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五章(二)

「……有心事?」這天,微南回來,馬上敏感地察覺梅麗的古怪。她居然什麼也不搶,損她也不生氣。
太詭異了。

「沒有啊。」她掩飾著,「喂,你快趴了,趕緊喝水啊。」她埋首繼續打怪。

當然,梅麗掩飾得滿好的,第二天就一切如常了,但是有些細微的鬼祟,讓微南起了疑心。

好不容易和梅麗有了新的進展(如果說鬥嘴也算是進展的話),對於梅麗私藏祕密這件事情……實在讓他不是滋味。

她常常心神不寧,聽瑪娜說,太太常常一大早就出門,到他快回家的時候才回來,同事不經意跟他提起:「欸?梅麗最近忙什麼?我老婆找她都找不到欸。」

她沒跟鄰居太太一起……是到哪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很不安,但是為了「面子」(總不能表現出緊迫盯人的樣子吧?太丟臉了),他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內心卻壓抑不住焦慮。

開玩笑,焦慮啥?他又沒愛上梅麗,對吧?梅麗的行蹤就算掌握不到,這也沒什麼……大家都是自由的嘛!

直到無意間,他看到了那張照片。

其實一切都很偶然。同單位的一個同事休年假,興沖沖跑去深山當了幾天的野人,痛痛快快地露營溯溪,謀殺了好幾捲的底片,回來開開心心的傳閱時,某個眼尖又八卦的同事,一眼看到一張照片的背景……居然有一男一女也入鏡了。

男的是個老外,女的……卻是大家都很熟悉的,豔光四射的倪太太。

雖然只是背景,但是照得非常清楚,除非梅麗有雙胞胎妹妹,不然所有看過她的同事都願意發下毒誓,那就是梅麗本人。

外國人!梅麗居然跟個洋鬼子去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烏龜不靠岸的深山裡頭約會!

「也沒那麼深山好不好?」去當野人的同事抗議了,「就是新竹附近的山區而已啊……」

當然沒人理他,只是鬼鬼祟祟地傳閱著照片。說起來,男人八卦起來,比女人還罪惡……居然有那種不長眼的傢伙拿了照片去給微南看。

(有點八卦常識的人就知道,這是八卦大忌!八卦再怎麼傳,也不該讓當事人知道啊~~萬一害人家家庭失和、身敗名裂、妻離子散、六畜不安……甚至從此斷絕了八卦來源,誰來負責啊?!告知八卦相關人士,乃是下品中的極下品,可以說是善八卦者所不取也。)

微南仔細端詳了照片,眾人雖然擔憂因此引爆,卻也懷著好奇和興奮的心情看著他──

他笑了,「拜託,這是梅麗在美國一同念書的同學,他們來台灣規劃同學會的旅遊行程,據說有個大型同學會要來台灣舉辦。怎麼這麼巧,就讓老王照到了?呵呵,照片可以給我嗎?我拿會去嚇嚇梅麗……」

講穿了,居然就這麼簡單,眾人發出一聲遺憾的嘆息,「就是說嘛,我就說老王太大驚小怪……」

「欸,我說沒那麼深山的!」老王抗議了,「是你們說孤男寡女到深山非姦即盜……」

大家趕緊摀住老王惹禍的嘴,只見微南仍是好脾氣地笑笑,「照是只照到他們倆,可是一大群人去探勘的。怎麼?我老婆我最清楚了,還有人比我清楚不成?」

他這話一說出去,大家都是一陣乾笑,趕緊做鳥獸散,連照片都忘了拿。

微南若無其事地上了一天的班,若無其事地把照片收起來,若無其事地走回自己的車,若無其事地四下張望……
很好,四周都沒有人。

他這才把照片掏出來死命地瞧,只覺得自己的血液都要沸騰了。

梅麗……妳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氣得差點把重要的物證給扭爛了,他花了很大的力氣克制,才不把照片撕成碎片。可惡!洋鬼子了不起啊!身材健美是基因問題,沒啥了不得的!

他鐵青著臉把車開得飛快,巴不得早一刻回到家。心裡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

老婆偷人還冷靜個屁!他在心裡暴跳了起來,野男人都帶回家裡過了,誰知道是不是舊情綿綿,飄洋過海來復合的還是怎樣……帶那票人根本就是煙幕彈!

就算沒有感情基礎,好歹也是我的老婆!

他怒氣沖沖打算撞開大門,正想興師問罪……

梅麗笑吟吟地迎上前,「今天回來得這麼早?晚餐快好了……要先洗澡嗎?我去幫你放熱水好了。」體貼地幫他接過公事包。

微南愣住了,這年頭……像這樣溫柔婉約的妻子已經絕種了,他的梅麗算是海外孤本,得專案保護了。

吵?當然可以吵。把照片摔在她臉上,大吵一架之後,乾脆婚離一離……氣一定會解的,解完以後呢?

梅麗又不是他追來的,他對她的一切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仔細想想,梅麗嫁他快兩年,他對梅麗怎麼樣呢?

這一想,突然冷汗涔涔。別人的老婆得三節送花、獻上名牌昂貴的禮物,每年都要出國旅遊兼採購,他連根草葉子也沒送給梅麗過。

蜜月?別鬧了。結婚就直接進入婚姻生活,他那時還在情傷期,多少有點憤世嫉俗,板著臉在家看了一個禮拜的卡通,梅麗居然和顏悅色地陪他在家,一句抱怨也沒有。

雖然知道她是「假的」,凡是愛面子為上,但是她假得多麼敬業,多麼溫柔體貼,多麼……

但是他對這段婚姻又做了什麼呢?除了把薪水交出來,他到底還做了什麼呢?

連她想要的孩子都生不出來。

微南突然覺得很沮喪。悶悶地洗完澡,悶悶地吃飯,連電視都不知道看了些什麼進去。

「微南?」梅麗這幾天操心外務,好不容易略有眉目,她終於有點時間注意自己丈夫……卻發現他似乎魂不守舍。「怎麼了?有心事?」她有點不安,難道這幾天忙過頭,露出什麼破綻沒注意到,讓微南不高興了?

「呃……」微南回神過來,衡量該怎麼說。當然他可以裝作不知情……老婆偷人,丈夫有責,既然他離不了梅麗,那就得盡心盡力維繫下去,但是讓流言流到她耳朵裡,還不如自己先提點一下。

他已經不生氣了(當然還是有點介意),「梅麗,這幾天妳悶得很,是嗎?如果妳想去爬山,其實我可以陪妳去的……」

梅麗張大眼睛,心裡打了個突。欸,也不過忽略了一陣子的鄰居關係,果然流言四起……這就是美女備受注目的宿命吧?

她忖度一會兒,甜甜一笑,「是啊,是有點悶,所以往山上走了一趟。剛好大林……你知道大林吧?上回來過我家那個同學?哦……你還記得呀,呵呵,他那懶鬼,厚著臉皮跟公司拿大假,來了台灣就不想走了,乾脆到北埔山區找了個別墅住下來,非過和龍兒又起鬨,就帶他們往北埔去了,順便去爬爬山……」

呼,幸好沒有性急壞事。若是非過和龍兒也去了,怎麼也湊不到孤男寡女,「原來是這樣……呵呵,剛好我同事給了我張照片,我說要拿回來嚇嚇妳的。」

他把有點皺的照片拿給梅麗,接了過來,梅麗不禁扁了眼。她非好好罵罵大林不可!保全工作是在做啥?隨便誰都可以拍下他們,他們還幹活不幹活啊?!

最重要的是……幸好她堅信謊言需帶三分真,不然她的婚姻還有保住的希望嗎?

「噗,真是巧啊……老公,你該不會以為你的帽子變色了?」梅麗笑了起來。

原本要笑嘻嘻打哈哈過去的,笑了兩聲,微南卻挺青著臉,低下頭。

梅麗覺得不對,「老公?」

「……我會三節送花,有事沒事就送禮的。」幾乎失去她的感覺實在太難過了,他根本顧不得面子,「等我拿到年假,我們就出國去玩。不管妳想要什麼,只要妳提出來,只要能力所及,一定不會拒絕的。」

啊?什麼跟什麼?為什麼會突然導出這個結論?「老公啊,我對現在的生活非常滿意啊,你不用送什麼花和禮物……」

「要的,要的!」微南狼狽起來,「我……我……我真的很喜歡妳。雖然我沒追過妳,但是,我、我……」

他腦海中一片空白,發現自己居然不會追女人。

這可怕的事實讓他呆住了。身為一個園區工程師,他多金、英俊瀟灑、風度翩翩,一直都是讓女人嬌寵的對象,女人爭著認識他,他只需要從中挑選一個最有好感的就夠了。

但是現在,他想追梅麗,把她真的綁在身邊……以前覺得非常篤定穩固的婚姻,經過這次無聊的誤會之後,他才發現──

婚約不過是張廢紙,根本就什麼也保障不了。

他呆掉的時候,梅麗反而感動起來。她大約可以猜到微南的想法,看到這張照片……哪個男人不會爆炸?這麼一比較,她這個相親來的老公反而是冷靜理智得超乎所有男性品種了。

而且他說,他真的很喜歡她。

「老公啊,」她親暱地握住微南的手,「我也真的真的很喜歡你,還追什麼呢?我已經是你的老婆了……我很高興是跟你一起的,真的……我一直覺得你很可愛,雖然我們算是盲婚,但是啥不是賭局呢?人生本來就是一場賭局嘛,婚姻呢,我覺得我是賭贏了。」

她親親密密地在微南的頰上親了一下,偎著他一起看卡通。

微南僵了一下,充滿感情地摟住她的腰。「梅麗,當初我娶妳的時候,是因為我剛跟女朋友分手……」他有些困難的開了口,決心要把自己攤開在她面前。

梅麗默默聽了好一會兒,「……真是巧啊。我也是因為『太完美』所以跟男朋友分手的。」

不會吧?!是哪個白癡會用這種爛理由放棄這樣好的女人?「所以妳才回國相親?」

「嗯。」梅麗有點無精打采,「我就是不明白,難道太完美也不對?誰不希望在外面的時候拿出最好的一面?好啦,我知道我很假仙……但是所有的禮儀規範不都是假仙的最高原則?我遵守了一切規範,非常嚴格的讓自己展露最美好的一面,這樣有什麼不對?」

「沒有啊,這哪有什麼不對?」微南頗為感慨,「這可是要下大工夫的啊,人前人後都必須一致,不能被看出任何破綻……這簡直難到極點了。那種半吊子不夠稱愛面族啊,真正的愛面族必須要花數十倍的精力,才能時時刻刻維持完美的假象,這是種高深的修行,真正要做到『以假為真,由假入真』的高超境界才行……」

這對假仙到最高段數的夫妻絮絮深談到半夜,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結婚這麼久,他們這才算是深入了對方的心靈世界。當然,他們自己也沒有發現,不知不覺中,彼此都已經放下了假面具,真誠地進入了對方的心裡。

【Google★廣告贊助】