內…他們真心的,真心的疼愛那個小小的孤女。

狐影垂下肩膀,「…當初不該答應妳的。」

看著他沮喪的離去,翦梨的確有些不忍。但是不趁樊石榴去參加月老大會時動手腳,那個笨女人一定會妨礙他的。

但是這兩個人…怎麼還不彼此怨懟彼此怨恨哪?她覺得越來越不了解人類詭異多變的心思。

等她發現狐影居然去應徵囡囡的保姆,她更氣得發呆。

煥真看著高大而豔麗的成熟女子,她其實不太放心的。真是個「大」美人。起碼也有一八○,魅惑的眼角稍頭,舉手投足盡是風情萬種。身為女人,被「她」這樣渴望的注視,居然會臉紅心跳。

「我…我喜歡小孩子。」大美女張著不點自朱的唇,懇切的話和「她」的外表實在不太相稱,「我第一眼看到小朋友,我就好喜歡她…求求妳…」「她」落下晶瑩剔透的淚珠,「我剛失去一個小嬰兒…我會好好照顧小朋友的…」

看到「她」的淚,煥真也被感動了心腸,「…不是我多事,實在我得多了解妳才行。小英之前讓保姆帶得不太好,保姆整天都只看電視…」

「我不看電視的!」「她」急著保證。

煥真讓「她」的急切逗笑了,「…我可以詢問妳的職業嗎?」

「我?我是作家。」「她」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寫羅曼史,白天的時候很閒的…」

作家呀…不知道為什麼,她莫名的感到親切,「胡小姐,妳住在我們公司附近,的確是我的幸運。請好好照顧小英…」

「她叫小英?」欣喜的伸手,小英像是認識她一樣,咯咯笑著讓她抱。

「看起來小英很喜歡妳喔。」煥真笑咪咪的,「我們家小英就拜託妳了。」

跟著狐影到家裡參觀了一遍,煥真將小英的尿片和奶粉奶瓶交給「她」,又囑咐了好久才離去。

啊~囡囡~我就知道妳還沒忘記哥哥!

「狐影!你在搞什麼飛機!」翦梨氣瘋了,衝了進來,「你不是說要把囡囡借給我一個月嗎?」她瞪圓了眼睛,雖然溫柔又沒神經,這個自尊心其高無比的男狐仙,最討厭別人把他誤認成女人…

他居然心甘情願的穿了女裝!

「是煥真自願把囡囡托付給我的喔。」他微笑的親嬰兒,嬰兒發出咯咯的笑聲,「反正他們都要請保姆,那我來就行了。」

「你的咖啡廳怎麼辦?」翦梨氣死了。

「啊,我用便宜到不可思議的價格賣人了。」他笑咪咪的逗著嬰兒,「妳叫小英呀?人類的父母果然比較會取名字。本來我還想把妳取名叫狐火。安啦,翦梨。我找到新工作了,維持生計不成問題喔。幸好現在流行寫什麼妖怪戀愛,我把一大堆人妖戀的故事拿去投稿,編輯還誇我是奇才呢!」

看他高興成這樣,翦梨覺得自己頭殼壞掉,才會跟這些妖魔鬼怪當好友。

正樣發飆,身後傳來讓他毛骨悚然的聲音,「翦梨?」建革驚喜交集,「我正奇怪怎麼突然跑進別人家裡,原來妳在這裡…」

「妳踹開大門的時候忘記關門喔。」狐影好心的提醒她。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她聲音發著抖,「後門在哪裡?」

「公寓沒有後門…」狐影還是好脾氣模樣。

「該死!」她氣呼呼的從大門走出去,建革不敢攔她,卻緊跟著急呼,「翦梨?妳不開心?為什麼?看到妳我好高興呀~」

唔,這可以當新小說的題材,編輯一定會很高興的。

「小英,妳覺得這主意好不好呀?」他對著小嬰兒微笑。

小英張開沒有牙齒的嘴巴,笑得咯咯咯好不開心。

「我不喜歡這個保姆。」小英這麼喜歡保姆,讓健新有點吃味。

「為什麼?」煥真奇怪著,「她很漂亮呢。」

「漂亮?」高大成那個樣子,活像人妖似的,「我沒感覺。小英,還是最喜歡爸爸,對不對?」他急著要嬰兒保證。

「…健新,理智點,」煥真扶著額,「她才兩個月大,話都還不會說呀!」

「她對著我笑了!」健新拒絕接受這樣理智的提議,「果然小英還是愛爸爸的。」他緊緊的抱住小英,眼角含著感動的淚水。

「……」打開健新帶回來的「禮物」,發現是小女孩的洋裝和玩具。「…健新,小英恐怕一年後才能穿。」

「有什麼關係,」暈陶陶的養父只顧著逗弄笑嘻嘻的娃娃,「小孩子的衣服不會褪流行。」

「你買的洋娃娃把她還大。」

「明年小英就比娃娃大了。對不對呀?小英?」養父繼續跟嬰兒玩。「妳累了吧?我幫小英洗澡…」

她伸出手,健新已經興沖沖的去放水,一手還抱著小英,「…保姆幫她洗過澡了…」

算了…看他那麼高興,再洗一次也無妨吧。她苦笑著搖頭,把小洋裝和玩具都收起來,健新買回來的東西,已經堆滿衣櫃了。

看小英這麼可愛,突然覺得,多生幾個也沒關係。雖然生孩子是那樣的痛…不過再痛,也痛不過經痛吧?

健新的聲音從浴室飄過來,「煥真呀!結婚清單的東西都買好了嗎?」

她清點了一下,「大多買好了。連婚前檢查的報告都下來了。」

把小英抱出來,幫她擦痱子粉的時候,她唧唧咕咕的笑個不停。「怎麼樣?我健康的嚇人吧?再替小英添半打弟妹都沒問題喔!」

「你當我母豬呀?」煥真啼笑皆非,「是,你很健康。不過醫生希望我回診…」

「怎麼了?」他緊張起來,「發生什麼事情?妳哪裡不舒服?」

「沒有啦。」煥真安慰他,「只是醫生聽說我經痛得很厲害,有點介意而已。可以的話,把這個該死的毛病一次解決也好。」

他鬆了口氣,「不要吃醋喔。我雖然愛小英,更愛妳千百倍呀…」

煥真對他伸伸舌頭,「我才不像你這麼不成熟。」她抱過小英,正要餵奶,健新又拉她到懷裡,下巴擱在她肩膀上,看著她餵小英。

這樣相擁的感覺很溫柔。

「我愛妳們。」輕輕摩挲煥真的臉頰。

「我也愛你們。」她也還健新一個親吻。

雖然有了她日子忙碌不堪,但是看著天使般的容顏,就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個月到了,他們緊張兮兮的等著是不是有人來接小英,信是來了,人卻沒有出現。

「信裡面怎麼說?」小英有傍晚夜啼的習慣,台語說的「哭暗烏」,總是抽抽泣泣的要人抱著散步,煥真正抱著她繞室而行。

「說再放一個月。」健新把信折起來,不太高興,「真是沒有責任感的父母親。就算他們上門要小孩,我也不給了。」

「健新!」煥真拍著小英,譴責的看著他,「怎麼可以這樣?人家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再怎樣的苦衷也不能夠放棄自己的孩子!」他悶悶的把信丟進抽屜裡,「算了,不要吵這些。我們去散步吧,小英喜歡嬰兒車。」

他們這對未婚夫妻已經小小的出名了。傍晚幾乎都是媽媽帶著小朋友出來走走,只有他們連爸爸都出來。他們喜歡去小公園散步,總是煥真推嬰兒車,健新精力充沛的跟遊玩的小朋友打招呼,有時眼錯不見,健新跟別人的小孩已經玩成一團,煥真尷尬的笑著。

「晚安。妳先生真是愛小孩呀。」太太們都會逗著小英,看著身上掛滿小孩的健新笑著。

先生。煥真突然紅了臉,掩不住的笑意。

「等小英大了,就多生幾個吧,」婆婆媽媽們起鬨著,「只一個小女孩,先生大概不夠的。」

夏天的夕陽來得晚,六點多鐘天空還很明亮。呼吸著小公園的靜謐,聽著健新爽朗的笑聲,懷裡的小英的乳香味…

她突然覺得,所有婚姻的恐懼和不安都不翼而飛。希冀的,不過是這樣安寧的生活吧。

這樣很好。一起撫養孩子,一起攜手散步,直到孩子長大,含淚微笑著看他們向人生旅程邁進,她和健新相伴著,髮絲徐徐蒼白,退休以後,他們可以養隻貓。

俯仰之間,不愧天地。我們已經善盡了傳遞生命的使命。

她突然非常期待兩個月後的婚禮。雖然因為小英,不能去蜜月,不過,等小英大了,我們可以去家族旅行。

這樣的生命,非常豐盈。

***

燈下,兩個人都在埋頭苦幹。

為了小英,他們沒辦法加班,每天都會帶厚厚一大疊的公事回來。小英入睡的時候,就是他們賣命的時候。有時小英或窩在健新或煥真的懷裡貓咪似的熟眠,只有鍵盤此起彼落的清脆。

「欸,小英若長大,該不會第一個會玩的玩具是電腦吧?」甩甩酸痛的手,健新喝了口咖啡提神,順便幫煥真也倒了一杯。

「那多糟,我不想提早培養電腦天才。」她看著正在搖籃裡睡著的嬰兒,眼中有著母親的寵溺。

「我們的小英是天才哩。」他傻笑的這樣驕傲。「才三四個月大,就會把頭抬起來唷。」

兩個人一起凝視著天使般的睡顏。

「將來就算有自己的小孩,」健新喃喃自語,「我恐怕也最愛小英。最初總是最美。」

煥真把額頭抵在健新的額頭上,這種幸福感,只能用擁抱和親吻來表示。「不管是小英還是其他孩子,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喜歡。」

「你爸媽知道這件事情了嗎?」溫存許久,煥真問。

「還不知道。」他搖頭,「我不想讓他們知道。婚禮以後再說吧。他們想孫子想瘋了,我怕我們連要看到小英的機會都沒有。」

***

延期一次以後,高翦梨放棄了。「算了算了,」她沒好氣的在狐影家裡喝茶,「你把小孩要回去吧。我放棄拆散這一對。」再說,再沒多久樊石榴就要回來,讓她知道翦梨動了什麼手腳,恐怕會硬生生的把她拿去做花肥。

再說,她繼續看狐影穿女裝,恐怕針眼都要爆出來了。

「不用吧?」狐影抱著小英輕拍,「我也覺得這樣不錯。小英是人類的嬰兒,總要有人類父母。」他吻著小英嫩嫩的臉頰,「我很滿意現況。白天我照顧小英,晚上讓她習慣人類的生活。這樣對小英最好。」

也就是說,他要繼續穿女裝?翦梨無奈的喝了口花茶,又差點吐出來。「…這是什麼?」她腦門發脹。

「鶴頂紅花茶呀。」狐影笑得無邪,「可以提神喔。妳最近精神不太好。」

「我若是人類,已經提神提到腦漿噴出來了!」翦梨開始懷疑這個摯友是不是打算毒殺她。

「那只有妳才喝得到欸。」他委屈的說,「我好不容易才跟管藥圃的鹿仙要到一點點…誰也捨不得給她喝欸。」

「還真是謝謝你呀。」她頭痛起來,「算了算了,隨你高興吧。可不可以請你穿回男裝?」

「哪個保姆是男的?」狐影不在乎,「能和小英在一起,變女人也甘願。」

……你那超人一等的自尊心到哪去了?

笑咪咪的送走了頹然的翦梨,正準備餵奶的時候,幾股陰風大作,他善良沒神經的模樣一斂,全身戟張著鬥氣。

「狐影殿下,您這個樣子,老臣真是太失望了。」幾隻狐妖出現在煙霧中。

「我早放棄了王族的稱謂吧?不要叫什麼殿下。」狐影現出本相,瞳孔變成深紫色,毛茸茸的尾巴和耳朵,容貌的魅惑妖麗極盛,連跪伏於地的長老和家臣都為之目眩神迷。

忙收斂心神,「狐影殿下,您何以為了一個人類的小孩放棄成仙?您業已有了成仙資格。繼續混跡人間…」

狐族長老非常痛心。狐影在他們狐妖一族裡頭,是少有的天才。千年前已經取得成仙資格,連九雷之災都莫奈他何,雷神望風逃逸。偏偏他背負多少期望,卻棄王儲位遠遁人間,怎麼都不肯復位。

「我在收養小英之前,就已經棄位。長老,你本末有些倒置吧?」他對妖狐的重面子和權力鬥爭厭惡到極點。當年他父王立下十大難關准他棄位,當中最難的一關就是成仙資格。

他花了一百年就達成所有難關,當時,他才出生甫八百年而已。棄位之後,企望能在各妖族裡揚眉吐氣的長老和大臣大失所望,每隔一段時間就來遊說他。

無聊。誰想捲入這種白癡似的族群鬥爭?

「但是您為了這小鬼穿女裝!」長老簡直痛心疾首,「我們尊貴的狐族怎可這樣顛倒陰陽?更何況您是極尊的王族?殿下呀…」

「囉唆!」他大喝一聲,雷火般爆裂,「通通給我滾!」

眾狐瑟縮,五體投地,動也不敢動一下。

好不容易把他們都趕走了,抱著小英沈思。

剛剛那樣的騷動,小英仍然安靜沈眠,果然是我狐影的孩子,泰山崩於前不改其色。

笑了笑,又斂起眉。

長老又找到這兒來,看起來,這裡也不是安穩的地方。狐族特重面子,對於他穿女服這件事情如芒在背,他當然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小英呢?那對無辜的人類父母呢?

這群蠢狐一定會找他們下手的。

「小英…還是得讓我守護才行。」他喃喃著,緊緊的抱住熟睡的嬰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