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婚姻介紹所 楔子

幻影婚姻介紹所 楔子

「小高,你說說看,我是不是美女?」忿忿的爽利聲音在杯子一頓之後,發作了起來。

吧台後面的酒保苦笑,眼前這位穿著整齊套裝,英姿颯爽的老顧客不但是美女,還是薄醺的美女。

只見她削著一頭薄薄的短頭髮,眉眼間有種靈活的聰明,卻不是那種氣勢逼人的驕慣,五官清秀,合宜的薄妝更讓人舒服,正是那種美麗卻美麗得很含蓄,乾淨俐落的都會佳人。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這個佳人,卻喝了五杯馬丁尼。雖然知道她的酒量可比太平洋,但是這樣繼續灌下去,總不是辦法。

「蘇,妳很美。當然是美女啦。」小高小心的哄著她,「快要沒有捷運了,要不要早點走?明天要上班吧?」

「是啊…上班…明天的企劃會議我要沒出席,公司就要開天窗了…」她按著桌子對著自己冷笑,「我,蘇煥真,二十五歲,公司最看好的遊戲企劃,美女,單身,性情爽朗好相處。已經擁有了自己出錢買的東區套房…」

她拉著小高的領子大吼,「為什麼我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交往四年論及婚嫁的男朋友要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問我我哪知道?!他搶救著不多的氧氣,「也許因為妳太好了,所以那個笨男人覺得配不上妳…」

「去他的擔擔麵!」煥真泫然,眨巴著眼睛不讓眼淚破壞精心描繪的眼線,「要人家聰明能幹,又要溫柔體貼。等我聰明能幹又溫柔體貼以後,又嫌我太好配不上我?全都是男人佔理!你知道我幾歲了?二十五!」她放手讓小高逃得生天,又勾勾手指。

小高轉頭望著同事和顧客,看誰能拯救他,沒想到大家一臉興奮的看好戲。無奈的靠過去,「嗯?」

「小高,」她秀麗的臉可憐兮兮的,「你知道高齡產婦是幾歲嗎?」

「大概是三十五吧?」他謹慎的回答。

「錯!」她指著酒保的鼻子,「女人過了二十五就開始老化,今年是我懷孕生子的最後期限…」她的眼睛湧起酸楚,「我要小寶寶,我要結婚哪~~」再也顧不得形象,她趴在桌子上哭了起來。

後來也不知道鬧了多久,她歪歪斜斜的走出PUB,讓晚風一激,腦子頓時清醒了不少。

事實上,她沒真的醉了。只是傷心,很傷心。

不見得有多麼愛男友,只是在一起這麼多年,也無風雨也無晴,大家相處得還可以,想來他會是個好爸爸,兩個人經營的家庭應該會有著平淡的幸福…

然後會有心愛的小寶寶。

結婚和寶寶才是重點!

「郝建革,你這個王八蛋~還我的寶寶,還我的婚紗來~嗚…我想結婚哪…我好想結婚哪…」她站在街上大吼,眼淚紛紛的落下來。啊…我的眼線…幸好她今天用了防水眼線,要不然,兩行黑眼淚實在太恐怖了…

「妳想結婚嗎?妳想要理想的對象嗎?」暗暗的巷道傳出幽幽的聲音,緩緩的,人影從巷道的黑暗漸漸出現,「恭喜妳!妳急切結婚的心意已經上達天聽了!」

猛然一張嬌俏的臉出現在她面前,啪的一聲抽出大幅結婚海報,「幻影婚姻介紹所為您敞開大門!不管是妳要高要矮,要胖要瘦,要男要女,就算想嫁到火星都沒問題!只要交給幻影婚姻介紹所就可以了!」

那個高個子的嬌俏小姐握著她的手一陣猛搖,「您真是太幸運了!今天剛好是幻影婚姻介紹所台灣分部開幕滿一百週年暨新任所長上任,本介紹所特價優待,一切免費!」硬把一張傳單和一張卡片塞到她的手裡,「敬請光臨!務必要來!」然後撐著一臉的笑等著她的反應。

她看著手裡的傳單和卡片,「喂!」

「什麼事?」嬌俏的小姐一個箭步上來,「有什麼我可以為您服務的嗎?」

「你們的傳單印錯了,」煥真指著傳單,「是婚姻,不是『昏』姻。」

小姐的笑容馬上垮了下來,「…這種小事不要計較啦!」她推著煥真,「趕緊去就是了,妳在忠孝東路三段不是嗎?」她的纖指往路的盡頭一指,「就在那裡,想結婚就趕緊去吧!」

「我還沒有淪落到…」一轉頭,人不見了。

滿腹疑惑,就著路燈看著傳單地址,「忠孝東路三段和南京東路三段交會口?」她笑了起來,「忠孝東路會和南京東路交會?他們的傳單也錯得太離譜了吧?」

正想丟掉,又看到貴賓卡上的可愛新娘。強烈想結婚的意願湧上來。

「就在前面不是嗎?」她自言自語,「我就好心一點,過去告訴他們,傳單印錯了吧。」

平常車水馬龍的街道今天卻異常冷清,半醉的她沒有注意到,直到路口,「我就說嘛,忠孝東路和南京東路不會交會…」抬頭一看,南京東路?!

怎麼可能?!什麼時候忠孝東路和南京東路真的交會了?!

這一嚇,剩下的醉意也嚇到天不吐去了。交會處俗麗燦爛的像是大型檳榔攤,閃著大大的霓虹燈:「幻影婚姻介紹所。」

「天啊…不會吧?」她仰頭看著這個莫名其妙還有跑馬燈的婚姻介紹所。

想進去,玻璃門毫無動靜。看起來需要刷卡進入…她拿起貴賓卡,試著刷了一下…

門開了。

她走進去,不可思議的看著中西合璧的神壇。牛郎織女她是認得的,月下老人金童玉女也知道,但是愛神邱比特和維納斯也出現就很奇怪,還有各路人馬跟愛情有關的奇怪神像全上了,甚至有兩隻ET抱在一起。真的是很奇怪的世界大同和氣融融啊。

「嗨!妳果然來了!」這個熱情過剩的聲音嚇得她跳起來,剛剛發傳單的小姐又出現了,她拼命握手,險些把她的手搖斷了,「這是我的名片。」

她狐疑的接過來,輕聲的唸,「樊石榴?」很雅緻的名字,「樊梨花是不是妳的先人?」

「梨?!」她嬌俏的臉發青,「呸!那種甜到斷腸子的玩意兒有什麼好吃的?我最討厭那種水果了!」

「咦?!妳就是所長?!」煥真吃驚的上下打量這個恐怕不到二十歲的小女生。

「那當然。」她拍胸脯,「妳的婚姻就包在我身上了!」

「…這裡還有沒有其他的人?」我可不想把寶貴的婚姻斷送在一個小鬼的手裡!

「沒有。」樊石榴回答的很乾脆,「只有我。」

看看詭異的神壇,看看完全不可靠的年輕所長,她轉身,「打擾了。」

「回來回來!妳給我回來!」樊石榴氣急敗壞的拖著她,「人都來了嘛…坐下坐下,試試看也不會少塊肉。」她快手快腳的倒茶,將她按在椅子上開始抓龍,「還有哪裡不舒服?」

「我不是來喝茶抓龍的!我是來…」煥真被弄得頭昏腦脹,掙扎著大叫。

「沒錯!妳是來找老公的。」她趕緊坐在煥真對面,「說吧,妳的姓名性別年齡職業和需求?」

煥真這才發現桌子上有塊紅布蓋著,「說?」不用寫的?

「噠啦!」樊石榴把紅布一抽,出現一個水晶球,「只要妳說,這個水晶球就可以幫妳把資料…回來!妳幹嘛又跑了?!」

樊石榴把她壓回椅子上,哀求著,「拜託啦!先試試看嘛,說啦…」頭鑽到她懷裡轉,「好啦…」

「別這樣!」煥真幾乎跳起來,「我叫蘇煥真,二十五歲…」她火速的把自己的身家資料唸一遍,懷疑除了自己還有誰聽懂了。

沒想到水晶球竟然浮現她剛才說過的身家資料,順便把她的照片擺在旁邊。

「語音輸入?」她鬆了口氣,「電腦嘛…幹嘛偽裝成水晶球?」這家婚姻介紹所的噱頭也太多了吧?」

「電腦?」樊石榴愣了一下,馬上堆了滿臉的笑,「沒錯沒錯,就是電腦。本所可擁有最高科技的結晶,電腦算什麼?還有超高速離心機,衛星導航…」哇啦啦了一大堆,「還有虛擬實境喔!」

虛擬實境?

樊石榴沒讓她想太多,「說吧,妳的要求。」

「我…我希望他長得不錯,年收入六十萬以上,有事業前景。身高一八○以上,家裡人口單純,父母親不囉唆,有責任感,從來沒有結過婚,沒有女朋友,年紀在二十七歲到三十五歲之間。」

「這樣就好了?」樊石榴狐疑,「這樣的男人路上一大堆。妳可以夢幻一點呀!」

「我沒辦法一個個去約會!」煥真沒好氣,「我也過了做夢的年紀了。」

「好吧。」她嘆口氣,水晶球發出一陣柔光,資料嘩啦啦的跑出來,看看總筆數,「十億筆?!等等,妳解釋一下,為什麼有火星和海王星?!」煥真的聲音發抖。

「妳一定要在地球?」樊石榴不無遺憾,「其實外星人也…」

「廢話少說!」煥真氣得發抖,「不要耍我了!」

資料少了一點,她看看令人無力的總筆數,「我要中國人,謝謝。」

又少了一點,她看看居然還有吐魯番窪地的,有點沒力,「台灣就好,謝謝。不,我不要嫁到鄉下去,我哪有城鄉歧視?!我只是個都市人!台北就好,麻煩妳。」

又縮小到剩下三個城市,台北、台中,高雄。

「我說台北。」她連氣都生不出來。

「妳不考慮台中?四季如春呢!」樊石榴試著說服她,「高雄也很好啊!海之冰很好吃…」

「台北市!台北市區!捷運可以到…不!台北縣不要!我不認識台北縣的任何一條路,拜託妳,台北市區!」她幾乎是怒吼起來。

「妳的生活圈子狹小又貧瘠。」樊石榴翹起嘴唇,「哪,二十四個。」

「為什麼台北市只有二十四個及格?」她很疑惑。

「妳說不要有女朋友的。」樊石榴滿腹委屈,「哪個台北男人不交一卡車女朋友?這幾個是碩果僅存的哩。」

她嘆了口氣。

「先從第一號看起吧。」樊石榴提議。

「他的鼻子我不喜歡,下一個。」小孩子會醜。

下一個,「我討厭嘴巴小的男人,下一個。」

………

第二十三個,「太帥了,容易被拐,下一個。」

樊石榴沈不住氣了,「喂!妳夠了沒啊!」她抱怨起來,「什麼都有問題,連帥也是問題?」

「顧客至上妳知不知道?」通通看不對眼嘛!「我不喜歡太帥的男人。」

「剩下最後一個了!」換她怒吼起來。

「沒有就算了。」她已經有嫁到火星的準備,「…就是他!」她望著水晶球喊起來,「就是這一個!」

「這一個比第二十三號帥。」樊石榴已經不會生氣了,搧著袖子看著這個口是心非的女人。

「妳管我!就是他!」怎麼只有照片沒有姓名電話?「我們怎麼連絡?電話?通信?」

「確定是這個?」樊石榴嘆口氣,「要不要先摸摸看?不要臉紅嘛,虛擬實境一下,肉體也要契合才行啊…」她含笑的指指沙發上的男人。

「好厲害…」煥真目瞪口呆,看著偶爾會閃爍一下的「模擬人」,「摸摸看,」樊石榴一把扯開男人的衣服,「可以感受一下喔…」

不可思議的摸著結實的胸肌和腹肌,「哇嗚…」

***

顏健新突然驚跳了一下,一起喝酒的同伴狐疑的望著他,「怎麼了?」

他摸摸自己的胸口和小腹,似乎被人輕薄過了…唔,還是雙柔嫩的小手。

「沒事,我喝多了。」他又喝了口啤酒。

***

一路摸到臉,真是個好帥的男人呢…

臉上的線條分明,看起來嚴厲正直。就像是她幻想中那種槍林彈雨為她捨生忘死那種英雄。濃眉大眼,眼神炯炯,挺直的鼻樑有個不明顯的突起,看起來曾經是個火爆少年…

好性感的嘴唇…煥真忍不住跳到他身上,抱著虛擬人開始吻他…

***

我有喝那麼多嗎?他摸摸自己的懷裡,空無一物。臉上也什麼都沒有。他搖搖頭,啤酒杯剛貼上唇…

這柔軟又熱切的觸感…

他把啤酒杯拿遠一點,摸摸冷冰冰的杯緣,我不只是喝多了,還太久沒女人了?

「老闆,」他嘆口氣,「幫我換個杯子。」

***

「妳在幹什麼?妳在幹什麼?!」樊石榴硬把她拖下來,「妳想對他幹嘛?有什麼事情等見面後再說不行嗎?」

「不行!」煥真固執的又要衝上去,「我要驗貨一下,看功能正不正常…」

「正常!」樊石榴用最大的聲量喚醒這個昏頭的女人,「我保證他正常得能讓妳生小孩…不要說一個,一打都沒問題!他功能一流,附贈三段變速馬達,絕對讓妳滿意得捨不得退貨,行了吧?!」

被吼得耳朵嗡嗡叫的煥真晃晃頭,異常溫馴的說:「行了。」

為什麼我開門做的第一樁生意這麼難做?我到底做錯什麼?樊石榴仰天無聲的吶喊。

她疲倦的拿起一個金色的東西,「拿著。」

除了顏色以外…看起來…怎麼看都…「看起來像是個芭樂。」

樊石榴翻翻白眼,「本來就是芭樂。而且是獨一無二的金芭樂。,等妳用完了,還可以把它吃下去。」

「用?」芭樂除了吃還能怎麼用?

她附耳跟煥真低語了一會兒,「什麼?!」煥真的聲音都變了。

「相不相信隨便妳。」樊石榴不懷好意的笑笑,「不過,只剩十分鐘了,錯過這次姻緣,妳可要到四十歲才能嫁喔。」

雖然不相信…但是看看手裡的金芭樂…和剛剛看到的帥哥…煥真轉身跑了出去,氣喘吁吁的跑上南京東路的天橋。

只剩下三分鐘了,她站到天橋上,掂了掂重量,她呆了一下。樊石榴的話還在耳邊,「半夜兩點半整,站在南京東路天橋上,拿起金芭樂,用力K下去,K中的那個男人,就是妳想嫁的那個人。」

萬一K錯怎麼辦?

「道歉就好囉。」樊石榴還是涼涼的。

「該死…」煥真大罵,「妳沒告訴我要朝哪K呀!」而且半夜兩點半,馬路上連鬼都沒有,妳叫我要K誰?!

不管了!時間到了!她閉著眼睛猛然丟出去…

睜開眼睛一看,那金芭樂像是導航飛彈一樣,拐了個彎,筆直的K到一百公尺外,正在等紅綠燈的倒楣鬼!

看他應聲而倒,煥真咀咒著衝下去,那個人按著頭上的包,晃了好幾次腦袋才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拿起滾在地上的金芭樂,抬頭看她…

「這是妳的?」好像天邊打了個悶雷,等一下還有更驚人的閃電雷火似的。

「…對。」樊石榴沒有騙我。

「妳最好有很好的解釋!!」他的聲音炸了起來,彷彿怒火有火星四處亂竄。

「我也希望我有。」蹦的一聲,她昏過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